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341-350

中悦 收藏 14 47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341-3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341

中国酒泉战略导弹发射基地。



长征运载火箭接连腾空而起,一钻出大气层,就被万里以外飞来的激光击落。



二炮部队顷其所有,努力保持运载火箭的发射速度,吸引美军战略高能激光的火力,掩护空军精锐的空一师和空六师2团,夹击日军扑向我渤海京津地区的精锐机群。



战略火箭必须在我J12机群打掉日军第一航空联队之前,保持足以吸引美军高能激光火力的发射速度。但是,宝贵的每发近百吨重的长征火箭以这个速度发射,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342

对美军落基山峰顶激光发射站的第二次人力攻击,针对150公里外的山区枢纽变电站。


3个不明身份的美国人接近变电站后,用枪榴弹发射器向变电站发射石墨弹,只来得及射出2发,就被附近的可控反步兵定向钢珠地雷击伤。


定向雷被变电站保卫中心控制起爆后,上万个直径3.9毫米的钢珠定向喷射,3个人身上都被打成筛孔一样,当保卫人员赶到现场时,2人已自杀身亡,第三人早已站不起来,对着十几个保卫人员微笑了一下,拉响了身上的300克黑索金炸药,使现场半数保卫人员与他同归于尽。


那两发石墨弹在主变压器群中暴开,飘散成不死的春蚕之丝,数千条细微的石墨丝落在了变压器上,在70摄氏度温度作用下化成极薄的石墨导电层,变压器主电极绝缘子被石墨层覆盖后变成面导体,巨大的电流一下子使变压器壳体表面温度升高,冷却油沸腾汽化冲裂了冷却油管,使循环冷却油大部流失,失掉散热能力的变压器线圈迅速累积了高热,线圈导线间绝缘层炭化成为导体,然后,强大的短路电流产生的高热使得变压器油熊熊燃烧起来,变电站的十几台变压器被烧毁了。



落基山峰顶发射站内,灯光忽然暗了一下。电压比任何途径都更快地传递了消息。


能量控制计算机立即接通了峰顶的超导电池组。自由电子激光的产生原理是大家都了解的,但是产生的技术方案决定了功率和效率,要达到洲际硬杀伤战略武器的能量级,使用超导线圈构成强大的磁密度是必不可少的,因此超导电池就成为方便的附属备用电源。


超导电池组和最近刚架设的辅助高压线路一起,勉强支持着高能激光的连续射击,随着超导电池电位指示接连下降,大工程师季森脸上嬉皮笑脸的神色不见了,站在后面的“杰出的酒柜”已经一反平时的和颜悦色,神情狞厉地连续下令:“射击!”“射击!”“射击!”。


酒柜深知美日的共同防卫计划,一旦出了大事,例如中国发起对台湾的军事行动,美日的联合作战方式,就包括美军直接打击中国渡海船队,并且在北线掩护日本空军奔袭中国的北方重地,牵制中国空军力量,


准备多年,图上作业和历次演习都一再演练,现在就到了这个时刻,美国最新启用的战略高能激光所向披靡,有力地掩护了日本空军,可现在却被中国特种部队击中能源供应这一要害,眼见得发射速率难以为继了。


辅助高压线路的容量比被摧毁变电站经地下电缆输送的主线路低了不少。超导电池电位不断下降,季森双手像弹钢琴一般地点击着主控视屏上的人机互动按钮,嘴里不断发出指令,各个岗位上,一些工程师已经头上冒汗,季森的神情也逐渐严峻起来。


343

北京西山,中央军委指挥大厅。



总参谋长脸色凝重。


战略火箭发射上去,就被大洋彼岸的高能激光击落,损失重大,无法再把这个发射速率保持下去。


已经命令一些民用载具火箭发射,吸引了部分高能激光火力。


要空一师在最后一面巨网的支持下挫败日本空军之前,吸引住美国高能激光的火力,要付出的战略火箭的损失是巨大的,几乎无法承受。


344

接到了对美国落基山脉阿尔波特山高能激光发射站连续两次攻击结果的报告,总参*局中将局长握着报告的手明显颤抖起来。他沉了一下,似乎是控制一下情绪,然后声音黯哑地一字字地发布了命令:


“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攻击!”


