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六 拔点北上(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临走之前,许大鹏过来问,那三个婢女怎么办。王飞心里犯了思量。说真的,他自从来到这里,还没有发现这么一个让人魂悸魄动的少女。现在听许大鹏说这 几个人怎么办,倒在心里忖度起来。顺着黄依依这条线,他又想到了桐油黄。现在这桐油黄全家正让张乐行给关着呢。这是个能人呀,别管他在立场上现在怎样,至 少和人民军还没有冲突嘛。完全可以在根据地范围内发挥应有的作用嘛。该怎么办呢?

抬头看到许大鹏正在等候着自己的回话,王飞不由自嘲的笑了一下。以前还没有这么犹豫过呢。目前与捻军已经达成协议了,虽并不算同盟,但至少与捻军也 算是互为呼应的。这张乐行,刚刚达成协议,就想从人民军这里弄一部分火器。现在几个工场卯足了力气生产,也不能完全供应人民军士兵,戴明山天天叫苦叫累, 怎么能匀给捻军呢?何况近期几个工场正筹备着搬迁,挪到根据地的中心来,哪里有能力供应捻军,当下王飞就把这个给排除了。张乐行倒也理解,明里暗里的说是 不是洋人的货路不畅呀,能不能以后有这个可能呀。是不是给搭个线呀。王飞心里暗笑,这个张盟主也蛮可爱呀,以为自己有海外背景哪。当下也没有说破。就由着 他们去猜吧。这张乐行确实是豪爽之人,要拿出大批金银回馈人民军士兵,更送给王飞一对精美的玉器,那是一对雕琢精美栩栩如生的龙凤,拿到现在,怕不有千把 百万。王飞心中突然一动,何不再回馈张乐行一份礼物?反正那股偷袭的金军四散溃逃之后,人民军四下里兜上去,捉的人太多,人民军根本带不走,就地消化吧, 又没有这个可能。时间不允许呀。要是这个营在雉河东住下来,还不知道捻军能不能睡着觉哪。在筛选出了约有四五百可用的丁壮之后,其余包括袁家三、龚老栓等 死硬分子还有六百来人,干脆都转交给了张乐行处理好了。移交之时,王飞淡淡的谈起了桐油黄,说是久闻大名,可惜无由得见。便同人民军一众策马扬鞭率众远 去。张乐行与诸旗主一直送出了老远。

回根据地的路上,王飞一边走一边和霍山、任柱闲聊。先说任柱昨天晚上怎么能打警卫呢?我知道你昨天喝酒喝的多,主要是替我多,可你看霍团长也喝了不 少呀,他就没有打警卫。又向霍山说,这次孔霖打的很勇敢,可是时机选的不好,变成撵羊了。要是半河出击,完全可以打的更好一些。还是太急躁了。而且我恍惚 听说,怎么有的士兵打骂俘虏还搜俘虏的身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天天讲,天天唱,可不能总是挂在嘴皮上呀。咱们人民军马上要进行整编,我希望你们要有个准 备。一席话把两人说得喜忧参半。

就在这时,后面一阵骚动。不多时孙立博前来,竟是那个黄依依跟来了,在后面纠缠不休。几人便看着王飞。王飞便觉得心里忽悠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却又说不出来。半晌,冷着脸道:“找几个人,把她给送回去。”孙立博点头去了。

回去后,王飞召集人民军所有团以上干部及主要地方干部召开了一个全面的会议。这个会议他筹备已久了,刘铭传路远,早就通知他了。老爷子现在和朱雪麟 现在搭档,在根据地经济方面是搞得有声有色,两人联袂也来了。刘铭传一到便大为生气,责问霍山和任柱怎么让王飞亲自到雉河集去了,要是出了事怎么办?王飞 连忙接过来,刘铭传才不说了。

会议主要确定了人民军今后的发展方针,是稳固现在的根据地的基础上,全力北上东进,到山东苏北去,争取打开一个出海口。在根据地内部要搞活流通,发 展实业,要加快土地改革的进度,要让根据地的每一个人都有土地。根据地政府要采取各种有力的手段来大力发展生产,部分开明士绅的土地一定要坚持自愿的原则 和有偿收购的原则,但是一定要减租减息,逐步把他们在农业方面的利润压到最小,引导或者逼着他们走实业的道路。在根据地里面要大力发展工场,目前的工场都 是手工作业,供应军需尚嫌不足,以后要大力壮大,可以相机发展民品。鼓励根据地人民的发明创造,试行专利制度,政府目前要运用行政的力量维护发明人的权 益。等到时机成熟了,要以法律的形式确立这一原则。鼓励商贸流通,降低税负。等以后打开出海口以后,还要开展海外贸易,同外国人做生意。

王飞在会上确定的这些,把这些大小干部唬得一愣一愣的。这怎么都这么新鲜着哪?王一龙更是纳闷,这是我儿子吗?这些东西他从哪里得来的呀?可这明明是我的儿子呀?我怎么就看不懂了呢?

