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五 雉河结盟(1)

netflyhawk 收藏 1 21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五 雉河结盟(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班长拉着许大鹏,跟在通信员的身后,路上班长问了好几次,通信员都不答,片刻到了。左宝贵正在等着,见班长拉着一个手大脚长宽额头哭鼻子的兵,问道:“怎么,你就是许大鹏?怎么哭鼻子了?”

班长拉了一下许大鹏,敬礼道:“报告队长,许大鹏带到,请指示。”

左宝贵回了一礼,道:“哦,许大鹏是你班里的?”

“是!”班长挺直了背,答道。

“哎,不要这么拘束。小子,不错呀。带出了一个好兵。”班长一听,咦,带出一个好兵?怎么回事?好像不是坏事呀。也不敢多说。左宝贵打量打量许大鹏,突然说到:“噢,俺想起你来了。那天,在江财主家,你一手拿了好几个馍馍,还噎住了,是不是你呀。”

许大鹏听左宝贵一说,低下了头,说:“是,你还给我拍背来着。”

左宝贵咯咯笑了起来。照着许大鹏的肩头拍了两下,道:“走,跟我见司令员去。”

“啊?”许大鹏嗫嚅着说不出话来。班长试探着问:“见司令员?”

左宝贵道:“是呀,你不用去了。对了,待会你到干部处去。”

班长奇怪了:“到干部处?什么事呀,队长?”

左宝贵笑道:“到了自然有人会和你说。去吧。”对许大鹏道:“怎么还哭鼻子呀,快擦擦,跟我来。”领着许大鹏进去,王飞放下手里的公文,道:“过来坐,不要紧张呀。你叫许大鹏?”

“嗯,是。”许大鹏低着头嗯了一声,突然想起不对,忙抬起头,敬了一个礼大声回答“是。”

王飞道:“家里还有谁呀。”

“没有了,家里就我一个。”许大鹏道。

“哦,你参军多久了?”

“报告司令员,我参军一个多月了。”

“在部队里还习惯吗?识字了吗?”

“报告司令员,一起都习惯,我已经认识好几十个字了。”

“好呀,来来来,你写写你的名字我看看。”王飞推出一张纸,许大鹏左看看,右看看,拿起笔,满手抓了,先蘸了墨,啪,在纸上掉了一大滴。许大鹏不自然的笑笑,歪歪斜斜的写出了自己的名字,放下笔,才发觉后背已经湿透了。

王飞对左宝贵道:“不错,至少这几个字没有错。向着鹏字,这么多的笔画,也写对了,很好。这个兵就跟着我吧。你不会不舍得吧?”

左宝贵忙道:“哪里,俺还嫉妒他来。”

王飞道:“你嫉妒什么?”

左宝贵笑道:“那许大鹏做了警卫员,本来是俺的活,现在让他干,俺可不有意见?”

王飞哈哈大笑。许大鹏这才知道,原来司令员不是来要他的脑袋,不由咧着嘴笑了。


王飞呆了一天,做好安排之后,便带着警卫连向涡阳雉河集进发。许大鹏天上掉馅饼,兴高采烈的跟着一同去了。临走前回班里一趟和战友们告别,一个个都 夸他运气好,遇上了贵人。要是换了别人,就是不砍头,也要打一顿板子的。班长更是夸他聪明能干,而且说自己也提了副排长。少不得又恭贺一回。班长悄悄的拉 着他找了个僻静处,嘱咐他这样的事可一不可二,以后在总司令身边一定要睁大了眼睛,千万不要再出这样的笑话。而且总司令这么赏识你,你小子可要知恩图报, 一定要干个好样的。许大鹏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班长的话我一定记在心里。班长你放心,只要我许大鹏在总司令身边一天,我一定就是拼了脑袋也要保护总司 令。班长哈哈笑道,你小子不要吹牛,去了先夹着尾巴做人,看看人家怎么做的,你再照着学。次日到了警卫连报到,才知道昨天跟在后面一直没有说话的是警卫连 的连长孙立博。孙立博特特嘱咐了他注意的事项,又几乎把他的祖宗八代都查了一遍,才发给了他一支崭新的火枪,外加一袋子子弹。许大鹏喜得合不拢嘴,嘴角都 裂到耳朵后面去了。司令员要走,屁颠颠的跑去牵马,到了马棚,一头钻进去,却又赫了出来。马棚里面竟然有一个只有一直眼睛的马夫。那独眼马夫拍了拍司令员 白马的鬃毛,出来睁着一直眼睛上下打量许大鹏,把许大鹏吓的心砰砰砰直跳。那马夫说话倒听和善,问:“你就是敢拦住司令员的小子。”许大鹏点了点头。

那马夫便不再说话,进去牵出马来,递给缰绳,许大鹏伸手便接,马夫突然停住手,道:“你要小心了,一定要小心看好司令员的马,不然我饶不了你。”许 大鹏不敢大声说话,连连点头,那马夫才让他牵着马走了。后来,许大鹏才知道,原来这马夫叫做李赶驴。养马的却叫做赶驴,已经奇了,可是他怎么就一只眼哪? 许大鹏心里充满了疑团,对这个叫做李赶驴的马夫也一直心存畏惧。

