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 奉命出征(2)

netflyhawk 收藏 2 28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 奉命出征(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王飞叹了口气,虽然在内心中他并不愿意好太平军交手,但终究是自己与兄弟们的小命要紧。闭上眼睛大声喝道:“火枪手准备。听我口令,预--备, 放!”他早就瞄准了罗志刚,这时不再犹豫,果断的扣动了扳机。罗志刚正自凶猛前冲,这时见胜利就在眼前,更是加快了脚步。突然前面火光一闪,身子猛然一 顿,向后仰了过去。耳边仿佛听见了一声大响,前胸已是绽放了一朵鲜艳的血花。十余枝火枪砰砰砰响了起来,阵地前腾起一片白烟,正自冲锋的太平军前排顿时倒 下了一片。

王飞和王宝堂的步枪射速要快一点,王宝堂砰砰砰连开三枪,打到了三个冲锋的太平军,王飞已经开了四枪,射倒了冲在前面的四人。罗志刚的倒地在太平军 里面造成了短暂的混乱,蓦然发起了一声狂喊,太平军更是加快了脚步向前冲。这时火枪手们已经装上第二颗子弹,砰砰砰十余枝火枪齐射,又是打到了一片。太平 军见对面竟有犀利洋枪助阵,伤亡又大,脚步不由慢了下来。

王宝堂喜得连连大喝,“打,打,打!”催着让火枪手们快速装弹。这时太平军的冲锋速度虽然慢了下来,但仍然在向前冲,已经进入了弓箭的射程。

王飞喝道:“放箭。”趴在掩体里的人民军士兵立起来张弓便射,火枪手更是不住的装弹,射击,太平军看着岭顶就在眼前,竟是冲不过来。

王飞道:“让袁士壮冲锋。”王宝堂大喝:“袁士壮,冲下去杀他个奶奶的。”袁士壮刷的抽出大刀片,喊道:“七连都有了,跟我冲。”司号员滴滴答答滴 滴答答的吹响了冲锋号,袁士壮带头跃出战壕,“冲呀。”七连的战士跟着连长大喊着,风一般冲下去,顿时将胆寒的太平军杀了个人仰马翻,连滚带爬的跑下去, 罗志刚的尸身竟也没有抢回去。袁士壮领着七连在后面赶鸭子似的直赶,王飞道:“这小子,就知道往前不知道后退,吹号让他快回来。”司号员赶紧吹号。袁士壮 兀自不舍,却也不能不回。一路上搜罗了兵器,退回到掩体,查点人数,竟是无一伤亡,就是一人冲锋时崴了脚,一瘸一瘸的。袁士壮不由咧嘴笑道:“司令员,怎 么这么快就让我们回了,我们还没有尽兴呢。哈,这仗打的真是痛快。”

王飞道:“打仗不是靠的痛快,而是靠的脑子。赶快休息,做好下次作战的准备。五连,赶快巩固第二道战壕。”

朱雪麟已经呆了,连连赞叹,那些绿营兵看着那些火枪也是双眼放光。朱雪麟不住的道:“你们这火枪怎地如此之快,如此之快?平生未见,平生未见。”

西侧的太平军不但退下去了,而且折了罗志刚这一员大将,东侧的太平军却攻上了岭顶,和防守的清军展开了混战。就见岭东侧一片混乱。刘裕珍急了,当下 叫亲兵卫队全部冲过去,才把太平军压下岭去。只见两路太平军在岭下集结之后,又向岭西发起了冲锋。此时发动冲锋的已不足500人,秦日刚远远的看到罗志刚 折了,勃然大怒,将大炮对准了岭西的地段猛轰。命令预备队立即出发,直捣中路。又是两路太平军同时发动了进攻。