这次会议开过之后,王飞又专门召集军事干部召开了专门会议,确定了人民军的编制,乃是集团军,军,师,旅,团,营,连,排,班。目前各团人数膨胀, 再以团的称呼并不符合实际。先整编组合成四个师,王宝堂的一团分出去一个营,加三团合进来的两个营升为一师。刘铭传的二团是王飞直接蹲点建设的,虽然大别 山山多人穷,但是部队的人员素质最高,装备亦是精良,几乎达到人手一枪,升为二师。聂士成的四团打垮了秦定三部,俘获甚多,目前人员最壮,接近万人。虽然 部队组成复杂,但聂士成在俘虏转化这一块做的确实出色,升为三师,霍山与任柱的原三团与从一团分出的那个营合并后升为四师,任柱任师长。王宝坤的五团与少 年纵队合编成立直属旅。又成立参谋部,以强化统筹能力,霍山抽出身来,任参谋长,外加负责筹建安全机构,扩大人民军的间谍特工组织。

整编后人民军正规部队超过五万,还有大量的民兵组织,在根据地已是饱和之势。要是都窝在根据地里,那根据地是负担不起的。因此会后刘铭传返回大别山 向湘皖边隐蔽扩展,王宝堂先巩固内围,对各个孤立的县城发动进攻,让根据地连成一片之后再拉到外围。聂士成挺进苏北,王宝坤,左宝贵攻向鲁南,任柱向鲁豫 边进攻,与捻军呼应。人民军全力调动起来。而在此前,捻军早已广招人马,大力扩散,根本不顾后方,大力向河南进军。此时河南正在遭遇天灾人祸,百姓衣食无 着,捻军过处,竞相应从。势力膨胀之迅速让清廷大为失色,迅速调集了十万大军全力对付捻军。更是给了人民军一个良好的发展空档。

晓云的服装场是第一个搬迁过来的场子,晓云的到来让王飞在繁忙的军旅生活之余多了一丝旖旎的色彩。不知怎地,也许晓云是欧阳奋飞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 见到的女孩吧,也许是王飞在他来到这里之前就和她有扯不断的关系,不管怎么说,他从来就没有把她下人的身份放在心上。即使在糊里糊涂中结了婚,也是与晓云 一起的多,回到结婚后的那个家少,对,那根本就不叫少,根本就是寥寥的几回。李玉兰也不是不美,家族背景不可不谓雄厚,她家族对人民军也是通力支持,与王家乃是多年的关系,而且还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当然还有一个身份乃是姨家的表妹。可他就是对她有着太多的陌生感。这次到淮河两岸,晓云没有在身边,可真是憋坏他了,在雉河集让张乐行闹了那 一出,黄依依的出现更是让王飞躁动不安。晓云这一来,那可真是久旱逢甘霖,调笑甚谐,鱼水甚欢,那是说不尽的温柔,道不完的风流。许大鹏这贴身警卫,这次 有了眼色,乖乖的躲的远远的。对晓云的身份甚是迷惑,而司令员又不说,见了连长,也不敢问,想想李赶驴跟司令员久了,肯定知道,便跑去问饲养员李赶驴这新 来的是不是司令员的夫人?怎地以前没有和司令员一起来?又怎地白天不和司令员在一起?李赶驴一脚把他踢了一个跟头,“你小子干点正事好不好?乱问什么?” 许大鹏道:“又没有人告诉我,我怎么称呼她呀?”

李赶驴道:“你长眼好不好?就是不长眼,也不会好上看看吗?告诉你,这是司令员的如夫人,你看咱们身上穿的衣服,这就是如夫人领着人做的。”

“啊,司令员夫人是做裁缝的吗?”

李赶驴“呸”了一声,道:“你这个乌鸦嘴,如夫人能做裁缝吗?告诉你,如夫人开了一个大大的场子,专门生产咱们的军服。”

许大鹏又问:“咱司令员夫人来了,不知还走不走?”