霍山、任柱早在涡阳前方等着了。王飞到了以后,便一同在涡阳城南边通过前往雉河集。这次霍山一同前来,是因为霍山以前跟着王飞的父亲王一龙的时候, 走南闯北,曾经和张乐行有过交道。其实本来王飞是不愿意霍山也来的,三团的任务重,这下子团长副团长都出来,也不是个事。可是霍山说三团的发展已经步入正 规,手底下几个营长都能挑起大梁了,而且王飞要亲自过去,那边形势复杂,一则捻子来源广,杂,二则有清廷的小股游兵,三则地主武装“牛老会”等活动也比较 频繁。因此不但要去,还带了一个营的兵力。王飞直摇头,说这样太招摇了,已经带了一个警卫连了,怎么能再带一个营呢,还是让这个营回去的好。那两人哪里 听,王飞便道那么就叫这个营就地按扎,不要再往前走了,要是引起捻军的什么误会可就不好了。霍山便道:“司令员既然非要叫这个营留下,那就留下好了,不过 我们要等一等再走,刚才已经派出了侦查排,等他们回来后辨明情况再走的好。”

王飞道:“大哥,霍团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了?你在淮河两岸听生猛的嘛。聂士成这么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对你这大哥可是赞不绝口呀。我听说周边的金军都叫你霍老虎,怎么现在老虎变成猫了?”

任柱笑道:“司令员,说我们团长是老虎,那是他对敌人狠,现在变成猫嘛,小心之意,也是为了司令员和一众兄弟的安全呀。”

就在众人说说笑笑中,侦查员回报,前面发现一股金军,来历不明,大约有千数。众人警觉起来,任柱便自带一队人前去探看。走到半路,侦察排已经抓了一 个舌头,那家伙走着走着掉链子,跑到路边拉稀,掉了队。正好被隐蔽跟着的侦察排擒获。经过审讯得知,原来是吕聚贤的团练与“牛老会”的人马。

吕聚贤在安徽算是一个人物,他在早几年的时候就在安徽率先举办团练,乃是安徽所有团练名义上是总头目。举办团练的时候,他笼络了一个举子叫做袁家三 的替他出谋划策。张乐行初率十八铺捻军起事的时候,就是由吕聚贤的团练纠合各地的地主武装在与捻军作战。这次得知捻军首领齐聚雉河集,袁家三

当下献了一计,并自告奋勇率军伺机偷袭。他挑选了五百精兵,零散的偷偷潜入,藏在牛老会人的地盘上。牛老会乃是涡阳周边的地主联合组织,在捻军起义时大小地主自行组合起来对抗捻军的。这次团练行动,牛老会的人也不甘寂寞,甚至出动的人比团练还多。

这倒是一个新情况,几人商议后,当下王飞决定让任柱先行赶往雉河集,将这个消息通知捻军首领,人民军立即加派侦查力量,定要把周边情况侦查清楚。营长孔霖火速带领两个连实施迂回,剩下的两个连与警卫连一起行动,派出一个连远远跟在金军的侧后盯梢。

这股金军走走停停,行动是小心翼翼,袁家三在接近雉河集时,仍然没有与捻军发生接触,不由得心里狂喜。真是越接近成功就越激动。他这次行动不来只有 三成的把握,这时看到快要接近目的地仍然没有保留,这把握便到了五成了。如果能和雉河集的人接上头,那就是八成了。袁家三大声喝令团练要做好隐蔽,待到天 黑便杀他个措手不及。他心急火燎,恨不得里面的人快点出来。可是千算万算,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在他的身后,已经盯上了一群豹子。

被抓的舌头是牛老会的人,发现他不见了以后,想起方才他说过拉肚子的事,开始倒也没有在意,后来见他一直没有跟上来,便和一个小头目说了。小头目骂了一句胆小鬼,说他肯定是借屎逃了,也没有再追究,因此上,这金军的失败更是不言而知了。

眼看日已西斜,就在袁家三等的心急火燎时,远远的看到雉河集方向似乎出来了一个人影,可是那人走的实在是慢,好半天才趟过了雉河。这雉河只是一条浅 浅的小河,河里的水还在河道上分成了好几股,那人蹦跳着过了河。这时看的清楚了,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袁家三呸的吐了一口唾沫,白等了,不是要等的人。

那人过了河,便直向这个小山梁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四处张望,袁家三心里激灵灵一下,“别是捻子的探子吧。”歪了歪嘴,牛老会的人都穿的是便装,当下看似随意的出去两个人,向着那人迎去。

那穿着破烂的人看到从山梁上翻过两个人来,便不再东张西望,直向前走去。就在和那两人交会时,还闪在了路边。那两人突然向他一笑点头,他也笑着点了点头,还没有等他抬起头来呢,这两个人已经直扑过来扭住了他,捂住嘴,横拉直拽的拖过了山梁。

那牛老会的两个人将他拖到袁家三面前,往地下一放,那人立即大喊起救命来。袁家三狠狠踢了他几脚,那人不敢喊叫了,袁家三道:“抬起头来,说,你是 做什么的?”那人抬起头,看到袁家三,再向周围看看,四周都是清兵,不由高兴起来,“误会了,误会了,咱们是一家人。”袁家三仔细一看,奇道:“你是黄少 爷?”

