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英皇娱乐驻朝鲜赌场的4年荷官生活zt

SAS 收藏 34 227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1岁那年春天,我失恋了,家里的买卖也遇了挫折,爸妈为钱发愁,我心一横,报名去了朝鲜,都知道那里穷,荒凉啊,可是为了还不错的工资.面试的时候,排了50多人的长队,只要9个,不过我考上了,其实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看看我的手,也许面试的人只是靠个人感觉吧,后来知道他是我们老大L先生.10几天后办好了一切手续,我走的那天下着大雨,我哭了,因为我知道我的青春要仍在那个小岛上了



我们老板是杨受城,成龙也有一点小股,但人家是很少来的,那只不过是人家的一个小生意,我们部门100多个女孩子,就7个男的,长的还特难看,听说老大不喜欢男的,还不许同事间谈恋爱



去了以后,先是地狱试培训,我们老大是L先生,40多岁,老二是H小姐,貌似30多岁,很有气质,不过听说已经50多了,听说搞公关很有一套,听师姐们说她跟英皇高层和众多中国豪客私交都很密切,不过她可是很不喜欢女孩子,变着法折磨我们,她还没有老公,抽烟姿势很美



我去的小岛,就是朝鲜的琵琶岛,风景很美,大片的野花是中国没见过的,朝鲜人长的很瘦小,但很严肃,对我们并不很友好,留着我们80年代的大波浪,天天开会念语录,因为我们公司有朝鲜的服务员和保安,他们工资很低,一个月赚不到2千,还要上缴国家大半,自己也就得2,3百,听说1麻袋玉米就能换个老婆,朝鲜的狗没米吃,吃草,都很瘦,我们3面环海,酒店的窗子是小半开的,因为怕客人输光了跳楼



我们在4个月之内,是见不到客人的,天天站8个小时,不停的洗牌,算筹码,因为要在几秒种算出任何数的95数,客人们赌红了眼是乱压的,有的数字是很难算的,不过我在去医务室的一次,遇见了一个自杀的客人,被抬去抢救,他带着2奶,输光了钱,让2奶回中国境内取钱,结果2奶拿了他的最后一点家底跑了,他觉得对不起在韩国辛苦做生意的老婆,输的绝望,就撞了酒吧的台子,把头撞开了,但是没死



当时我感到很害怕,觉得他很可怜,可是带我去医院的师姐眼神很冷漠,她说以后你就知道了,这样的客人太多了.之后的几天,又发生了一件大客抽千的事情.那时候我还没资格下场面,不过见上来的管理们都表情严肃,师姐们也交头接耳,后来同房间的师姐跟我们说,长春来了一帮豪客,赢了几百万美金了,运气非常好,但是被老大在监控看出是抽老千.不过奇怪的是看牌的人夏天穿的短袖,菏官们都看不透牌藏哪里,换走手上的,他们分成两伙,装做不认识,在提个台子压反门,对方正常看牌,他这边负责抽出小点,让对方赢,当然对方是大注,他是很小注,所以公司就杀了小注赔大注了.L老大据说从17岁就混澳门何的赌场,是很厉害,把他们捉住了,让人家站起来,在人家屁股下面翻出了很多牌,后来在海边养狗的那里,有个很小的屋子,把对方重要的3个人关在那里3天,怎样解决的就不知道了,我们打听不到.当时当班的2个场务,香港方面每人奖励了2000美金,说是协助老大有功,但抓到老千的第2天,一个很美的场务辞职了,1年后,听小道消息说,很可能就是她偷牌出来给了客人,才让客人可以换牌抽千,然后又不知为什么卖了客人,不敢再呆,第2天就回国了,当然她是我们老大很喜欢的,老大喜欢皮肤白,胸大的,高级场务里好几个跟他上过床,是大家都知道的,英皇风气很乱,其他部门,比如餐厅,帐房,那些先生都有秘密的2奶,3奶的



