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一章 沉默是金

sjw39890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凌辕变得更加沉默了。这样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周凯芹离开越南回了泰国,凌辕能感觉到她所受到的伤害有多深。但是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面对为自己而伤了心的女人,一个优秀的女子,一个原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富家大小姐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凌辕越来越相信宿命的安排,在命运面前人是如此渺小,像一只蚂蚁,只能任由那一双无形的大手随意摆布。


像许多年前一样,凌辕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欲哭无泪的时候他只有拿着妻子的照片和她倾诉着心底的苦痛。那一回走进心灵的死结有一位会弹The Moonlight的女子始终没有放弃,而另一位游戏中的夫人无意中拯救了他,这一次又有谁会带他走出这人生的死结?


但是,这一次凌辕没有逃避,或者说现实不允许他逃避。他更加努力的工作,在越南的投资不止有他的心血,更寄托着一支被历史遗弃的中国军队为之奋斗了数十年的梦想。他没有权力因为个人的原因而放弃自己提议的这个发展思路,把刚有起色的工作甩手推给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阿华。而周凯芹的离开明显在他们与周氏家族之间造成了隔阂,虽然事情发生后周凯鹏与周至文都没有联系过凌辕或阿华,但达古与越南公司的沟通明显减少难道还不足于说明问题吗?这一切变化因自己而起,无论如何也要尽力把对阿华的影响减到最低。再说一个通缉犯的身份难道还能象个普通人一样选择自己的生活吗?


所以除了话少了,没人知道凌辕内心所受的煎熬和异变。但是要克服心理的痛苦,要维持工作的状态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不止需要毅力,还需要一个宣泄情绪的出口。于是在工作之余,“现代启示录”成了凌辕的唯一去处。


二、


阮芳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包括她自己。在她离开孤儿院的时候里面的“妈妈”只是告诉阮芳当年她被送来的时候身上夹了个条子,内容大概是一位越南女子与一个法国男人恋爱,越南女子有了身孕以后法国人抛弃了她,但是没有涉及为什么要遗弃孩子。而她的名字也是孤儿院的“妈妈”给取的。


十五岁离开孤儿院以后她就凭借着一副好嗓子在西贡的各种娱乐场所演唱,因为对音乐良好的领悟能力虽然没接受过正规的训练但她对歌曲有着独特的演绎。她唱的歌多是些忧伤的曲子,每一首歌她都将其融入到自己的身世与经历中,将歌曲所要表达的那种哀怨和人世的沧桑表现得淋漓尽致。加之她姣好的容貌,性感惹火的身材不长时间就在西贡的酒吧、夜总会声名鹊起。


阮芳也曾有过走入唱片公司,将演艺事业推进到另一种层次的机会。可是她虽然身在风尘,但内心却有着这个圈子所不容的反叛和坚持。当她无数次拒绝那些大佬或者导演或婉转或直白的肉体要求,甚至有一次用剪刀刺伤了一个灌醉了她后企图占有她的越南娱乐界头面人物后她就失去了在越南成为凌辕所理解的那种“明星”的机会。因为那件事甚至一度失去了生活的来源,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哪个酒吧敢接受她驻唱的要求。就在她对生活已经绝望的时候,“现代启示录”的一个美国股东看她可怜才把她叫到酒吧驻唱。因为有外资背景,她得罪过的那个头面人物也不敢太过放肆,阮芳这才得以在西贡继续生存。这一唱就是近十年没换过地方,也算这个圈子里的一个传奇了。


阮芳很是感激这个美国股东,相处久了从感激变成了喜欢。带着一种“大恩大德,无以为报”的感觉阮芳将自己的处子之身献给了这个长得牛高马大的白人。美国人在开始的两年也确实以西方绅士特有的浪漫给与了阮芳美好的爱情。直到有一次美国人回国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阮芳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同居了两年的美国人除了名字以外的任何情况。接下来“现代启示录”的老板告诉她美国股东在半年前就退了股份,而早把自己看成是他太太的阮芳却对此一无所知。这样的结局其原因不知道是东西方文化观念的冲突还是美国人骨子里那种对有色人种高高在上的种族歧视心态作祟,反正阮芳自此对男人失去了信心,她开始变得不在乎,虽然还是那样冰冷的气质,但只要喜欢她也不排斥和男人上床。


