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职业人生 第七章 生死任务

我现在很后悔!非常地后悔!极度地后悔!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不能忍受痛苦。就像前一次,我在遭受“雷公”的攻击从空中掉下后那种几乎全身粉碎性的折磨下,我还是挺了过来,同时忍受了那种前所未有的痛苦,虽然实际上当时的我能够忍受的主要原因是很舍不得当时优秀的属性。


可是,不可否认自己的忍耐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在游戏中的痛觉,是直接传到神经中枢的,即便已经减弱成原来的几十分之一,但是在巨大的痛苦之前,那几十分之一有没有根本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前些时候出了一件十分轰动的事情,那就是法国的一个游戏玩家,在经历死亡那种痛苦的时候,居然因为神经系统无法忍受那种折磨,形成了整整几天的昏迷情况。要不是几天之后,那个肥胖无比的玩家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天下游戏公司”的麻烦肯定不小。


于是,在整个世界掀起了一项健康检查的运动。“天下游戏公司”专门设立了无数的健康检查点,向购买游戏头盔的玩家免费提供健康检查,尤其对于玩家的痛觉系统以及心脏系统进行详细的检测。


若是你在这些方面都没有问题,那么游戏公司就会提供一份《健康证明》,同时让你签一份认证书。这份认证书的内容大致就是在使用游戏头盔前玩家身体健康,符合游戏的最低要求等等,反正即便是以后出了问题会在其他的方面寻找原因,跟“天下游戏公司”没有什么大关系。


至于那些不经过健康检查的玩家,不具备《健康证明》,那么更是跟“天下游戏公司”毫无关系。

虽然“天下游戏公司”在这一场游戏的健康运动中,耗费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可是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多的新游戏玩家,因为“天下游戏公司”为玩家提供了一个安全的游戏环境;不但如此,在推出免费健康检查的同时,游戏公司还对于游戏时间设置了一个标准,比如玩家不能够连续八个小时以上地进行游戏,并且就每一天的游戏时间作了详细的限制。


反正前些日子“天下游戏公司”可是因为痛觉系统的问题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当时的我还以为这些东西并不会影响到自己,可是现在的我却是埋怨自己的痛觉神经为什么如此地发达。


现在我的全身上下被一种叫做极度“膨胀”的感觉所充斥。那庞大到极点的“太阳之力”,在我的全身上下肆虐开来,每一次能量的波动都将我的神经摧残一次。但是奇怪的是,经受了如此长时间(大约三个多小时)剧烈的痛苦,我居然没有一点晕过去的征兆,让我心中奇怪非常。


在三个多的小时内,我那并不巨大的身体不断地接受来自族长以及那两位白发白胡子的长老输入进来的“太阳之力”,整个身体被这种霸道到极点的能量充斥着。

在那数不清的能量的冲击下,自己的“太华之力”和原本静静呆在五行器官中的“五行能量”全部被消融掉了,留下的仅仅是原本存在于丹田处的那一颗不断旋转中的由“太阳之力”构成的气珠。


这颗气珠虽然被无数的来自外界的“太阳之力”所压制,可是那种自我旋转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尽管这种速度现在已经变得微不可察。要不是我为了从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上转移出来,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这颗气珠上,我恐怕也不会发现这种情况。


而这种情况的被发现,让我心中微微好受了些。之前“五行能量”以及“太华之力”瞬间地被摧毁已经让我心中难受之极了,要是这仅存的“太阳之力”再被外来的“太阳之力”同化的话,那么我就真地损失大了。


此刻的我,体内充斥着无数的“太阳之力”,可手脚却是不能动弹分毫,因为它们全部在事先被“木龙”用一种叫做“雪犀”的怪物的筋给绑住了,分别系在我身体周围的四根支撑起整个“夸父族”城堡的巨型石柱上。


“木龙”一点都不担心那绑着我的筋会由绷断的情况出现,因为这种筋即便是他们“夸父族”也是难以挣断,除非我具有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太阳之力”。

只不过一旦我能够具有这种强大力量,那么也就达到了族长他们的目的,那时候我就可以再次进入圣地,配合着我手中的亚神器“大地之刃”(“夸父族”居然也知道我身上有这件东西,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本来就是“夸父族”的东西,上面有着“夸父族”的气息)。


“墨水,你要坚持住!”身在几十米之外的“木龙”看到我满面的痛苦以及狰狞表情,不由地担心道。

我心中苦笑起来。这时候我倒是希望自己无法坚持住,那种嫉妒膨胀的感觉比之疼痛更加难以忍受。可是自己却又偏偏挺了过来,让我自己也觉得天生就是要受这么一次苦难的命。


又过了两个小时,那种极度膨胀的感觉终于慢慢地降了下来,最终消失于无形。

身边的比我还紧张地看着我的情况的族长以及两位长老,看到我慢慢变得苗条的身体,不顾礼仪,毫无顾忌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像是做了一件经历千百年的大事一般。


我心中哭笑不得,好像之前受到折磨的是我这个瘦弱的普通人类吧?现在三人的表现,好像是他们在受罪一般。

不过说真的,缺少了那份能量极度膨胀的痛苦感受,我感觉到全身充满着力量。我看了一眼那坐在地上仍然比我高出六七米的三个巨人,心中恶作剧起,脚下轻轻一顿,一股并不强大的“太阳之力”迅速地向着三人奔袭而去。


就像我猜想的那样,这点的“太华之力”根本不在能够伤害三人的范围之内,在发出的那一瞬间已经被他们感觉到了。虽然这一点点的能量根本伤不了他们,可是遇到这突然的袭击,三人还是立刻吓得跳了起来,并且在向着四周张望一番之后,将目光集中到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