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八 狗撕猫咬

netflyhawk 收藏 3 14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八 狗撕猫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沈图带人接近沈府,王宝坤一挥手,众人隐蔽起来。沈图平稳了一下呼吸,假作慌里慌张的叫开了门。自是和设想的一样,听说义庄那边交易出了岔子,大管 家当即集合人前去帮忙,一时人集齐,沈图故意问道:“家里还得多留点人吧?”大管家不悦道:“现在老爷那边心急火燎的,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带人先走着,你 歇一歇也要赶来。”沈图道:“家里也不能没有人呀。”大管家想了想,说:“也是,你来回也累了,就留下好了。你自己挑几个人留下。”沈图喊住了三人,大管 家带队急匆匆去了。

沈图心中暗自得意,看了看三人,说道:“今夜不论发生什么,你们都要听我安排。”。三人答应了。沈图看大管家他们已经走远,当下向众人招手,道: “这三人都是自家兄弟,不碍事的。“王宝坤在门口安排了岗哨,一行人进入沈家大宅。沈图走到王宝坤身边,悄悄的道:“表弟,这三人自来是和我一条心的。现 在沈家除了几个老账房,就是女眷了。你看……”他狠狠的向下虚劈一下,“是不是斩草除根?”

王宝坤不悦道:“表哥,你怎么能这么想?一个人也不要伤,只管控制起来便是。”

沈图道:“表弟,你怎么这么糊涂?如果不来一下厉害的?沈渊能是个省油的灯?你们要是不方便动手,交给我们几个,如何?反正不能让沈家就这样算了。”

王宝坤道:“这些话你休要再提。快做正事要紧。”指挥人散开,片刻便控制了沈宅,所有人等,包括女眷,都捉住捆着了空地上。沈图领着人各个房间里收 拢浮财,走着走着便落了单。他前后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后,跳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屋。只是他没有看到,还有一个人远远跟在了他后面。

王宝坤等人动作迅速,不片刻各人便大包小包的都到了院子。这下沈渊如果回来,必定是气个倒仰。你想有熟悉内情的人带路,还有什么搜不出?这番王宝坤 下了严令,只管金银珠宝之类的细软,其余的不要动。因此便是沈渊老婆陪嫁来的“压箱底”的宝贝也被沈图带人搜了出来。沈家众女人一个个哭哭啼啼,又不敢大 声,只是抽抽噎噎,心里早把这帮“土匪”骂了个狗血淋头。至于沈图几人,那更是恨到了家,倘若现在身上没有绳索,少不得要生啃了他的。

王宝坤见人已聚齐,命令道:“查点一下人数,看齐了没有。”一时查点完毕,王宝坤道:“都动作轻点,不要散了,成战斗队形,撤退。”一行人动作迅速的便向外撤。沈图小跑到王宝坤身边,急道:“就这么走了?”

王宝坤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

沈图道:“就这样走了,那些人怎么办?”

“怎么办?这样就够他们受的了,还能怎么办?坏事是沈渊干的,这样惩罚他们已经够了。走吧。”

“不能走呀,咱们一走,他们少不得大呼小叫,咱们不就暴露了?”

“那你就不要担心了,每个人呀,嘴早就堵上了,到天明自然会有人来给他们松绑。”

沈图见王宝坤依然不理会,急了,“哎呀,就是怕他们明天松绑呀,那时候还有咱们的好果子吃?表弟,做大事不能心软呀。”

王宝坤看着沈图,肥胖的脸上写满了焦急,而眼光忽闪忽闪的,却似乎在闪着一种野兽般兴奋的光芒。不知怎的,王宝坤心里竟然战栗了一下。他转头看着那些那些人们,没有说话。

沈图催促道:“表弟,不能心软呀。不能留后患呀。”

王宝坤下定了决心,狠狠的道:“你不要说了,不能对妇孺下手,这是纪律,走。”

沈图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磨磨蹭蹭的走着。王宝坤回头见沈图慢腾腾的,喝道:“你罗嗦什么,快点。别磨蹭了。”

沈图忙应着,想了想,却对那几人打了个手势。王宝坤急急走了,并没有看到沈图的小动作。那三人悄悄的缩在了后面,正想躲到门后,突然一个叫道:“咦,你们怎 么还不走?”那三人看时,却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小个子黑衣士兵,身边还有几人。那小个子士兵道:“咱们最后了,快走吧。”那三人无奈,只好跟着一同出去。小 个子士兵最后关上了沈家的大门。

沈渊被李赶驴带回,虽然嘴里塞了马粪,又被捆的结结实实,犹以为是李大麻子气他讨价还价来报复,心里虽然害怕,却也不甚慌张。一则沈图依然搬救兵去 了。二则,便是救兵不来,自己只要低头认错,最多多花点银子,料想这命是保住了的。没过多久,却见这些黑衣蒙面人把鸦片箱子都堆放在一起,然后向上面堆放 树枝等易燃物,再向上面泼油。不由慌了,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呀。嘴里塞满马粪,没法出声,一阵挣扎之后,只是发出了一串 “咿咿呜呜”的声音。李赶驴听见了,赶过来踢了他两脚。被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制止了。李赶驴连忙跪下行礼。那黑衣蒙面人身材甚为高大,道:“李赶驴,你不要 打他了,以后也不要跪下行礼,我们不兴这一套。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李赶驴道:“兄弟们怕他乱嚷,把他嘴堵上了。”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叫他不要乱嚷,给他去了吧。”

当下过来一个弟兄,拿了根细枝给抠开了。沈渊吐了几口,伏地大呕。那黑衣人道:“你们给塞得什么?”

