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二 后院有事

netflyhawk 收藏 4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举义仪式结束,人民军列着整齐的队伍散去。老乡们是意犹未尽,追着队伍都去观看。王飞也没有闲着,赶紧把几个主要干部召集起来决定发展的策略。原来 王飞设想一团分兵之后留王宝堂在王家店附近,这时看看刘铭传的二团也是兵强马壮,就改了主意,大别山根据地已经打好了底子,队伍还是向外扩张的好。把一团 分兵,王宝堂带领的一部仍称一团,在东侧,聂士成带领一部,称四团,在西部,两个团合力向北发展。霍山和任柱的人民军先遣队改称三团,霍山任团长,任柱任 副团长,先回返接应一下一团和四团,待练成一片之后相机向江苏北部和山东南部发展。在帽儿山成立人民军军官学校,以教导营的教练底子组成,人民军所有连以 上军官都要经过军官学校的培训才能担任。校长嘛,“历史”上有先例,王飞是当仁不让的兼任校长。以教导营和侦察营为底子组建了人民军五团,暂住王家店,把 王宝坤调过来做了团长。直属王飞领导。左宝贵这些日子跟着王飞,见识大长,王飞也给了他一个任务,现在人民军里面有不少十六岁以下的青少年,这些人可塑性 很强,完全可以让他们在学好军事技术的同时加大科学文化知识的学习。左宝贵虽然才十五岁,却也被委以重任,组建一帮娃娃兵,把十六岁以下参加人民军的少年 们都交给了他,成立了一个人民军少年纵队,由左宝贵任队长,领着这些娃娃们同警卫连在一起,除了做警卫工作之外,也跟着军官学校的学员一起军事训练政治学 习,同时更让他们多多学习科学文化知识。

次日,霍山和任柱跟随一团、四团出发踏上新的征程,刘铭传暂时留下,过几日也要回到二团率领二团以安徽河南交接地为发展目标展开战斗。王一龙到了这 时,自是一力支持儿子,大力操办根据地的商业贸易。朱雪麟被人民军接连的胜利和阅兵给彻底征服了,被王飞派到了军官学校接受新式教育,同时协助这做些民政 方面的事情。

在这些干部们临走前,王飞的结义兄弟们和王宝堂一个个郑重其事的找王飞谈了同一个事情,当然这些人不会傻到替司令员做什么决定。在和王飞开谈之前都 先说明乃是出于老爷子的重托。而这个事情,简短说来,也便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王飞看着他们板着脸说完又大笑着走了的背影,心里是万分的郁闷,真是 你怕什么什么就来找你哦。

迈进家门,心里真有一种陌生的熟悉。这时候老爸不在家,还是先去看看老妈吧。王飞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老爷子也是开明的,心底里或许有什么想法,但 是行动上,却是全力支持儿子了。原先王有道一直在处理后勤方面的事情,现在老爷子也出山了,根据地的物资流通、商业贸易就都由老爷子在主持大局。老爷子的 关系广,路子多,他这一出面给根据地带来了极大的效益。各地的商户也有冒着杀头的危险陆陆续续来和根据地互通有无的,甚至有些商家也改头换面在根据地设立 分店的。毕竟在根据地有各种方面的优惠,抽的税也比其他地方少的多,说实在的,商人有几个不是逐利而生的?老爷子自然忙了起来,家也回的少了,偌大的一个 院子,就剩下一家子女眷了。

到了母亲房里,竟是没人。叫过一个小丫头,才知道老妈到了自己的小院去了。王飞挠了挠头。这可真是一笔糊涂账。在这世界上,总是有着许多的莫名其妙 的神秘事件无法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便说自己,换作以前,便是割了头颅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离奇的事情。可是现在,就是再不相信也没法说服自己呀。就在刚刚来 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还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样进入这个叫做王飞的躯体的。他甚至还能记起这个王飞的记忆,或者说精神,灵魂,和他斗了好长一段时间,弄 得那一段时间糊里糊涂的。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情。现在这个躯体是完全属于自己了,换作另外一个说法,现在的王飞,仅仅是一个躯体,而内在精神,则是属于欧 阳奋飞的。所以他现在特别怕踏进这个家庭大院。和士兵们在一起,他不论事情多么棘手,不论事情多么繁杂,心里终究是一心一意的去做这些,没有其他的心灵羁 绊。可是一回到这个院子,就要勾起许多不愿回首的事情,错位的思绪一直在脑中萦绕。他陷在一个无法解开的心结里,坐着不是出于本心的事情,说着不是本心的 话语,一切仿佛都是在梦中,朦朦胧胧,模模糊糊,好像都是不真实的。