大老板是很难得从香港来的,因为人家生意很多,朝鲜的赌场杨是最大股东,还有成龙是个很小的股东,其他几个小股东我不知道.租了朝鲜50年的土地,但一年就收回了成本,是很赚的,开业的时候,大老板,成龙,还有谢贤,罗文,何鸿森和他夫人,当然是大老婆,很多人都来了,当然我没见到,因为那时候我还没去,是听要好的姐姐们讲的.说何对大老婆非常的尊敬,他老婆让他少喝酒,他就马上点头不再喝,他老婆没戴什么首饰,只戴块表,一个戒指,但鞋非常的漂亮,很尖,前面包金的.谢贤是个赌徒,穿的很嘻皮,背个双肩小包,但真人比照片老很多,脸上皱纹很多.我们杨老板一起的女人,是英皇一个副总裁,殷小姐,这个女人之后我是多次看见她的,她经常会来,她30出头,是杨的小老婆



荷官都是大陆的,柬埔寨的,泰国也有几个,反正是穷地方的,工资普通荷官才几千,不过小费是很多的,工资3000多,但小费好的时候是工资的2倍,如果能升职,工资小费都可以翻倍,再升高点,到高级场务,就更多,但荷官最多升到巡场,就一个人,她是开业就在的,也是L老大的资深2奶,长的不是很漂亮,但是有点才,个子有1,7,很白,胸大,老大喜欢.再往上就是副经理2个,正的一个就是L老大,英皇的管理分A,B,C3级,我们老大就是A级,跟旧点总经理同级,因为我们是最重要的部门,其他部门都靠我们吃饭的,级别不一样,回香港休假时候,公司派的车接也不一样的



L老大是香港人,家里小时候很穷,17岁在澳门开始做荷官,副经理H小姐和W先生,H小姐是澳门人,十分的风流,50多岁了,最爱小男生,我们部门没有,只能去其他部门找了,W先生是个老好人,没权利,后来被他俩挤走了.他们的工资有5万左右,+上小费,一个月最少是10万的,还有很多隐性收入了,L老大后来被开掉的时候,公司限他3小时内离开,他东西都来不急收拾,是巡场2奶给收拾的,办公室秘书说,他保险柜里好多世界名表,他很爱收集的,还有很多美金,H小姐也是经常有客人送他首饰什么的,她一般一个月就回中国玩一次,憋不住的.客人都希望她能开口给指个牌路



说说杨老板的小老婆殷小姐吧.她是近视,一般带外戴,有时候需要打扮更精致她会带隐型的.她长的不是很美丽,但绝对很有气质,是杭州人,也有的说是江苏的,大学毕业后去了外面发展,英语,日语流利,是有点才华的,高层是分派系的,争斗很厉害,我们部门的L老大跟殷小姐是一派,关系很好,记得我眼睛发炎戴不了隐型,去请假时候,老大不给假,要我带外戴,我说难看不肯,他就搬出殷小姐教育我,说人家都肯带怎样怎样的,呵呵.殷小姐给大老板省了2个孩子,跟了他也有快10年了,忍功了得,有一次,大老板带了个貌似女秘书的美女来玩,全程甜蜜,拍女孩子脸蛋,搂着肩膀,当时殷小姐就在楼上客房,因为公事之前几天来的还没走,她一直没下来,怕尴尬没面子,直到后半夜大老板上楼,她才下来一下,脸色阴沉,她是短发,1.65的样子,身材很好,爱穿牛仔裤,白色衣服,也有穿过黑色小礼服,带珠子的项链,看不出是2个孩子的妈妈,对我们很客气,没架子