李赶驴呵呵笑道:“是马粪。”

黑衣人听了,似是甚为不悦,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李赶驴不好意思了,讷讷的道:“当时也没有趁手的东西,就……”

那黑衣人道:“也罢,以后不要这么做了。不论他是谁,不论他做了什么,咱们不要虐待他。你以后要好好学习咱们的纪律。”

李赶驴忙答应了。

沈渊忖度,看来这人是头了,难道便是李大麻子?听声音好似不像呀。想了想,自以为想通,滚了几滚,滚到黑衣蒙面人身边,昂起头,冷冷的道:“李大麻 子,你自是英雄好汉,怎么藏头藏尾,连声音都变着说,怎么还蒙着面,你心里有愧,是不是?不敢露出头脸,是不是?”语气冷冽,都到了这一地步了,沈渊确实 是一个胆大,敢做敢为之人。

那黑衣人自是刘铭传了。听见沈渊如此说,只是冷笑了一声,并不答言。沈渊继续道:“我沈渊好歹也与你做了那么多年的相与,便纵使我有不敬之处,你也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吧?何况这些年龄,我也孝敬了山上……”

刘铭传突然喝止,“你再乱说,先割了你的舌头。李赶驴,你着人看紧他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不片刻迤逦进来一串人,都用绳子穿着,便似一串蚂蚱也似。打头的,却不是大管家是谁?沈渊一口气上不来,急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院子里有多了一帮人,大大小小的都背了一个包裹。沈渊仔细一看,里面竟然有洋洋得意的沈图,不由心下冰凉。指着沈图道:“你……, 你……,你好……,”连说了几个“你”,却说不出下面的话来。沈图哈哈一阵长笑,道:“东家,你有什么话,你和我说呀。哈哈哈哈哈。”

这时几个蒙面人押着几人走上前来,沈图见被押的竟是自己安排的那三个人,吃了一惊,再也笑不出来。

王宝坤也是吃了一惊,怎么把这几个也抓起来了?情知有变,他已经简略的和刘铭传报告了,当下向边上一撤,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瘦削的黑衣人走到刘铭传跟前,低声说着什么,王宝坤虽然听不清,但说话人的声音确实极为熟悉,仔细一想,竟是王六儿。不由暗道:“王六儿竟然也下了山?我怎么不知道?”

刘铭传道:“先送绑吧,来,我问你们三个,可有什么话说?”

那三人一齐喊冤。刘铭传冷冷的道:“你们真的冤枉吗?说,你们偷偷的留下做什么。”

沈渊一时看看沈图,一时又看看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三个家奴,心下倒渐渐的静了下来。

那三人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先开口。王六儿笑嘻嘻的道:“你们怎么不说?可是有什么担心?我看你们还是老实说了的好。不要有什么侥幸的心理,要知道,我们可是一直跟在你们后面的,你们没发现吧?”

沈图听见他如此说,心里陡然一惊。悄悄的向外挪动脚步。刘铭传忽然看了他一眼,道:“沈图兄,你哪里去呀?”沈图立刻站住,嗫嚅道:“没有,没有, 我站着有些累了。”他知道这黑衣人是谁,哪里敢再动。刘铭传道:“是吗?来来来,到我这边来坐坐。”沈图哪里赶去。王宝坤情知有事,心下暗暗叹了口气,知 道自己这次是要被这个远房表兄给连累“惨”了。走过去,推了沈图一把,“教你去,你就去,过去吧。”把沈图推到刘铭传身前,顺便似有意似无意,站在了两人 之间稍退一点的空地上,如果真的有事,若是沈图暴起发难,伤了刘铭传,那他可就更担待不起了。刘铭传向他看了一眼,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意,忽然眨了眨眼 睛。

那三人不敢再沉默,其中一个吞吞吐吐的道:“二管家他,让我们……”看了看沈图,吞了一口唾沫,道:“他让我们等你们走了以后,在沈府放一把火,哪知道被你们带来了。在路上我们都已经招了。”

沈渊大怒,暴喝道:“你们……。”李赶驴捅了他一下,道:“别吵。”王宝坤确是狠狠的瞪着沈图,冷冷的道:“我不是三番五次和你说了?你怎么不听。”沈图忙道:“是他们胡说,我怎敢不听你的话?他们本来就是沈家的家丁,是来嫁祸我的。”

王六儿道:“好了好了,沈管家何必急着辩解呢?”对那三个人说道:“路上招了归招了,还是自己说出来的好。只是切莫要胡乱咬人呀。”