因为人民军已经预先挖好了掩体,伤亡却几乎没有。朱雪麟带来的一队绿营却被炮打死了十几人。这时再次冲锋的太平军已经接近防地。那绿营把总因手下损 伤甚多,便令人去将罗志刚的尸体挑起来。王飞连忙阻止。那把总歪着眼便叫骂,“你们这些土包子,管得太宽了吧?弟兄们,去,卸了他们的火器,把罗志刚这反 贼枭首示众。”绿营们早就眼热这些人的火器了,听见有令,吆喝一声便要动手。朱雪麟吃了一惊,这帮丘八们真是没有脑子,刚才乱发了一顿箭,没有伤到几个敌 人不说,这团练都冲下去了,这些爷倒好,站在岭顶上看热闹。现在太平军又都冲到眼前了,不去寻思着打敌人,倒在这儿不知死活的闹腾。赶忙出来阻止。那把总 见团练们眼珠中的怒火足以杀人,也不敢当真去下了他们的火枪。万一逼急了,当场火并起来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寻思着打完这一仗再收拾这些人也不迟。转过身看 到罗志刚的尸身已经拖了过来,一刀剁下了罗志刚的人头,拿长枪挑了,朝山下大喝:“兀那长毛,你们都看清楚了,谁要是再不知死活,这便是你们的榜样。”

王飞怒火上涌,人都已经战死,尸身还要遭受如此折磨。这些官军真是没有人性。做了个手势,一线的士兵向二线散开。朱雪麟急得直顿足。那些太平军见罗 志刚被枭首示众,都红了眼,死命向山上扑来。绿营们掷石射箭,见团练不但不帮忙,却向后撤开了空间,不由大惊,知道刚才惹了众怒,现在这些团练们摆明了是 看热闹了。那把总肚里直骂,嘴上却死命喊道:“兄弟们,大爷们,长毛就要上来了。快帮忙呀。对不起了,杀下长毛就给各位大爷赔礼道歉。”朱雪麟也是急了, 刚才被团练们拉到二线掩体,动弹不得,连忙说合, “王公子,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呀。长毛杀上来,你我都脱不了干系。这时候不要意气用事,打下长毛,我就报告督抚,让他处理这些王八蛋。”王飞冷冷的道:“县 台不要再说了,这乌龙岭保管在我们手里丢不了。”大喝道:“兄弟们都听清了,守好自家岗位,谁也不准主动出击。前面的人要是往后退,立即开枪,一个不 留。”顿时十余枝火枪直指绿营,没有火枪的也弯弓搭箭,瞄准了他们。绿营一时陷入两难的境地。那把总顿足大骂,此时太平军已经冲了上来,那把总稍稍向后退 了几步,王飞一声大喝,“冲下去。”“砰”,朝天开了一枪。那把总恨得咬牙切齿,顾不了后面,带人死命杀将过去。登时和太平军搅在一起,斗了个不分胜负。

朱雪麟见绿营渐渐的抵不住,连忙拉着王飞的手道:“王公子,我知道兄弟们委屈了。可是毕竟是大局为重呀。不能坐视不管呀。”王飞见临近的团练发一声 喊也已冲出,知道一时太平军攻不上来,便是攻上来,也很容易的就打下去,人民军的这两个连虽然没有多少火枪,但每个人都有几颗手榴弹。刚才为了低调,也为 了保密,下令不要动用手榴弹,这时倘若绿营抵挡不住,只管手榴弹招呼便是,因此不理朱雪麟的劝,反而大声命令都盯紧了,只要绿营一退就立时开枪。王宝堂刚 才亦是气的够呛,让团练们大声重复司令员的命令。团练们轰然答应。绿营本来已经疲软,慢慢后退。听到后面的大声,才知道退是退不了的,刚刚见识了火枪的威 力,谁也不愿意吃那枪子,只得死命厮杀,倒把太平军慢慢的冲的后退了。