345

美国落基山脉,阿尔波特山。



第三次人力攻击。


行动组长是位中年华人男子,借助前两次攻击的掩护,率领着一个6人小组,进入到半山的传感器地带时,就已经只剩2人了。


3位组员在电网外吸引和阻击追兵,分开了,通过电网后还有3人,身上的金属编织外层和高强度绝缘内层防护服都已经破损。通过第一道高压电极桩封锁线时,用掉了所有携带的短路器材,包括从身上脱下来的金属编织外层防护服。


穿越第二道高压电极桩封锁线时,一位组员默默地看了其余两人一眼,然后突然向一个高压电极桩猛扑,在一道刺眼的闪电中猛抱住那个高压电极,身体迅速炭化,成为最后的短路器材,战友生命换来的时机稍纵即逝,余下的两人没有分秒犹豫,紧贴着战友炭化的身体冲过了第二道高压电极封锁线。


身上只有最后一件防红外涂层的紧身衣。


两人使用辨识仪器努力分辩前方传感器的类型,前行了十几米,侧面一挺定向机枪打过来一梭子子弹,最后一位组员牺牲了,一发枪弹穿过了组长的腹部。


无法再前进了。组长的嘴角浮起一丝苦笑。简单包扎之后,组长慢慢爬到牺牲的组员身边,取出机件,沉着地安装好12.7毫米狙击步枪,打开微型雷达主动探测夜视仪的瞄准镜,光环套住1100米外横越山涧的三条高压电线中的一条,低沉的噗的一声,探测弹射了出去,数据一瞬间传了回来,侧风风向、侧风风速、气流层温度差,微处理器立即调整了瞄准镜十字线位置,第二发子弹是穿甲弹,噗的一声射出去了,不到2秒钟,组长看到那条高压线弹跳了一下,断裂开来。


第三次射击,第四次射击。三条高压线全部打断了。断裂的高压线回荡到山涧岩壁上,冒起串串火花。组长欣慰地笑笑,那挺定向机枪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再次开火。密集的弹雨扫射。


346

阿尔波特山峰顶,高能激光发射站。



大工程师季森的双手慢慢地放了下来,扭过苍白的脸,求助地看着酒柜。


中国人舍死忘生的攻击,终于切断了发射站通往外界的全部电源。超导电池仅仅独力承担了两次射击,电位就降到容量下限,能量主控计算机自动切断了电流。


山区枢纽变电站在抢修,山涧架空高压线路在抢修,发射站备用发电机早已启动,正在慢慢地向超导电池注入充电电流。


不管有多少不可知的变数,至少没有能源就没有激光,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切都依靠修复的时间决定。



这段时间里,美国难道就是待宰的羔羊吗?酒柜神色狞厉,一反常态地在大厅内急急地走来走去,像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暴躁的熊。


总统只能在自己提出的诸方案间选择和批示,总统不会创造什么。必须尽快想出解决方案。


本来今夜K31系统就是提前启用,整套的备用方案尚未建立,计算机对策程序运行了30秒还是一片空白,那就说明计算机没有办法了,那台计算机的30秒等于所有人思考30年。


第二套高能激光战略武器系统,K32,还在地面实验室里待装运上山,上山安装成至少要1个月。地面就地启用的话,激光要穿过地表2000米的光阻散射,效果降低50%以上,并且那也要10个小时才成。


10个小时!


10个小时足够中国人把所有洲际弹道导弹打过来,只要有1发在美国落了地,就能击毁现结构下的美国经济。更不用说,那时俄国人会插进来换一副面孔跟美国要这个要那个,而老欧洲都会皮笑肉不笑地提出许多事情,那些事情过去他们也在提,但是美国是听不见的,K31一失,美国就不得不听见了,美国会恢复足够灵敏的听力。


还有日本。日本今夜在新加坡外海对美军特混舰队发动突然袭击,那是不折不扣的第二个珍珠港。日本人在太平洋战败以后,默默舔着身上两颗原子弹造成的空前的伤口,隐忍了半个世纪。高脚杯说得很对,美日必再有一战。原因很简单,日本发动第一次太平洋战争的动因并没有消失,那就是资源安全。这个根本问题对今天的日本只是有增无已。美国采取的事实上的单极主义高压政策,正在激化这一问题。日本,过去只是躲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舔伤口,


日本一旦痊愈,他的武士刀锋将对准谁呢?一代代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舍,包括现在的小犬首相,那是对着谁的?