但后来这个殷小姐跟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我们的偶像,绰号万人迷迈克胡跑了,这个胡先生是上海人,后来入了澳大利亚国籍,也戴眼镜,但真是风度翩翩佳公子,他后来被提拔当了公司的总经理,上任不久就出事了,他和殷小姐听说是留学时候的同学,身高80的样子,十分的英俊,老婆是新疆人,听说是做旅行社的.后来高层出了很多事,胡被开除,罪名是财务问题,也是限他几点之前离开,高层出事都是马上走的,然后就听说他跟殷小姐有私情.另外何的老婆是不是大的我不知道,师姐说挺老的,也是听管理说是大太太,到底是不是,我们小员工是不知道了



香港那边是有很多生意的,管明星的和赌场酒店的不一样,还有个副总裁姓黄,也经常来,有很多的什么副总吧,呵呵,偶也没去过香港,不知道了.杨老板很喜欢穿背带裤,每次去都是带2根皮带的那种裤子,没跟我们笑过,跟身边的美女是笑的.在我去的第2年,我给他做过一次荷官,我只是赔钱,就是站那里算筹码,是不发牌的,因为L老大说我手太硬,不让我给大老板发牌,不然杀了大老板,就大事不好了,我可是赌场排名前列的杀手,手气非常硬,杀过好多大客,他们都恨死我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上面专门调我这样人坐庄的,其实客人都是大陆的同胞,外国人很少的,开业前2年,东北大客很多,后来都输的差不多了,大客就是广东,北京那边了,我的家乡是吉林,本来就很穷,这样不是更穷嘛,心情好的时候我也给客人指路,客人会给很多小费,心情坏的时候巴不得客人都输死,想想也内疚的.杨老板有个举动让我很意外,他居然不懂百家乐抽水,他开赌场,却连最起码的抽水都不大会,不会就坐着别动也行,还偏偏乱给水,结果给我抽晕了,就是比如客人压庄,赢1000,我们是给950,另外50就是水,我们公司要了,如果客人输了,1000就都是我们的.很多时候客人想要大的筹码,不想要散的,会主动仍50过来,这样我们就给他个1000的大码,把他50的拿过来,杨老板就是乱给水,他压的数目很乱,有时候是4位,算已经很吃力了,他仍那水根本没法抽,对别的客人我们可以推回去不要,但他的我也得硬着头皮抽,说实话紧张的腿抖,只能算出来,再摆上他给的水,给他,幸亏他不会算,不懂赔钱,精力也不在我这里,一般是跟身边女孩子调笑,他带去过2次的那个女孩子长的很甜,也就20出头,有酒窝,黑发,很天真的样子,一大帮先生站在后面,他就旁若无人的跟女孩子闹,真汗,L老大亲自跑帐房给他洗码,平常这都是马仔做的,虽然生意是大老板的,但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是大股东,还有其他小股东,所以他赢了还是高兴的,主要是赢钱有成就感,压的对嘛,他不爱给我们小费,还没普通大客大方,但对身后站的女管理很不错,比如我们H小姐,还有吉林办事处的全小姐,他都是1000,1000的给,是美金的,至于男的,就不给了


大老板压的并不大,一般就几千,或1万多美金,几完的很少,不象国内的大客,经常把台子限红提了,10万,20万的推,上千万人民币输起来只是半副牌的事情,大台子都是8副扑克混在一起,由专门的人验牌洗牌,再找个手狠的切牌,是希望能切出一副杀人牌,就是乱跳路,按长路,短路,还是跳路压都是个输死,没规律,当然有时候客人看你正洗牌就来了,要求切牌,那就要客人自己切了,客人都很讲究的,除了旅游团的是游客,大部分自己过来的都是行家,他们下来前会洗澡,上香,在客房走廊四面拜,当然我们这边也有措施的,我们办公室供着关公,大客来了就把供品由鸡鸭水果什么的换成生姜,姜上还插把刀,L老大亲自上香,是代表我们坐庄的荷官被关公附身,出手狠辣,在场面的贵宾厅里,还会摆个绿色盆景,可不要以为是装饰,那就青皮树,青皮,就是输光的意思了