不知什么时候已是进了小院,推开门,耳边似是有人叫道:“咦,少爷,你回来了?”胡乱的应了一句,见母亲和妻子两人都在,一齐看着他。他忽然浑身不 自在起来,母亲尚是熟悉,这个妻子,怎么总是那么陌生,自己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和这个不相干的女人洞房花烛,这真是一笔糊涂账。可也不能总是逃避不是?心 里是千头百绪,一时竟是呆了。

两人看着王飞进了屋就呆呆的,也不说话,王飞母亲看到儿子,心里是一喜,回念一想,又是怒意上心头,气恨恨的道:“原来是你呀,你还知道回来?”

“啊?回来怎么了?”王飞顺口道:“妈,我回来看看你呀。”

王刘氏看到儿媳本来是又惊又喜的面色一变,心里直叹气,埋怨儿子不会讲话,本来就冷落了儿媳妇了,好不容易见着了吧,还不说句知冷知热的话,也不能表现的这么明显呀。冷冷的道:“我哪里敢劳动你的大驾,哪里敢让你看我。我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

“啊?”王飞听着不对味了,回过神来:“妈,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您告诉我,儿子出面给你搞定?”

“哟哟哟,就是你这个不孝子惹的我,你还给我搞定呀。”

王飞看母亲气色不善,不知母亲生什么气,连忙道“妈,您坐下慢慢说,我来给您捏捏肩膀。”王刘氏把儿子的手一打,“一边去,我可受不起。你说我可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狗胆包天的东西,做的事没有一件让人省心。”

“妈,儿子哪里做错了,你直说便是。这些日子儿子一直在忙,也没有时间来多看看您老人家。您老人家不要生气呀。”

“忙?你都忙了些什么?自来是你要做什么,便是做什么,你爹从来可没有驳过你。便是你爹不愿,我也帮着劝着。你要办团练,便让你去办,原也是个保家 之意。你倒好,没有几天,便起来造反,咱们王家,多少年了,那个不是本本分分的?哪里出出过你这样子的?你看看,咱们这个家还像个什么样子?造反,造反, 就你那点能耐,那点子人马,朝廷大军一来,咱们怎么办?你爹也糊涂,由着你胡闹不说,自己也让你绕进去了。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呀。”

“呵呵呵。”王飞放了心,原来是因为这个呀,心说这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的。“妈,您放心好了,万事有儿子顶着呢。您老人家只管放宽心便是。”

“哼,你说的倒轻巧。你要做什么大事,我也不管你,我也管不了你。我只问你一事,你告诉我,玉兰家到底怎么惹着你了,你说?”

“玉兰家?啊?你是说我岳父吗?”王飞不知哪里事,便看妻子李玉兰。她却别过脸去,只看到了一个侧影和一段雪白的脖子。

“你不要看她。不是说你岳父,还说谁?你还有几个玉兰呀?”王刘氏真是生气起来,她的脾气自来急,王飞的说话就是不靠谱,看着儿媳的脸色越来越难 看,照着王飞的头就是一巴掌,把王飞的帽子打到地上了。李玉兰这时忙拉住,说:“妈,你说说便罢了,没来由动手作甚?”眼中依然有泪光在闪动。

王飞甚是尴尬,看到玉兰这个样子,心里也有几分明白。弯腰正准备拾起帽子,丫鬟已经过来拾起,王飞接过,见这丫鬟长的甚为清秀,以前却似是没有见过 的。正愁没法转移她们的注意力,没话找话,先道了声谢谢,向母亲道:“妈呀,这个小妹妹以前却没有见过,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招来的?您老人家法眼真准,一看 这个小妹妹就是清秀聪明伶俐勤快的人。”

