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三 太平使者(1)

netflyhawk 收藏 3 60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三 太平使者(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王飞本来想在家好好陪这几个女人吃顿饭,可是终究未能如愿。天色暗了的时候,饭菜也上了桌。王飞见晓云、坠儿两人立着,连忙叫坐。晓云便坐了,坠儿 则怎么也不敢坐。说了几次,李玉兰连连示意,坠儿才斜着坐了。王飞暗道这个妇女解放的工作还真不好做。说了半天,好像听的挺认真,也连连点头。怎么连一块 坐着吃顿饭都有这么多事情。看来这等级观念是深入人心呀。要想破除,非一日之功。有想起和她们谈论妇女禁止缠足的事,他们竟然意见挺统一,说什么要是女人 没有小脚就不好看了。真是笑话。还是先吃饭吧。还没等动筷呢,左宝贵又来了。太平军使者已到,而且事关重大,刘铭传做不了主。王飞叹了口气,便要立起向外 走。李玉兰忙道:“这饭都上桌了,你就不能先吃点。”王飞呵呵笑了几声,这娘子下厨,不能不帮场呀。各样菜都吃了口,连连赞叹,抓了个馒头就走了出去。

这次太平军使者是燕王秦日刚派出的,主要是两个人,一个名叫袁红谟,竟是刘铭传的同乡。还有一个是晏日昌,俱是燕王帐下得力之士。这次两人前来,带 了大批的礼物,都堆放着祠堂以西的空地上。王飞先去看了这些运输礼物的太平军,个个都是膀大腰圆之辈。一个个在礼物旁边立着。王飞心里不由起了一种异样的 感觉。对王宝坤道:“怎么这些人不去休息呀。”王宝坤回答道:“让了他们好几次。他们说这些礼物都是送给你的,燕王多次交待,一定不要出现任何差池。所以 他们一直在这边不动,咱们也没有法子呀。”

王飞沉思道:“宝坤,你想想,自从太平间进占舒城后,咱们和他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这次突然派使者过来,你猜他们是想做什么呢?”

王宝坤道:“我倒想过,肯定是和咱们联合来了。咱们和秦定三干了几仗,打的秦定三满地找牙。又挑明了反清,秦日刚不是傻子,他自然是来联合我们了。”

“哦,既然这样,他一次给送这么多见面礼也说得过去啊。”

“那是司令员你威名远扬,太平军自然不敢小觑。”

“呵呵,宝坤呀,你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我可告诉你,就是过来联合,秦日刚并非泛泛之辈,你说他怎么就让这些精干之士来送礼呢?难道他们不怕我们起疑心?”

王宝坤道:“这个我想过了,他们也许是想向我们展示一下他们太平军兵强马壮的力量吧。”

“哦,你是这么想的?省三呢?你们交流过意见没有?”

“这倒没有。现在刘团长正在里面陪着太平军的两位使者谈话,你现在过去吗?”

王飞点点头。快到门口,王飞突然对王宝堂道:“既然派使者来联合,为什么非要等着下午了才来呢?舒城就离这儿那么远吗?这符合常理吗?你现在也是个 团长了,身负保卫警戒之责,万事可不要大意呀。我看待会儿你就出来,现在是什么时候,脑子里要时刻绷着根弦。”王宝堂心里怦然一惊,连忙应是。进入祠堂, 刘铭传正在陪着两人,见王飞进来,赶着介绍了。这两人连忙起来抱拳施礼,表达燕王的致意之情。王飞借机打量一番,只见这袁红谟生的方面大耳,手指骨节甚为 宽大,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阳刚之气,一看就知是个直爽豪放之人。晏日昌亦是生的高大魁梧,虽然说话和气,面上却不见什么波动。两人极道久仰之情。王飞这还 是第一次和太平军的人打交道,他是不惯这些客套话的。只是表达了对太平军的敬佩之意之后便即让座。王飞看了眼王宝坤,王宝坤自去关上门,左宝贵便在门外守 候,王宝坤则匆匆去了。

分宾主坐下后,王飞道:“不知两位使者前来有何要事?王飞洗耳恭听。”

袁红谟道:“王将军少年英雄,兴义举,杀清妖,我们燕王十分敬佩,特地派我兄弟二人前来,一则向王将军表示祝贺,区区薄礼,仅转达燕王的敬佩之意,还望王将军笑纳。二则燕王也有个提议,望王将军回应。王将军是否有意看看燕王的礼物呢?”

王飞笑道:“你们燕王太客气了。过来时我已经看到了,那么多的大礼,怎么敢受呀?不知燕王有什么提议呢?”

话虽然这样说,袁红谟和晏日昌二人还是先郑重其事的献上了一个盒子,由晏日昌双手捧了。王飞见这盒子镶金镂银,自是贵重之物,袁红谟将盒子打开了, 里面用黄绸衬底,竟是两只精致的短枪。袁红谟道:“燕王闻听王将军颇爱火器,此乃燕王特意从西洋人那里订来,还请笑纳。另外燕王为表情意,着我等送来黄金 五百两,白银两千两,军用刀枪各两千枝,伤药无数,这是礼单,万望王将军不要推辞。”王飞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暗自诧异,这燕王可真是愿意下本钱,看来必有 所求呀。接过盒子来,转手交给刘铭传。袁红谟续道:

“王将军,现在太平军广有四方,清妖是步步败退。天下豪杰,莫不遵从天王号令。所谓识实务者为俊杰,燕王之意,乃是希望王将军能够和太平军合作。燕王说了,只要王将军同意,燕王自会保奏天王,拜王将军为大将军。”

“呵呵,这是你们燕王抬举我了。我们人民军不过区区千数,地不过区区几个镇子,我王飞哪里敢想什么大将军呀。呵呵。”

