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351-360

中悦 收藏 13 86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351-3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351

美国落基山峰顶发射站。


中国黄海上的J12战机不知采用了什么技术手段,所向披靡的强激光竟然打不透它们的“护身衣”,


太空部队司令官严令全力射击,必须在本次低轨反射卫星的攻击周期内打掉这群J12,否则,到下一颗低轨反射卫星到达前的十几分钟空挡内,这些J12就会率先抵达拦截日军第一航空队的区域,向日军开火,上海东空战表明,这个部队打掉了美国远东空军第一攻击波的全部飞机,那么,日本空军也不会抵挡得住它的攻击,日军对中国的尝试性攻击如果首战惨败,有可能把伸出来的乌龟头再缩回去,日本在此时如果退出表面上的美日联合对华作战,那就不是美国的战术失败,而是美国在政治和军事双重意义上的战略失败。


酒柜把太空部队司令官的命令翻译成具体的技术指令:


“加大射击能量到300兆焦!”


主变电站被摧毁后,只靠山涧架空高压线路本身难以支持100兆焦以上的射击能量水平,哪里来的300兆焦?大工程师季森本来对太空部队司令官的命令不以为然熟视无睹,但听到和自己一起一手打造了K31系统的“杰出的酒柜”下达这样的指示,心中大吃一惊,那就是说,即使损坏K31,也要打掉中国人的目标了?美国今天究竟遇到了什么状况,竟到了这种危急关头?季森不再怠慢,命令:


“接入全部超导电池!”


“提升射击能量到300兆焦!”


“开火!”


352

中国黄海,贴近海面飞行的J12机群。


2团长憋了一肚子气。今天出战以来,就没有打过人家,而是不断挨打,想尽一切办法挺着挨打。先是在上海东战场,为了躲过美军的近百发AIM250超远程导弹,团机群关机滑翔,一圈圈盘旋着对耗,靠着团长擅长的太极功夫,耗掉了导弹群,现在,为了躲避美国人的战略高能激光攻击,团机群不得不在音障区徘徊,这滋味十分难受,时间一长,人和飞机都受不了,可是那颗看不见的低轨反射卫星还没飞过有效反射区,


突然,团长感觉自己的座机猛然一震,严重损害报警蜂鸣器警声大作,尚未判断出损害原因,大团浓烟滚入驾驶舱,2团长按下自动灭火按钮,随即猛拉杆加速,战机摆脱声速区,昂首直向蓝天冲去,同时命令副团长代行指挥,再向地面站联系时,发现通讯设备损坏,接着,各种电子设备纷纷失灵,飞机即将失控!


2团长不再坚持,按下弹跳按钮,弹射座椅刚弹出飞机,万里以外飞来的强烈激光就接连从这架突然拔升的战机上划过,大块的金属被切割了下来,以更快的速度越过团长的降落伞掉向海面。


353

新加坡国际机场。



新加坡国防部次长亲自带着一个装甲营赶到国际机场,是因为这里的问题政治性很强,棘手得很,次长必须亲自来把握。日本演习舰队潜舰突然向新加坡发射导弹,引发中美日舰队在新加坡外海大打出手,此时各方都还差最后一道脸皮没有撕破,又都在坚定不移地采取控制新加坡的步骤,这样下去,难免爆发更大规模的冲突。


新加坡此刻的首要政策是稳定局面安抚人心,防止已经急转直下的金融市场引爆新加坡的经济大衰退。要安抚人心,就不能再在新加坡国土上有任何军事冲突。新加坡就这么点大,你们要打,去别的地方打去。


次长心知不能反对美军伞兵旅的降落,美国是得罪不起的。来者说是处理这次突发事件的救援部队,要救援落难的美军航空母舰舰载机,这是很勉强的理由,不过很勉强的理由也比没有理由好,这多少给了新加坡一点面子。


美军最好是机降,不要伞降。飞机落下来,里面跑出一溜车辆,赶去石立达机场救援他们的飞行员,还不算太扎眼。千万不能伞降,这里是国际机场,花花绿绿的几百顶降落伞漫天而下,看在国内外人士的眼里,必定人心大乱,金融市场就无法稳定下来了。


