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二十二章 腐败的产生

阿元250 收藏 0 12
导读: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二十二章 腐败的产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前边咱说了,曹操因为在洛阳整得太狠了,不仅用五色棍打死了许多的小混混,还把蹇硕的叔叔给打死了,结果他假爷爷和老爸都罩不住他了,被蹇硕一句话,给支到河南顿丘当县长(令)去了。



到了顿丘,曹操的心情那是相当的郁闷。为啥呢?这等于给降职了啊。虽然这顿丘令也是正处级,和洛阳北部尉的级别一样,但京官外放,哪有平调的呢?起码也应该升半格啊!所以曹操当了县长(令)之后可以说是心情糟透了。心情不好,曹操就开始喝酒。喝着喝着就上瘾了,是一天不喝都不行,闹得慌。



有一天,大白天的,曹操又喝开了,正喝得高兴,突然有人击鼓,是告状的来了。这得升堂啊,曹操就出来了。看着告状的,曹操是气不打一处来,酒没喝好啊,所以看着下边的原告和被告,那是相当的生气。于是一拍惊堂木就大喝一声:“给我打!给我打!”边上的警察(衙役)不敢怠慢,立马就把这两人的裤子给扒了,露出屁股按那了,抬起头问:“老爷,要打多少?”意思是打多少板子得有个数啊?曹操正惦记着后堂的酒的,顺嘴就说:“再打三斤!”




看着曹操醉么哈儿的样,警察(衙役)都给整得没招没捞的,也不敢笑啊,人家是县长(令),你要是笑不是大不敬吗?还不得把脑袋上的官帽子给整没了啊?就强忍着笑,凑到曹操跟前,小声地提醒,“大人,大人,不是说打多少酒,是问打多少板子。”




警察(衙役)这么一问,曹操有点醒过神了,噢,是要打人。也意识到自个儿刚才啥也不问,上来就打有点过了。但曹操要面子啊,拉出去的屎也不能往回缩啊,眼珠子一转说:“这还问啥呢?各打五十大扳啊?”




曹操这么一说,下边告状的不干了,直着脖着就嚷嚷开了:“你这大人咋这么糊涂呢?你也不问问是啥事,也不整明白谁对谁错,咋就能胡乱打人呢?这也太不象话了吧!”




曹操一听,是哈哈大笑,“小子,还跟老爷掰扯起来了。好,我就给你讲讲个个理。”曹操一指被告,问这告状的:“你俩是不是闹毛病了?”告状的说:“对啊。”曹操接着就说了:“‘一个巴掌拍不响’知道不?你俩既然是闹出毛病了,那就是两个巴掌都拍了,要不毛病打哪来呢?既然你们俩都拍了,难道还不应该各打50大板吗?来人,给我狠狠的打!”




好么,这到哪讲理去呀。等警察(衙役)一五一十打完了,这告状的才从曹操的话里挑出毛病来。哭哭咧咧地就说了:“大人,你咋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呢?俺用巴掌拍墙、拍桌子,还有拍马屁啥的,还都能拍吗?还有,为啥俺来告状呢?不就是那家伙平白无故就给了俺一大嘴巴吗?你咋还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呢?”




曹操一听,更生气了,一拍惊堂木就喊开了:“你说你这人啊,你咋不早说呢?你不说我哪能知道呢?”要不咋说曹操脸皮厚呢?明明是他的错,死不承认不说,还猪八戒照镜子,是倒打一钯,又屎盆子又扣别人头上了,你说你不服行吗?




曹操接着又说了,“来人,把这打人的,再打五十。”然后呢,也不管这被打的是死是活,他又回屋喝酒去了。




等这个告状的和被告的,捂着血乎拉的屁股出县长办公室(县衙)一出来,这整个顿丘县的老百姓可都知道了,这新来的县长(令)是个糊涂蛋,也不管你犯没犯错,犯的是啥错,反正就是个打,而且是往死了打。摊上这么一个县长(令),这县里的老百姓谁还敢告状呢?那些地痞流氓,作奸犯科的坏蛋也都老实了,这没干坏事的,都给打个半死,这你要干了点啥坏事,叫他给逮着了,还不得往死里整啊?




再有那些好信儿的,早就打听出来了,这曹操是咋来顿丘的?不就是因为把大太监蹇硕的叔叔给打死了吗?所以才给发配到这来了。要不就凭人家假爷爷在皇帝跟前那么吃香,人家咋能到这么个地方当这破县长(令)呢?




这就是人的名,树的影。有了这么个爱打人,还爱打死人的名声,这顿丘县的坏小子们都老老实实的改邪归正,从新做人了。




可能有人会说,阿元就在这瞎编,那些坏蛋哪能这么轻易地就变好了?这个阿元还真敢和你拨这个犟眼子,如果说现在的社会,如果你只要是干了坏事,逮着就毙,这社会上保证没有干坏事的。为啥呢?这钱是人人都爱,可是如果你命都没了,要钱还有啥用呢?而且,能证明这一点的,是新加坡。那还没干点坏事逮着就毙呢,就是各种惩罚比别的地儿狠了一点,人家那治安就嘎嘎的。




扯远了,再扯回来。这没人告状了,也没啥人敢干坏事了,曹操喝酒的功夫可就更多了。那天曹操又把县里的副县长(长)、办公室主任(丞)、教育局长(三老)、公安局长啥的,又都叫出来喝酒了。咱前边说过,当然的酒是稀得溜的,比现在的啤酒还淡呢,所以能喝的,都能整个一斗两斗的,也就和现在的十瓶啤酒差不离儿。但那天曹操喝了五斗,那可相当于二十五瓶啤酒了,是真整不动了。就和那哥几个说了:“今天谁…谁…也不许倒了,就喝…喝…到这儿……”说完就去让厕所了。里边有个人正在尿尿,曹操听着这哗哗的声,是相当的生气:“我…我…都说不准再喝了,谁…谁…还倒酒呢?”那人一抬头,这不曹县长(令)吗?这哪敢得罪呢?就把尿给憋回去了,但这一憋,又把屁给憋出来了。曹操听了这动静,更生气了:“咋,我…我…说的话…话…不好使啊,这咋又开了一瓶呢?”

就象现在人们常说的,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这曹操年轻力壮的,胃倒是没啥事,但县里的风气确实是好不了了。上行下效啊,县长(令)都这么往死了喝,下边儿的人能不跟着学吗?结果是颐丘县是风气大坏,人人都以公款吃喝为荣,饭店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县长办公室门前的街道上,是酒楼林立。这条大街,也被老百姓叫成了腐败一条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