答案是明白的,谁在威胁他的资源安全,他就是对着谁的。


中国就更不同了。中国,那个表面上谦谦大度,骨子里傲视天下的文明古国。中国人连表面的屈服隐忍都从未有过。


“一穷二白”的时候,就敢在朝鲜战场跟美国率领的联合国军硬碰硬地狠狠打了一仗,横扫德意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美军,第一次被一枝“小米加步枪”的军队打的落花流水。朝鲜战场上中国军人尸横遍野仍然前赴后继冲锋不已的景象,已成为美国午夜惊醒的噩梦。毛泽东的灵魂,至今在中国领导人的思想里游荡。


去年台湾人要公投修改宪法宣告独立,就是在中国人的最后通牒式的警告下,总统不得不在最后关头丢脸地刹车,使得台湾总统积蓄多年的努力土崩瓦解。


明年中国将举办北京奥运会。这是一个时代开始的象征。


中国已经是购买力平价世界第二的经济实力,那个中国人的时代如果到来,美国就会从世界霸主的宝座上跌落。黑猩猩的群落里,位居二号的家伙都必定会跟老大血战一场,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


美国很焦急。新加坡外海的扼制咽喉演习,上海东的共同防御行动,就是美国这种焦急心情的反应。必须在中国人羽翼尚未丰满时扼制住他,否则,美国将再也无法扼制住他了。


本来,自己和高脚杯一样,是反对在眼下立即举行演习的,反对的理由则和高脚杯不一样。高脚杯还是他那一套政治经济的道理,自己的反对则只有一个道理:K31系统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但是新加坡事变打乱了所有的步骤。事已至此。中国人第一次面对美国威胁不再退让,而日本则在隐忍半个多世纪后突然爆发。美国已无路可退了。为了避免面对导致德国在两次大战中败北的两面作战,美国必须公开压倒中国,同时对日本实施隐蔽的外科手术打击。这都依赖K31的保障。


还有什么技术选择?


2年后,美国将把一颗核反应堆高能激光卫星打上同步轨道。那是终极武器。


它不受能量限制。始终罩在欧亚大陆的上方,中国,俄罗斯,欧洲,任何人的任何东西,想上天的和在地上跑的,只要美国想让它消失,它就会消失。那时才是世界永远臣服于美国的世代的开始。


这两年,美国就应该学学日本,稍稍隐忍一点,隐忍一点。但是盛气凌人的总统还是发动的“扼制咽喉”。


现在怎么办?手里还有航天飞机。用航天飞机可以击落大气层外对准美国飞来的任何导弹和恶意的卫星。但是,数量。


航天飞机只有3架,它们对付不了中国人3位数洲际导弹的同时发射。


只有一条路:尽快修复K31系统,尽快原地启用K32系统。这需要时间。


时间!酒柜的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347

北京西山,军委指挥中心。



大厅里的人们面色凝重。将军们已经讨论很久了。


局势急遽变化,冲突正在向更大规模的方向发展。


已经命令捍卫京畿的空军第一集团军主力出战,全军的王牌部队空一师已经带着巨网起飞,二炮在不断发射战略火箭吸引美军的高能激光火力。


如果这种艰难局面持续下去,我们有限的战略武器并不能坚持很久。


列宁说过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垂死阶段。但是这个垂死阶段的帝国主义,却仍如正午的骄阳那样迫人,给中国军队带来难以承受的压力。


美日合流阻止中国的统一进程,扼制中国的和平崛起,这个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政治态势一直在时明时暗地延伸,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这个态势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但随着中国国力的突飞猛进,美国的一些人日益难以忍受,日本右翼戒惧日甚,终于以后石油时代到来为触发契机,在2005年初开始明朗化,美日结成了阻止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军事同盟,在美国的暗中怂恿之下,日本以军事冒险为背景侵占我东海油田的态势日益明显。


中国政府为了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和东海石油问题尽了最大努力,分别对美日两方采取了坚忍不拔的有理有利有节的政治斗争,特别是在2005年春天开始的两岸政党关系冰雪融化,一度曾经成功地缓和了局面,使得中国东海的军事冲突在大家看来还是一个遥远而模糊的事情。尽管美日的联合电脑模拟演习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阻止解放军渡过台湾海峡,武力应对东海油田爆发的军事冲突;中国大陆的图上作业和实兵演习也次次都把美日武装干涉计算在内,但是在百姓们看来,那种事情一般是不会发生的。


确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国东海的大规模军事冲突不会发生。但是,如果一旦发生了,结果会怎么样?