但是,中国的一队特种兵控制着地面,他们会同意美军机降吗?从军事常识来说,美军这个伞兵旅一旦落地,力量对比立即强弱悬殊,美国人立即就可以用压倒优势的兵力收拾了先到一步的中国特种兵部队。中国人唯一的活路在于不能让美军降落,他们手里有几辆抢来的步兵战车,上面有防空导弹。中国人一定会要求新加坡维护主权,不能同意美军降落。那可就是大难题了。



出乎意外,中国人竟然痛痛快快同意了美军的机降要求。新加坡国防部次长松了一口气。



几十架大型运输机在机场上空盘旋,气势非凡。接着,美军的C-130D改进型大型运输机鱼贯而下,沉重的轰轰声震得地面颤抖,看来里面装甲车、火炮甚至轻型坦克都是有的了。


第一架下来,着地后机翼气阻减速,但是快到跑道终点了,速度仍然很高,飞行员似乎想再拉起来,但是飞机已经冲出跑道,


在草地上猛跳了几下,机翼一下子断开,庞大的飞机向侧面猛地一栽,冒起一股浓烟,未等救援车有反应,就轰然爆炸,一大团火球从地面升起。



后面的C130D重新拉起来,绕了一圈,第二架C-130D下降滑行打开了气阻降落伞,但是在跑道上仍然收刹不住,依旧冲出跑道,在草地上冲断了起落架,肚皮着地前冲数十米,飞机横了过来,跳了一下,翻滚过去,机翼折断,背部着地再滑数十米,终于停了下来,许久,才有人将变形的机门打开一个窄缝,慢慢爬了出来。



后面的飞机不敢继续降落,一圈一圈的绕着圈子,地面上,新加坡机场救援车赶去抢救摔坏飞机的现场。


354

新加坡国防部次长的移动电话响了,听筒里传来极其严厉和气急败坏的美式英语。次长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对身边的装甲营营长声音滞涩地说:“派人去看看”。


与此同时,一辆白色的马来西亚产波东轿车猛然冲向跑道,嗤——地长长一声,在跑道上陀螺般连转了十几转,还没停稳,车门打开,里面跳出3位彪形大汉,脚一踏上地面,就前仰后跌摔了一地,爬了几下站起来马上又仰天摔倒,象是溜冰初学者的表演。


那一边,救援车从跑道冲上草地,打了一个转停了下来,几条人影冲了出来,还没接近飞机,嘭地一声,背部着地的飞机压住的草地迸出一片火光,救援人员立即本能地卧倒,烈火直升腾起来,一团团火球连连向上喷出,飞机随即剧烈爆炸,四分五裂,一块破片飞过数百米,直落到国防部次长的脚底下,滴溜溜地打转。


几秒钟后,烈火熊熊中的两架飞机残骸内弹药开始爆炸,37毫米小口径炮弹成片激射出来,接着是105毫米炮弹沉重地爆炸、乱飞,各方人马忙不迭撤进大楼,后续救援人员踌躇不前,美国使馆武官连连跳脚,要国防部次长组织人往跑道上洒沙子,脸色已阴沉如锅底的次长终于忍耐不住,大喝一声:“够了!”


始终站在一旁的中国使馆武官这时笑眯眯地出来打圆场,说中国救援队可以对美军的窘境予以人道主义援助,未等别人有什么表示,一挥手,


一中队开来的3辆装甲车上了跑道,战士们跳出来,东倒西歪地“撒沙子”,另外3辆装甲车占据了机场外宽阔的公路。


美国使馆武官呆呆看了一会,就打起了电话,先是急匆匆地讲,然后就是一声接一声地“噎死”,放下电话,就直瞪着次长,话里带着一连串的“骂似特”,要求就在这里,先伞降一个营下来,并要次长告诉中国人从跑道上滚开。



次长的面部肌肉又在跳动了。美国伞兵如果公然在这个城市国家上空大规模伞降,就打碎了新加坡容忍的底线,沉默了许久,对伞降的事不置可否,却对美国武官说,请你自己去和中国人商量。



站在一边的中国武官脸望向天,对近在咫尺的谈话充耳不闻。


美国武官咬了咬牙,跨前一步,用立即就要爆炸的客气语气说,尊敬的中国武官阁下,请你命令你的手下离开跑道。


中国武官仰望天空的脸与脖子的夹角略为减小了一点,然后悠然举起手机贴上了腮帮子,说道:“让弟兄们先回来吧”。



旁边站着的次长副官心中有些好笑——这是我见过的礼仪最差的外交官了。


不过,马上副官就认识到自己的认知错了:


