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只听岭下鼓声响起,太平军重又整队,向山上冲来。这次燕王秦日刚下了决心,定要夺下乌龙岭,看到中路仍然争夺,西路又已溃退,又派出士兵,东中西三 路全面发动了攻势。罗志刚乃是他的爱将,跟着他东征西讨,不知立下了多少功劳,现在竟然折在了乌龙岭上,而且清妖竟然把他枭首示众,直把他气得七窍生烟, 要不是左右拦着,早亲自冲上去了。当下下了严令,今日务必夺下乌龙岭,全歼清妖,为罗志刚报仇。

尹桂亭见太平军又发起了冲锋,而且还乌压压的向这边压来,不由大惊失色。不敢向王飞求情,却向朱雪麟求助。王飞也不好驳朱雪麟的面子,当下在与曹远 文部的结合处划了一出区域,让尹桂亭自领绿营防守。尹桂亭便如哈巴狗一般点头哈腰谢了又谢,领着绿营去了。王宝堂道:“他们内部已经失和,恐怕……”王飞 道:“大敌当前,料他们也不致当场反目。”把五连与火枪都配置在了一线,让七连作为后备。正在这时,后面一通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左宝贵兴奋的叫道:“快 看,王营长他们来了。”

只见王富余领着一队人急匆匆上来了。赶到近前,王富余打了一个报告道:“二营营长王富余奉命赶到,请指示。”王飞皱眉道:“谁给你下的命令?”边说 边看王宝堂。王宝堂忙道:“是呀,王富余你说清楚,谁让你们上来的。”心说,王富余你这小子来的还正巧,你小子,不是聂士成来了,便是你自作主张。王富余 咧开嘴笑了:“聂副团长已经到了,说山上的力量太薄弱,就让我们上来了。这次我只带了八连与山上这两个连的火枪班与炮排,段希飞这小子在半山呢,我先领着 这些火枪班和炮排上来了。哟,山下快上来了。司令员快给我们下命令吧。”

王富余这次带上来的,足有两个炮排,还有六个火枪班,山上实力顿时大增。王飞把指挥权交给了王宝堂,王宝堂令这些班排火速归建,两个排的火力立时加 强到了一线,防守力量顿时大增。王宝堂想了想,把七连的那个炮排也放了上去,这时一线的火枪已经是一百多枝,还有二十多杆二人抬。把没有火枪的都后撤了。 朱雪麟、尹桂亭、曹远文等众人见王飞奇迹般的又上来如此多的生力军而且个个都是火枪,一个个睁大了眼睛,实在是不明白这团练的装备怎么如此之好。

王富余悄悄的汇报道:“司令员,聂副团长与程跃龙营长已经带着六营到了,附近的乡亲也已经做好了动员,就等着你的命令了。”

王飞道:“不是让你们在山下吗?你们都上来干什么,这么多人都放在山上,给人做炮灰呀。”

王富余道:“聂副团长说了,司令员和团长都在山上,我们倒窝在了后面,没有这样的事。再说山下的布置都已经到位,所以就让我们上山了。司令员,团长,是不是让段希飞的连队也上来,增强力量?”

王宝堂看看王飞,道:“现在不用。”

王富余道:“好,那我上前去了。”

王宝堂也要上一线,王飞拉下他,道:“不要都上一线去。我看这样,你带着八连先下去,我在这儿看看。”

王宝堂道:“那真是笑话,现在这里最是危险,按照规定,你这个司令员就根本不应该来前线。要下只能你下。山上有我呢。”

便在此时,太平军已经近了,王富余大声道:“都放近了,炮排开火以后再射击。听我的口令。”

太平军这次对西段的冲锋有四五百人,吸取了前几次冲锋的教训,分作了两段,一前一后拉开了距离向上冲,到了阵地前二百米处,避开了人民军这一地段, 倒有一大半朝向尹桂亭和曹远文的防区攻去。那地段地势险要,不比人民军阵前平缓。太平军这次舍易求险,敢是为了避开火枪。王富余匝吧匝吧嘴,赶过来问是否 增援,王飞与王宝堂都摇了摇头。

