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两辆吉普车一前一后的跑在新加坡环海大道上,宫琳开着前面一辆车,熊无疾、白少虎、黄杰、三个人坐在车上,余杰、霍远航、周春三个人开着第二辆吉普车上紧紧的跟在后面。

熊无疾一直紧张的盯着吉普车旁飞掠而过的景色,见速度不是很快才松了口气,“幸亏这妞不是和那飑车族是一伙的。”刚才见是宫蓉开第一辆车,想换乘第二辆时余杰已发动了车,无奈之下只好提心吊胆的坐在上面。

后面黄杰心知肚明他为什么这样,打趣的笑道:“连长,你的脸色怎么有点不对啊,该不是受了伤吧?”

那天熊无疾自总军部回来时狼狈万分,整个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见什么都是一副感动的神色说着同一句话:“活着真好啊~~~”开始时吓得众人还以为连座大人是叫去军部被人海批了一顿批出了什么毛病,于是问他何事,熊无疾为面子问题着想,自是不能说实话:是被一小姑娘吓成那样的。愣是死挺着脖子死活不肯老实交代。后来被人追问多了更是老羞成怒的扬言谁要再问就给谁小鞋穿,众人只得作罢。后来还是从下了岗哨的哨兵嘴里方知事情原委,于是自连座本人以下全连都笑成了一团,只可怜熊无疾自己到现在还以为自己瞒得天衣无缝,别人都不知道。

熊无疾支支吾吾道:“嗯~~那个~~水土不服……水土不服,对,就是这样!”

黄杰不依不饶,“水土不服?连长,你在这还什么都没吃就水土不服了?那可不对呢,不是因为这个吧?”

“有什么不对的,这的空气不对!”

“海风很清新啊,再说了~~你是上了车才这样的啊?”

被追问不休的熊无疾顿时老羞成怒,“问什么问?有你什么事了?你是看老罗的炊事班那的条件不错想去锻炼锻炼是不是?”

“是是是,连座息怒,不问就是了。真是的,关心你也不对了。”黄杰嘻嘻哈哈的没再追杀下去,熊无疾脸红脖子粗的样子,逗得白少虎都 “噗”的忍俊不住笑出了声。

吉普车缓缓的减慢了车速,向路旁的一条小路上驶去,熊无疾向宫蓉问道:“到了?”

“没有,前面日本的公路巡逻队马上过来了。”宫琳将车驶到小路后面的几堆草垛后停了下,将车灯全部关闭后,余杰也驾车紧停在后面。

前面大道上‘隆隆’的一阵装甲车驶过的声音和几道光柱左右乱晃,不多时就消失在公路的另一头,证实了宫琳的话。宫琳见熊无疾奇怪的看着自己,说道:“没什么好奇怪的,营救谢南国的可行计划是我提出的,当然已经把行动路线、日军的防务、巡逻路线和巡逻时间等等都做了准备。”

熊无疾惊讶,她的年龄好象比自己还小一点,象这样艰巨大胆的营救计划就算是让参谋部的参谋做也是头痛万分,更惶提让她一个年轻女孩子来做了。虽然计划有多少可行性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她竟然敢提出这样的营救计划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宫琳伸手打开吉普车驾驶台前的杂物柜,随手翻着里面的东西,除了几本日文的色情杂志和两盒香烟外就是几份证件,宫琳随手关上,‘嚓’的从衣角撕下一根布条将凌乱的长发在脑后束成了一个马尾巴,随后又发动车向新加坡城内驶去。

清爽的晚风吹进车窗打在宫蓉的脸上,没有了长发的遮掩,这时熊无疾才在昏暗的夜色下看清宫蓉的样貌,“真漂亮呐。”熊无疾在心里暗叫。 “嗯哪,的确漂亮呐。嘿嘿嘿,刚好又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不是夜晚,恐怕谁都能看见他流出的哈拉子)啊~~现在正在敌占区执行任务呢,不能想帅妞,罪过啊罪过~~~”熊无疾胡思乱想中给自己找台阶下,他虽然贼心多少还是有点,不过贼胆的确就没多大了。平时看见漂亮女人也不敢上去搭讪,他贼心和贼胆的大小对比简直不成比例。

吉普车的车灯象利剑一般划过黑暗的夜幕,载着胡思乱想的熊无疾和各怀心事的六个人,居然在没有一个路卡岗哨检查他们的情况下就驶入了新加坡城的市区。

一入城区宫琳就关闭了车灯,也示意后面车上的余杰也将车灯关上。晚上的新加坡城依旧灯火通明,但是刚刚才镇压完兵变,没有人会晚上没事在街上闲逛,宽阔的大街上,除了一队队列队走过的日军巡逻队和新加坡政府军巡逻队外,那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恐怕是日本总督府和新加坡政府的便衣密探占了绝大多数。吉普车直穿行在城中的主干道上,除了两旁建筑物上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弹孔,除了几幢被炸毁建筑物的残垣断壁真实的显示这个美丽的城市,不久前才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外,街上却是显得那么的寂静与安宁。

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吉普车已经驶出了新加坡城另外一个方向的郊区,宫琳将车慢慢打入一条乡间的小道上停下,拿起一枝从日军宪兵尸体上捡起的步枪跳下了车,轻声道:“跟我来。”向几间搭在鱼塘边的简易房谨慎的走去。后面熊无疾六人小队紧紧跟上,宫琳不开口说什么他们也最好不要问,非常时期下,这个简单的道理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宫琳走到鱼塘边的一间大牛棚里,拿起一支草叉将里面的一个大草垛上的草叉了几下,下面的一片大帆布就露了出来了,宫琳将帆布掀开,帆布下面是一辆崭新的大型民用面包车。七人合力将两辆吉普车推进鱼塘里,乘上面包车调头又向新加坡城内驶去。回程里和来时一样,一路上也没碰上什么检查,没过40分钟,宫琳驾着车七弯八拐的驶过一个保安亭内两个呼呼大睡的保安,停在了新加坡市中心的一幢摩天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内。

宫琳坐在车里,仔细的边观察停车场内周围的动静一边说道:“我们到了,上面就是我们的休整地点。”

“这里?”熊无疾讶道。

“对。”

“这是什么地方?”

“市中心商业区最高的大楼,新贸大厦。”

“那不是人来人往做生意的地方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熊少校。”

“这么多人来往的地方太容易暴露身份。”

“哦?应该去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宫琳挑着眉毛讥讽的笑了笑。

“原来笑起来更漂亮呐。”熊无疾的哈拉子差点又流了出来,全没注意她的笑是在嘲讽自己。“自然是人少的地方才是最安全,比如说郊区的民房。”

“哦~~~这样啊?”宫琳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那么日军最可能搜查那里呢?熊少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