一队中国人小心翼翼地从跑道上慢慢走了下来,如履薄冰,——可是,那3辆装甲车却留在跑道上了,美国武官暴跳如雷:“你这个猪猡,你…”话音未落,就被重重一记大耳光扇得直转了一圈,


美国武官带来的两名使馆警卫——名义上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哗一声打开自动步枪保险,还没举起来,手腕剧痛,自动步枪掉在地上,两把匕首颤巍巍插在他们的手腕上,中国武官后面的一位中国“救援队员”,有样学样,这会开始与他的上梁不正的领导一样,把脸部也仰向天空,另一位中国队员似笑非笑,周围的新加坡装甲营士兵都转过了身去。


当混乱终于平静之后,争执发生了:中国武官要求美方先道歉,否则一切免谈;美国人要求中国人的一切都立即离开,否则不惜以武力解决;


新加坡方面穿梭往返于相距15米站着的两方人马之间传话,忙得不可开交。


355

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


火势已完全得到控制,零星的爆炸声也听不到了。侧倾5度的飞行甲板上依然一片狼藉。


美国人也是讲究礼仪的,尤其在这个时候。


一队军服烧焦痕迹明显的礼仪队列摆了开来,铜管乐在吹奏。中国舰队的最后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了,


被欢迎的主宾,那位中国海军少将,正身跨下软梯。


少将身材魁梧,一身白色海军呢将军服很整洁,似乎在暗示这场“比划”到目前为止的胜负。


少将很快被请到史密斯舰长那里,与躺在病床上的美军临时司令见面。


史密斯舰长看到了少将领章上的那颗金星,先颤颤地举起能动的左手往没戴军帽的额头上碰一下,没办法,海军最讲规矩。少将随后还礼。



史密斯:“你们击沉我们的提康号完全是故意的行为,美国等待你合理的解释。”


少将:“那艘巡洋舰首先使用高能激光击落了我们一架大型直升机,我军不得不采取自卫行动。”


史密斯:“为了避免更进一步的冲突,导致更大的损失,我方已一再要求先行停战,开始调查。可惜你们接受得迟了。”语气不善,语义明显:美国的反潜机中队已经抵达,正在搜索你们的潜舰,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很快就会赶过来,你们现在接受停战已经迟了。


少将:“开战的是你们和日本人,停战的却是我们。”


品味着少将的语义,史密斯放缓语气,第三句话切入了主题:


“我们必须从你们那里过,尽快到达新加坡抢修。你已经看到了我们所受损害的程度”


少将:“作为同行,我对司令官的举措深表理解。


我已为此紧急请示我国政府,现在被授权通知您: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们同意贵舰从我方区域通过,但是为了我舰队的安全,为了避免再发生任何误射,我军必须在贵方军舰上派驻人员;美舰降下所有军旗,可以保留国旗,升起红十字旗。”


史密斯立即被激怒了,“你们想让我们以遇难商船的身份进入新加坡?还要在你们的驻舰人员的押解之下?!这是对美国海军的侮辱!


我们绝不接受!”


少将:“事件真相终究可以查清。


但是归根结底,造成双方如此大损失的主因,就是你们在至关重要的国际航线上进行这场大规模演习。几十万吨舰艇搬到新加坡门口开火,才导致你们那些“误射”的导弹出现。”


史密斯:“我军历来在马六甲海峡附近做军事演习,这次也不例外。而且,东盟国家,包括东道主,都是参加了我们的演习的。”


舰长把“我们的”一词说得很重。


少将:“美国如果认为依靠武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延续老殖民主义炮舰政策那一套,就会尝到苦果。挑唆我国台湾的舰队参加演习更是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历史已经表明,迷信武力侵犯他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相信现在我们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少将把“现在”一词说得很重。


史密斯舰长是不赞成政府的台湾政策的。台湾无疑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为了保持台湾的模糊独立,而和中国人开战,实在是愚蠢的行为。


离开台湾就没有扼制中国的办法了吗?果真如此,中国自己为什么不急于收回台湾?!


卡住他们的石油是好办法之一。中国的石油已经70%依赖进口,其中绝大多数从马六甲海峡经过。俄国人的石油管道大部分还是通到了日本人那里。迷信武力,哼哼,你中国人不是立即派了舰队来奉陪了吗!


