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任何先进的技术装备都有着或多或少不同的软肋,能够将黑夜变为白昼的微光夜视仪也不例外。当中国军队投掷过来的闪光眩目弹在漆黑的夜幕中刹那间绽放出刺眼的白色炽亮的时候,佩带着先进的微光夜视仪的联军大兵们只感觉到了双眼一阵的灼痛,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便什么也无法可见。

惊慌失措的呼喊声更是加剧了弥散而开的恐慌情绪,被那片闪亮的白光灼伤带来双目间歇性失明的联军大兵们也顾不得看清眼前是否有中国人的进攻部队,劈头盖脸的密集弹雨便狂风般的横扫过去。

‘M2HB’重机枪喷吐着火蛇胡乱的编织着一道道火网,‘M249米尼米’通用机枪短促的哒哒声掺杂其间,这种漫无目地的扫射到底能否起到作用鬼才知道呢。

突然爆亮的闪光除了让不少的联军士兵被灼伤双眼、间歇性失明之外,还使得微光夜视仪自动保护强制性关闭。黑暗再一次的均衡的站在了对战双方的面前。

一个个趴在掩体或是散兵坑中的美国大兵端着自己手中的‘M-16A4’自动步枪或是‘M4’系列卡宾枪噼里啪啦的对着夜幕的深处便是一通杂乱的射击,砰砰乓乓的枪声中,弹壳乱七八糟的散落满地。压满5.56毫米标准弹的弹匣很快的便一射而空。扔掉空弹匣,从作战携行装具中抽出一个满匣,在头盔上几乎是公式性的敲击两下换上,继续对着那片无知的黑暗一同狂射。直到指挥官呼喊着“停火”的口令。

40毫米榴弹发射器也跟着盲目的射击起来,嗵嗵的把40毫米高爆杀伤榴弹泼洒出去,用密集纷飞的预制榴弹破片无情的撕裂着那片已然灼热的空气。几辆‘M998悍马’高机动车也躲在掩体工事之后,用车载机枪和‘MK-19’ 榴弹发射器喷洒着致命的钢铁烈焰。

混乱中的联军大兵们已经几乎是丧失了自己耐以战斗的勇气,如果不是那些高素养的职业军官和大量存在于战斗基层的军士拼命的弹压,恐怕早就已经崩溃了。

气急败坏的通讯官抱着电台拼命的呼叫空中火力支援以及炮火压制,声嘶力竭的粗鲁的叫骂声不绝于耳。似乎深秋那已经刺骨冰凉的萧瑟夜风并没有带走一点点的灼热,惊惶、无奈、绝望、恐惧等等一切不可控制的心理因素从他们那懦弱无力的内心深处腾涌而出。离开了优势的火力掩护的美国大兵似乎变的不会打战了。仿佛只有那遮天蔽日而来的‘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尖锐的呼啸声和那密集覆盖而下的炮火才能够减轻他们心中的那点点滴滴积聚而起的不安与惶恐。

‘C4I’数据传输链迅速的把前沿作战部队的呼叫传送到第1骑兵师直属炮兵司令部的作战指挥平台上,很快的一个自行榴弹炮兵营的‘M106A6帕拉丁’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进入了炮火准备状态。

缓缓的升起52倍口径炮管,根据坐标快速的换算射击诸元,装填155毫米高爆人员杀伤弹,随着炮火射击口令的下达,第一排的155毫米杀伤榴弹呼啸而出,用流线形的弹身破开空气的屏蔽,带着那阵阵刺痛耳膜的尖啸声从天而降,整个的阵地前顿时的一片火海弹幕。硝烟、烈火不断的翻滚而起,没有黯然的星光的夜空竟也被照亮的一片火红。

直到此时,迟迟没有发起地面突击进攻的中国人这才全面的拉开了进攻的序幕,一辆辆的‘PLZ05’型52倍口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90A式122毫米40联装自行火箭炮以及第38集团军直属火炮旅拥有射程达到100公里的‘A-100’型300毫米10联装自行火箭炮和射程180公里‘WS-1B’型320毫米8联装自行火箭炮纷纷的进入了炮击位置。金属履带敲响大地的铿锵声中,绿褐色斑斓丛林迷彩‘99D’型主战坦克缓慢的从夜幕的深处钻了出来,锲形炮塔在不断升起的照亮夜空的火光中显得那样的突兀可见。