此时临近救援的团练也冲到队中混战,太平军再也支持不住,丢下大量的尸体与伤兵退下山去,这次冲锋,倒又折了大半,只有不到二百的人撤了下去。中路 主攻的太平军也已和清军交上了手,喊杀声不住传来。那把总见打退了太平军,环顾四周,能够立着的绿营也不过百人。大声咒骂,吆喝着剩下兵勇去割长毛的首 级,好去督抚那里领赏。他则在死人堆里翻检了一通,找到罗志刚的首级,挂在了腰间,骂骂咧咧的走向岭来。

左宝贵喊道:“喂,那人是俺司令员打死的,你凭什么拿了他的头,还给俺。”

王飞踹了左宝贵一脚,左宝贵不言语了。那把总怒冲冲道:“怎么,你哪个眼睛看到这长毛不是我杀的?奶奶的王八羔子,想造反哪。”他不敢再冲王飞发 火,照着左宝贵就是一通大骂,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王宝堂冷冷的道:“你不是要卸我们的枪吗?过来呀,我让你卸。”端起步枪,故意哗啦拉了一下大栓,黑洞 洞的枪口直指那把总的胸口。

朱雪麟连忙劝阻。那把总见朱县令来拦,跳了起来,“你要杀我吗?我就让你杀。你们这些狗胆包天的土包子,要不是看着县太爷的份上,我能饶了你?老子在前面拼杀,你们倒拿枪指着我们的后心,来呀,你们开枪呀。”

这时,刚才冲下去助阵的团练头目也来劝解。王飞等在刚接下这片防区时便已经和他们认识了。这个人是从六安带了200人来帮忙的,叫做曹远文,乃是六 安的一个大乡绅。人是极精明的。王飞也不想事情闹的太大,只是这把总忒不是个人子,看来这些绿营兵真是靠不住呀。心里决意要给他一个教训。听到中路的厮杀 仍在继续,虽不知战况如何,倒有了一个由头。当下让曹远文快点让他的团练回到岭顶。曹远文刚刚见识了王飞的火枪厉害,有意笼络,便一边让团练回撤,一边有 一搭无一搭的和王飞对话。那把总叫嚷了一通,见王飞等人并不理他,回头再看看周围,三停里倒去了两停,只剩下这百把十人,不由心里一阵悲凉。转念间,怒意 更增。却不敢再吭声。毕竟现在没有人家胳膊粗,只是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招呼剩下的人便往回走。此时王飞已经令人重新占据了一线,手一挥,哗啦啦一阵乱 响,各种武器重又对准了这些绿营们。众绿营吃了一惊,立时立住了脚步。

那把总强忍着气,问道:“你要怎地?造反吗?”

王飞淡淡的道:“没有什么,我们哪里敢造反,现在我们什么也不想做。只是我们不想让你来缴我们的枪。你听见了没有?现在中路正承受着敌人猛烈的进 攻,不知道能不能挡的住。我想这位将军,我们是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今天你来增援我们,我们是甚感其情呀。现在中路敌情紧张,还望将军不要萎缩,带领标下 兄弟驰援中路为好。这西路吗,就交给我们这些土包子了。再说了,朱县台在此掌控大局,料想长毛也不敢怎样。这位将军先请了,我们是不敢留的了。”

那把总脸相本来就不好看,和太平军拼杀之后更上弄得乌漆吗黑的。现在听了王飞的话,鼻子口角都歪了,指着王飞,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那些绿营一阵骚 动。王飞大声道:“绿营弟兄们,不要冤枉我们呀。刚才各位出力杀敌,我们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我们对你们的勇敢也非常的钦佩。只是你们的将军对我们颇有些成 见呀。我为了自己兄弟的安全着想,那是说什么也不敢放你们上来的。呵呵呵,不好意思了。”

那把总脸上硬作出一张笑脸,连道“误会”。王飞冷冷的道:“这位将军,小人的胆子自来不大,又干系着300多父老兄弟的安全,那是绝对不敢草率的。 将军的脸面变的太快,我们跟不上,也不敢跟呀。说句到家的实话,我已经对将军仁至义尽了。如果我多说一句话,相信将军……,哈哈,不说也罢。将军请了。”

那把总忍耐不住,道:“我们刚刚和长毛厮杀,现在哪里有力气再去增援?再说了,刘督抚严令在下西段绝不能丢,在下哪里敢大意。”

王飞道:“不去也好,就地做工事吧。我们在后面看着呢。”

那把总大声道:“我们这些兄弟都去了大半,难道你就没有看到?你就这么忍心?”