史密斯舰长再度放缓了语气:“迷信武力,当然不会有好结果。如果我没有记错,枪口里面出政权,这句名言,是毛泽东先生讲的。”


“不错,是毛主席讲的。不过执行这句话最好的就是美国政府。枪口底下,你们已经弄出了很多政权。”少将的语调张弛有致。


史密斯舰长已经不耐烦再讨论这些讨厌的政治,从牙缝里艰难地迸出了几个字:“我们可以强行通过!”


不管众人怎么看,史密斯很清楚,眼前这位正在与自己谈话的将军,就是今天美军损失惨重的始作蛹者,那个邪恶的黑猫!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自己还是坚持把这个判断报了上去,引起了海军部那些军人政客们的轩然大波!


美国。深爱的祖国。


史密斯一字字讲完这句话,眼眶里不知为什么有些湿润。


少将讲话仍然不急不徐:“朝鲜的三八线你们也想强行通过。通过了吗?”话一出口,双方满屋子的军官都感到空气里弥漫着的杀气!


356

日本长崎。日军大本营,空军总部。



空军幕僚长嘴唇紧闭。他正和高中同学一森佑元一起,顶着来自两个方向的巨大压力。



一个方向来自中国。日本空军主力的千架大机群正在越过东海的日本线。


中国东海油田区域有两条线,一条是中国主张的大陆架自然延伸界线,一个是日本主张的“中线”,争执发生以来,大家就简称这两条线为“中国线”和“日本线”。


“春潮”油气田位于中国浙江宁波市东南350公里的东海西湖凹陷区域,由4个油气田组成,总面积达2.2万平方公里。实际上,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地矿部就发现了这个油气田,本世纪初以来,中国的中石化、中海油和美国的石油巨头美太石油一起组建了东湖石油公司,建设春潮油田,中国人绝对控股,给美太石油的股份显然是政治股,是拉拢美国针对日本来的。1998年,春潮油田的平湖产油区成功投产;2005年6月,西湖气田投产,经海底管线输送25亿立方米/年的巨量天然气,一下子缓解了上海、浙江和邻近省份的能源短缺,2006年,平湖、春晓、残雪、断桥、天外天等油气产区纷纷投产,中国巨龙开始美美地吸食着祖上留下来的东海春潮油气,东南省份的经济加速发展,日本经济企划厅算过,东海春潮油田的投产和他产生的拉动乘数效应,相当于中国百姓每人提了一级工资。


可是日本怎么办呢?眼看着中国巨龙每日每夜地吸食东海油气,而日本经济却面临能源紧缺日趋枯萎的局面,日本的少壮派政治家和军人心如刀割,不顾老派政治家们的告诫和压制,奋起抗争,先是武装巡逻,事实上武力封锁了钓鱼岛群,再让民间组织建立灯塔永久建筑物和启动民间租用,2004年日方要求中国就东海油气田开采行为是否越过日本线“提供资料”;2005年春节宣布政府接管岛上灯塔建筑物,年内实现官方人员登岛常驻;2006年实现武装人员登岛,形成事实军事占领,其间,中国只敢派点军舰偶然越过一下日本线,威胁警告一番,2006年那次,在与美日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最后关头还是退让了。


东海最宽处仅为360海里,中日划定各自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就无法避免大块地重叠。1982年日本驻华使馆向中国交通部递交的地图首次明确提出中日间海域应当依据“中间线”原则划分。而中方却主张中日间专属经济区的划分应该遵循“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日本线与中国线之间,差了3个浙江省的面积,成了中日争议的触发地。


一森佑元认为,从国际法角度来看,中国主张的大陆架自然伸展原则是有其道理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七十六条对“大陆架”的定义明确规定:“沿海国的大陆架包括其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扩展到大陆边外缘的海底区域的海床和底土,如果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到大陆边外缘的距离不到二百海里,则扩展到二百海里。”类似的案件也有判例在先,1969年2月,西德与丹麦、荷兰就北海大陆架归属发生纷争,如按中间线划分,西德所得大陆架最少,但事实上北海大陆架多由联邦德国领土延伸出去。最后国际法院判决联邦德国胜诉,从而确立了领土自然延伸的原则。中国人自己倒是十分克制,迄今为止,他们在整个东海的油气开采活动,所有春潮油田的建设范围,都没有超越日本划定的日本线,虽然中国人自己始终不承认那条线。这个情况就和中印边界争端、南沙群岛争端一样,中国人采取的都是“不承认那条线,不越过那条线,主张合作”的政策,看来这是中国处理边界争端的一个基本策略。


但是日本却不能不越线。如果按照“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行事,那么包含钓鱼岛所处海床在内的整个东海大陆架都是中国大陆的水下自然延伸部分,一旦属于中国,日本就无可避免地失去所有开采东海油气的机会!.