客人主要就是3种,生意人,社会上混的,还有就是当官的.我们基本可以区分出来.生意人一般爱戴首饰,穿着时尚精致,有沈阳的一个大家庭,全家都赌,是做生意的,很有钱,他们有5个姐妹2个弟弟,居然还有个70多的老妈也跟着赌,我们都奇怪,过了海关朝鲜那盘山路,那样蜿蜒陡峭,没几个不晕车的,那老太太70多了,真经折腾,再说看牌时候也不怕心脏承受不了......他们的3姐最有钱,穿的非常华丽,经常长裙啊,旗袍啊什么的,40左右了,长的不好看,一般看牌的是她,她压的大,在家人里也最有威望,有一次我连杀他7,8把大注,她直喘粗气,还拿出药来吃,也不知道什么药,我都不好意思了,一般我不想坐庄了,就会跟站在旁边的场务说我上去,就是上厕所,那样就有人来替我,回来后一般不会再坐这个庄,除非特殊的客人,老大不许,但一般也不能让你不上厕所,大家都心照不宣.但英皇对员工有点刻薄,上厕所就给5分钟,还要跑上楼梯,实在是紧张.如果超时,要找场务签字,非常麻烦,特别忙的时候,就是真要上厕所,没人来替你也不能走.我们都是盘头,不可以浓妆,穿衬衫马夹,可惜我的长发,4年内没有散开见外人的机会,下了班就是寝室,我们不许跟其他部门谈恋爱,L老大就象个土皇上,把100多个女孩子放在一起,谁谈恋爱了,也就离走不远了,去的人家里都穷,等着工资用呢,没办法,朝鲜没网络,我走的时候电脑还没视频呢,也用不了手机,连冰淇淋都没有,真的荒凉,



客人里混社会的,说话大都比较粗,不一定是说脏话,只是敢说,比如我们杀了他,他输脑了会开口骂,我被客人骂哭N次了,还威胁我说,妈个X的,看回中国我看见你不弄死你!......其实真回国见了也不会怎样,他们也只是说气话,牌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是他们运气不行,说话很那个的,比如7点对6点是直接定输赢,不在博牌,他们就叫什么强奸牌......有的客人间回起纠纷,但他们不会在场面动手,会回到客房或外面解决,我们那里最多就是客人打架,扎出过肠子,不象缅甸小赌场,放高利贷的活埋人,那个沈阳的3姐说她就见过缅甸活埋的.不过我们这里放高利贷的回国弄死人的是有的,他们老大是个大胖子,姓王,哈尔滨人,有2条命案的,但很有势力也有钱,能摆平,一般马仔顶罪,花了钱过几年也出来了.客人里做官的穿的最朴素,也最低调,2005年末中国严打官员赌博,就是我们那里最先出的事情,我们赌场也上了中央新闻,其实出事的官员是个小角色


出事的官员名字叫蔡豪文,朝鲜族,30多岁,人很清瘦,一般穿衬衫,西装,没见过穿休闲,不戴手势,话很少,只戴一块欧米笳表,我跟他很熟悉,因为他是老客人了,出手也很大方,但他的确很倒霉,因为他玩的不大,他只用了170多万公款,他是吉林延吉市管运输的,什么处长,当时本来要免费给出租车安装计价器,以前延吉的出租车都不计价,就是5块,远的10块,自己谈,后来改革要求都用计价器,结果他把安计价器的钱给输了,反正是倒霉,省长知道了,后来省长来赌场看了,但他管不着我们,因为我们在朝鲜,中国法律管不了,朝鲜不管,所以吸毒都是公开的,朝鲜生产摇头丸,批发2块到10块,日本车也很多,4000人民币就能买个不错的日本车,都是战争赔的,但开不回中国,所以边境走私很厉害.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跟朋友们说晚安,天涯强人多,不敢过多发表见解,只是写下自己曾经的生活,算是对回忆的纪念.大家晚安,好梦~~~~~~~~~~~~~~~