三、


对凌辕,阮芳是有些特别的感觉的。


那晚凌辕抓住阮芳要烟,阮芳很奇怪的没有找Waiter来解决麻烦,看着这个喝得醉醺醺,但眉目间透出的那种苦痛却直击人心的男人阮芳的心动了一下,于是给了他烟。可是还没点上他就醉的不省人事。阮芳让Waiter把他扶到沙发上躺下休息,可是到了打烊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没醒,嘴里用中文一直在说着什么,阮芳虽然听不懂,但却对他有了一种怜悯的感觉,于是对Waiter说他是自己的朋友让帮忙把他扶上车送到家里。但第二天醒来他却拿了一堆钱放在桌上,不管阮芳怎么叫他头也不回的跑掉了。这让阮芳觉得受了侮辱,昨晚对他的一点怜悯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在武良兴请自己去为部长助兴的时候居然又遇见了他,这回知道了他叫陈元,而且还是个总经理。本来阮芳就对什么老板经理有着一种片面的反感,见凌辕居然不记得自己就更认为他也不过是个酒色之徒。而把钱拿给凌辕以后,周凯芹的反应更让阮芳相信自己的判断。


事情过去一段时间,就在阮芳都快忘了的时候却又一次在“现代启示录”看见了凌辕。


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凌辕一个人在“现代启示录”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一支接一支的抽烟。阮芳看见凌辕并没有和他打招呼。那天在KTV周凯芹虽然是误会了阮芳与凌辕的关系,但阮芳却因此更觉得凌辕也就是个花心的男人。所以第二次在“现代启示录”再见到凌辕心里也绝没有上一回的那种同情了。


凌辕自然也没有想得太多,他甚至没有意识到阮芳一直都在“现代启示录”。来这里只是因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里也留下过彤的影子。一连好几天凌辕都是8点左右来到,然后喝得醉醺醺的,一步三摇的离开。阮芳则是唱完后10点左右离开酒吧。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一个月两人没有搭过一句话。不同的是凌辕一来就闷头喝酒,除了Waiter他不和任何人说话;除非离开酒吧,不然他的眼睛多是对着酒瓶。而阮芳却几乎每天都会留意凌辕有没有来。有几天凌辕可能是因为公司有事没有到酒吧,阮芳就会觉得酒吧里好像少了点什么。其实不管阮芳怎么想,凌辕这段时间的情况在潜意识里已经让阮芳开始怀疑自己对凌辕的认识。至少“酒色之徒”的定义只有一半是符合的。


接下来的日子阮芳对凌辕的好奇日益增加,这段时间她也了解了一些凌辕的情况。应该说这位陈先生在事业上至少目前是春风得意的,那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他成天在这里借酒浇愁呢?是因为他们公司那位周小姐吗?要真如此那他到算是个重情的男子了。


一个普通的周一,客人相对少些。和往常一样,阮芳唱完最后压轴的《黄昏》以后准备离开。转眼看见凌辕还在一个人低着头不停的喝着酒,稍一迟疑,已经走到门口的阮芳转身走到凌辕对面坐了下来。然后从包里拿出Sobranie取出一支,“陈先生,可以借个火吗?”阮芳把手里的火机放回包里,看着凌辕问道。


凌辕抬起头,阮芳发现他的眼里噙满泪水,自己也鼻子一酸,眼睛也湿了。都不知道怎么了,在这种地方喝多了酒号啕大哭的红男绿女数不胜数,眼泪可能是酒吧里最不值钱的东西了。却不知为什么看到凌辕这样却像是心里被人重重敲了一下。


