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十 奉命出征(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东边的天空跃起了一轮金红的太阳,把半天的云彩照亮。初冬的江南大地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湿气。王飞钻出营帐,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深深吸了几口气,一股 冰冷的凉意直冲胸臆。王宝堂走了过来,道:“你可真是大胆,就这么样你也睡的下。我昨天就没怎么敢合眼。”王飞笑道:“这又有什么了?多锻炼锻炼就好了。 再说,你看他们可有半点疑心?他们只会去埋怨那个游昆了。”

昨天夜里,王飞带人上了乌龙岭,一应口令俱对,自然顺顺利利的进入。清军的营帐扎的到处都是,空气中漂着淡淡的血腥气息。接待的人也熟,竟然是舒城 县令朱雪麟。王飞大为惊讶,连忙行礼。这个朱县令,为官也是清正的了。王飞举办团练,得力不少。一应军械,均顺利的供应。后来王飞多要了几批被服,朱县令 也是给马马利利的办了。王飞道:“朱县台,您怎么也上了前线了?”朱雪麟叹了口气,“何止是我,便是咱们的巡抚,此刻也在岭下的县城里呢。我又怎能不亲上 前线?那秦提督亲自督战,这几日也是上上下下了好几趟。王公子你不应亲自来的。老爷子要担心了。”王飞道:“县台哪里话,家父时常勉励我,国家兴亡,匹夫 有责。便是能出一分力,在下也是要来的。”朱县令问:“不是让你们运送军粮吗?游千总呢?”王飞道: “我们接的命令倒是让我们运送粮草的。可是到了以后,原来那个千总姓游,他也没有告诉我们,只叫我们上的岭来,他自己嘛,倒是和我们一同走的,说是怕我们 不知上山的路。到了岭下,告诉了我们口令,自己便带着亲兵走了,敢是回去了。”朱雪麟无语。对于这些他自是没有管理权限,少不得肚里将那游昆骂了几遍。先 将王飞带来的三百余人安顿好。王飞放了警戒,是倒下便睡。王宝堂肚里有事,倒翻来覆去没大睡著。

这时两个连长也来了,这两个连长一个是王家店的,名字叫做王敦,另外一个是刘铭传带来的一个贩私盐的,叫做袁士壮,王敦倒是结结实实壮实的很。而袁 士壮虽然名字曰壮,人却挺秀气,有点白面书生的味道。这两人在教导队是王飞便是极了解的,王敦人长的敦实,心眼却不少,眼珠一转便是一个主意,头脑活的 紧。而这袁士壮,乍一看,文弱秀才一个呀,言语行动都是慢吞吞的。可是到了事上,那就是一头老虎,他贩私盐的时候,一次遇到了官府的追捕,把他的盐都给推 到山下去了。袁士壮发了狠,抱着那个官差就骨碌碌滚到了一起,结果两个人都滚到了山下,那官差差点没有碰死,袁士壮个头比那官差小,倒没有受多大的伤。

王飞便与几人到了乌龙岭前沿,却见山下旌旗招展,太平军的营帐是一座连着一座,营帐里冒出缕缕炊烟,可知太平军正在早饭。再看看岭上,营帐也是东一 座西一座,旗子却是东倒西歪,有些旗子破了,有些旗子上面还沾着血迹。王飞叹了口气,回去自用早饭。清军并未给他们供应早饭,众人吃的还是自带的干粮。正 在吃着,朱雪麟过来了,王飞连忙招呼一起吃。

朱雪麟道:“太艰苦了,诸位就将就将就吧。游千总误事呀,若是昨晚能运粮上来,情形倒还好些。”王飞道:“也没多大艰苦,总是要习惯的。县台这可受累了,您可要注意休息呀。对了,可找到那游千总了?”朱雪麟道:“哪里找的到?便是连回信也没有。真是奇怪,唉,这也难怪。”

“难怪什么?”王飞问,心里却暗道,“你们找到那才怪了,这时候所谓的游千总等人只怕早到了帽儿山了。至于回信,哼哼,要是能回来,人民军不都成了些笨中之蛋了。”

朱雪麟道:“说出来,只怕是人心晃动。公子既然问起,我岂能不说?这局势如此,谁都知道撑不了多久了,能走几个就走几个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长毛势大,攻势又是极凶猛。公子还是趁着这空闲,带人下岭去吧。”

“县台为何如此说?我们接到的命令也是让我们上岭来协同守卫呀。”王飞撒了一个谎,他见朱雪麟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倒有些奇怪了。不过朱雪麟以为那些去寻游昆的人是借机走了,却是出乎意料之外。不明白朱雪麟为何如此宽容,又劝他也下山。

朱雪麟道:“王公子,我和令尊交情非是一般,令尊是于我有大恩的。今日听我的话,你下山去吧。你们是乡团,能来运送一下粮草,救护一下伤员,便是尽职了。打仗自有军队的。”

王飞道:“早就听说秦提督的威名了。据闻他是从游击将军做上来的,累年与太平军作战,从广西一直打到了咱们这里,朝廷才授了他福建陆路提督。这次有 秦将军亲自督战,料想太平军自然会望风而逃。亲上前线用不上我们,我们便是帮忙抬一下伤员,也是好的,再说了,这些兄弟们都想见识一下秦将军的威风呢。”

王宝堂等人也都帮腔。朱雪麟苦笑道:“叫我怎么说你的好。你且看看这山上的局势。”

王飞道:“我正奇怪呢。这山上怎么这么多的乡勇?”