曹远文与尹桂亭部仗着地势险要,擂木滚石纷纷而下,弓箭又居高临下,如下雨般倾泻下去,太平军根本冲不上去,徒自丢了十几条人命。又向人民军这边攻来。这时岭上岭下,杀声震天。太平军是死命的攻,清军也是倾尽全力抵抗。

太平军攻至近前,已经踏过上次鏖战后的尸体,岭上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不要说是火枪,便是弓箭,石头也没见一个。以为上次激战之后岭上的伤亡太大,也 没有及时补充。胆气顿壮,心中犹自抱怨早知直接冲击这里了。两队并做一队,在一百多米宽的阵地前沿展开了冲锋,想一举突破。王富余在阵地上排开了二十杆二 人抬,见太平军来攻,不由兴奋的双手直搓,下了命令,二十杆二人抬分作两拨,隔一杆一拨,看看太平军密集的进攻队形已经进入射程,忙叫开火。十杆二人抬轰 然巨响,弹雨纷飞,顿时撂倒了一半。另外一半吓的傻了,另十杆二人抬又是轰鸣起来,这二人抬发射后可以形成一个宽15米的扇面,总共百十来米的宽度上,十 杆二人抬同时发射,发射后的密度可想而知。可怜这太平军的肉身哪里挡得了火药铁片,两轮轰击过后,孤零零不到百人立着,全傻了,连反身回跑也不知道了。王 富余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个结果,呆了一呆后。王富余止住准备开枪的火枪手们,命令部队喝令太平军投降。这时太平军似乎才清醒过来,只见岭顶上突然冒出了一 排排火枪,指着他们,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么才好。

王飞心话,这个王富余,喊什么投降,这时候投降了不是添乱吗?叫人通知他快把太平军撵下山去,不要投降了,然后让士兵们做好掩护,防止太平军大炮的 报复。王富余这时也明白过来了,二人抬的威力太大,太平军又太密集,战果是出奇的好,见司令员似乎是有意放他们一条生路,便朝天开了一枪,喝令太平军退下 山去。太平军犹自犹疑,尹桂亭见有落水狗可打,又急于和团练搞活关系,大呼着率部抢出,太平军魂胆俱丧,仓皇间急退下山去。

秦日刚大怒,命令所有的大炮朝着西段猛轰一气。说实在的太平军的炮火准头并不是多么的准确,炮弹也不是开花弹,人民军在掩体里藏好了,损失是微乎其微,倒是尹桂亭与曹远文的人马因为没有防护,受到的损失较大。

太平军继续攻击,这时他们已经知道乌龙岭西段火力强大,只是远远的警戒着,把进攻力量都投入到中段和东段了。那边局势骤然吃紧,刘裕珍又从西段抽 兵,尹桂亭先带人去了,不久又来调兵,曹远文也去了。西段的防守全都压在了人民军身上。王飞看看已是夕阳西下,阳光透过云朵的缝隙透射下来,在乌龙岭上下 形成了一道道的光斑光带。虽然西线目前仍然平静,但中段东段料想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只恐在天黑前便有失守的可能。知道火候已经到了,悄悄的打了个手势, 命人放出信鸽。在现在这个年代,连有线电报都还没有出现,王飞在组建人民军之处已经考虑到成立通信部队的需求,命人喂养训练了信鸽。看着鸽子冲天而起,几 个盘旋之后向山下飞去,王飞心里也没底,不知这信鸽能否完成任务。

这里是暂时的平静,朱雪麟呆呆的坐着,并未见到这些,便是见到,也不疑有他。这朱雪麟也是一个为政清正之官,王飞见他双目木然的眺望着远方,面上是 说不尽的意兴阑珊。叫道:“朱大人,你在想什么?”朱雪麟身子一振,回过头来,嘴里喃喃的道: “守不住了,嗨,守不住了。”王宝堂道:“县太爷,不要紧张,太平军一时半会还上不来呢。”朱雪麟道:“王公子,你这练勇装备甚是精良呀。便是大清国军 队,也没有如此犀利的火器。足可比上洋人的洋枪洋炮了。”王飞淡淡的道:“既要举办团练保卫家乡,自然要花大本钱。这些火器,也不过如此,哪里有大人说的 那么厉害。”朱雪麟道:“我倒有一事不明。”王飞道:“县台请讲。”

“我刚才恍惚听见什么营长,司令员什么的,不知为何物,王公子可能见告否?”