稳定了一下情绪,阮芳问道:“陈先生你没事吧?怎么啦?”口气也温柔了很多。


凌辕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挤出一丝笑容把火机递了过去。阮芳把烟点上吸了一口把火机放回桌上,两人便不再说话。看着凌辕仍然在不停的喝着酒,阮芳也让Waiter拿了一只杯子陪着凌辕一起喝。凌辕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喝着,而原本心里有许多问号的阮芳突然失去了了解的欲望,只是也毫不客气的自己倒酒自己喝。两人喝到凌晨两点凌辕终于说了一句话:“谢谢你,我要走了。”阮芳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看着凌辕摇摇晃晃的离开。


四、


此后阮芳每天唱完以后都会下来坐在凌辕对面陪他喝酒。开始凌辕也没什么反应,见她来了,会轻轻一笑,把火机推到桌中间。然后倒酒的时候会给她一起倒上。两人还是一言不发,直喝到凌辕离开。在后来,每次凌辕到了酒吧都会要上两只杯子,然后倒上酒等阮芳来了喝。这成了“现代启示录”一道特殊的风景,西贡最红的酒吧歌女和西贡地产业界的偶像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喝酒,但似乎从来没人见过他们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处理完手上的最后一个文件,凌辕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已经下午6点了。叫秘书进来询问了一下当天的安排,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让秘书下班,然后自己也收拾一下准备收工。


门忽然被推开,阿华闯了进来,将一张报纸扔在凌辕桌上。接着激动的说:“大哥,你不是答应我不去喝酒了吗?怎么会这样?”


凌辕把报纸拿起来看了一眼。头版标题:西贡华人地产富商爱上西贡歌后,副标题:地产骄子陈元与酒吧天后阮芳的神秘情缘。然后是连篇累牍的所谓两人的爱情传奇,还配上了他们在现代启示录对饮的照片。凌辕心中一紧,因为自己的身份问题,他很忌讳在传媒露脸。越南当地电视台以及其他媒体多次要求采访都被他婉拒。而只要是商业方面的签约仪式或其他可能有媒体出现的场合凌辕都会要求阿华或者武良兴出面应付。可是却没想到已经革新开放多年的越南狗仔队也与国际接轨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以后小心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身份特殊,凌辕是不太在乎这些事情的。在阮芳来找自己借火机之前,虽然每天都在听她唱歌但在凌辕心目中她仿佛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盲区。甚至从那天以后凌辕才听出那首《黄昏》已经被改成越南版的了,歌词歌名都已经完全不同。仔细听了下来才知道这歌的歌名是《在黑暗中呼唤你的名字》,而歌词唱道:


最后一次在黑暗中呼唤你的名字


望着忧郁的夜空 我的心被刺痛


稍纵即逝的爱情到底留下了什么?


亲爱的 我保证 今天就随风飘向迷茫的夜空


我独自走在回去的路上 感到一阵冰凉


在雨中 流浪在清冷的街头


泪水模糊不清 在你面前我难以消除忧愁


情人啊!


在离岁月旁很远的地方


一场往昔的爱情沉没


已和今日的甜蜜没有关系了


。。。。。。


你的身影已隐没在地平线上


我将孤独一生


雨啊!曾经失掉的愁容


你什么也没留下!从那天起,感情就冷冰冰


你已经转过了身


爱的信物已经腿色


一场爱情就匆匆而过


我啊!只好自己忍着


一场令人心碎的爱情用阮芳稍显低沉沙哑的的嗓音演唱出来,将那一段无法挽回的情事演绎得哀怨缠绵,每一个音符都锵锵击打在断肠人的心坎上。


那一刻凌辕好像明白了这个无论笑得多灿烂,但眉目间总有淡淡忧伤的女子。她所经历过的想必也非常人所能想象。一种同是断肠人在天涯的忧郁油然而生,两人似乎有了足够的默契。每天虽然只是静静的喝酒,但那种眼神和感觉的交流却也不亚于千言万语。而凌辕也觉得这种无声的开解令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未必需要一一言说。重要的是你有一个寄托,在你需要的时候,她盈盈走来,坐在你的对面,不给你一丝压力,却让你的无奈有了一处皈依。而在特定的阶段,凌辕和阮芳,两个不同民族不同国籍的人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成为了相互精神的寄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