隐忍、积蓄、策划、准备,直至今天。


今天,日本海空军扬眉吐气,千架大机群兵锋直指春潮油田,海军舰队主力也猛扑了过去,势在必得!


北面,第一航空联队已即将到达胶东半岛北,那里有一条看不见的禁线——烟台-大连的连线,这条线是渤海的入口线,按中国的领海法,渤海是属于中国的内海,这条线的东侧一带是中国的势力范围,任何大国都有其势力范围,那是指虽非本国的领土领水,但也不容别人武装侵犯的地方。第一航空联队即将触犯中国的渤海势力范围,就是故意去碰一下,以此吸引中国北部空军的主力,使得对春潮油田的主要突击能够一击得手。其次,FC1战机隐蔽性能极佳,但是根据情报总局的最新情报分析,中国空军在上海东战场使用了一种全新的机载远程雷达,可以在至少400公里以外就探测到F22那样隐身性能极优的战机,中国来迎战的主力机群很有可能也拥有这种前所未有的雷达,所幸的是,美国人的战略高能激光已经打掉了怀疑载有这种雷达的电子战机,那么中国机群发现第一航空队的距离必定在FC1性能优越的远程导弹射程之内,第一航空队打破隐身的第一击就可以摧毁中国迎战机群的主力,摧毁这些捍卫京津地区的精锐空军,中国首都地区的空中大门洞开,这必将给予北京领导人极大的心理震撼。历史表明,中国领导人在外来武力威胁逼近京津地区时,往往会产生保守求稳的心理,一般会在更远的地方做出退让。这正是拿下春潮油田的关键所在。


空军幕僚长和一森佑元二人,自承是使用武力的激进派、左派,不是传统保守的右派,左右派的分法与传统认识恰恰相反。二人虽然是激进派,却都认为武力夺取并不等于蛮干。武力夺取春潮油田的成功要有两个条件:一是要有足够的武力,能够一击成功,二是要有足够的威慑力,让中国在事后不敢武力收回,从而走上政治解决的道路,也就是坐下来谈,谈的结果中国仍会获得相当部分的东海油田权益,但日本也就进去了,或者占有大部分,或者占有一部分,都不是现在这种一点也没有。最后还是会形成日中合作开采春潮油田的局面,不过那是建立在日本武力基础上的合作,意义和利益自然不能与中国人倡导的合作开发同日而语。足够的武力,就是要有美国的介入,日本军界虽然一再放话说有把握“几个小时内打垮中国全部海空军”,但是那是带有心理战的意味的,幕僚长心里明白,日本的海空军比中国是占有优势,但还不是压倒优势,一定要加上美国,才能达到压倒优势。


现在就是千载难逢的时机。美国远东空军与中国上海方向的精锐空军血拼的结果,已经两败俱伤,中国东南军区空军主力再抵挡美军即将到达的第二攻击波就很困难了,日本大机群此时趁虚而入,必定可以夺取油田海区的制空权,那么随后到达的海军主力就可以击败中国东海舰队,一鼓而下春潮油田。北线,第一航空队很有希望突袭得手,打垮中国人的心理防线,让他们清醒地认识到,直至今日,日美海空军对中国来说仍是不可战胜的,这就能够为他们建立在后续谈判时的更为实际的态度。对中国这样的大国,军事手段并不能直接获得所要的东西,武力只能在突然的冲突中使用,建立足够服人的威力优势,然后在谈判桌上,才是领取胜利成果的时候。


如果不这样做,日本将永远无法拿到春潮油田,直至中国人吸干东海的油气。中国让日本在尖阁列岛上保持空洞的占有,而中国则在春潮油田上保持实际的占有——每天抽吸石油和天然气,这种态势下,不能沉默的是日本啊!