显然中国人的进攻不在仅仅的局限在高地的西面,在那里中国军队密集的炮火早就已经再一次的把这片宛若月表的地面翻犁了一遍,整个的高地几乎都已经成为了焦土。而中国人的远程重炮更是打的又准又狠,在整个西面缓坡被炸的鸡飞狗跳的时候,整个的北坡却还是安静如初,可能是由于坡顶制高点的遮蔽的原因,又或许是中国军队并不想在这里下口的原因吧,尽管联军作战部队严阵以待,可茫茫的黑幕中却似乎根本并不存在中国人活动的身影。

然而就当北坡的防御部队在暗夜来袭、昏昏欲睡的时候,中国军队的突然进攻让这些本该严阵以待的瞌睡虫们措手不及。

首先一轮的闪光眩目弹的攻击便注定了装备精良的联军部队陷入了被动,虽然己方的支援炮火猛烈的轰击着坡前那片开阔地,但似乎还是没有发现中国军队进攻的踪迹。但恰恰正是在坡度稍陡峭]的北坡,中国人撕裂联军第1骑兵师的环形收缩防线的重拳正在砸落下来。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既然胆大妄为的第1骑兵师敢于走这样一招险棋,而且是已经陷入了自己的合围之中,作为第38集团军主官的雷石将军当然不会放走这条大鱼。

如果不是第112机械化步兵师所属侦搜营及时的发现并顽强的阻击了这支联军重装师,这支躲避开太空卫星和侦察机多重监控网络的重装甲部队一旦的出现在自己的右侧翼,并接着由此一路破竹南下,所带来的崩溃性的后果雷石将军可以想象的到。

第39集团军的兄弟部队正在围歼北进增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5陆战团;而21集团军正在高速急行军,利用自己全面机械化的优势穿插前进,直取小城从而完成与县城内顽强作战数日、伤亡惨重的守军一起击溃因为被拖滞在巷战中而精疲力竭的联军。如果第1骑兵师以及日本第7装甲师团的残部真的出现的在自己的右侧翼,那么陷于被动中的中国军队将无法及时有效的组织起防御,只能够任凭联军重装甲部队横行肆虐在自己的软腹部。到时候不但是第38集团军受到重创这么的简单,第39集团军围歼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5陆战团的作战行动也将被迫终止,穿插前进中的第21集团军不但不可能一路攻击前进到县城城下,反倒有可能会因为第1骑兵师的南下进攻而使得自己陷入重围之中。

虽然只是三个小时,但就是这短暂却又漫长的一百八十分钟却是从根本上钉死了整个江北战区的战局,那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当同龄人还在浑浑噩噩的过着每天生活的时候,这些本该还在妈妈的怀抱里撒娇的孩子却默默的用自己那柔弱的双肩混合着中华民族不屈的怒吼承担起了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那些稚气的脸庞上写满了果敢与坚毅;挺拔的身躯满带着忠诚与使命。

眼前仿佛可见那悲壮的一幕幕,硝烟弥散的战地上,破布一样的军旗依然的巍然不倒,尽管已是弹孔累累却依然的飘扬的秋风之中,鲜血把那抹鲜红渲染的更加的鲜艳。那些浑身是血的伤员们尽管嘴角的稚气还未退去、尽管他们的生命依然年轻,但面对包围上来的践踏祖国的豺狼,打光了枪膛里最后一发子弹的士兵们还是还是义无返顾的拉响了同归于尽的手雷。满是浓烟烈火的战车内,受伤的炮手将最后的一枚穿甲弹推进了炮管,当那辆肆虐的联军坦克在刺利的贯甲声中爆炸燃烧起来的时候,战车中的英雄也早已经在烈火中升华。

第112机械化步兵师所属侦搜营少校营长蔡寻龙的那句决死电文,将军依然的记得“战与不战,职部当尽中国军人之最后职责,枯骨埋青山,亦无愧于国人”

想到这里雷石将军的眼眶里满是晶莹,很少动感情的他这一次却是两行浊泪沧然而下,无声中将军用这种本不应该属于铁血军人的方式来向那些牺牲了的战士致以敬意。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共和国军人的荣誉,用自己的那腔热血来洗刷蒙尘的八一军徽。

“命令第113机械化步兵师迅速的增援战区,不惜一切代价消灭美骑兵第1师;命令第6装甲师按原计划发起对北坡守敌的进攻;命令第114、151机械化步兵师迅速形成对日本第7装甲师团残部发起攻击,务必消灭该股残敌人;同时协调空军以及集团军直属陆航旅对周围100公里内的所有联军部队进行打击,必要时可以动用杀伤性武器”

震怒的雷石将军一记重拳狠狠的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