王飞此话一出,屋里三人立时愣了。老太太正欲生气,忽然想起王飞以前失忆的病根,不由担忧起来,心中又悔又恨,只怕是自己的这一巴掌惹出什么来。李 玉兰则是奇怪,不知道王飞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丫鬟坠儿自自己嫁过来便是跟着自己的,王飞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素日里院子里的风言风语竟是真的?丈 夫王飞真个曾经病的甚是厉害?自家真是因冲喜娶过来的?说实在的结婚后也就头几日和丈夫在一起呆过几天,王飞除了傻傻点也没有什么呀,那时候两个人多交心 呀。后来王飞外出回来后就不大朝面了,便是见上一面,也是匆匆而去,更别说什么夫妻间的亲密柔情了。或许是因为忙,她心里还安慰着自己,公婆面前是一例的 照顾,从来不敢失了礼节,婆婆对自己也是倍加的爱护。只是偶尔听见下人们议论起王飞,说是什么冲喜竟然治好了少爷的病之类,不由担了许多的心事。前些日子 娘家捎来了口信,说是家里的田一半将要交给人民政府了。李家在乡里也是大族,和王家自是门当户对。家里常年经营纺织的营生。地虽然多点,可怎么就无缘无故 要交给什么人民政府了呢?心里不明,少不得和婆婆唠叨了几句,正说着呢,王飞突然就进来了,心里立时便如揣了一只小兔子,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婆婆教训了没 有几句,便动了手。也没有怎么打呀,这王飞怎么说出来的话就奇怪了呢?怎么不知道坠儿是谁了呢?难道真的有什么失忆之症?坠儿则是自伤,心话我都跟着小姐 来了大半年了,看着你们拜堂成亲,看着你在院子里匆匆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感情你从来没有注意过我是谁呀。王飞见屋里空气沉闷,也奇怪起来,看看这个,又 看看那个,心话我没有乱说什么呀,怎么都这么奇怪的看着我,难道我另外找个话题分散注意力错了?

就见母亲走过来,王飞连忙扶住她的胳膊。王刘氏先摸摸王飞的头,问:“打疼了吧?”王飞摇了摇头,“母亲教训的对,自然打不疼。”

王刘氏指着坠儿道:“你再看看她,真个不认识?”

王飞奇怪的看了看坠儿,只看她脸上布满了红晕,面上说不出的娇羞。可是确是没有印象。当下点了点头,道:“我这些日子回家少,家里变化大嘛。有什么不对嘛?”

“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坠儿是玉兰带来的,在家里也有大半年了。”

“哦,啊?”王飞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心里有逃避,可是他知道自己这么冷落妻子是对不起人家的。毕竟她并没有做错什么。现在竟然连人家丫鬟都不认识了,现在这个丑可糗大了。心里直是后悔,要是不听那帮兄弟的劝告,也不会这么尴尬。

“啊,那个,坠儿妹妹,不好意思呀。这些日子我太忙了。”王飞敲了敲脑袋:“有时候这个东西忘的太快,不大好使,坠儿妹妹别怪我呀。”

那丫鬟坠儿脸更红了,低声道:“少爷哪里话,不要拿奴婢消遣了。”

他自居奴婢,王飞脸上更是挂不住,见母亲好像气消了,问道:“妈,你说玉兰家是什么回事呀?”

王刘氏见儿子还知道玉兰,看来没有事,松了一口气。要是因为自己这一巴掌把儿子再打得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可真是要后悔终生了。还是不放心,问:“你上次跌着头,真的没有事了?”

王飞笑道:“哪一辈子的事了,早就都好了哦。你告诉我是什么事。别再闷着了。”

王刘氏看看儿媳,道:“那好,我问你,你要做土地什么革命,到底是革的什么命呀?怎么把亲家的地也革了去了?”

“啊?”听说是岳父家土地的事,王飞心里有数了,“妈,你说的哪里话。是岳父支持我,说他土地也多,拿出来一半,根据地政府是有偿收购的呀。”

“哼,支持你,亏你还好意思说。那些个不支持的,都让你治成什么样子了?不但地给分了,家产也给你弄空了,敢不支持你吗?”

