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第二章 日出日落 试探

徐务 收藏 0 0
导读:上古流云传 第二章 日出日落 试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遥立云端的司夜冷眼看着无伤和狰带着他们的“俘虏”,兴高采烈的回到山洞。

从头至尾无伤的任合举动,都未能逃过他的眼睛。虽然讶异于无伤竟能轻易化解自己的刁难而未曾露出任何破绽,但却并不能让他相信无伤自己所说的‘毫无半点力量’。像无伤这样的虚无状态首先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一旦拥有法力岂非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哼!”想到这里司夜不由冷哼了一下,“也须轮不到你!说不得要再试他一试。”

俯首望了下去只见到狰这时已经咬死了那头怪牛,现在正自舔舐爪牙打算大吃一顿。司夜秀眉微微一挑,化作一缕轻烟飘然而逝。

在这个山洞进出了两回,现在也依稀摸清了这里洞里的形势。

洞口这处大厅是狰的领地,早已被它搞的乌烟瘴气。实话说那是让人半刻也待不下去了,趁着自己还没被熏昏过去,无伤赶紧从洞里的狭窄通道进去往烈山他们所在的那处紫光洞摸索走去。

好在这条通道虽然黑暗,不过并无什么歧路叉道。只要一直走总是不用担心迷路,所以很快便又回到了那个散发着迷人的紫色光芒的地方。

“烈山大哥,赤松子!你们在哪?”无伤在洞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只得四下里呼喊。

“烈山大哥……”

“赤松子……”

“老酋长……”又转了一圈心里不免发起牢骚:这些人怎么到处乱跑!要是在拖下去,狰那个家伙说不定能独个儿把那头怪牛全吃个光!

难道老酋长又去被请‘说书’?可是这里不比前面,到处都是叉道万一走错开了或者迷了路,不是更更麻烦?

“唉呀!我不管了!”无伤气的一跺脚,胡乱选了条通道就打算进去。

忽然,边上通道里传出一个声音:“无伤,是你吗?”

回头一看果然是烈山和赤松子两个。

无伤把嘴一撅,埋怨道:“你们去了哪?害我好找!”

烈山苦笑了下说:“没什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无伤这才想起不能再耽搁时间,连忙说:“哎呀,差点忘了。我们快走再晚,就被狰那家伙把好肉都吃光了!”

赤松子一听奇道:“你还当真弄来了吃的?”

无伤把眼一翻:“切!我不比你强?对了,老酋长呢?怎么不见他老人家了?”

烈山摇了摇头说:“唉,我是让他老人家生气了。”

无伤不解的问:“刚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乎然就生气?”

“哼,哪里是生气。”赤松子哼了一声说道。“明明是自己摆不平,老脸挂不住便拿烈山发火。刚才我就叫烈山不要去追他!”

“不得无胡说!”烈山生气的喝道。

赤松子把头一歪不再说了。

不过无伤看这情形估计赤松子所言是实,心中不禁忽然有了些茫然,好像心里忽然没了依凭的东西。

转念再想想,烈山为了国人一路上虽然遇到艰难险阻无数,但凭心中信念终于算是找到了这里。之前虽说被夜游神抓来这里,好歹还总想着老酋长可以解决难题。现在忽然间受此打击只怕心里更比自己难过百倍。如果再表现伤感只会让他更加难过。于是连忙打起精神说道:“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的慌。烈山大哥,还是先吃东西吧。”

烈山现在哪里还有半点食欲,只是想起无伤猎食不易,不忍心拂了他的好意便勉强笑着说:“你这家伙总有些奇怪说法,吃就吃了还什么铁啊钢的又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还真想知道你是怎么打到猎物的,说来听听吧?”

无伤见烈山并不反对,于是高兴的说道:“哈哈,这可不简单了。要不怎么说我是天才呢?对了我们得快点,要不然狰那家伙肯定连骨头都不会留根给你,我们边走边说。”

烈山问道:“狰是哪个?”