因此,当日本大机群飞越中国线时,中国政府发出了公开的强烈警告:“日本政府必须悬崖勒马,武装力量不得侵入中国专属经济区,否则,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日本方面负责”,


外务省随即发来急电,要求空军不要跨越中国线。


幕僚长和一森佑元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沉默中咬紧了嘴唇。


现在,大机群正在越过日本线,越过去之后十秒钟之内,就会飞临中国采油平台区的上空;北面,第一航空队在美军高能激光的火力掩护下,正在向西穿越渤海入口的中国禁线,


中国发出最后警告:日本必须立即退出中国领海领空,否则,侵略者将自食其果!


一森佑元感到一股寒意。在国际法上,被定义为侵略者的一方如果战败,那么对方的反攻是有权不受原先边界限制的。这都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日本加上美国,海空军实力对比无论如何都是中国的10倍以上,理论上日本可以放心。那么自己究竟耽心什么呢?


是的,战端已开。除非立即刹车。日本不能刹车。这是多年的努力,直到刚才,还是自己所力主的,空军总部,再往上,整个大本营,都力主联合美国动用武力收回春潮油田,再往上,政治家们分成两大派系,而自己的父亲,日经产油,整个一森派阀,都是主张一定程度的联华制美,以独立、平衡获取能源安全的。以前,少壮派们嘲笑保守派,认为他们不懂日本联美对华的军力占有何等优势。此刻,面对中国政府的最后警告,一森佑元心中突然忐忑不安,从未欺骗过他的直觉告诉他,在哪里,有一个严重的不妥之处。那究竟是什么?


一森佑元的目光定定地看着他的高中同学的背影,一股不祥的预感渐渐升了起来。可是,就是自己现在反过来去劝说,幕僚长会听吗?从中学时代起,此人就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九牛也拉不回头的那种人。


正在此时,大本营转来外务省的十万火急电报,要求空军立即退回到东海日本线和渤海中国禁线之外,同时,一森佑元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的另一端,他的父亲一森三木大老语气严厉地命他立即赶赴东京东宫六弥亲王宅院。


父命不可违。一森佑元简短告别辞出,最后转身望向高中同学,竟然平白无故升起一种生离死别之感,此君仍然没有下达任何撤退的命令,背影坚定如磐石,如雕像。


357

空一师是中国空军的头号王牌师。唯一构成挑战的,就是空六师,空六师的人说中国空军是“北一南六”,不过你要把这话拿去问空一师的人,他们一定会大摇其头,说:“没听说过,没听说过这个说法”。



空一师有330架J12,在全军总共500架J12里占了2/3,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过千小时,还有3架重型运输机改装的化学激光战机,3架电战指挥机,带着中国空军最后一面巨网——这面巨网与空六师的有些不同。



空一师师长是一员猛将,也是一员儒将,文质彬彬的外表下隐藏着凶悍,平素不爱多说话,与部下谈不上打成一片,反而保持了一点距离,大家对师长一般是不敢开玩笑的,不过今天例外。起飞前,空一师师长的通话器里传来这样一段话:“小黑子,你他妈的给老子听好了,这次要是打不赢小鬼子,妈了个×的,你就别回来见我!”


不用说,全军能跟空一师师长这么讲话的,就是空军司令员了,刚坐进机舱的师长情不自禁双腿一并拢上身挺直,来了个坐姿立正,“报告老师长,您就放心好了,跑了一架小鬼子的飞机,我提着脑袋去见你!”


空军司令员原来也是空一师师长,那时现任师长在师里还只是个中队长。


358

空一师师长的军令状眼见得就不灵了。



美军吸收了刚刚发生在上海东战场的教训,竟然不顾酒泉接连发射的战略火箭,转移宝贵的战略激光火力打击构成空一师巨网的雷达单元战机,在战略上支持了日本向中国的军事进犯,重新结成了美日军事同盟;在战术上“三军夺其志”,打垮空一师无疑会震动京畿,对中国军队的士气产生重大影响;在技术上首次使用了同步反射卫星主动光学反射技术,一瞬间就把战略激光从中国西北转移到中国东端的胶东半岛。气象因素也对美军极其有利,今天的胶东半岛是万里无云的天气。