李赶驴道:“你小子乱说什么,这也是你应该管的?还有,这是司令员的如夫人,你可不要弄混了。”

许大鹏道:“哦,原来司令员还有另外一个夫人,那司令员夫人是做什么的?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

李赶驴心话,“小子,你没有见过,老子还没有见过呢,那也是你能见的?”喝道:“不该问的别问,小屁孩儿怎么这么多的话。”摇晃着去喂马了。

直属旅开拔之后,因晓云的到来,王飞就在根据地多呆了几天。在根据地范围内目前共有四个县城尚在金军手中,一师这次留在了根据地,王宝堂的手心痒痒 的。这一师是从一连发展起来的,从打帽儿山土匪开始,什么时候做落在别人的后面?这次做了看家猫?满心里要把这几个县城赶快拔了,也好打出去。而且还有一 个事情刺激了他,在会前通气的时候,看司令员的意思,极想把二团做为一师的。他虽然早下手把这一师抢了过来,可也知道这一师和二师在司令员心里的位置是不 一样的。这刘铭传做的也确实是好,司令员老早就把他独立放了出去,结果让他在大别山风风火火的发起来了。在那种穷地方,竟然锤炼出一只人强马壮的雄师来, 单兵装备也是全军最好的,几乎人手一枪。最新研发的后装步枪,产量虽然上不去,除了司令员直属的警卫连之外,大规模装备的也就是二师了,二师升格后辖五个 团,每个团里面都有一支后装步枪连,这司令员真是不一般的偏心呀。自己还是他兄长呢,这么大的一个师,就给了一百支后装步枪,这一师往日的工作也没有落下 多少呀,怎么就没有享受到刘铭传那种待遇呢?看来多多少少是受了自己那次撂挑子的影响呀。憋着劲要翻身,战前动员做的也绝,召集起下属的四个团长,王宝 龙,程跃龙,是原先就在一团的,陆连生,方德广是从三团来的,是任柱最早带来的30人之一,曾经跟着王宝堂一起在教导队受过训,算起来也算是同级同学,王 宝堂个个熟悉,先向任柱点了点头,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着,这次咱们一师做了看家望门的了,不知你们心里怎么想呀。四个县城恰好都在你们各团的防区内, 你们一个团一个,谁也不要争。司令员在这里看着我们呢,要好好的给我打这一仗,长长我们人民军的威风。我知道你们都觉着自己是老子天下第一,谁也想做我们 人民军的第一师第一团,是不是第一,不是你们嘴巴说了算,是你们的实力说了算。你们听着,谁能以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最好的效果第一个拿下县城,这个 第一团就是他的了。这一点,我已经报请司令员批示了,司令员也已经同意了,这第一团的称号,你们怎么拿,能不能顺利拿到,我不管,你们自己想办法。我只看 结果。都记好了,是以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最好的效果第一个拿下县城。好了,都回去准备吧。”

这种动员下来,哪个心里不痒痒呀。本来这几个团长都是从营长升上来的,正想着怎么立功呢,又有一个第一团的荣誉在等着,第一呀,哪个不想要,这几个 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服谁。回去后各自团里一做动员,士兵们是一个个嗷嗷直叫,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求战的欲望是空前高涨。

尤其是王宝龙,王飞成立团练之初,自己便和王富余,王一山一起做连长,而且自己还是一连连长,后来这三个连长统统做了副连长,王富余一直和自己在一 起作战,王一山到了二团,随着二团变成二师,王一山也变成了副师长。而王宝坤,当时还是自己连里一个调皮捣蛋的兵,被王飞收伏之后,最先进了教导队,然后 一起和自己做了副连长,接着是一同做了营长。原一团分家的时候,王富余分到了四团,是聂士成手下的得力干将,现在做了副师长。王宝坤,先是做了五团的团 长,现在竟然做了直属旅的旅长,连副师长都不尿呀。这次司令员不知怎么回事,一师竟然没有设副师长。要是自己再把握不住机会,拿不到第一团,那可糗大了。 恰巧,司令员不知是那根神经动了,竟要到自己团里观战,王宝龙的热血一下沸腾起来。这蒙城不是铜墙铁壁,我老王定要漂漂亮亮的完胜这一仗。不能在王家店出 来的老弟兄面前丢脸不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