“是吗?我怎么没有注意?朱大人,不知尹将军与曹将军前往增援,战果如何呀。是不是我们也派一枝精干过去看看。”

“呵呵呵,王公子,西段也不可防呀。再说了,如果王公子愿意过去,刚才便已同去了,不必到了这个时候再来问我吧?”

“哈哈哈,朱大人说的真是不错。这西段也好,东段也罢,不论哪里失守,都会满盘皆输,这西段虽然暂时无事,谁也不知太平军什么时候再冲上来,还是小心点的好。朱大人,倘若乌龙岭不保,不知大人有何打算?”

“打算?还有什么打算?守土乃是第一务要。土不能保,我朱雪麟有何面目立于人间?有何面目去见家乡父老?”

“难道朱大人就不想想皇上?”

朱雪麟呃了一声,道:“皇上自然是时时放在心里的。只是城破之后,总是百姓先遭殃,在下只不过是先考虑百姓,并不是对皇上不敬。”

咦,这朱雪麟竟有这种想法,王飞心里不由呵呵的笑了起来,正自盘算怎么把朱雪麟给收过来,一个传令兵喘嘘嘘的跑来报道:“大事不好了,刘督抚被贼兵炸死了。”朱雪麟跳了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传令兵道:“刘督抚正在指挥,贼兵的炮弹就落在他的身边,把刘督抚和亲兵都炸死了。”

王飞问道:“敌兵占了岭顶没有?”

那传令兵道:“还没有,现在正在激战。不过,不过好像撑不了多久了。”

朱雪麟面色惨白,非要过去看看。王飞既然起了笼络之心,自不愿这朱雪麟去送死。见他心意甚决,当下调了一个火枪排,准备让他们一同前去。便在此时, 士兵们指着山下远处的舒城叫了起来。现在天气晴朗,视线良好,只见十多里外的舒城西,升起了好大一股黑烟。朱雪麟看了一会,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完 了,完了,那边是粮草大营呀。怎么回事?长毛难道插翅飞了过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王飞放下心来,这黑烟是聂士成放出的信号。看来这信鸽忠实的履行了它的使命,聂士成他们已经动手了。这乌龙岭已经没有必要再呆下去。只见朱雪麟说着说着,竟然掉下泪来。忽然抽出佩刀,便往脖子抹去。王宝堂正好在他身边,一把夺了下来。

王飞道:“你这是做什么?”

朱雪麟道:“舒城完了,刘督抚也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也不能活了。给我刀,快给我刀。”扳着王宝堂便要把刀抢过来。王飞见他已经糊涂了,走过去在朱雪麟的后脖砍了一掌,把他击昏。令道:“王敦带五连殿后,咱们在这里的活已经完结了,现在下山。”

王宝堂道:“这县老爷怎么办?”

王飞道:“带上他吧。”又向王敦道:“你们撤下山后,不要伤这传令兵,在山下就放了他吧。”一行人隐蔽下山,便展开了急行军。这乌龙岭到底如何,是 再也不管的了。天黑前赶到粮草场,只见还有大量的乡民在搬运粮食。聂士成等人也在,王飞急道:“怎么这么慢?”聂士成道:“这个粮场太大了,动员了一千多 乡民,根本运不完。清军向这边冲了两次,让我们一顿火枪打的不敢露头。放心,安全的很。”

“是谁在打阻击?”

“王宝龙在那边盯着。”

“速度要快,不要那些草料了,就只运粮食。”

“那光粮食也还得一阵呀。”

“你就不会暂时先把粮食和草料分开?多的粮食带不走,就留下嘛。不是已经让你们发动附近的乡民了?不要老想着把粮食都运走,可以留下给附近的这些乡民吗。分开后,把草料都给他点了。”

聂士成连忙应了。不多时所有的草料便被点着了。人民军胜利班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