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4章军人本色 2

ZONGJIE 收藏 0 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我来到小娜临时投宿的原化工厂招待所。进门时,一楼登记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朝我投来怀疑的目光。招待所承包给个人后,改成宾馆对外营业。一共五层楼,大小几十间客房,条件还可以。

小娜开的房间在三楼西侧。床上,我的IBM笔记本屏幕打开放着,但没接电源。床边,有一个崭新的大旅行箱。简直难以想象,单薄的小娜一个人是怎样带着它出门旅行的。

“这么多东西,你打算长住啊?”

“对!”小娜得意地说:“一边复习,一边陪你。如果还考不过录取分数线,就一直陪你到退伍。”

有陪读的,还从没听说当兵也有人陪伴。

“一个月我只能有一次外出机会。”我要及时打破小娜的梦幻,以免再节外生枝。

小娜果然冲我嚷起:“那不行。我去向你们的头请假,又不打仗,他们凭什么扣住你不放。”

我的头开始发胀。依小娜目前的行事风格,她会三天两头往军营跑。以前没见到人,现在发现目标就在眼前,说不定哪天硬闯营门。我想象着小娜为见到我奋不顾身向前冲的场面。

“娜娜,听我说,在这儿玩几天就回去吧。”我坐在床边,把小娜拉到面前。“顶多再有六、七个月,我的服役期就满了。到那时……”

“不。”小娜的态度异常坚定。她双手环抱往我的脖子,撒着娇。“见你一面真难,一分钟都不想让你离开我。”

“娜娜,谁叫我现在当兵呢。”我躲避着小娜的激情之吻。

小娜推开我。“当兵的也是人啊。老公,要不咱提前退伍吧。”

“胡闹!那是不可能的。”

“凭咱们的实力,没什么不可能的。外国有雇佣兵,我宁肯多花钱,雇人代替你……”

看来,今天无法说服小娜了。我一再申明,外出的时间有限。小娜纠缠着,非要和我亲热。凭良心说,我何尝不想拥抱小娜柔软细嫩的身子,到床上和她极尽温存。这一年多,数次梦遗,换下的内裤特别害怕被人发现。可是,我还记着当初曾为自己制订的戒条。在小娜依依不舍,泪流满面,再三挽留下,我狠心摆脱开她。

“老公!别丢下我!”小娜可怜巴巴地望着我离去,向前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急匆匆下楼,迟缓一步恐怕把持不住自己。在见到的第一个公用电话前,我拨通了白阿姨的手机。

接到我的电话,白阿姨似乎早已料到小娜的最终去问,所以并不惊讶。

“她根本就不听我的。”白阿姨叹息着。“又去部队添麻烦。”

“我今天才发现,小娜这么固执。”

“你根本说服不了她。”

“麻烦您给她打个电话,她宾馆的房间号码是308。”

白阿姨说:“没用的,我必须亲自去一趟。”

我按照白阿姨的吩咐,在她到来之前,先稳住小娜,防止她再玩失踪。

“娜娜,这两天我尽量请假,随时可能去你那里。如果你不在……”

“放心吧,老公,我保证不外出,日夜等你。”小娜在电话里兴高采烈地说。“一次两个小时,足够我们团聚了。”

我怎么都搞不明白,小娜突然间怎么变了,对男女之事如些热切。

“我用你的笔记本看影碟。无线上网的速度太慢,游戏玩不了。”

“记住,千万不要往连队打电话。”


白阿姨得到确切消息,悬了几天的心终于落地。她交待一下工作,第一时间赶到火车站。车开了,才想起往我家里挂电话。妈妈责怪白阿姨,怎么不提前通知她。

“你单位里一大摊子工作,我是个闲人。应该我去……”

“恐怕你去了,解决不了问题。”

“小娜是个听话的孩子。”

“自己生的女儿,啥脾气我心里有数。清明那儿,我也顺便替你行使一回做母亲的权力了。”