“哎,妈,革命就是这样的。现在吃不上饭的人多,不就是手里没有土地吗。要是他们一直没有土地,怎么活下去呀?谁还跟着我们闹革命呀。”

“革命,革命,要革命你革别人的命去。就这么几家亲戚,你倒好,先拿亲戚开刀。”

“妈,还有玉兰,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我也不是有意要拿岳父开刀。也不是和亲戚过不去。既然下了令,自然根据地一应人等都要遵从。妈,今日我告诉 你,你可不许生气。这事我和父亲商议了,父亲也同意了,咱们那六百亩地,家里就只留三十亩,其余都拿出来分给乡亲们,过几天就打桩,而且是无偿拿出来分 啊。先告诉你了,到时候你可不能去闹的。”

“什么?”王刘氏听说连自己家里的地都分了,而且还只留三十亩,好几百亩地呀,置办起来容易嘛?只气得浑身哆嗦,直骂“败家子”。

王飞劝道:“妈,你生什么气?你且听我说,要是推翻了这个朝廷,这整个国家都是我的,你还在乎这点点土地?这话我也跟宝堂他们说了,他们也都同意。不种地,还可以开工场吗,事情多的很。到时候呀,什么也少不了你的。”

王刘氏气得根本不听,可又无法多说话,气愤愤的走了。

王飞尴尬的笑笑,看着屋里两人,都那么奇怪的看着自己。自嘲道:“看看,都怨我自己不是?回到家,是连口水也没得喝呀。”

坠儿默默的断过杯茶,“少爷您请喝茶,请问少爷,您在家里吃饭吗?”

“啊,好啊好啊,回到家自然在家里吃饭。”反正老拖下去也不是个事,王飞便也不再绕弯子,先说玉兰娘家土地的事,“其实,我今天回来是向你告罪的。 你娘家的事,事先也没有和你打招呼,是我事先疏忽了。虽然这里面有我坚持的原因,可是岳父大人也是很支持我的。在这方面,我也是对岳父做了另外的补偿,比 如人民军服装所需的布匹现在主要是岳父的场子里出的,比如岳父举办的工场一年内不用缴税,一年后减半缴税,三年后再全额交等,这些虽然在政策范围内,可也 够够照顾了,我希望你能够理解。你是我的妻子,我还是希望你能支持我。”

李玉兰听她这么说,不知怎地,心里甜甜的甚为受用。原来丈夫心里还有自己呀,看来自己是多担心了,道:“这些事你想做就怎么做了,我没有什么想法,你也不要动不动就赔罪的。我可没有怪你,就是和妈说了几句。我也不知道妈生那么大的气。你还会怪我吗?”

王飞听她这么说,忙道:“你多心了,我哪里会生气。其实,自从咱们结婚到现在,我一直在外面忙,家里可都指着你了,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够好的,还要请你谅解。”

“你怎么会这么说呢?你是男人,有什么事只管忙是。家里有我呢。”

王飞感动了,这个女人这么理解人啊。说这么两句话就脸上简直喜色了?心里也暖暖的。门帘响处,晓云进来了,王飞成家后,晓云一直跟在这边,后来王飞 办服装场,才让晓云去的。王飞老不着家,晓云便也回的少,场子里下工的时候就去王飞处。理由是总得有个人照看着。去了几次,王飞便以军中无女人为理由让她 不要再跟着了。晓云便说家里也用不着她,便自己住到服装场去了。可这晓云的消息实在灵通,只要没有军事行动,总能看到她的身影,现在回来没多久,这不又出 现了?这些日子王飞也弄清楚了,这个晓云,在王飞的房里身份是不同寻常的。可以说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想起这些,他就不由头疼。

晓云道:“我看到左宝贵在外面转了好几个圈了,就是没有进来。不知有什么事情。”

王飞一听,“那快让他进来。看什么事。”

左宝贵进来敬礼道:“报告司令员,太平军派了一队使者,说要见你。”

“他们在哪里?”

“在根据地外围,前方派人来问,是不是让他们进来。”

太平军的使者团?他们要做什么呢?

“多少人?”

“说是有百十人。”

百十人?这么多?他们要做什么?“通知下去,放行。到了后,先让刘团长接待。没有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是。”

“来来来,晓云,坠儿,都坐。”王飞难得清闲,准备大摆龙门阵,总得先把后院给安抚了不是?顺便跟她们谈谈妇女解放的话题,如果她们能够出面,那说服的力量可就大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