朱雪麟道:“原来你也看到了。我也不瞒你,这乌龙岭是守不住了。现在这山上,除了四营咱们安徽的绿营兵外,就是咱们县里的乡团了,咱们如何守的住?”

王飞道:“不是秦提督带来了一万精兵吗?”

“秦提督说,守城要紧,他带来的兵,现在都在舒城布防呢。在岭上的,都是咱们安徽的儿郎。便是咱们刘督抚,今早也亲自上了岭督战。嗨,就是秦大人亲 上又如何呢?长毛这次是势在必得,我言尽于此。你自便吧。”朱雪麟匆匆去了。王宝堂道:“咱们是下山还是留下?”王飞道:“咱们就见识见识大阵仗嘛。再说 了,咱们留在这里,不是没有事干呀。总要等到太阳落山之后再走了。这一天兄弟们要提高警惕,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要我们顶上呀。”

便在此时,就听通通炮响,太平军的进攻开始了。乌龙岭上一片大乱。太平军的炮弹落到地上后并不爆炸,清军忙乱了一阵后,都进入了阵地。只见太平军风 也似的卷上岭来。个个用黄布包头。到的令下,清军一声令下,擂木滚石纷纷而下,太平军是一片忙乱,队形也乱了。却见一个白马的大将跃马挺枪,在擂木滚石阵 中领着一队赤膊的勇士硬杀上山来。那木头石块虽然下的急,队形竟然不乱。便如一个楔子,直向山上插来。却待到的阵前,清军万箭齐发,便见一只只利箭如飞蝗 般直射过去。那白马长枪的大将一声大喝,擎出一面藤牌,护住了要害。那队赤膊的勇士也纷纷擎出藤牌。却见那白马一声长嘶,肚腹下中了十几枝铁箭,斜斜向前 窜了一窜,便倒在了地下。那大汉一个翻滚,起来便单手挺枪向前猛冲。那队人确实彪悍,紧随在大将的身后,喊声如雷,杀上岭去。登时与岭上的清军展开混战。

这时初冬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乌龙岭上下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山风吹过,一丝丝的血腥便氤氲散去,溶入这江南初冬的青山里。刀光如雪,杀声四起,血花 飞溅,哀声遍地。岭上岭下,展开了一幅惨烈的图画。声小了,刀光暗了,人倒了,兵退了,杀上岭的太平军,只余十数人,死命护住那大将,退下山去。

清军在打扫战场,这次杀上岭的太平军有三百余人,丢下了近三百具尸体,战场上境况惨烈,伤兵在大声哀嚎,有的断胳膊断臂,有的去了一条腿,有的连头 也不只哪里去了。收尸的清军便如木雕的一般,机械的搬动着尸体,把太平军的都堆到岭前,堵在了上岭的路上。王飞带的两个加入到抬伤员的行列。这些人大部分 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有的不由自主的呕吐起来。王飞已经见惯不惯了,现代的战争,比这个要惨烈的多。他就亲眼目睹过自己的战友被炮弹炸成了碎块,小队的 战士哭着喊着,怎么也拼不起来。他的眼睛不由湿润了。人民军的士兵大都没有见过血呀,没有上过战场呀,有些反应也是难免的。什么都有第一次,惯了,也就没 有感觉了。

安顿好了伤兵,王飞大致算了算,清军这次的伤亡也不小。加上太平军大炮轰击的,伤亡人数在500人以上。阵地上是一片死寂。王飞看到朱雪麟呆呆的靠 着树坐着,便走了过去。朱雪麟便如没有看见他一般,目光呆滞的盯着地上。王飞道:“朱县台,没有事吧。”朱雪麟抬头看了看,摇了摇头。王飞问:“朱县台, 怎么没有见我们的大炮?”朱雪麟苦笑道:“秦督抚说守舒城要紧,昨天已经把大炮都调到城里去了。都是将士们用血肉之躯在对抗呀。”

便在此时,一个传令兵高声喊着在传令,“长毛又要进攻了,刘巡抚有令,所有兵丁与团练都要上阵杀敌,杀敌一人,赏银一两。杀敌一人,赏银一两。”