白阿姨乘坐的火车走了将近一天一宿,次日凌晨五点抵达。为了不惊动小娜,等到天亮之后,她先来到炮团驻地。我已经和冯志强打过招呼,含糊其词地说妈妈要来。

冯志强吩咐炊事班,提前做好招待客人的准备。如今的连队食堂设施完善,火头军们挖空心思丰富饭菜种类,每周的一日三餐都不重样。营区后面有我们自己的菜地,无限量供给。这里离地方的批发市场也比较近,采购十分方便。

上个月,马亮的母亲来部队探望,冯志强和指导员坐陪,丰盛的菜肴摆了一整桌,马亮的母亲亲眼所见,对此格外满意。

“你们的伙食太好了,难怪我儿子长这么快。”

马亮的身高已经与我相差无己,再也看不出稚气的孩童模样。他有时还故意装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见到母亲,大步冲了上去,夺过她手里的东西。

“妈。”

马亮的母亲吓了一跳,愕然地上下反复看了几遍才敢和儿子相认。

“你们部队真是锻炼人啊。”马亮的母亲向冯志强等连队干部们发着感慨。“小马亮在家时,经常三天两头见不到人,泡在网吧里没黑没白地上网不肯回家。我也是为了让他戒掉网瘾,才迫不得已答应他来当兵的。”

过后,我调侃马亮:“小家伙,原来是个有前科劣迹的不良少年啊。”

马亮抬手打来一拳,我疏忽了,也没打算躲。谁知这一拳有点分量,再不可小瞧他了。

得到门岗通知,我马上出去迎接白阿姨。她与我会面后,避开旁人,了解到小娜的真实意图,便急着去招待所。

我跑步回营房。冯志强不在连部,出门时遇上指导员。

“一班长,慌慌张张地干什么?”

我于是向指导员请假外出。

“噢,你妈妈真的有急事,需要你带路?”指导员犹豫片刻。“去吧,等会儿连长回来了,我和他说一声。”

我仓促地向指导员敬礼,嘴里说着:“多谢指导员。”

来不及换衣服了。白阿姨和我乘的士去了招待所。


这里虽说是地级市,城区面积并不大,只要不出市区,出租车一律收费五元。

小娜还在酣睡。昨天,我走以后,她买了大量的食物,然后反锁上客房门,足不出户,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网,凌晨三点才关机上床。

我的这台笔记本电脑,是IBM在全球率先发布采用Intel最新移动P4处理器的ThinkPad A31p系列,型号为2653-R5C。其外壳采用钛复合材料,CPU频率为2GHz。它是一款高性能的移动工作站,具备无线上网功能,还装有DVD可刻录光驱。

2002年夏天,我去北京上大学之前,妈妈特意托人在美国订购发回国内的。我嫌256MB内存小,影响运行速度,扩充了一倍内存,达到512MB。

小娜被我从梦中叫醒,打着哈欠开门。见了白阿姨,立刻显得不高兴起来。她赌气回到床上,把头用被一蒙,掉转身子背朝外,连我也不理睬了。

白阿姨收拾着床头柜上凌乱的空食品袋,又将笔记本从床边椅子上拿走放到桌上。她一路上都不曾合眼,此刻显得很疲倦。

我心里生气,一下掀开被子:“你起来,小娜。”

“你讨厌!最恨有人出卖我。”

我推开小娜,回头对白阿姨说:“妈,您先上床休息。”

白阿姨急于劝说小娜改变主意。

于是我们下楼,就近找了一家饭店,边吃边谈。

二个小时的沟通毫无结果。白阿姨晓之以理,我动之以情,怎奈小娜顽固不化,头摇得如拨浪鼓,就是不肯回心转意,跟白阿姨一道离去。

“我保证不到军营找他。”小娜信誓旦旦地说:“天天看书复习……”

“那你守在这里有什么意义?”白阿姨仍在努力。“清明每个月就一次外出机会,时间又……”

“那也比半年见不到强。”

小娜一再强调,她做功课,我当兵,两不耽误。

“住在宾馆里复习?一天八十元的开销,你这哪里是准备高考,纯粹糟蹋钱来了。”白阿姨无可奈何之下,叮嘱我:“清明,不允你给她一分一毫。我看她能挺几天。”

