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一 揭竿而起(2)

netflyhawk 收藏 3 5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一 揭竿而起(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当夜,太平军攻占了乌龙岭,次日,势如破竹,直下舒城,秦定三的一万大军登时溃败,秦日刚在舒城设立了他的指挥部。

王一龙见王飞不但打了清军的粮草场,还把朱雪麟县老爷也捉了回来,直向王飞翻白眼。王飞也不在意。朱雪麟醒来,只说为什么不让他寻死,还是让他死了 好,可以尽忠尽义。王飞这时就毫不客气了,狠狠把他骂了一顿,一点面子都没有留。把朱雪麟骂的一愣一愣的。王飞道:“你好歹也是做个县太爷的,就这么个水 平?这一点点挫折就要死要活的,你还是个爷们吗?乌龙岭失守是你的责任呀?秦定三把你们放在岭上本来就没有想你们的好果子,你倒好,还想给他扛着?刘督抚 都已经阵亡了,你也跟着去?笑话,丢了一个乌龙岭就这么样没出息,真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做官的。看来靠你们这些人,不要说保卫国家,便是保护自己的家园, 甚至是保护自己的性命,都做不到。真是奇怪也哉。被人打败了就抹脖子,还尽什么忠尽什么义,哈哈哈,笑话,三岁小孩子都知道,那是懦夫的表现。那叫做不过 正视现实。都要和你一样,一点点事统统都抹脖子了事,那我们还都活着干什么?都死了算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你活着是为了什么?你到底想过没 有?在岭上你还担心乌龙岭丢了舒城的老百姓怎么办,现在岭丢了你就要杀身成义了?在岭上我还挺佩服你的,现在看呀,真是看错人了。你要死就死去。我也不再 拦你。如果你不想死,就不要鬼哭狼嚎的做样子。有本身拿出点来,给人民百姓做点事情。”骂够了,朱雪麟也不想死了。秦定三的一股溃兵也到了王家店外。便如 一群叫花子,一个个饿的眼睛直冒绿光。到了村外,人民军自然不让他们进来。

这股溃兵有一千来人,带队的是一个游击将军。清军的粮草让人民军给烧了,还不知是谁烧的呢。都以为是太平军干的。各营除了存粮,哪里还有什么余粮。 太平军打下乌龙岭,第二日天刚明就向舒城开拔。那叫一个快呀,秦定三哪里堵得住?坚持了不到半天就弃城溃逃了。太平军衔尾急追,直追出二十里去。把清军如 赶鸭子一般都赶散了。是官找不着兵,兵看不到官。这游击将军好不容易收拢起千余人马,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大队人马也不知哪里去了,强忍着饿挨到天明,远 远看到前面好像是一个大镇子。急忙赶到,原来是王家店,这时已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都两天没有吃饭了呀。到了村前,满心里进去大吃一顿,哪知村口竟然有人 挡住,不让进,游击将军什么时候吃过这种瘪,登时火冒三丈,话也懒得说,率人便直冲而来。

溃兵还未到,王飞已经得知了消息,判断出这股兵将向村子方向来。这乌龙岭一战,人民军的新式武器初显威力,王飞信心大增。不论是什么年代都是科技决 定了战斗力呀。现在人民军的装备,在他看来,真是简陋至极,可是和装备冷兵器的人一比,那就不是一个档次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打出旗号来,省的现在连 称号还要对外保密。清兵的这股溃兵过来,他就动上脑筋了。在溃兵来的方向,紧急向村里疏散了住户,村口象征性的设了岗哨,让他们拦一拦溃兵,溃兵一冲便四 散闪开,一定不要纠缠。在岗哨后面半条街远的地方暗暗布了一个火枪连,另外派出王宝龙的三营,绕到这股溃兵的后面,务要将其包围。这些溃兵一向前冲,岗哨 早有命令,顺着街就跑到火枪连后面去了,清军乱哄哄的涌到村民家里四处乱翻,直弄的鸡飞狗跳。清军还奇怪哪,咦,怎么这家家户户都没有人哪。