那人道:“对对对,我是。我是。原来是袁老爷。可见到你们了。”

袁家三忙拉起他,说道:“黄少爷,你怎么穿成这样?要不也不能误会呀。没有伤着吧。”

黄少爷动了动胳膊,咧着嘴道:“没事。哎哟。”袁家三便朝那两人骂道:“你两人瞎了眼呀,不会下手轻点?还不给黄少爷道歉?”

那牛老会两人兜头挨了一顿棒子,肚里暗骂,“龟儿子,就你能。刚才不是你让我们去的?”可是不敢反抗,连忙向黄少爷道歉。黄少爷这才道:“没事,以后你们可要看准了再抓人。”

袁家三见黄少爷舒服了,问道:“黄少爷,集里是个什么情况?你怎么才出来?”

黄少爷道:“唉,别说了,这帮泥腿子看的紧,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空档跑出来的。袁老爷,你不知道当时的危险……。”

袁家三连忙止住他道:“黄少爷放心,只要能够拿住这帮土匪,擒得匪首,自是黄少爷的首功,下官一定向吕大人禀报黄少爷的功劳。”

黄少爷笑的裂开了嘴,说道:“哪里,哪里。”这才将村中情况一五一十的道来。原来捻军自以为安全,竟是丝毫未作提防。现在十八铺捻军首领都已经齐聚 雉河集,正在召开会盟大会哪。袁家三问村中到底有多少兵丁,黄少爷告诉他村里兵丁并不多,主要是各个首领的亲兵护卫。大会在村西的空地上召开,已经开了大 半天了,估计就快要结束了。至于大股兵马,在村里没有见到。

袁家三心里狂喜,激动的连手都抖了起来。真是天助我也。看来老天爷也愿意我成就功业呀。这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袁家三当即下令,急速冲过雉河,速战速决,得手后立即回撤。这股清兵立即行动起来,悄悄的翻过山梁,向雉河集冲去。牛老会的人跟在后面。

孔霖此时已经迂回到这股金军的左翼,正在隐秘观察敌情。这时见金军行动,当机立断,命令两个连从左翼向这股金军杀去。

金军正在渡河,忽听左后方有兵杀到,知道是中了埋伏,不由忙乱起来。黄少爷正在袁家三身边,袁家三一脚就把他踹倒了,骂道:“你奶奶的,竟敢欺骗老 子。”黄少爷大声喊冤,袁家三哪里肯听,手起刀落,黄少爷的人头已是骨碌碌滚在了地下。袁家三大声道:“龚老栓你快带人拦住他们,其他人快撤”龚老栓乃是 牛老会一帮人的首领,知道事情紧急,不敢怠慢,率人便向杀声方向冲去。河中的清兵纷纷掉头。向山梁急奔,意图在山梁稳住阵脚。

龚老栓赤着膊顺着山梁冲在前头,远远看到前面过来一队人马,衣着甚是奇怪,也顾不得多想,大喝一声“兄弟们,冲呀,杀捻匪呀。杀一个赏银十两。”牛 老会的人大声呼啸,蜂拥冲去。看看近了,那帮人竟然不再往前走,而是纷纷跪在地下。龚老栓突然明白过来,妈呀,不好,这时人民军。立住身高声叫道:“快 回,前面是人民军。”后面正自上去冲,个个热血沸腾,哪里听得见他的呼喊。倒把他冲了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这时便听一阵排枪响过,身边顿时倒了许多弟兄。

枪声一响,牛老会的人这下知道了对面是什么人,转头就向回跑。龚老栓的身上又被人踩了几脚,赶紧爬起来,闷着头就向回跑。身边不时有人中弹倒下。牛 老会的人脚步更快了。袁家三刚刚收拢起队伍,牛老会的人往回一冲,登时乱了阵脚。人民军的火枪不住发射,袁家三哪里约束得住人,都四散逃开。结果孔霖的两 个连队变成了赶鸭子作战。金军是漫山遍野没命向回飞跑,后面是人民军紧紧追击。这边战斗一打响,王飞也命令尾随的部队压上去。这时情况已经明了,这股金军 乃是孤军深入。当下人民军大胆作战,连警卫连也上去了半个。许大鹏第一次听见枪响,心里是火急火燎,只想冲上去看看,可是现在是司令员的勤务兵,司令员不 动,正和霍团长谈笑风生,他自然不敢动弹。

不久战斗结束,这股金军全军覆没,人民军撒出去两个连到处抓躲起来的俘虏。王飞自带众人向雉河集进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