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75


美国提康号导弹巡洋舰。

电子战中心向舰长报告:台湾2架电子兼容舰载F22的雷达回波消失。

舰长心里升起了一小片疑云:4架台湾电子兼容F22借口搜寻失控的战斧式巡航导弹到中国舰队演习区那边去演练,其实是借机探察中国舰队的电子战能力和若干重要的电子战反应信号。中国人出于政治目的说不把台湾战机视为外国军机允许他们飞进去,本舰由于位置突入中方演习区故被命令保持对台湾战机的电子管控,随后传来消息中国青岛号驱逐舰被巡航导弹击中,不久,本舰电战中心配合卫星资料确认一架台湾战机坠毁,地点在青岛号与本舰之间,时间上——舰长不愿意沿着这条线继续想下去,否则就越来越难以承受刚才对那枚来袭鱼雷疑点“不报告”事件发生之后的内心谴责。

疑点是被中国人的知会所证明出来的,如果说中方的知会是一种欺骗,那只能骗骗外行,因为中方的知会电的技术附件明列了他们舰载先进鱼雷的必要特征数据,这些先进鱼雷虽然表面上也是秘密,但对于西方海军来说其实已不是秘密,中国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拿出这些必要特征数据来,这些数据不是假的——西方海军可以和自己情报资料库核对,这些数据既然不假,那么中方的知会就真实有效——那枚鱼雷不属于中国舰队舰载鱼雷的范围。它可能属于其他人的舰载鱼雷,但是青岛号与本舰之间不再有其它水面舰艇,有潜舰1艘,但那是美国的,没有中国的潜舰,如果有,它无论如何逃不过P3D反潜机拖曳阵列、水下美国潜舰和本舰声纳系统的立体3点合成侦搜——如果它是先开进来静卧在本区域海底的,那么本舰开进时是与P3D和那艘美国潜舰一起用主动声纳“一寸寸”地扫描搜查的,不反射声波的潜舰是没有的,如果这艘中国潜舰静卧于海底,那么海底声杂波可以为它提供有效的掩护,但是,第一,这里的海底深度接近700米,已知中国海军拥有潜舰的最大潜深还不超过500米,第二,美国有演习区域完整详尽的海洋声地图,这片海底的声像图记载于计算机内,如果有大型金属物侵入静卧,则海底声像必被改变,计算机与声地图对照就会立即抓出这艘潜伏者,如果这艘中国潜舰是在本舰侵入后开进来的,那么从提康号巡洋舰开入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内它要想开进来就必须使用6节以上的航速,这个航速下要想逃过我们的立体3点合成侦搜其噪声必须低于90分贝,已知中国所有潜舰的噪声都在110分贝以上,低于90分贝的只有5种最先进的潜舰:美国的海浪三型,日本的春汛级潜舰,俄罗斯的北极海象潜舰,德国和瑞典的各一型,可是,俄、德、瑞典潜舰的每一艘都被美国海军保持着全时间跟踪定位,他们都在该在的地方,都不在这里,在这里的只有日本的春汛级潜伏潜舰,但它不在青岛号与本舰之间而在青岛号后面即西面约10海里,如果说这枚鱼雷是日本春汛发射的,那就与鱼雷特征声原起始点不一样,P3D反潜机的最新型阵列干涉探测设备探测到这枚鱼雷的声源起始点是在青岛号与本舰中间,即起于青岛号东而不是青岛号西,除非有人在青岛号西发射火箭首推两栖鱼雷掠海低飞直到青岛号东才溅落入水,这也不行,因为迄今为止的最新情报表明日本尚未研制成功两栖鱼雷,俄国和中国正在加紧研制,但也尚未完全成功,更不会已在舰艇列装,并且,两栖鱼雷首段在浪花高度飞行虽然可以有效避过现行一切雷达的远距侦察,可是其尾焰的红外特征不会逃出美国先进低轨卫星的眼睛,两栖鱼雷的热表面积与0.03-0.08间的反射率的乘积在地表1米高度飞行其热辐射功率低到10-20瓦/立体弧度接近地球地表热辐射本来很难探察,但是在这里它的背景是海水,时间是清晨,海水表面温度较低,两栖鱼雷尾焰与海水表面的背景热辐射之间仍有一定红外信号差,探测这个低差值我们以前或许还做不到,现在,美国的低轨侦察卫星红外焦平面阵列探测器的极低温冷背景技术刚取得重大突破可以抓住清晨海面掠海低飞两栖鱼雷的尾焰,为了这次大演习安排的数十颗低轨卫星连续不断地从头上飞过提供了不间断的侦察,不管是谁的两栖鱼雷都不能逃过低轨卫星圈的红外侦察,没有卫星报告,因此就没有两栖鱼雷。

那就剩一个可能:那不是舰载鱼雷,而是飞机投射的水下反潜反舰导弹,这架飞机是在青岛号东、本舰西投射的。那么问题就集中在:飞机是谁的?中国人的飞机要飞进来不可能逃过我们的星载-机载-舰载立体雷达网,他们舰队的每一架舰载直升机都在我们的跟踪标定之中,都不在这里,俄国人虽然有一艘阴险的巡洋舰在演习区南缘,但是没有飞机在这里,日本的飞机也不在这里,在这个地点的可以发射那枚政治反潜导弹的飞机只有1架——我们的那架P3D反潜机,其它条件也都对的上:那枚反潜导弹是极低噪声水平的,与美国最先进反潜导弹的特征极其相似,而P3D就携带着6枚这种反潜导弹。是P3D吗?是那架反潜机误射后逃避责任吗?

