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九 顺时发展(2)

netflyhawk 收藏 4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在太平天国的燕王秦日刚第一次挥军进击舒城时,虽然太平军在安徽城下大败而归,但是清军损失亦是很大。安徽巡抚刘裕珍因为折损兵将过多,虽然惨胜, 亦遭朝廷训斥。这次秦日刚来势凶猛,刘裕珍大惊,清军尚未恢复元气,实不堪再战,急报朝廷请援。清廷一边严令刘裕珍固守,定要守住舒城,打断太平军北援北 伐军的企图,一面急调福建提督秦定三急速挥军入皖,统领安徽境内各兵。刘裕珍想大力扩充安徽绿营,无奈财政实在有限,前面的那次大战后还没有恢复过来呢? 自然是捉襟见肘。没有银子,兵便征不来。秦定三虽然克日就要入皖,但也要有一定的时间。无奈之下,只好又听从了师爷的建议,向省内各大地主富商派捐。

因局势日渐紧张,王一龙忖度时事,便关了在庐州的铺子,回到了老家王家店。反正现在手头的主要力量都让王飞动用了,便是在庐州的盐业,也是处于卖存 货的守成状态,撤就撤了吧。哪知刚回到王家店没有几天,省里的派捐就下来了,还是老样子,最低十万两白银。几个月前刚刚捐输了十万,得,现在又是各家“依 例至少捐输十万”。王一龙心里颇有些不痛快:朝廷这仗是怎么打的?银子流水似的花,兵也流水似的派,这长毛倒打到家门口了。便是这土匪,也是到处占山为 王,四处通联。远的不说,就说离此四十里的沈家集来说,那大财主沈渊虽然有些营生做的是伤天害理,可怎么就愣让土匪给满门毁了呢?他在这里自怨自叹,却哪 里知道,他口里的“土匪”,不是别人,正是他“儿子”王飞带领的人民军呢?

王一龙虽然颇有些腹诽,对于朝廷的派捐,还是不敢怠慢的。当下让账房准备15万两的银票。捐就捐吧,这次也多捐些,在朝廷里也可以落声“好”。要是 不捐,长毛来了,便要倾家荡产的了。唉,回来了这几天,王飞这孩子也不知在哪里忙活,怎么就不来看看老父亲呢?昨天宝堂这孩子倒过来一次。看样子,这团练 还搞得不错,怎么也得有千把人吧?比起刚成立时的几百人可是多了好几倍了。王飞这孩子,还真是不错,虽然读书不成,在这方面还是有些才的。

王一龙一边想着,一边又发起愁来,自然还是与王飞有关的啦。这小子,也太不听话了,新婚没多久就外出倒也罢了,怎么回到家也整天不露面?老子临到合 肥前你小子倒是说的好好的,老子一走,你立马给把老子的话放到耳朵后边了?看来你小子没有把老子的话当回事呀。真是反了你了。怎么,老子操心费力给你说上 一门亲,媳妇也是知书达礼的书香人家,怎么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呀,你小子倒好,结婚没有几天,立马把媳妇给踹到一边去了?这还象是个有家室的人吗?看来到县 里缴了捐输之后,还得好好和这小子啦咕啦咕呀。这样做哪里成呢?

王一龙老爷子正准备走呢,一个矮墩墩的穿着团练服的小孩子进来了。王一龙一看,呀,这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这么小就做了团练了?心里纳闷呀。还没有 等他开口呢,那小子先上来喊了一声“大爷”,差点没把王一龙给笑趴下。这是哪里的话呀,噢,整个一个北侉子呀。王一龙也曾走南闯北,知道“大爷”的意思也 就是“大伯”,心说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么个大侄子呀。不过这小孩倒是挺可爱的,声音响亮,吐字清晰,“大爷,您好,俺们司令员叫俺来请你呢。”

司令员?什么东东?司令员来请我?哪门子事哟。王一龙满面诧异之色,心里正纳闷呢,旁边的家人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家人道:“老爷,这是少爷新 收的一个警卫员,他不认识你,看来少爷也没有告诉他你是谁。” 警卫员?这倒是一个新词,王一龙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就是亲兵呢?怎么不见王六儿?这时另一个家人已经道:“左宝贵,你知道这是谁?就大爷,大爹的乱叫?”

那小子道:“俺怎么不知道他是谁?司令员早和俺说了,叫俺来请他爹,还叫俺不要害怕,他爹是极好说话的,见了面只管喊大爷,保管没有错。司令员还说大爷一定打赏俺呢。”他话没有说完,院子里已笑倒了一片。

王一龙忍住笑,看这孩子是十分的质朴可爱,心里也有几分喜欢。不过王飞这小子看来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奶奶的,老子回家了你不来请安,倒要老子去见 你,还什么司令?还叫什么警卫员来叫?了不起吗?去就去,反正也要到县里走一遭,就先看看你小子搞什么鬼。看老子不大耳刮子扇你,你小子还不知道天高地厚 了。

当下跟着左宝贵便去。孰料刚出门口,便见王飞猫在门边,正欲喝骂,王飞已连连打拱,拉着自己飞快离开了大门口。王飞看看离家远了,才笑嘻嘻的松开了手。王一龙道:“好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王飞做了个鬼脸,道:“父亲大人您别生气。此事说来话长。我不进去,也不让你嚷,还不是因为母亲。”

“你母亲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见了我就唠叨,数落这个,数落那个,我都怕了她了。”

“你小子还知道怕?你怕她什么呀?”

“嗨嗨,还是不要说的好。”

“说,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还不是埋怨我整天不着家,说这家抱了大白胖小子,那家又什么的。”

“这有错吗?你母亲哪里说的不对?”