澳门跟我们朝鲜的不一样,澳门荷官待遇更好,并且自由,都是本地人,是不要大陆人的,他们下班可以回家,就象我们在普通单位上班一样,所以也可以跳槽什么的,也有的偷码被开除的.那个朋友,你喜欢的那个男荷官半年后还会不会在,不敢说,但这个职业待遇还是不错的,我们也没大本事进什么好公司,能做这个一般不大会改行,你有没有看他的胸卡,应该有写名字,我们是戴胸卡的,澳门那边有没有戴我不知道,如果你将来还记得他,他不在了你可以问他同事,跟他要好的同事一定知道他的消息,人是靠缘分的,祝你跟他能成为好朋友



然后回答筹码和现金兑换的问题.说实话,精确数字我不是很知道,是这样的.客人来了以后,是市场部和洗码的马仔接,客人现金交给马仔,由他们到帐房买泥码,泥码是不能换现金的.客人拿泥码下注,我们赔给他现金码,客人把赢的现金码交给马仔,再换成泥码,马仔们不停的换码,然后去帐房现金码换泥码,公司会给他们千分之8的佣金,就是每换1000给8块,他们就是靠这个和放贷,还有小费赚钱.最后客人不玩了,马仔会把客人的泥码全部拿到帐房换成现金给客人,至于其中兑换精确比率我不知道,我们是禁止跟洗码人来往的,跟帐房也是分开住的,2个部门并不好,所以没有关心过这个,呵呵,不好意思


然后是朝鲜禁药问题.朝鲜政治很敏感,我们不敢谈论,但他们本国人肯定是不许吃药和赌博的.朝鲜的药便宜是肯定的,至于是朝鲜人生产,还是中国人在朝鲜生产我不知道.我们开KTV的时候,经常有同事吃药,是男孩子有偷偷跟洗码人要的,他们有好多,边境走私车和药,都是很厉害的.只有酒店的客人吃药吸毒,因为朝鲜是不管我们酒店里面事情的,我们租了他们50年土地,只要不在外面犯朝鲜法律,他们是不管的


还有男女比例问题.开业的第1个赌场老大是管先生,后来L先生阴走了他,自己从副职做了老大,我们是半年或一年招一批人,在我去之前,一批柬埔寨20个男生集体回国了,我们就有7个男生了,之后的2年都没在招男的,后来陆续招了几个,因为需要男生搬牌.在最后一年,L先生被开走后,换了新老大,开始改变大批招男的,有浙江和山东,西安,英皇在05年出事时候,是有不少男生了,但比女的还是少很多


谈一下我印象深的几个客人吧.出手最大方的叫基则,他在朝鲜开了2家工厂,国内也有生意,东北人.我们最喜欢他,不光是他出手最大方,还因为他是话最少的一个,非常的有性格,输赢都一样的表情,很沉静,并且最爱压和,和是1赔8很难中的,一般客人不爱压,但中了和都要给小费的,压一般也是压的很少,因为中的机会渺茫,可基则最爱压和,还上千美金的压,如果中了,他最少给几百,有时候给500或1000美金的大码,我们最爱的小费啊,别人可是给10快,几十还有的给2个角子,就是5毛.但他运气从来都不好,输多赢少,可不管怎样输,他从不骂我们,还是很温和,我们心里都盼他赢,只有一次,他大赢了,那副牌简直就是为他设计的,不是庄就是和,他最爱压庄和了,不爱压闲,他把把推满注,赢的大码堆的老高,我们小费箱满了好几次,大家喊发财的声音一浪一浪


马仔们也都围着,因为谁都知道他出手大方.那天他给的小费有40多万人民币,我们好崇拜他哦.

有个客人叫金镇,延吉人,不到30岁,很年轻.他是延吉不夜城的老板,其实主要是做边境贸易.他长的象周星驰,非常幽默,经常把我们逗笑,还有他的手太漂亮了,白皙修长,手指很长很灵活,那双手怎摸形容呢,有点妖艳,象女人的手.


