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九 顺时发展(3)

netflyhawk 收藏 3 16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九 顺时发展(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王飞开门,对左宝贵道:“去,叫特务连集合。”左宝贵一溜烟去了。王飞陪着父亲出来时,特务连已经集合完毕。见王飞站定,一人跑上来敬礼道:“报告 司令员,特务连集合完毕,请指示。”王飞一看,呀,好精神的一个小伙子,怎么不认识?看看在旁边的王宝堂。先回礼道:“请稍息。”那连长转身跑回去,大声 令道:“稍息。”王一龙奇道:“这不是你幺叔家的王亭吗?他也进了团练了?你们这么一答一问,倒是挺有趣的。”又看这一百多人站的笔直,人人提了一条火 枪,腰间扎着条绑带,绑带上却栓了几个木柄的铁疙瘩,背上斜背着大刀,大刀上的红绸从肩上飘起来,当真个是一个个威风凛凛,斗志昂扬。心下暗暗赞叹,却又 是奇怪,道:“他们怎么没有长枪,倒是人人拿了一把火器?那腰里是什么东西?”王飞道:“这是特务连,每人一条火枪,四个手榴弹,一把大刀,一把匕首。不 装备长枪的。”

当下令特务连跑步进入祠堂西的演练场。王飞趁机问王宝堂怎么特务连长给换了。王宝堂道:“司令员,你曾经说过连级干部团长有权更换,所以呢这个特务 连长我和聂士成副团长商议了就换上了王亭,这王亭本来也在特务连任副连长,算是正常的升职。原来的连长刘长庚很有一套呀,聂士成副团长说他那边正缺干部, 先把他调到营部了,准备先让他任副营长,伺机再发展一个营。不过营级干部就得你批准。我们已经把这个扩编预订计划和有关的任命报给你了,可是正好今天你突 然过来了,这不就两岔了?”王飞听了,道:“暂时还是不要扩编的好,队伍现在已经有5000人了,可是真正打过仗的没有几个。现在虽然练兵练的扎实,但士 兵没有经过实战,还是不要盲目扩张的好。不过刘长庚任副营长的事,我看可以。可以适当的配备一些副职,培养我们的干部,让我们的干部尽快适应,学会工作。 还有,你们团现在群众发动工作搞的怎么样了?”王宝堂道:“这个主要是聂副团长在领着搞。搞的可红火了。许多村子农会都说了算。聂副团长还说,那天找找 你,看能不能把农会给武装一下,也可以做我们的后备嘛。”王飞拍了一下手,“这个主意不错。其实在刘铭传的二团已经在试行了。我本来想他们搞出个结果来再 全面推开的,你们也有了这样的想法,真是好极了。我看这个农会的武装现在就作为一个基本的工作,把农村中心向我们的人组织武装起来,热兵器暂时没有多余 的,可以让他们自备兵器吗。现在哪家没有几把刀呀,枪呀的?最好也给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呢?”王宝堂道:“其实呀,各家各户手里哪家没有个梭镖呀?我看叫 梭镖队成不成?”王飞道:“好呀,还是兄长想的妙。”王宝堂道:“司令员,你可别跨我,我可对你有意见哩。”王飞道:“有意见就提,咱们兄弟之间谁跟谁 呀。”王宝堂道:“一会再和你说,演练场到了。”

王宝堂跑去安排,令一班人去设靶子,另外一个班出列表演火枪射击。王宝坤大声传达了命令,片刻在队列的前面设好了靶子。只见一队人雄赳赳出来,半蹲 了,火枪直指前方的靶子。王宝堂一声令下,砰砰砰响了一阵排枪,队列前飘起了一阵淡淡的白眼,一股浓烈的火药味冲进各人的鼻孔。王一龙不由打了一个喷嚏。 王宝堂大喝“装子弹”,那队人竖起抢,片刻就装弹完毕,有事一阵排枪过后,下令整队归列,靶子扛了过来,却是靶子上都有两个弹孔。王宝堂大为满意。王一龙 却是呆了,道:“这火枪,端的是犀利。这靶子,总有100多步罢?怎么装弹却是如此的快?”王飞笑道:“何止百步,要以步算,怎么也得200多步吧。这次 靶子安在了130多米处。”

“米?”