小娜满不在乎。我过去给的零用钱,她都没舍得用,存起来了。大概算一下,也有近万元。如果节俭支出,半年的日常花销应该没太大问题。如果真遇到难处,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我打电话回连部。冯志强请示过营长,特别批准我一天的假,晚饭前必须归队。“带你妈妈一块回来。炊事班……”

“连长,不用了。她办完事就得走。”


已经中午了,我安排白阿姨回客房休息。她被小娜的固执气得不行,看着小娜无法入睡。我谎称带小娜逛商场去,和她离开了宾馆。

来到大街上,小娜挽着我的胳膊,嘴里高兴地哼着歌。我吓得头上冷汗直冒,试图甩开她的手。这要是让“纠察”给撞上,“纠”到师部,我这个上等兵如何承受得了?

“娜娜,逛街可以,你不能和我靠得太近。”

小娜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负气放开手。“不就当个小兵吗?一穿上军装,变得这么假正经了。谁还不知道你,在家连我的衣服都敢……”

我用严肃的目光制止住小娜。站在路口想了想,先暂时摘下肩章,头上的帽子也不能戴了。小娜心领神会,扭头走进街边一家小食杂店,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方便袋,而且是黑色不透明的那种。她要过我的大檐军帽,用袋子套上。

“没事了,现在你可以放心大胆地陪我到处溜达了。快,带我去最大的商场,我要买衣服。”

此时此刻,我牵挂着班里训练的战士,哪有心思进商店啊。

“好老公。”小娜缠着我,可怜巴巴地央求道:“你都一年半没陪过人家了。我什么都不买,咱们就随便看看,行吗?圆圆最近处了个男朋友,两人没事就上街。圆圆可开心了。”

拗不过小娜,我们打车去了商业街。繁华的市中心往南两公里就是我们师部。我最担心的还是师警卫营警调连的人,他们的任务就是纠正军风军纪,随时可能出现在左右。尽管这些佩戴红肩章的“宪兵”不认识我,但我仍然心存恐惧。投身军营生活了一年多,虽说不同于特种部队的侦察兵,受过专门科目的训练,但举手投足都带着兵味,在“纠察”的法眼下瞒天过海,难!。

小娜的手机开机了。孟雷的电话随即打进来,善意地劝说了小娜几句,让小娜把手机给我。他一再向我到歉,请我原谅,没照顾好小娜,对不住朋友。

“别介意。”我反到不好意思了。“腿长在她身上,她想要去哪儿,谁看得往?”

紧接着,圆圆的电话也打进来,埋怨小娜外出游玩没带她。

我提心吊胆地跟在小娜后面,走了两家精品服饰店。这北部城市的消费水准并不低,小娜只是走马观花地闲逛,没再张罗买什么。她现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我陪伴在身边。唉,真个受虚荣心作弄的顽皮小丫头。

小娜边走边读着一条孟雷发来的短信:“吃的比猪还差,干的比驴还累,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小姐还晚,挣得比民工还少,说起来比谁都好。老公啊,你们当兵的真是这样吗?”

我刚要开但说不是,猛然发现正前方二十米冒出两个戴臂章的“纠察”来。糟糕,他们象天降神兵一样,躲肯定来不及了。我一把拉住走在前面的小娜,假装指着橱窗里落着灰尘的商品,眼角余光监视着身后。

“纠察”步步逼近,我的心狂逃不止。如果是一个人也好搪塞,小娜在一旁,身子明显地依偎着我,长着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我心里这个后悔啊,真是鬼迷心窍了,需要穿的,戴的,回家去买完全可以。你能在这里逗留几天啊。

两个“纠察”肩并肩,迈着雄赳赳的步伐,旁若无人地从我身边走了过去,他们目不斜视,全当我是透明的。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怎么了,老公?”小娜转过脸,好奇地看着额头沁出冷汗的我:“见到鬼了,你?”

我用下颏指着两个“纠察”的背影,他们刚走出五米远。

“你也是个兵,怕他们……”

我一拉小娜,向店门走去。“你不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