其实他不算特有钱,但就是敢压,他喜欢把所有带来的钱一把推上,输赢都起立.最多一次,他在贵宾房一把推了20万美金,可是输了,他居然哈哈大笑,然后看着我们,说了句;我知道你们心里在为我哭泣!.......那个自信,玩世不恭的样子,真是让我们无语.


他爸爸是延吉曾经的大哥级人物,后来被枪毙了.他妈很女强人的,把他带大没有再婚.他每次都带一个女人来,是他情人,很好看,爱穿很高的鞋子.在05年他在国内高速上飙车撞死了,那女人也在车上,撞成了残废,可怜他的儿子才3岁,他妈更可怜,年轻守寡,老了又死儿子......消息传来,我们心里有难过.


还有一个客人,叫刘贵江,有澳门赌场的同行也许会知道他.他绰号叫左公右9!公就是0,就是左手摸0,右手摸9,那就是最霸道的9点,直接定输赢的,他是客人里唯一的长胜将军,但听说他在澳门总是输,他是澳门输了朝鲜捞,我们怎摸换庄都杀不死他.他还特别小气,从不给小费,角子都不给,也许他讲究这个吧,有时候不迷信也不行.他高高的,30多,还是很潇洒的,爱穿白色,可惜的是腿瘸了一个,瘸的不厉害.他带着的女人很年轻,看脸就20出头,打扮的比较成熟,穿的衣服实在好看,爱戴平镜,那女的不是一般女孩子,刘非常尊重她,一般客人领的情人都只能坐着看,没什么资格多说话,那女的,自己可以拍大注,还特会看路,每次都是她化路,大路,小路,竹崽路,都化的很精,是刘的好参某


他们玩牌很精彩,虽然小气,可我也爱给他们发,因为他们会喊很多口号,有意思,比如我先开了8,一般客人就没信心了,他不怕.左手先摸一张,他女人就喊'精神!!!",他接着喊公啊~~~~~~~~公~~~~~~~`!!喊的很有调子,还经常被他喊出来,给我们经理气的,呵呵......右手再摸,然后慢慢的看边,是4边,那就是8或9了,就来电了,两口子连小弟一起狂顶9啊!9啊!!!!!那个喧哗,还有很多口号,一套一套的......


不过他在去的第2年还是输光了,就再没看见他了,那次我站他那边赔钱,他输了最后的钱,表情很失落.他突然把双手放进台面圈里,我说先生请把手退后,他不理我,看着我说:手可以压吗?"我对他表示惋惜的一笑,没再说话.他自言自语说:光了,还有什么可刺激的,只有抽大烟了. 此后没再看见他


接着再说个客人吧,颜新利.是05年的最大客.带的小弟有快20个之多,真是前呼后佣.中年人,说话很粗,不骂我们,就是爱说脏话.比如看牌是小点了,就骂牌太骚,比女人的X还骚.口头语是X你妈,本来台面不许吃东西,他骗要求在台面喝酒上小菜,那时候L先生已经出事走人了,新来的酒店老总很牛,英皇他有小股份,大老板也给他点面子的,他还多次客串演过英皇的片子,都是小角色,多演警官,只说几句话的那种


我们给他取外号许文强,他十足一个老帅哥,50的人了,天天换衣服,穿的非常时尚,象时装表演,并且唱歌非常好听,把我们H小姐迷的要命,老男人老女人天天一起喝咖啡.他来以后改革了,新盖了我们的宿舍,餐厅,经常大家一起K歌,作风很开放.L先生就是不服他,被弄走了,以前的老总都是空架子,这个就厉害了.


