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九 顺时发展(1)

netflyhawk 收藏 3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这次行动,人民军的收获颇丰。家底丰厚了,各项工作自然开展的红红火火。各个工场很快完成了搬迁,王飞召集了各种能工巧匠,进行各种先进设备的生产。因为生产工艺有限,除了刀、长枪等冷兵器之外,火器主要是生产手榴弹、火枪、大抬枪与抛射器等。而且大力开展了扩军行动。

现时清廷装备的火器主要是火炮、鸟枪、铳枪、抬枪及火箭,火罐,喷筒等,早已经落后于世界潮流。王飞自是不能生产这些落后的武器。虽然他在武器、炸 药的使用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但是现在的生产工艺实在太差,也没有先进的生产设备,只好在目前的基础上做改进。先进的等以后从国外买来加工机械之后再做考 虑。

王飞首先对鸟枪和铳枪做了改进,主改进在弹丸和发射药上。主要是做了纸质包装的子弹和底火。装填速度大大加快,只是发射时产生的烟比较大,射程也比 较近,在150米左右。抬枪也不是常见的那种小抬枪,而是大点的二人抬,需要两个人抬着,发射时先固定,两人发射,采用火捻,重约15公斤,长约1.5 米,筒内部可以装填土硝及生铁,可以广泛的取材。大抬枪点火发射后杀伤力巨大,射程在80米开外,发射后的辐射半径超过10米,是一款典型的面杀伤武器。

虽然也曾想生产火炮,但是见惯了现代火炮的王飞实在是对目前的大炮没有信心,不仅装填发射太慢,射程太近,就是打出去的炮弹大多也是实心的,不能爆 炸。如果买,一则国外的路子没有走通,未必买的到,二则就是买了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装备,只好先放在一边。就在王飞苦恼时,突然想起了在淮河战役中广泛运 用的曾经被“国军”认为是先进武器的炸药包抛射装置,不由心头一亮。大口径的铁桶制作起来并没有什么困难,炸药包的制作和发射药对王飞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经过不多的几次实验便成功了。这可是人民军威力巨大的“现代”武器,满装发射时药包的抛射距离超过1000多米,而且还挺准。爆炸后的声势更是惊天动地, 把一干参与实验的人等惊的面如土色。虽然这些火器的产量不高,但自用却已足够。为了这些火器的原料,王飞充分利用了老爷子的生意网,倒把老爷子的盐业生意 给冲淡了。

这时发生了一件让王飞惊奇不已也庆幸不已的事,在王飞扩军时招来的人中,竟然有一个天才。那人的名字叫做戴明山,加入人民军后见人民军尤其重视火 器,毛遂自荐,向王飞献了一款奇怪的“武器”,外形就像是一把琵琶,边上还有一个机轮。王飞左看右看不明白这个琵琶似的“乐器”有什么用处。戴明山当即演 示,搬动机轮,竟然突突突的连续射击。王飞等人不由大奇。听了戴明山介绍才明白,原来戴明山的祖上是戴梓。这种武器,叫做连珠铣,是戴梓在清朝刚刚入关的 时候发明的。戴梓也曾将这火器献于清廷,孰料清廷极端保守,对汉人更是大不信任,戴梓只得“藏器”于家,现在在家中世代相传并代有改进。

看了原理,原来这连珠铳的火药和弹丸均贮于铳背,共28发,以二机轮开闭,扳第一机时,火药及铅弹丸自动落人筒中,第二机随机转动,摩擦燧石,点燃 火药发射铅弹丸。王飞不由暗想,这简直就是现时代的机枪了。当下提了几点改进的意见,把戴明山惊的目瞪口呆,佩服的五体投地。王飞也不让戴明山当兵了,就 让他负责这种枪械弹药的生产。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而更加意外的是,这个戴明山,并不仅仅是一个只懂得发明的呆子,在组织生产各个流程方面竟也有独到之处。他接手不久,就对现有的生产流程进行了改进,生产效率大为增加。而根据王飞的点子,他竟然心有灵犀,一点就通,王飞出的主意,在现时的条件下,要想实现,那可是千难万难。可到了戴明山那儿,他就有本事给做出来,而且还能做到大规模生产,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也有保证。王飞不由大为感叹幸运了。

扩军工作进展顺利,先是四个连队很快都达到了满员,人还是不住的进来。王飞启动了新兵训练机制,成立了新兵训练营,所有参军的先经过新兵训练营的淘 汰。也多亏了王飞在第一期教导队是打下了坚实的底子,源源不断的新兵并没有把他弄得措手不及,各级干部的配备也没有捉襟见肘,只是把他们几人累了个够呛, 各项工作还是有条不紊的展开。