王飞冷冷的道:“你不要再说了。你的兄弟们伤亡多少那是你的事情。如果没有你的野心,你的兄弟们也不会伤亡这么大。既然你不识好歹,我倒想问一句, 如果我说,谁如果能够保证我们岭上的兄弟们安全,比如把那带头之人拿下或者砍了头,我们就让他上来,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接受我的建议,要么去增援,要么老老 实实的在前面歇着。怎么样?我们不是不通情达理,两个你选一个吧。”

那把总吃了一惊,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绿营兵丁,胆气又是一壮,“哈哈哈,笑话,你吓唬谁?我与这些兄弟们出生入死过来的,他们怎么能听你的挑拨?”

王飞使了一个颜色,王宝堂哈哈大笑,声音更大,直把那把总的声音压了下去,“好笑呀好像,一看你就是个妄自尊大,不知好歹之辈。给你条活路你不走, 非要往死路上钻,那可不要怪我们了。你是跟你们的兄弟‘出生入死’吗,可我们在后面怎么看见你的兄弟吗和长毛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你却躲在你的兄弟们后面 哪?哈哈哈,贪生怕死之辈,还在这里大语炎炎,真是笑死人了。再说了,看看你,肥头大耳的,一定克扣了不少粮饷吧,真不知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那把总脸上变了颜色,只见附近的绿营有几个把住了刀把,吓了一跳,忙道:“不要听他胡说。他那是胡说八道。”

王宝堂道:“是吗?你不信?好呀,那我就代替我们长官说一句,绿营兄弟们,谁想上岭的,只管宰了那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我们就让谁上来。要不是那个狗东西眼红我们的兵器,想卸我们的枪,要我们的命,绿营兄弟们,倘若咱们协力共战,你们也不会遭受如此大的损失呀。”

呛啷,一个绿营拔出刀来,便向那把总逼近。那把总吓得往前一跳,看到有几人眼神不对,大声道:“朱县台,您老给说句话,我尹桂亭不是这种人呀。”王宝堂哗啦一拉枪栓,道:“你鬼嚎什么,老子还没有下命令哪,瞧你这熊样。”

朱雪麟见事情愈发失去控制,和曹远文一起劝和。王飞看看也“耍”的够了,还有重要的事情,犯不着和这个尹小子翻脸,慢慢的道:“原来是尹将军,失敬 失敬,呵呵,这位团练兄弟呀,是我的兄长,和我一样,都是典型的土包子,好开个玩笑。尹将军作战勇往直前,那是不用说了,我们怎么能和将军过不去呢?就是 和将军过不去,也不能和将军手下的兄弟们过不去不是?你们刚刚杀退敌兵,劳累的很呀,还是上来休息休息的好。喝口水,包扎包扎伤口,吃点干粮,来吧,来 吧。”

尹桂亭走了两步,见团练丝毫没有收枪的意思,干笑道:“是是,玩笑,玩笑,我们就地休息的好。”

王飞道:“既然尹将军愿意就地休息,那我们也不强求。众位绿营的兵爷,上来喝口水吧,你们将军不愿上来,难道你们也不愿意吗?好多兄弟受的伤也要救治呀。”

众绿营三三两两的走上岭顶,胡乱的坐了,随队的大夫自去处理伤兵。尹桂亭面色惨白,身边只留下几个亲随,面面相觑,相顾无语。他自来横行惯了,战争期间,便是连县台,也没大放到眼里,万万没有料到在岭上竟然遇上了王飞这么一帮胆大包天的家伙,真是衰到家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