“是呀,米,一米相当于三尺呢。卢力克那个外国先生说的。司令员让我们以后都用米来衡量。”王宝堂走了过来。

“哦。”王一龙道:“一米三尺,咦,宝堂,你怎么也喊司令员?这王飞是什么司令员?怎么都这么叫他?”

王宝堂笑道:“这是我们军队的规定。大伯您有时间呀,问司令员好了。”

王一龙道:“这火枪,你们是从哪里买的?是从洋人哪里买的吗?我看比鸟铳厉害多了。你们哪里有这么多的钱?”

王飞道:“父亲,你真是健忘了,这都是我们工场里做的,还有好的呢,今日且不给你看了。宝堂,这特务连的技战术水平还可以呀。”

王宝堂道:“司令员难得夸奖,这是我们的荣幸呀。难得的是大伯也来,大伯,你怎么也不夸我两句?”

王一龙道:“你们先别贫,不是说还有好的吗?这我要看看。”

王宝堂道:“那东西金贵的很,是我们的秘密武器。我没有让他们拿出来,大伯,您要看呀,还得我们的司令员批准哩。”

王飞道:“宝堂你不要挤兑我。索性今日拿出来试试,不是给你们装备了十几把吗?顺便看看你们操作的熟练不熟练。可不要放起来不用呀。”

王宝堂乐了,一迭声叫人快去取连珠铳,然后道:“司令可不要冤枉人,你常说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你没有调查怎么知道我们不用?我告诉你,我们是巴不得你多给装备些,最好是一人一把就好了。这次我亲自操作,你可看好了。”

这时连珠铳取来,王一龙见式样怪异,不由啧啧称奇。王宝堂自己拿了,道,“你们退后点,看我的。”

瞄准了靶子,扳动机轮,突突突射个不停。王宝堂更是不住变化姿势,一气打光28颗子弹,哈哈大笑,连叫过瘾。王飞道:“你倒是过瘾了,这些子弹,生产来可不容易。”

王宝堂道:“好不容易有这个实弹射击的机会,我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王一龙更是呆了,啧啧叹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事:“这些火枪,耗费颇多,你们到底用了多少钱?我没有见你们从柜上支多少钱呀,那你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王飞落落大方的道:“这个嘛,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是打的秋风,有的人贩卖鸦片,我们顺手就把他灭了。”

王一龙吓了一跳:“这么说,沈家集……”王飞原原本本把事情一说,王一龙顿足道:“你们真是好不晓事。没得了得罪这家人家。你们知不知道,沈渊的儿子,现在庐州叫嚷着复仇呢。没来由惹了这些麻烦。”

王飞道:“他愿意复仇让他复仇好了,他们怎么知道是我们做的?他们还以为是李大麻子下的手呢。呵呵,我再问一句,父亲,你现在可知道沈渊的儿子还叫嚷吗?”

王一龙一想,可不是,那小子叫了几天,便没有声息了,不由心里讶异。那小子可是个张狂的主。和省城的一些大员来往也密切,怎么不见动静了呢?不由用 疑问的目光看着王飞。王飞道:“常言道,痛打落水狗,我们怎么会打狗不死还要让他咬一口呢?再说,他们的鸦片馆遍及各地,就是掐了源头,还是要毒害人的。 我们自然不会让他继续作恶的所有吗,他只叫了几天就没有了声息,连人都不只哪里去了呢。哼,作恶累累的人,自然有阎王老子去收拾他,我们还是不要操这心的 好。父亲你且告诉我,是咱们把希望放在那些官兵身上好呢?还是放在自己手里好。”