还让H小姐在北京选了4个美女过来做公关,专门给大客画路,要小费,也分我们的小费.那4个美女听说是考空姐的那个学校的,是航空航天大学吗?不好意思我不是很知道.他们穿的衣服都是H小姐选的,长的都高,很美,把先生们迷坏了



上面说的姓严的大客,就跟其中一个上过床,老总特许他可以在台面吃喝.因为他玩的大,一副牌上千万.在贵宾房,他们十分嚣张,有时候喝酒正好笑,喷过我一身,我们又能说什么呢,我们宗旨是不怕你赢,就怕你不来,人的运气不可能一直好,等运气没了输光了,没钱翻本,那就休息了.所以开赌场的本钱一定要够厚,象有的小赌场架不住客人赢,那就不行了


但这个客人最后输的很惨,连本钱都干了.有同事回国看见他自己在延吉酒店呆坐,一个小第都没了.听说他对小弟们也刻薄,大赢的时候也没怎摸给小弟打赏


我去的时候,杨姐已经在洗码了.她40多岁,很瘦,短头发,显的有点憔悴.洗码的共有2伙,一伙最大家,是珲春老大盛某手下的,由哈尔滨人王负责,都是汉族,他们小弟最多,客人也最多.还有一伙是朝族帮,老大是李光吉,2伙抢生意也停厉害的.但杨姐是唯一的女人,还哪伙都不是,自己做.师姐说她是长春一家知名企业的干部,企业名字我就不说了,那家企业老总也经常来玩的.以前杨姐是客人,他老公不让她玩,他偏沉迷,最后输的太惨,要跳海,往水里走时候让朝鲜保安给拉回来了,我们L老大可怜她,开导她,她说没脸回去,欠的债也还不起,L老大就指条路,让她在场面洗码


洗码女人做本来是不方便的,因为给客人安排吃住,找小姐什么的,都要伺候好.但杨姐认识长春很多大客,人也很圆滑,客人都给她面子对她很好,不象对别的小第想骂就骂.她的客人都很大方,她也会叫客人们给我们小费.公司对洗码人有很多限制,但L老大对她最好,她在那里洗了快3年,债都还了,赚了不少钱,把她弟弟也叫来了.可是05年的秋天她终于还是又赌了,最后还是输的很惨.所以赌博的人是很难戒掉的


楼不高,6层,还有地下一层是我们内部走的,所以客人看不见我们上下班,因为我们走底下.客房我们不许去,去了就开除,别的部门都可以,我们不可以,我4年连大堂都没走过.我们宿舍是单独的楼,4层,客人也不能进,一层是饭堂和赌场荷官男寝,还有先生们的房间.2楼是朝鲜男寝和工程部,财务部,监控男寝.3楼是朝鲜女寝,4楼是我们女寝,还有市场部,帐房女寝,还有2个房间是小姐住的,通女管理的高寝,但走的楼梯不一样,食堂分2个,员工一个,管理一个,吃的不一样.


另外何的老婆的事情我是听师姐说的,师姐听餐饮说的,具体怎样我不知道,听的就是那样.


澳门的员工很自由的,他们爱跟谁好,应该是没人管的,但也不会是太张扬,因为赌场最机会我们给客人指路,或自己让客人帮忙下注,我们在离职的3年内不许进本赌场赌博,但很多人休假去俄罗斯赌博,特别是男生胆子很大.我们那里没什么帅的,05年最后那2批有帅的,可是来的太晚了,女的如果不怕被开,也有办法偷偷认识客人,不过风险很大,开除是小,名声坏了是大.我爸妈是下岗工人,后来做小生意失败,工资对我是重要的,而且我是延吉人,同城市有一些同事,如果出事会很快传开,爸妈脸丢不起,所以不敢乱来.


我们半年有7天假期,但通常要排队到7,8个月时候,有的人为了省钱不休息,会给很多补贴,有人憋不到半年想回家,就装病,医务室看不了,只能让回国,可以打电话,一分钟15块,很贵,必须去经理室打也不方便,一般写信,朝鲜不通信,只能让休假的员工带给家人,最盼他们回来带回信,就一个人跑海边看,有时候看的哭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