中国东海的军事冲突如果发生,在本质上就一定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建立在经济政治矛盾基础上的爆发;在现象上,则一定是被某个偶然事件所引发。今天爆发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就是长期以来中美日在台湾问题和能源问题上一系列经济政治矛盾未能妥善解决的结果,而被新加坡事变突然引发。


真要打起来了,会怎么样?


早就有人预测,说几十年不打仗的军队就打不了仗了。有人列举军内种种现象。有人说未必解放得了台湾。


这些谰言,都被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出色的表现一扫而光。


部队还是老底子,还是能打的。


将军们的耽心不在这里。真正让人耽心的只有两点:


一是军费还远远不够。


眼下的情形很清楚,如果有再多一面巨网,如果有再多十几架机载激光平台,如果再多几百架J12,如果中国能够研制出今天战场上无法抵挡的高能激光武器,如果96级潜舰再多几艘,如果现在手里有一两个航母战斗群,如果…


二是军工研制的陈旧体系无法适应需要。


当代科学技术一日千里,帝国主义手里的尖端武器日新月异,我们与他们的军费之比一直在缩小,但是尖端武器差距却没有缩小,反而加大了。中央早就让一些过去战功赫赫的军工企业下马、缩编,“军转民”,同时开始大量采购外国军备,形成高端武器以进口为主的局面。


一方面压缩国内军工企业,一方面转向采购外国武器。中央这种不得已而为之的现实主义决策说明了什么,是很清楚的。


今天的新加坡事件突然引爆大规模军事冲突,中国军队不得不仓促应战,陷入艰难竭绝的苦战。


仗打到现在,可以看出,在广义对称条件下,我们的海军可以打赢美军2个航母特混编队,空军可以顶住美军顶级空军的进攻。


问题在于现代战争的不对称总体战形式。


美军投入战略高能激光部队后,太空领域和电磁领域的脆弱均势被打破,那么随着美日海空增援部队到达,我们初战取得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仍将被夺走。


日军采取的动作早在意料之中。


日本的新加坡演习舰队与美军舰队突然爆发的导弹对射,有着战略上必然的潜在因素,但是今天的提早爆发,则是我军精锐的南线演习舰队的出色表现引致,这就带有战术上的偶然性,偶然性的东西通常不能持久。美国人遭受到如此惨重的损失后已无法善自甘休,冲突的规模无可避免地还要扩大,冲突的方向却同时出现了三个可能:1、中日联合对抗美国,2、中美联合打击日本,3、美日联合对付中国。


第一种情况对美国是最不利的,它出现的基础是美国执意扼制新加坡-马六甲这个中日两国共同的石油咽喉。这个情况美国的决策者已经察觉,正在把他们的主要打击方向引到东线上来。冲突一旦在东线展开,性质就完全不同,中日联合就没有基础了。


第二种情况当然对日本最不利。它出现的基础在于日本露出狰狞的武装牙齿,要独力控制能源保障线,脱出美国的掌握,并且侵占我们的东海油田。日本的决策者显然也有醒悟和察觉,他们已经在南线石油咽喉上退缩收敛,而在刚才以海空军主力进犯我东海油田区域,又以一支精锐空军奔袭我京津方向,意在牵制我北线空军主力,保障他们在东线主攻方向上得手,并且,以实际行动做给美国人看,钢铁造成的“误会”只能用钢铁来解释,美国人有可能暂时接受这个钢铁的解释,支持日本与中国冲突,加上美军自己急速向心集中的海空军主力部队,以美日联合全力进攻的态势压倒我们,