王一龙道:“就你们这千把人,能顶什么用?再说,得罪了官府,还有好果子吃吗?你们呀,不要想的太简单了。”

王宝堂笑道:“大伯,你也太小瞧我这个司令员弟弟了。不瞒大伯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服他,现在呀,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我们这些兵呀,到了 他的手里,没有一个不呱呱叫的。大伯你不知道,你侄子我现在在他手下这是做一个团长,手底下就……”他看了看王飞,伸出双手翻了两翻。王一龙道“多少?” 王宝堂道:“真个不瞒你,我现在手下有两千多人哪。都快要满三千人了。要不是司令员压着,便是五千人,也只是三两天的功夫就聚集起来的。现在司令员手下, 直接领导的,怎么也不下五千人。”

王一龙根本不信。王宝堂道:“你看大伯,我这还少说了呢,就是怕你不信。”

王飞道:“现在我们队伍扩张比较快,父亲我实告诉你,我们的队伍有个名字,叫做人民军,目前有两个团和一个先遣队。在我们附近的,大约是五千人。在蒙城,也有一个先遣队,由霍山在那边领着,现在也不下千数人,就是装备没有这里的好,大都是是一些冷兵器。”

王一龙睁大了眼睛。好似听着一个神话也似。他委实料不到,就这么短短不到五个月的时间,竟然发展起了这么多人。“你说的是真的?怎么可能?”

王飞道:“自然是真的。现在农村里到处都是破产的农民,只要给他们一个希望,又有必需的金钱,自然会源源不断的来投。现在影响我们发展的,不是兵源 的问题,而是发展的资金与装备问题。当然,如果我们要建立一支纯靠冷兵器的队伍,那自然不再话下。可是现在世界上还有几支纯冷兵器的军队?西方列强在一百 年前便主要用火器了,我们和他们比,早已经远远的落后了。所以英法才来欺侮我们。他们的炮射的比我们的远,他们可以打我们,我们却够不着他。他们用火枪, 我们射弓箭,自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朝廷也把我们视若刍狗,一看洋人势大,便只顾自己了,把我们抛到水深火热里不管,拼命的搜刮我们来赔款,不说别 的,单这几年,我们交的税便比往常多了好几倍,说这些,父亲总是心有体会的罢?种地的纷纷破产,所以他们才起来造反。如果不是这样,难道单凭什么天父天母 的便有成千上万的人跟着洪秀全去吗?”

王飞顿了顿,继续道:“当然,我并非就此赞同太平军,或者我就此去投他们了。我们有我们有利的条件,我们为什么不利用?现在影响我们发展的,明里好 像看不出,形势一片大好,暗里我自然明明白白的知道。我现在把所有的都告诉了你,父亲,我想你可以做个决定。如果你决定支持官府,我自然不会反对,可是如 果你要支持自己,我更加的赞同。只要你觉得可行,而且你愿意出山的话,我想你可以把经济这一块给理一理。现在有道叔负责这一块,但是力有不逮,有些地方还 得您老出面。倘若您能出面联络各大乡绅,而且又能搞活本地的流通,我想要不了多久,您就会看到一个全新的大别山。远的我也不说,现在我只希望父亲是否能够 考虑一下,如果您非要把银子拿出来,那就用在刀刃上。现在人民军也缺钱呀。朝廷倒不差你这些银子的。”王飞呵呵的笑了起来。

王一龙盯着王飞,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末了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你还用着问我吗?我说我回了好几天没有你的动静,我刚想做点事你倒颠颠的跑来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呀。”在王飞和王宝堂的张口结舌中,王一龙油然去了。

虽然王飞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瘪,但老爷子也没有把钱捐出去。倒是每日里让王有道陪着到处的看。王飞也不管,他也没有心情管,因为秦定三已经来到了舒 城前线。而且他一来,就给各地乡团下了一道命令,着他们“协同官府,定要守住舒城。”王飞是朝廷的外委千总,自然也要带领本部前往舒城,协同官军来反击太 平军的会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