“我没有说母亲说的不对。我就是怕她唠叨。因此听父亲回来了,赶紧请父亲出来。我还有事情和父亲商量呢。”

王一龙本来想教训王飞一顿,总是成家立业了,不要老是在外面跑,也要多顾顾家。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小子枉读了那么多的圣人之书,难道便 连这也不晓得?但是在大街上,又哪里开的了口。又听说王飞有事和自己商量,便先把教训放在一边,道:“你又有什么事情了?现在你不都是自主了嘛?连家都不 回了,还来和我商量?”

王飞道:“父亲哪里话。我不是这一阵忙吗?这不,有一件事情还要听父亲的意思呢。”

“什么事情?”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听说,”王飞住了口。

“你听说什么了?”

王飞却不言,看看祠堂已经在面前,忙把父亲拉进去。这里现让王宝堂做了团部,不过在王家店只驻扎了一个营并一个特务连,其他的部队都驻到别的地方去 了。王一龙见里面忙忙碌碌的,便想先看看到底忙什么。王飞哪里给他功夫,赶紧把他拉进一个僻静的房间。这是他自己设在王家店的办公场所,等闲连王宝堂也不 能随便进来的。

王飞让父亲做了,左宝贵已经奉上茶来,王飞亲手捧给父亲,左宝贵便出去掩了门,在门口笔直的立着。王飞道:“孩儿听说朝廷又下了劝捐的令,给父亲派的是最低十万两?可有此事?”

王一龙叹了口气,王飞道:“不知父亲准备捐出多少?”

“朝廷有急用,做子民的自当奉献。我准备了十五万两,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干什么,是想和父亲说一些体己的话。依孩儿看来,便是一钱也不捐给朝廷的好。”

“你怎么会如此想呀。”

“父亲上次捐了十万,现在没有过几个月,又再来派,难道国库里没有钱?难道我们都没有给朝廷纳税?”

“你说。”

“没了,我们依律交足税款,前次也为朝廷乐于捐输了,这一次,我们不理他了。”

“笑话,朝廷有难,你便在旁边看着不成?若是朝廷倒了,你让长毛来杀你头不成?老是惦记着自己的银子,怎么就不想着,不把这些钱使出去助朝廷平叛,你连老本都要让长毛给抢去了,说不定连命都绕上。你就是和我来说这些?若是如此,我自有主张,你不要再问了。”

王飞道:“父亲,你说实话,长毛就这么可怕?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起来造反?”

王一龙听王飞如此说,下了一跳,先四处张望了一遍。怒道:“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怕杀头吗?”

王飞道:“父亲,这里只有咱们父子二人,谁要来杀我们的头呢?有什么好害怕的?”

王一龙气道:“你知道什么,这么说,叫别人知道了,是大逆不道,你知不知道?”

王飞大大咧咧的道:“我知道,咱们这里又没有外人,便是有外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现在这样,我心里实在放心不下。也罢,我看现在你就跟我回家,这什么劳什子团练,你也别做了,给我回家呆着,反省去。”

王飞道:“父亲不要生气。说句实在话,有些事情,我早就想和父亲交底的了。现在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看法。”

“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哪里有事情瞒着父亲,只是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想,长毛为什么要造反呢?造起反来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跟着呢?”

“唉,这些都是国家大事,你还是不要多想的好。”

“国家大事?就是国家大事好了,可是牵涉到我们自己的切身利益呀。”

王一龙听王飞如此说,沉思了一会,道:“那些长毛,大多是穷鬼,泥腿子,没有饭吃,自然不要命。”

“那他们为什么没有饭吃呢?”

“这……”王一龙倒是没有认真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一时回答不上来了。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土地。”王飞见老爷子不语,说道。

王一龙慢慢的道:“你说的也不错。他们大多是没有土地的。”

“那土地都上哪里去了呢?”

王一龙白了王飞一眼,似是责怪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来问我。王飞道:“父亲不要责怪我问的天真,倘若老百姓有一口饭吃,有一丝的活路,是不会起来造反 的。当然,也不是说这是唯一的一个原因,其实长毛造反原因不会这么简单。也不只是长毛,便是那淮河两岸的捻子,也是此起彼伏,眼看就成大势。咱们不说别 的,暂且只看本朝的。譬如大小金川,在乾隆的时候就闹腾,刚刚平息,陕甘的回民又暴乱起来了。虽然平复,也不过是暂时的安歇。现在太平军在江南纵横,捻子 在淮北呼应,英、法等西方列强对中国是虎视眈眈,恨不得早点把我们的大好河山瓜分了去,统统吞到他们的肚子里去。长此以往,咱们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王一龙道:“那是朝廷的事了,咱们蚁民一个,操不了那个心呀。若说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咱们捐输给朝廷银子,好让朝廷早点平息内乱,也是尽了一份心力了。”

王飞道:“若是朝廷拿了银子,却去卖国呢?”

王一龙道:“那怎么可能,你不要只是想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你还有事没有?如果没有,我可要走了。”

王飞心说,怎么不可能?以后的事情没有发生,也没法说,便是这鸦片战争,政府还不是割地赔款杀忠良以求和呢?但又不能与父亲争辩,道:“父亲你且 耐心的听我说。我心里却有个想法,别的人咱们暂且管不着,但我们自己,可不可以不理这省里的话,咱们自己又不是不能保境安民,与其把这银子给了省里让他们 胡乱海花,还不如加强我们自己的力量更牢靠些。”

王一龙道:“你以为我想把咱们自己的血汗钱白白拿出去呀?这钱是拿也得拿,不拿也得拿呀。我们自己的力量,哼,就这千把人,长毛一来,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王飞道:“这个先别管,父亲可有兴趣看看团练的操练?”

王一龙来了兴趣,“好呀。我倒要看看你倒弄的怎么样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