无伤耸了下肩说:“就是把山洞口搞的臭不可闻的那只五尾豹子。”

烈山点了点头,心想原来是它——被秃头和凹脸带进洞时,的确有一只个头不算大的但面目狰狞怪物来跑来嗅了嗅自己和赤松子的味道。一开始着实被它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要葬身兽腹。不过还好它只是打了响鼻,便懒洋洋的转到一边打盹去了。

“我知道了,莫非你是让它帮的忙?”烈山把手一拍说道。

“哈,烈山大哥果然英明,这就给你猜着了。其实我当是就是如此如此……”

无伤一边走一边添油加醋的把自己打猎的过程说了一遍,不过当然,完全没提及自己被狰利用之事了。

走进出通道时赤松子不喜其间黑暗,于是施法放出了一个白色光球飞在前面,既不刺眼又能照亮颇大的一片地方。转眼间三人又回到洞口狰的地盘,赤松子猛的捏住了自己的鼻子说道:“这里怎么如此之臭!”

原来他进洞时因为刚刚吐的七荤八素,五味不觉。所以根本对这里的恶臭没有什么何印象,这次才算是第一回领教的狰的手段。三个人忍着恶臭,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头死去的怪牛,却发现狰不但并没有吃一口,甚至狰自己都不见了。

无伤呼喊了几遍依然不见狰回来,无奈只好对烈山说:“烈山大哥,我们只好等等了。狰那个家伙虽然不怎么样,不过好歹是它抓到的,我们先动总是不好。”

烈山点了点头说:“自当如此。”

这才低头仔细察看无伤与狰所获猎物,这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家伙这不是前些年闹得国中风声鹤唳的怪兽“诸怀”(注)吗?

几年前,姜国也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两只这种怪物。糟蹋庄稼不说,还四处杀人。由于它们皮厚角尖力量蛮横,一两个人遇上了根本无力应付,搞不好便丢了性命,运气好的也才勉强保性命但也难免伤残。国里几次打算群起而杀之,反倒被它们横冲直撞的又杀了几人。后来烈山发现它们怕火于是将它们逼到一处山上,之后放火烧了整座山头。虽然事后没有找到这两头怪物的尸体,但总算再也没见它们出来伤人了。没想到,狰竟然可以独力杀之!唉,所谓:‘一物降一物’,果然是人世间至理。

烈山正自嗟呀不已的时候,洞里忽然间狂风大作沙飞石走。原来是赤松子实在受不了这里的龌龊气味,作法放出几条旋风裹夹那些个碎骨烂肉污秽之气飞出洞去。

无伤见赤松子又在胡来,连忙相劝:“哎呀!不要乱来,狰那家伙等下非和我们翻脸不可!”

只是赤松子哪里肯听?见无伤拦他不但没停手反而更加了一把劲,两腮一股张嘴又吹出几股强风连大脸盆大的石头都被吹的乱滚。

过了大约半刻来钟这才收手,发现洞里果然清爽了不少。只是还不够满意,正想再来一遍,冷不防边上一道黑影朝他真扑过来。

烈山连忙叫了一声:“当心!”

赤松子慌忙把脸一转正对着飞来的黑影,吹出了一阵狂风。那黑影身在半空无处着力,被这狂风一吹立刻倒飞了出去,眼见就要撞上石壁。那黑影身子一蜷轻轻巧在石壁上一借力,瞬间几个弹跃竟然角度刁钻的又射了回来。

赤松子自从吃了那恶兽举父的亏之后,不愿再与对手硬来。身子往后一弹,悬在空中避了过去,低头一看,只见一只五尾赤兽正伏在自己方才所站的地方,仰首叱牙怒视着自己。

果然是狰回来了。

无伤摇摇头,带点幸灾乐祸的口气说道:“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说小松子,你自己慢慢玩吧。”

赤松子本想反唇相讥,只是狰却不给他这点机会。

飞扑而至的狰远比想像中来的更加诡异。由于是在山洞之中,赤松子虽然可以飞行但却处处受限。但狰对这洞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占尽地利之便。

一个不小心赤松子便被它的利爪连抓了几下,好在赤松子的衣袍质地精奇,并不曾伤及皮肉。

尤是如此却也让赤松子狼狈不堪,不得已只好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左右摭挡,总算勉强抵住了狰的攻击。

狰见赤松子并好斗,忽然一个虚扑。反身射向赤松子之前放出的那个白色光球,一张嘴来了个天狗食月“咕噜”一下竟然将之吞落下肚,洞里的骤然间又暗了下来。

赤松子冷道:“好个孽畜!也须让你知道我仙家手段。”