舰长的内心深处告诉他:不是的。要查证也很容易,让P3D显示一下那6枚反潜导弹的接口数据信号就可以,弹载计算机各有其标识数据码,造是造不出来的,让他显示,他就会显示出——6个信号,而不是5个。一个不少。导弹不是他误射的。要他显示只能凭添注意和怀疑,这些都是事后可能面对的调查时的无可逃避的证据。

还有一架飞机。那架坠毁的台湾电子兼容F22舰载机。

后背上一股寒流猛然升了起来。舰长隐隐醒悟到自己刚才的“不能说”可能掩盖了什么。居心叵测的惊天动地的可怕的政治阴谋。难道这样的事真会发生?究竟是美国利用台湾牵制了中国,还是台湾利用了美国实现独立?

谁利用谁?


这个阴谋一旦爆发,就会造成众多的牺牲品,自己是首当其冲的一个。说还是不说。说的话,立即身败名裂送交军事法庭。不说的话——躲得过去吗?本舰掌握中国知会电的只有3人,另外两人都可掌握,他们甚至还弄不明白。中国人的知会电也完全可能同时发给旗舰、太平洋司令部、海军部甚至直达白宫,那都不要紧,从技术上说,不把这个疑点向旗舰报告可以解释得通,因为本舰的前沿位置不可避免地处于双方强大电子干扰下,知会电收讯置信概率较低,刚才正是这样,刚刚50%。可信可不信。我可以说电文不清,即使你们都收到了,我也不一定清楚收到。

你们唯一能够据以判断的就是技术军事分析。本舰队真有此功力的只有两人,一个站在提康号巡洋舰指挥舱里,另一个是里根号航母舰长史密斯,那个标榜“纯粹军人”的古怪老家伙。


76


北京西山,军委指挥中心。

总参*局终于作出了综合情报分析结论。台独势力策划了一个极其险恶的阴谋。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决定性的情报来自两处:在事发地点,潜卧着一艘举世无双的海军艺术品,他准确报出了那枚气泡鱼雷转折的驻点信号,也准确发来了那枚飞机发射反潜导弹的溅落点座标、时间及其入海后的技术特征。另一处决定性的情报来自政治和军事上的更高层级,台湾号浮岛航母即将降下那面在抗日战争中我们曾经使用过的旗帜,即将升起他的本来旗帜,而舰名也将换为中岳岛号。中岳岛号发来了这个正在进行时的巨大阴谋的主要脉络。

总参谋长只看了1分钟,就急令:“报告中南海!”


77


北京中南海,琴房。


总书记知道军队请示的不是军事方案,而是政治决策。可选择的有两个,一个是原定应变方案,即2号预案,另一个就是我军最优秀的一批军官制订的那个惊天动地的行动计划,那个在上次中央扩大会议上被否定了的中岳岛计划。前者稳妥,后者极富冒险精神,前者是正,后者是奇,前者在现在态势下仍可保证不失败,后者则很可能在更为严峻险恶的局势下取得决定性的巨大胜利。

奇正相合。总书记给出了政治决策。

西山接到的指示是12个字:“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指示精神就是如此。在此方向下,如何军事行动就尽由西山决定了。


78


中国演习舰队旗舰,现代级大型驱逐舰。

到了舰队这里,军事决策就成为更具体的战术方案。

看到日本潜艇施放拖曳天线,司令员嘴角微微冷笑,命令:

“护卫舰发射水雷,炸掉他的拖曳天线!”


79


演习区域南缘,俄罗斯车而尼雪夫斯基号电子巡洋舰。

战情视屏显示出了一幅饶有兴致的画面,

日本春汛级潜舰的拖曳天线尚未伸展完全,已接近到3海里的中国海军护卫舰就抛射出了3枚线控水雷,

“轰!轰!轰!”无声有形的水柱显示,线控水雷干脆利落地炸断了拖曳天线。

俄军少将司令官立即意识到:中国人已经察觉,并且开始按一个预定的巨大计划行事了。


80

.

日本春汛级潜舰。

拖曳天线一断,舰长就只剩3个选择:

A立即下潜,换一个位置重新上浮发射,避免在一个地方露面太久招致的被动;

B立即发射导弹,发射完毕立即下潜;

C威迫中国直升机起开,用高频天线再次核对超长波电报命令。


副舰长带着人爬上了甲板,用商业通用旗语与中国直升机驾驶员讲话,先是就“误入”中国演习区域道歉,再是要求直升机起飞离开本舰,“本舰随时可能下潜,无法保证直升机的安全”。


中国飞行员不肯出来。在里面用不知什么东西敲莫尔斯码,告诉说直升机要被日本潜舰“驮着”,直到潜舰浮航离开中国演习区域,“以防止我方的进一步误击”。


舰长开始冒冷汗了。驾驶员想骑在头上押送俘虏出境,那在中国人看来,就是他们赢了这一回合。本来这也不是值得押上潜舰安危去冒险对抗的事。后面还有大大地收拾中国人的地方,不在这一会。问题在于,拖曳天线炸断后,所有剩下的高频通讯手段都被这架该死的直升机压着——它不仅压住了高频天线簇、备用天线簇,还遮挡住了最新型的潜舰通讯利器——水下蓝绿激光通讯发射/接受器!


要斗狠了。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豁出全舰的身家性命赌一把!舰长脸色铁青,咬牙命令:

“不管他!甲板人员立即进舱!潜舰准备下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