村里一乱,王一龙就赶过来了,朱雪麟吃了王飞一通痛斥,已经回过神来,听见村口闹哄哄的,也跟着过来了。两人被火枪连的战士堵住了,过不去,但是这 股溃兵冲散了岗哨,在半条街上打砸抢却是看的明明白白。朱雪麟身上还穿着官服,硬闯过拦阻过去制止,那些溃兵都饿的晕了,哪里管他,倒把他推了一个大跟 头。人民军这边跑出两个人把朱雪麟给抢回来,只见头上跌了一个大血包,还淌着血哪。王一龙气的要死,这些都是乡里乡亲呀,好多还是本门的人家,兵虽然不讲 理,可也没有这样糟蹋百姓的呀。何况又是在自己面前,这还有王法吗?指着这边的连长就骂,你们拿枪戳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当烧火棍呀。还不把这些强盗赶出 去?这连长就是本村人,家也在那半条街上,他老娘隔着老远正在叫骂他呢,正自气得眼冒火星。被王一龙堵头一顿臭骂,更是窝囊的要命。可也不敢动弹呢。司令 员就在旁边的屋子里呢。没有司令员的命令,哪里敢动呀。

这半条街也不够溃兵们糟蹋的呀,这游击将军一看,你们这些笨蛋,都窝在这里干什么,不会到村里去呀。士兵说,那边挡住,不让过哪。游击边向嘴里塞着 饭团,边骂,你们傻呀,刚才不让过不是过来了吗?冲过去呀。溃兵们便往前走。王飞看看也够了,心说:“老爸,不要怨我心狠呀,不让你看清这些人的嘴脸,你 哪里会真心真意的支持我造反呀。”便让开火。连长早憋着了,司令员命令刚下,砰的便是一枪。他手里抱得是一枝连珠铳,突突突的连射起来。连长开了火,这士 兵们自然不闲着。那游击一看,呀,不好,逃吧。乱哄哄的向村外飞奔。哪里走的出去,村外早设了包围圈,火枪如林,大刀片赛雪,左冲右突出不去,投降吧。除 了在村里打死的几十人,全让人民军给缴了械。王飞一声令下,顿时把大小头目揪了出来。那游击见是一帮团练,还嘴硬,王飞哪里有兴趣去听。被他们糟蹋了有几 十户人家,现在全村都围上了,肚里都憋着恨呢。王飞把这些大小头目都捆了,向村民身边一拉。人民军有纪律,不能虐待俘虏,这些村民可不懂得纪律呀。叉把扫 帚齐上,铁锨共擀面杖齐飞,这些溃兵的大小头目顿时变成了猪头。那游击将军,屁股上被拍了不下十铁锨,火枪连连长他娘上来照着头就是两擀面杖,牙都打飞 了。王飞看看也够了,止住村民,他要揭竿而起了。

在帽儿山剿匪的时候,人民军已经有了做俘虏工作的基本经验。这次一下捉了一千多清兵的饿俘,虽然有点手忙脚乱,各项工作还是逐步展开。清兵中的大小 头目挨了乡民一顿狠揍之后,个个是头破血流,老实了很多。这些人先严格控制起来,剩下的清兵小卒,大都是从新招的练勇。在这个时候,清军是不论八旗也好, 绿营也好,是外战外行,内战也外行,根本不能承担保家卫国的责任。绿营已经是腐朽透了,便是绿营中的勇,也和戴了朝廷官帽的匪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在与太平 天国作战的时候,真正发挥作用的,是朝廷从各级团练中新招募的练勇。金朝到了这个时候,基层社会组织各绅士奉州县各级官员号召,已率练勇出战,加入了绿营 军征战的行列。如安徽有举人李元华所率六安勇,翰林院编修李鸿章所率合肥勇等。贤丰帝亦下谕旨:“安徽、河南、山东、江南交界地方……有自备资斧,募勇投 效军营,立即奏请优奖,或给官职,或给翎枝、勇号。”譬如秦定三所属,大多都是这些练勇。便是王飞兴办团练之初,也是由老爷子向朝廷申请了一个名号。也算 是沾了金朝政府的“光”了。

这些清兵被俘之后,王飞把俘虏的转化这项工作交给了聂士成。先从俘虏里面剔除老弱,又让俘虏互相检举揭发,麟选了大约有七百人,这些是要补充到人民军里面的。其余的统统关起来,作好思想工作之后再放了他们。

这些兵痞油子,虽然饿的眼睛发昏,身上却是大包小包,都是搜刮来的财物。聂士成做了分门别类的对待。所有大小头目以及关起来准备教育后放走的,一律 上交,由人民军统一处理。凡是确属个人财物的,可以发还,其余的吗,就给人民军做军饷了。准备补充进人民军的,随身财物暂时不动,要进行教育、提高他们的 思想觉悟之后,让他们自己把不义之财给主动上交。这是一个政治任务,聂士成本来也是做士兵委员会工作的,执行起来自然不折不扣。再说了,听司令员的意思, 如果这批俘虏转化的好,很有可能一团就要分成两个团,聂士成的工作热情更是积极。带着刘长庚等一干大小人民军干部士兵火热的展开了俘虏转化工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