只听赤松子猛喝一声:“疾!”右手剑指掐诀,“澎”的一下竟然变出一大团赤红的猛火球来,洞里登时又明亮了起来。

烈山现在与赤松子已经相距甚远,却也依然立时感觉到了那火球灼人的热力,可知其火温度极高。

赤松子双手如剑接连往那火球上虚劈数下,口中念到:“分!”那个大火球轰然炸裂成了十几个小火球,各自飞至洞中各个阴暗角落,明摆着要让狰无处藏身。而这火球温度既高,数量又多,再想吞灭只怕是自找苦吃。

无伤见赤松子如此果决,心中也不免暗暗称赞。连忙四下寻找狰,想看看它如何应付。

哪知左看右看,狰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连影子都找不着了。

无伤心想:“莫非狰知难而退,脚底抹油开溜了?”

赤松子不免冷笑了一声:“哼,兀那畜牲倒也识趣!”

烈山见危机已除,便上前责备道:“赤松你做事总是卤莽,我听无伤讲,刚才那个叫狰的赤兽喜欢腐臭味道。你方才这一阵大风把人家的地方搞的面目全非,不生气才是怪事。以后有机会总要向它道赚,才是做人的道理。”

“切!我管它去死!”赤松子脖子一拧,把头偏到一边。

无伤最见不得他这鬼德行,刚想张嘴教训。猛然间见到赤松子身后不远,有块石头似乎微微动了一动。

以为是自己眼花,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那岩石中间竟放出两道绿幽幽的光来!不是狰还会是谁!连忙喊道:“当心身后!”

赤松子一惊,急忙回身。只见狰已经闪电般扑到面前,两排白森森的钢牙,往自己的脖子上便咬。

千钧一发之间,赤松子举起右臂一挡护住了脖颈,手臂也传来钻心般的巨痛,好在有衣袍护着,总被右臂没被咬断。

赤松子整个人被狰扑倒在地,狰的五条长尾尤如五条赤练蛇,迅疾间分别缠住了他的四肢和脖子越勒越紧。

赤松子被勒的眼冒金星,四肢又被缠住连挣扎的机会都没了。

烈山见情形不对,慌忙疾冲过去想把狰从赤松子身上撞开来。

哪知道狰和赤松子缠的太紧,这一撞非但没把狰和赤松子分开反把他们两个撞得“骨碌碌”滚了起来,直碰到了洞壁这才停下。

再看赤松子双眼都已经白多黑少,晚得片刻非断气不可!

无伤在边上急得手足无措,全不管自己根本无力可施还是想要去拉开狰来,柰何虚抓几下只能是徒劳而已。

烈山不得已举起手斧冲过来要砸,忽然眼前一花,不知道从哪里又窜来一个影子挡在他的前面,定睛一看差点瞪破眼珠!竟然又是一个狰!

无伤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怪事搞糊涂了,怎么会又来个狰?

就在烈山和无伤一头雾水的时候,那个后来的狰做了更不可思意事——一口咬住了正和赤松子缠在一起的那个狰!

那只狰猛一吃痛,“嗷”个一声叫。立时弃了只剩半口气的赤松子,回头与后来的狰咬在了一起。

虽然事发突然,烈山还是很快醒悟过来。赶紧扶起地上的赤松子,发现还有气息心中大喜。连忙把他拉离了已经扭成一团的两只怪兽。

也许是先前的那只狰由于之前与赤松子的恶斗体力消耗太大的原故,终于被后来的狰先咬中了脖子,身体一软瘫在了地上。

得胜的狰也不再攻击,昂首向天发出“盎盎……”金石相交般的一声长啸。

说也奇怪,那个败了的狰忽然化为一股青气渺然而散了……


看着那股飘散的青气,无伤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又说不清倒底是什么。不过现在面前这个兴奋嚎叫的怪兽似乎才是自己认识的狰。


注:诸怀——《山海经》北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诸怀,其音如鸣雁,是食人.

北岳山上有种野兽,他的样子像牛,却有四个角、人的眼睛、猪的耳朵、叫起来就像雁鸣,会吃人。

另据考古学家称:史新世时期的“安氏兽”就一是种与牛羊近亲食腐动物,它是长蹄而非长爪的。也是已被发现的有史以来最体积最庞大的食肉动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