那三人急了,你一言,我一语,坚说没有咬人,确实是沈图指使的。其中一人更说,沈图说了,如果连那些人一并做了,只要做的干净,就给500两银子。沈渊只听的心头冒火,恶狠狠盯着沈图,身子扭来扭去的挣。

王六儿道:“哎呀呀,这么十几条人命,就500两卖了?沈大财主,你家里人的命好贱呀。”看了刘铭传一眼,刘铭传点了点头,王六儿接着道:“沈管 家,不好意思,小的不知怎地,竟然一直跟在了你的后面。嘻嘻,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可就自己动手 了。”

沈图身子抖了抖,强笑道:“我怀里哪有东西?”王宝坤不由分说,抓住他的手反背一拧,探手入怀,却摸出一个布包来。递给刘铭传。刘铭传打开来,接着 火光一看,也是吃了一惊,竟然是厚厚的一沓银票。面额小的几百几千两,大的竟有数万两。粗略一数,竟不下二十万两。道:“这么多银票,哪里来的?”沈图却 大大方方的道:“这些都是自沈渊家里抄出来的。我本来就没有想着自己要,本来想过会拿出来献上的,现在拿出来,也是一样。这些足有二十多万两,都是沈渊历 年来搜刮的不义之财。若不是我,怎么找的到?你们就这样对待我这立了大功的人?难道不怕让人寒心吗?”

刘铭传道:“寒不寒心,由不得我说。对于你这样的人嘛,我也不会难为你。放开他。”

王宝坤急道:“不能放,放了他就……。”

刘铭传止住王宝坤,道:“副连长莫急,这人如何处理,自有别人动手。我们切不可参与。”高声向李赶驴道:“把大财主放了。和掌柜的推在一块。其余的人都打昏了。”

刘铭传拿起火把,对着沈渊、沈图两人道:“有什么事,你们好好说呀,切莫动手。”喝令拿着两人的士兵放手。沈渊狂吼一声,向着沈图打了过去。霎时两人扭做一团。

刘铭传火把扔到鸦片箱子堆上,众士兵也纷纷把火把扔上,顿时大火熊熊燃烧起来,发出霹雳啪啦的大响。

那二人打着打着,沈图狠命掐住了沈渊的脖子,死死的不放手。沈渊张大了嘴,眼中好似喷出火来。推着沈图不住的 倒退,一直冲到火堆里去。只见两个人在火里滚了滚,便不再动了。那火却烧的更烈了。在熊熊的火中,众人在刘铭传的带领下,离开了义庄,消失在月夜朦胧的黑夜里。

义庄燃起的大火熊熊而起,火光直冲天际。也有一些乡民前来救火,却见义庄外面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人,门却关的紧紧的。先把这些人救起,撞开门时,大 火已经引燃了义庄的房屋。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气息。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高叫道:“这里烧的是鸦片,大烟呀。”还有一个声音更大:“原来沈家 贩卖鸦片呀,这里的烟馆都是沈家开的呀。”众乡民哗然。不去救火,七嘴八舌的先去盘问沈家众家丁。大管家见势不妙,先自逃了,众家丁顿时化作鸟兽散。

其时乡民多有吸食鸦片而导致倾家荡产的。对鸦片的流传颇为怨恨。有的人不仅不再救火,还力劝别人也不再救火。甚至还有人倡议都到沈家去看看,说不定 他家里也藏有鸦片,自然有人要跟着去。却有一个上年纪的人说还是不要去的好,冲击了沈府说不定官府要管的。要去,还是天明去以后较好。聚来的人越来越多, 却都是在作壁上观,而且加入愈来愈声势浩大的讨论中去。沈渊的义庄就在这么一种奇怪的状态中化作了灰烬,自然灰烬里面也有火海中沈渊主仆二人的骸骨。

次日沈家集一片哗然,乡民们冲动起来,那是什么也挡不住的。沈府里没有了沈渊这等人物的弹压,哪里还能挡住冲动的乡民。众人一同涌进沈家,连砸加 抢,一时把沈家搬了个磬尽。沈渊的几个小老婆,也在这浩浩荡荡的大军中随着沈家丢失的物品不知去向。还有几个乡民定要放火烧了沈家的大宅,沈渊的大老婆和 大管家跪地苦苦哀求,头磕的鲜血直流,那几个人也不理。后来还是有人说,沈家的大宅和其他人家的住房连的紧,若放火怕要殃及其他人,那几个人才罢手。

王宝坤回到山上,便向王飞自请处分,说如果不是他要求的话,也不会用沈图。王飞叫他只管放心大胆的在一连开展工作。不要受沈图斯事的影响,只是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时要多留给心眼,多考虑考虑。

这时霍山过来了,王飞当即支开其他人。霍山才道:“调查结果出来了,沈渊还有一个儿子在庐州,另外在外地也有几家大的铺子。”

王飞转了两圈,道:“还是你负责,人家常说,打蛇不死,必遭返噬。现在沈家虽然成了落水狗,可是如果我们不打,只怕后患无穷。再者,也要把鸦片给彻底打掉不是?”

霍山笑了笑,没有说话。王飞也不再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