咚,太平军的大炮又发言了。

光是上午太平军就不计伤亡的进攻了3次,在岭上岭下丢下了千余具尸体。清军的伤亡也不在太平军之下,滚木擂石用了个磬尽。刘裕珍发了横,亲自督阵, 这才力保乌龙岭不失。趁着作战的间隙,清军伐木搬石,做着准备。到了午时,又上来了两队团练,带了大批的箭矢,却没有秦定三的军马。朱雪麟跑了过来,要王 飞不要在照顾伤员了,分给他一段防守地段。不过朱雪麟还是念了与王一龙的交情,把王飞他们负责防守的地段放在了偏僻之地,这也是他力所能及的了。王飞并不 愿与太平军作战,他留在岭上的目的也不在于此。见朱雪麟如此安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了部下,要尽量挖好掩体,保护好自身。不到九九,没有命令,不得 接敌。人民军的每个士兵都装备了工兵铲或工兵镐,做工事也是一个必练的科目。当下便挖了一道简易的战壕。朱雪麟见他们在浪费力气,说了几句,见他们不听, 便又四处去巡查了。现在山上除了刘裕珍以外,他是最大的官员。绿营兵已经不到两营,各乡镇来的团练都已经参加了战斗。便在此时,太平军又在山下集结了千余 人的力量。王飞看去,上午那个受伤的大将,竟然又出现在了阵中。这是他已经知道,这便是太平军的先锋罗志刚,不由为他的勇猛暗暗赞叹。不一会,太平军的营 门又开,推出十余门大炮分列左右。一顶赭黄伞下,缓缓出来了个骑着枣红马的骑士,黄头巾,黄披风,背后是一杆飞扬的大旗,绣着龙飞凤舞的一个“秦”字。竟 是燕王秦日刚亲自督战来了。

只见一个太平军将士挥动着小旗,山下的大炮炮口冒出了淡淡的白烟。太平军这次大炮发射的时间特别长,炮弹多数都落在了岭顶,新上的团练四处乱跑躲避 着炮弹,不但造成了混乱,更是平添了许多不必要的伤亡。刘裕珍气得直吹胡子,却是毫无办法。这几天清军在乌龙岭也抛下了三四千具尸体,而在这关键的时候, 秦定三竟然撤走了大批精兵去防什么舒城。他娘的,乌龙岭失守,舒城能防的住?摆明了是保存自身力量把老子向火坑里推呀。干你娘的,什么东西,论级别,老子 还比你高呢。现在倒让你给推到前沿来了。县官不如现管呀。刘裕珍现在是被推到了绝地,前有太平军,后有秦定三,秦定三的后面是朝廷呀。朝廷现在已经不信任 他了,要是再有什么闪失,只怕就是不被太平军打死,也要被打入大牢了。他夹在两者之间,被钉的紧紧的,动也动不了。只有向前冲,才有活命的余地呀。

太平军大炮轰击尚未停歇,罗志刚便带队猛冲上来。这个罗志刚,真是一个拼命三郎呀。头上、胳膊上都扎着绷带,还说如此强悍。这次罗志刚也许从燕王那 里得到了指示或者是吸取了教训,冲锋的队形不再那么密集,到的岭前,竟然分作两股,向清军的两翼攻去,闪开了当中防守力量最强的地段。而太平军的炮火,则 一炮炮都打在了当中。刘裕珍连忙分兵,山上更是忙乱起来。

朱雪麟喘嘘嘘的带着一队绿营来王飞防守的地段增援,约有 300余人。王飞的两个连已经紧急从清军手里接收了一批弓箭,那十来支火枪,则集中在了一起,占据了有利的地势。王敦和袁士壮都眼巴巴的看着王飞,只见太 平军的冲锋市越来越近,司令员怎么还不下命令呢?王宝堂一边瞄准,一边嘟囔,“看,临近地段的弓箭都纷纷射出去了,石头也滚下去了,你怎么还不下令呀?再 不下令可就来不及了。”王飞道:“ 你急什么,没有看到他们还没有进入射程?那些箭都空放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你还是个团长呢。”王宝堂道:“再不下令,不只是我这个团长,就是你这个司令 员也要挂了。长毛杀过来还分你我呀。别再犹豫了。”

便在此时,朱雪麟已经赶到,见他们还没有动静,急了,“你们怎么还不打呀。快打。”那队绿营兵纷纷立住射出弓箭。

罗志刚正巧冲锋在这一边,他没有看到伏在掩体里的人,只见一队清军刚刚赶来,只道是清军见他向这冲锋才仓促前来,里面还有要个文官,大叫道:“前面 人少,都跟我冲呀。活捉了那个清朝大官。”他仍然是抢在头里。他的左臂和头上都被砍伤,这时便没有拿枪,左手拿个藤牌护着,右手提着把钢刀,大踏步的向前 冲来。后面的太平军嗷嗷直叫,蜂拥而上。

王宝堂急道:“都进入射程了,再不打可就晚了。”朱雪麟毕竟是文官,此时已经急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迭声的叫: “快打,快打。”那队绿营的带队把总带赶忙命令放箭,又让团练快放擂石,顿时绿营的箭如飞射出,落下的箭已经在冲锋的太平军身前不远。团练们没有接到王飞 的命令,却是没有动弹的。那把总顿足大骂,朱雪麟连忙拉住。王飞撇了那把总一眼,转头看时,已经清楚的看到,罗志刚张着大口,挥舞着藤、刀,呼喊着冲了过 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