低轨反射卫星飞越战区外层空间的1分多钟之内,空一师巨网的J6D雷达单元战机被连续击落了11架,巨网能力被严重削弱,刚刚模糊出现的日军机群信号又消逝了。



空一师师长的指挥位置在1号电战指挥机上,看到J8D雷达单元机被连续击落,师长不动声色。


从得知上海东战场美军启用了战略高能激光,到空一师奉命起飞,很短的时间内,来不及采取防护措施,而且,战机防激光涂料的研制还没过关,对电磁波的反射还比较大。机群采取的临时防护措施是高空飞机施放烟幕对激光形成高阻尼层,6架烟幕机一路间断施放,间断是必须的,否则到达战场区域就没有了,间断的间隔保持在美军低轨卫星周期和现行高能激光转移周期决定的时间。结果,美军在同步反射卫星采取的主动光学镜面技术使激光在一瞬间就从1700公里外转移了过来,利用一个低轨反射卫星周期,先击落了11架相控阵雷达单元机,紧接着又转移激光打击黄海上从上海东飞来的空六师2团机群。失去11架雷达单元机之后,机载点阵合成的巨型相控阵雷达被打破,日军机群的信号消失,远程导弹无法制导,就不能发出。空一师师长面对如此局面还不动声色,是因为他还有备用的杀手锏可用。



359

辽东半岛和胶东半岛犹如扼住渤海入口的两支铁钳,铁钳顶端的海军基地各设立了一座大型陆基化学激光发射站,在年平均气象条件下有效打击半径达到200公里,连续射击周期达到5秒钟/次。


从日本第一航空联队起飞之时,两座海军基地各驶出了一队高速导弹防空艇,在渤海湾入口组成一条链式海面防空线。2分钟后,直线飞来的空一师低空突击团的48架变轴地效直升机与绕胶东半岛弧线飞来的师主力几乎同时到达,飞越导弹艇防空链,继续前飞,低伸到来敌的腹下,雷达并未开机,无线电全静默,和导弹艇一样,依靠被动制导,将目标信号输入弹载计算机,牢牢锁定了自以为隐身性能天下第一的日军第一航空联队338架FC01重型战机。


被动制导信号来自正交的两个方向。虽然中国的9颗军用通讯卫星被美国的战略高能激光击落,空一师的巨网雷达单元机也被击落了11架,但是,在胶东半岛威海海军基地和辽东半岛旅大海军基地,各建立了一个由散布在数十平方公里的数十座大型相控阵雷达子天线经超高速中心计算机合成的等效天线直径达15千米的巨大的相控阵雷达,这是两面陆基的巨网,规模尺度和功率都比机载巨网更大,两面巨网的中心计算机还进行光纤联网解算,去除了不可靠信号、杂波和伪信号,当日军第一航空队接近渤海禁线400公里的时候,两面陆基巨网就清晰锁定,把这300多架隐形飞机牢牢套在了网里。


另一个方向,来自中岳岛号的激光卫星反射通讯。日本空军第一航空联队刚一从长崎起飞,就被已抵近冲绳岛北部海域的中岳岛号探测和标定,使用集成猝发通讯,以数秒钟的随机间隔向西太平洋上空的一颗国际同步通讯卫星发射通讯激光,经这个卫星的反射,被设立在天津蓟县山顶和北京房山县山顶的2座激光通讯站接收核定,通过光线,以0.3秒的滞后时间,传递到空一师电战指挥机和旅大、威海两大海军基地,也就立即进入了空一师低空突击团变轴向地效直升机和海面防空链导弹快艇所载的导弹计算机。


中国海空军并不是日本军界想像的那样不堪一击。远海另当别论,近海,特别是渤海湾入口禁线,对于侵略者来说,犹如铜墙铁壁。


360

空一师师长看到日军第一航空队犹如一群掉进陷阱里的狼群一样被层层套牢,后路被南面飞过来的空六师2团机群截断,各部就位,全都在屏息等待他的指令,一丝狞笑爬上面颊,语气平静地讲出两个字:


“开火!”


师长发出了他在渤海口空战中唯一一道攻击命令。



空一师机群射出600多枚R79远程导弹,渤海入口的海面上,从导弹艇防空链和48架变轴向地效直升机上升起了200多发对空中程导弹,大连方向和威海方向射出两道凝聚了两颗太阳般的激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