因聂士成有伤,让刘铭传去了一次大湖,去找在大湖里的贩卖私盐的兄弟们,回来时竟带回了200多人。不久任柱领着30多人也来了,说是在任家营已经 聚起了好多的弟兄,讲习所也办了好几期。有几千人参加了王飞离开时在任家营组织的农会,现在农会干部奇缺,也缺少军事人员。他就是先带着这些人先来学习军 事的。

王飞大为高兴。立马让这些人进入了教导队,进行了突击军事培训之后,让霍山带着以三连为底子组建,主要由第二期教导队里面的佼佼者组成的人民军先遣 队与任柱带来的突击培训之后进步比较快的一部分人一同赶往任家营,统一领导已经在那里如火如荼开展起来的农民运动。由霍山任先遣队司令,任柱任副司令。临 行前王飞详细和他们二人交代了开展工作中可能遇到的种种问题,并强调一定要在淮海两岸涌动的大潮中抓紧军队的领导权。毕竟历史的经验不借鉴也白不借鉴。之 所以让霍山过去,一是因为霍山老成持重,而是因为霍山和捻子也有相当的交情。临走时让霍山带了100条火枪,300多手榴弹。而且王飞再三叮嘱,一定要尽 快发动起群众,建立起根据地。到了那时,不光从这里向那边运军火,而且还要在那边设立军火的生产工厂。

更让王飞高兴的是,他在任柱带来的人中发现了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矮墩墩的小孩子,毛皮的活计做的挺好,满口的山东话,从根里透着一种质朴。不由起了 好奇之心,问起来时,任柱说是一个四处流浪的小皮匠,父母都亡故了,自愿跟着任柱来的。问他叫什么名字,任柱却说平日里只是叫他小皮匠,还没有问过他的名 字。王飞叫过来一问,那小孩也说叫他小皮匠好了。王飞便问他有没有姓名,说每一个参加了人民军的士兵都有姓名,没有的话,人民军是不要的,只能让他回山东 了。那小孩子急了,说我在山东的家已经没有了,我的父母也都早死了,我已经四处讨饭了,你让我回去,我怎么活?我是听了任柱哥哥的话才跟着来的,就是想跟 着你们闯荡天下,也能混口饭吃。我又不是没有名字。只是很久没有人叫我名字了,都叫我小要犯的,也有叫我小皮匠的,搞得连我都快要忘记自己原来的名字了。 现在你问,我一时想不起来。怎么告诉你。王飞便逗他,说要想就快想,还要想准了,不然可就退回山东了。那小孩一边想一边问王飞他为什么非要知道他的名字, 王飞就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名字,这叫姓名权。只要是人,都有这个姓名权。只有瞧不起别人的人,才阿猫阿狗的乱叫。那小孩听了王飞的话,眼里竟然闪动着泪 花,好久才说他爹爹给他起过名字,其实他也没有忘,只是人家都不问他名字,也不叫他名字,他也懒得说了。既然王飞想知道,那王飞就是他出来家乡后第一个问 他名字的人了,如果不告诉王飞也不好意思。就说他姓左,叫左宝贵。如果看得起他,以后就叫他宝贵好了。王飞愣了一下,这小子竟然是左宝贵?那以后可是一个 大大的将才呀,是有名的爱国将领呀。他在初中学历史时就知道了(喔喔喔,是他的灵魂欧阳奋飞在初中学过历史,现在这个社会哪里有初中呢?)当下让他做了自 己的警卫员,把王六儿赶着跟卢力克学习去了,王六儿的嘴撅的老长,左宝贵可是高兴万分,整天跟在王飞的后头,别提有多神气了。