这就出现了第三种情况,对我们最坏的情况。如果不立即制止这个局面,任由其发展下去,中国的和平崛起必然要被打断。


数十年来,由于实力相差悬殊,每次面对帝国主义的武力压迫,除了抗美援朝那一次以外,我们都是以韬光养晦的策略来应对,说得直截了当一点就是委曲求全。中国人民已经站立起来了,但是有时腰杆还不能站得很直。


今天这一次,中国尝试不再委曲求全。但是事实似乎证明,一旦我们要完全直起腰杆来,就会受到难以承受的压力。


但是今天,中国不准备把直起来的腰杆重新弯曲下去。这就要用钢铁来回答钢铁。



甲午海战百年之后,这是中日海军的再次大规模交手,失败是无法忍受的。



解打破困境的希望有3点:


1总参*局破坏美国高能激光发射站的行动;


2南线收复南沙的行动和即将发起的西线长途奔袭,在美军主力集结于中国东海之际批亢捣虚;


3中岳岛号将发起的主要战略突击。


348

在遭受第三次人力攻击之前,美军的高能激光系统已经在几秒钟内将打击目标区从中国西北的酒泉地区,转移到中国胶州半岛-黄海地区。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檀香山”静止反射卫星采用了极为先进的主动光学技术,通过构成同步反射镜面的数百个子单元的机械位置角度微调,3万6千多公里高度的檀香山同步反射镜主轴线转过一个2.7度角,立即就将高能激光剑锋挥到2000公里外的胶东半岛-黄海战区,依靠间断掠过该战区的低轨反射卫星的再反射,第一轮突击就击毁了空一师巨网的半数电子战机和空六师2团的9架J12。阿尔波特山顶发射站已经遭到了两次人力攻击,主变电站被摧毁,仅靠山涧高压架空线路的支持,电力供应功率下降到不足1/3,勉强支持着低轨反射卫星掠过目标的短暂时间内的高射击频率,不得不把每次射击能量降低了许多。


349

中国西北酒泉洲际导弹基地。指控中心大厅里气氛紧张、痛惜、沉重。


发射架和发射井内的一百多枚战略火箭已经打光了。再次装填备妥发射需要12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就在指挥员们无计可施的时候,测控组报告,美军的战略高能激光已经从酒泉基地头上挪走,转移到胶东半岛-黄海战区,正在攻击我空军部队。


350

空六师2团团长看到本团的J12战机接连被击落,牙齿深深咬进了嘴唇。胶东半岛地面站告诉他,美军已经启用了战略高能激光武器,刚才在代号为K31-0的低轨反射卫星掠过时,对2团机群进行了攻击。


怒火并没有烧毁冷静。团长明白,美国的战略高能激光系统是首次突然启用,机群未能采取任何防范措施。此刻暴露在晴空万里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任何云层的掩护,犹如在空哐原野上冲锋的步兵。按照地面站提供的可能掠过黄海战区的美军各低轨卫星的轨道周期资料,20秒后,还有一颗美军卫星到达,它有可能是反射卫星。2团长急中生智,做出了空前冒险的部署。


2团机群突然向海面俯冲,同时打开了降落阻风翼板,J12机群象是要在海面上滑行降落,十几秒内高度下降到不足百米,速度刚刚降低到略低于1马赫,1架J12背部突然冒起一溜火光,轻金属被强激光划出深深的印痕,这架J12立即拔高,飞行员的救生座椅弹射了出来,


与此同时,2团的30架战机突然开着阻风板缓慢加速,飞机突破音障一定要尽快,因为突破音障时的声同步共振激波对飞机构件有破坏性,2团机群一反常规,在0.9多马赫的速度基础上缓慢加速,还开着阻风板故意控制进度,任何飞机突破音障时本来就是费力的,2团机群突破音障的过程变慢,刚突破就又减速,刚回到音速以下,又缓慢加速,这样一来,飞机反复经过声速,声同步共振激波反复出现,将贴近海面湿度很高的空气中的水分子汇聚成微小水滴的水汽状态,形成包裹在飞机周围一大团云雾,


从落基山飞来的强激光能量由于供电遭受破坏,本来已经降低很多,而贴近海面的光阻散射更大,面对目标周身突然包裹上的云雾团,再难击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