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送走戚继光的第二天是七月二十五日。天气是越发的热了,我到这世上还没见过下雨,今年这京畿一带还要再旱上一年!

今天刚好是我来这世上第二个上朝的日子。为了避免发生君臣面对面的言语对立,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应酬他们,以身体有恙为由没有去。那些京城里的低品级官员还真没人敢抗旨不遵的,只来了几个都是有本的,他们所呈的奏本无非就是叫我收回成命。其实这些本先前他们都是已经呈送到内阁,并转送到乾清宫西暖阁了的,只是我并没有去看而已。我让王德将昨晚就拟好的圣旨,交给朝官宣读。任命戚继光为京蓟督师,领京畿、蓟门之兵,加二品衔。我这么做并不怕自已有一天会变成不上朝而闻名的万历。

我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这只是暂时不得以而为之!

今天一早就起了床,因为见过戚继光后,我发现也该锻炼锻炼身体了,在乾清宫外的场地上跑了几圈!虽然不知道这是否会让我更加长命一些,当最起码不会变得跟历史上的万历一样。人是一懒就容易胖,越胖就越懒,万历是一个很胖的人,到了后来,他肚子大的走路时要一个太监捧着肚皮走路,越到后面越惨,走都走不动。明史记载他是‘行膝前进’,也就是只能跪着才能移动身体。现在20出头的小伙子还好,不过也有些发福了。脸夹轮廓圆润,我是越看越不喜欢。加上身体不是自己的,我现在是尽量躲着镜子。希望真能如电脑所言,通过锻炼身体,及行事言行之不同,虽说不能完全整容,最起码也应该稍微变得刚毅一些,或者变得有点我林子杰的样子!

不上朝,可还得做事,我第一次找来张鲸给我念本章。这些本章里很多都是官员们上书让我把朝制改回去,还教育我要勤政爱民,遵循礼法等等。没念几本,就让人犯困,之乎者也的,根本就听不懂。拿来看上一看,这些当官的写出来的字,我一个现世的本科生,虽不是文科,但自问语文分数考的还不错,却还有很多不认识。如单以这点而言,他们的知识绝对要高出我一大截。估计,对戚继光的任命,还会招来更多反对声音。

让张鲸一一跳过这类的本章,并对本章加予总结‘翻译’后,再念给我听,大概了解了其它本章的一些内容!

要说这明朝的灭亡,有人说是亡在万历怠政。也有说是亡在党争、太监乱政、杀了袁崇焕等等。但有一点却是不容怀疑的!老天爷好像特别看不上这朱家人。想想也是,当年刘邦是一个亭长,大小还是个官。可这朱元璋是又当和尚,又当乞丐,听说还入过明教。这怎么会是天子应该有的出身呢?还有,这朱家人又懒,老天爷要是还不惩治一下,还真是老天爷不长眼了。再加上我们中国所处的地理环境,本来就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地方。所以有明一代,天灾是特别的多!不是地震,就是下冰雹。不是发大水,就是降大旱。到明朝中后期,这种情况就更加严重。

今天的本章里,就有平凉府、延安府、临洮府、庆阳府发生饥荒的本章。饥荒怎么来的?干旱呗!这样的本章,处理起来倒是容易,只要安排赈灾就行了。《明史》中所记也是这么处理的。于是我拿着笔在内阁票拟(有人认为票拟是张居正的特权,实际上并非如此,票拟是在内阁权力得到加强后,在本章上写上他们的意见的意思。这在嘉靖时就有了!当然,最终决定权是在皇帝手里)有赈灾事宜的本章上加了一个准字。好在这几天抽空练了下毛笔字,并且只练:准,不准,然(知道了)!写起来倒也不难看!

但众多本章里,一本由辽东都司呈上的本章,引起了我的注意,说是二月时灭古勒山城,误杀建州左卫指挥使(一个赐号,没有俸禄,没有入官员册)童觉昌安,子童塔克世。其孙童努尔哈,欲以此罪责图伦城主尼堪外兰。被边官斥回,赐其羊三十,令其将祖、父尸身取回安葬,呈请朝廷准其袭封建州左卫指挥使,以安其心!

(PS:小笔知道这一段肯定会引来非议,单单这个不是姓爱新觉罗就会被人搓后背!但明朝与朝鲜的一些文献中就说其是姓佟或者童!我始终觉得爱新觉罗这一姓,乃是清王朝为了给自己加点神化色彩而在后来改的!在此声明,这小说不是历史书,只是YY而已!任何有关他的描述,我都是按我的理解来写的,毕竟会看这本小说的看官,都不再是祖国未来的花朵了,而是一些有着自我判断能力的老干柴!呵呵)

努尔哈赤是什么人我当然知道,我现在有两种办法,一种就是让人去把他给杀了,以除后患。或者不理他,就按辽东都司的处理方法办,说不定有一天还能成为我发动战争的一个借口,以建州女真现在最好的一个部落也不过才四百兵的军事实力,就是再‘养’上几年,他也发展不到哪去。还有一种就是让他被我所用。当然后者的选择更加适合一些,东北的黑土地我是肯定要拿过来的,那里的百姓也就成了大明的子民,对努儿哈赤的任用,或许有利于解决民族问题。

但是,要让他被我所用,却不是那么容易。虽说他现在说的是怪尼堪外兰,可心底里却是怪朝廷,不怪朝廷也会怪辽东的老大李成梁。谁叫李成梁觉得在古勒山城前丢了面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去屠城的。虽然我还没想好怎么用李成梁这个人,但现在我也确实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代替他镇守辽东。我要是用了这个人,李成梁心里会怎么想?再者,努尔哈赤不是汉人,在现在来说,要用这个人很难得到别人的肯定。最后,他现在也太嫩了些,虽然已经具有一个做大事的人所应该有的思想准备,但毕竟没什么经验。

想来想去,我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仍然让他当建州左卫指挥使,只是不让他待在建州做这个有名无实的官。而是把他调到戚继光手下去,做个参谋当个跑腿的。好好跟大将军学习学习,灌输点爱国主义思想。别他娘的想着来反我!这样,一来可以让他离开老家,要不然明年等到他抱着十三副胄甲造反了,那时他心里的间隙就更深了。二来,把他调进军队里,可以开一个先河。虽说此时像西北一地,也有少数民族的人当着总兵,领着卫所。但他所辖的兵员都是自家子弟,朝廷再派一个人去监视着点,而汉军里由少数民族将官的却是没有过的。给努尔哈赤的官小,又没有实权,他也不能闹到哪去,往后要是真不能为我所用,也就那个掉算了。同时这样也不会让朝里的那些官员又在大喊大叫的!

想定后,我叫人去通知吏部尚书王国光和兵部尚书梁梦龙下午到上书房议事。找梁梦龙是为了戚继光,而找王国光是为了我等待的那个机会。也就是找来一批在史上还过的去的人,慢慢的清洗掉朝中那些反对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