晏日昌眉目一闪,没有说话。袁红谟则道:“王将军这是说的客套话。燕王说了,太平军之所以能顺利拿下舒城,里面有王将军的一大功劳呀。王将军率军奇 袭清妖粮草大营,清妖粮草尽失,无心守城,我军才顺利进入舒城呀。现在王将军又已举义,燕王十分欣赏王将军的雄才大略,还是望将军三思呀。而且燕王还说, 只要王将军愿意加入太平军,舒城以北,尽是王将军的领地。燕王愿立即率军回师,请王将军到舒城主持大局。”

王飞慢慢的道:“王飞起军,无非是保家安民之意。且王飞素无大志,还是请袁将军晏将军回复燕王,人民军愿与太平军互为呼应,共谋大业。请两位将军转告燕王,人民军愿意做太平军的朋友,至于加入太平军,呵呵,这点恕难从命。”

袁红谟道:“王将军还要三思呀。”

王飞呵呵笑道:“省三,你看燕王给咱们送了这么一个大礼,我们是不是去看看?”

刘铭传响应道:“好呀,咱们去看看。”

晏日昌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哈哈笑道:“那好,咱们就去看看,还有一份特别的礼物送给王将军哩。”

“哦,不知是什么特别的礼物呀。”

“王将军一看便知,不过,王将军,如果你看了这份特别的大礼,希望你不要意外呀。”

“意外?”

“是呀。王将军可能有所不知呀。罗志刚罗将军可是燕王手下的爱将呀。从金田起事,罗将军就一直跟随着燕王东征西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可惜天妒英才呀,竟然在乌龙岭上折了性命,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呀。”

王飞听晏日昌这么一说,心里已是留上了意。看来这使者团真是不简单呀。如果自己不归顺,只怕他们有什么后话呀。这份大礼,是什么呢?王飞乃是落落大 方之人,见他们提起了罗志刚一事,自是不愿隐瞒,边走边道:“说来这事也是惭愧呀,既然晏将军说起此事,我倒是不吐不快呀。所谓两军对垒,不是你死便是我 亡。战士战死沙场,乃是断然牺牲,死有所得。有战争便有伤亡。又岂是一个罗将军?说到乌龙岭之战,此役我也有参与,原来只是抬抬伤员,运运物资,后来人手 吃紧,我们也不能下来,区区数百之人,落在数万清军当中,哪里能自作主张?后来我军固守乌龙岭西岭,也和贵军交手数武,实不敢瞒,罗将军之死,与我王飞有 莫大关系,当时我若不开枪,罗将军乃勇猛之士,冲上西岭,我数百子弟便将化为冤魂了,所以我犹豫再三,仍然命令开枪,实不相瞒,罗将军乃是我王飞一枪打死 的。两位将军如果有什么话,也不妨明说出来。”

袁红谟与晏日昌俱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几人已经走到,王飞道:“不知是什么意外的礼物呀?我倒想先看看。”

这次秦日刚派两人前来,原是将王飞所部收为己用之意。先是许官封愿,若是不成,也自有拿手。这意外之礼,也不是别的,乃是太平军占领舒城之后,捉住 了清军把总尹桂亭。尹桂亭枭了罗志刚的首级,秦日刚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可罗志刚的尸身上明明有火枪的弹洞,尹桂亭三言两语,便说此乃王飞所部所为。至于 是谁,当时那么多人开枪,他自是说不明白。秦日刚本来就没有听说过王飞的名字,原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王飞突然之间就冒了出来,不但将秦定三杀得落花流 水,便是对太平军也造成了不少的影响。以往太平军每到一地,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兵源自来不是什么难事。这次太平军虽然进占了舒城,可是在乌龙岭血战数 天,损失惨重。本来以为会将损失的兵力很快补充的,结果除了城里补充了一部分之外,在乡下补充兵源竟是异常的吃力。而且出舒城不远,太平军就寸步难行了。 仿佛是一夜之间,人民军凭空从地里冒了出来,各村各寨也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组织,太平军根本不能渗透,不说别的,就是现在的粮草供应,也成了问题。秦日刚 便想收伏王飞,如果他不听招呼,便拿罗志刚说事。因此所谓的意外大礼,乃是把尹桂亭带了来,无非是给王飞一个压力。没想到王飞闻弦歌而知雅意,竟然来了这 么一番长篇大论,直称罗志刚乃是他自己开枪射杀,倒把这两个人弄了个手忙脚乱,不知道王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听王飞要先看什么意外之礼,两人都是心知 肚明,若是给他看了,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这太平军的威吓之意更是明显的多此一举,正想怎么随便拿个东西遮掩过去。手下亲随已是霹雳哗啦打开了一个木 箱,滚出一个人来。

这时天色已暗,王飞着人拿火把一照,不是别人,可不是尹桂亭是谁?这小子本来就胖,现在更变成了一个典型的猪头,可见是吃了不少的苦头。王飞肚里暗暗冷笑,面上却淡淡的道:“原来两位直到将黑天才来是要送这个清朝把总给我呀?这是你们的俘虏,给我做什么呢?”

袁红谟和晏日昌面上甚是尴尬。王飞笑对尹桂亭道:“尹将军,咱们又见面了?不过这见面的方式,很特别呀。”

袁红谟道:“听说这厮曾经对王将军不敬,燕王着我等前来交给王将军发落。”他急中生智,想起了审问尹桂亭时尹桂亭的交待。

王飞淡淡的道:“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他做什么?燕王太客气了,这个意外之礼我是不敢收的。”对刘铭传道:“刘团长,现在天色已晚,你还是安排两位使者和太平军的弟兄们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谈。”

刘铭传点了点头,“各位,请跟我来。”领着众人去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