人民军的发展迅速,规模迅速扩大。派出先遣队后,王飞便又对本部进行了改编。成立了两个团,一共一共设了6个步兵营。王宝堂确实是一员虎将,便由王 宝堂任一团团长,聂士成任副团长兼管士兵委员会。刘铭传任二团团长,兼管士兵委员会。王宝坤任一营营长,王富余任二营营长,王宝龙任三营营长长,王一山任 四营营长。从教导队的教员里面选择了两个分别担任五营和六营营长,一个叫做刘长山,是王飞的一个远房舅舅。另外一个叫程跃龙。一团辖二三六营,二团辖一四 五营。一团在王家店附近部署,就地开展群众运动。二团向大别山深处发展,各营也相应的在各自驻地开展群众运动。还有一个侦查营,一个教导营,两个特务连, 由王飞直辖。每个团里面直属一个特务连和一个警卫排。因原来的三三制兵员偏若,王飞从班排开始,每个排里面加了一个火枪班,这样一个排就有了四个班,其中 一个全部装备火枪。每个连则增设一个炮排,除准备火枪外,还装备二人抬。在营里面增设炮连,除防身火枪外,还装备抛射器。这些增设的连队,或班排,其实都 是由老兵组成的中坚力量。侦查营、教导营、特务连则装备一色的火枪,每人一个大刀片背着。在特务连里面还装备了由戴明山组织生产的连珠铳。这样王飞领导的 人民军在短短的几个月里面扩展到了将近5000人。但是大部分都让王飞给派到大别山深处去练兵和开展群众工作了。在王家店附近明着的,也就是千把人左右。

这时已进入初冬,太平军和清军在舒城展开了一场激战。燕王秦日刚为了支援处于困境中的北伐军,向舒城发起了攻击。而清廷则调福建提督秦定三挥兵入 皖,两军围绕着舒城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较量。对于秦日刚来说,他这是第二次进攻舒城。第一次进攻舒城时还受领顶天侯的封号,虽然在城下损兵折将,铩羽而 归,可是天王不仅没有加罪,还加封他为燕王,因此这一次他是要势在必得。一则天王追的急,二则林凤祥和李开芳的北伐军已经进入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在清军和太平军的会战前夕,王飞找卢力克做了一次长谈。其时卢力克在王家店的办学已经走上正规,乡民一方面因新式学校的学费极其低廉,另一方面因王 飞举办的几个工场已经声明非经过新式学校培训的不能进入工场,而工场的收入则是极为可观的。因此许多家长愿意逐步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里学习,甚至那些孩 子都大了的,也挺有兴趣的参加了夜校。卢力克如鱼得水,正自不亦乐乎,根本不愿意回德国。卢力克少不得动之以情,晓之以“利”,卢力克终于听从了王飞的建 议,带着王飞从人民军中遴选出的十名聪明机敏又识文断字的少年踏上了回德国的路程。在这些少年中便有一直跟着他的王六儿。

为了让卢力克在德国能够安排这些少年求学和购买必要的一些钢材、车床等物资,王飞拿出了一千两黄金,交由卢力克等11 人分别贴身携带。在卢力克临走时,王飞切切交代,这些少年到德国以后一定让他们学习科学技术和机械加工技术。卢力克返回中国前,由卢力克负责这些人的求学 生活等,卢力克走后,则由王六儿负责这些人并争取在德国成立一个留学德国的学生组织。为了以防他故,王飞拿了从沈府抄出的一串24颗大珍珠,要晓云给王六 儿贴身缝好了,不到万一,这串珍珠不能动。王六儿极不愿意出国,王飞大发雷霆,说要是都像你一样缩头缩尾,那我叫人笑也笑死了。亏你还一直跟着我呢?就这 么不给我长脸?要你出去,是见见世面,又不是把你卖了?你这一身臭肉,我愿意卖还没有愿意买的呢?狠狠把他劾了一顿,王六儿没辙,乖乖的去了。

王飞又让卢力克再回中国时,除了购买的必要机器物资外,务必要找一些能够进行物理和化学等科目教学的教育人才,招一些熟练的操作工人。回程时,可以 包一艘货船,如果运费不够的话回来后王飞再给。而且一定不要到广州和上海停船,可以直接到北方的岚山头。卢力克见王飞对岚山头的位置说了又说,画了又画, 颇为不解,王飞笑嘻嘻的告诉他,他这一去一回,少不了一年的时间。那时候,他早就把大本营搬到那边去了。卢力克大摇其头,意甚不信。王飞呵呵笑道:“卢力 克先生,你最好相信我。毕竟咱们是朋友,既是朋友,我是不会欺骗朋友的。从你认识我到现在,你可看我说过假话?便是我做的这些事情,你开始不是也不相信我 会做成吗?你忘了你一直在劝我做教育了?现在你看,教育也搞起来了,军队也成规模了。你还有什么不相信呢?而且我还告诉你一件事。”说到这里,王飞拉过辫 子揉搓了几下,继续道:“如果你我下一次能够见面,也许你就见不到我的辫子了。”卢力克大奇,道:“王,你能具体的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你们大清不是说什 么 ‘要发不留头’吗?”王飞哈哈大笑,“等你回来时候你就明白了。我期待你的回来。”卢力克道:“谢谢你队伍的信任。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等着我们下一 次的会面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