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四十一章.从实习生到船长 第四十一章.从实习生到船长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40 86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7/


1998年2月7日夜,我在公司总值班室值班。还没到元宵节,大楼外灯火辉煌,街上车水马龙,人们在节日的气氛中,欢声笑语,穿流不息。

值班室里就我和一个大学毕业刚分来的小张,天下太平,无所事事,我们俩一边品着香茶,一边聊着这几天过节的开心事。

20点,桌上的卫星电话响了,不好!准不是啥好事,这时侯只有紧急情况,在大洋上的船才会用卫星电话打到公司来。

我抓起话筒:“你好!公司总值班室!“

“我是翡翠海轮船长!我轮大舱出现进水,目前已发现一至三舱都有进水,原因不明!全船已经紧急动员完毕,正在按应急部属抢救。“

“知道了!迅速查明原因,速将船位,船况,货况及拟采取的措施向公司传真汇报!保持联络!“

放下电话,机灵的小张已经将电脑中翡翠海号的资料调出。

“翡翠海”轮,中国籍,1973年英国建造,散货船,总长178.31m型宽27.09m,总吨18972,载重吨32818。该轮第132航次,载矿粉27499吨,从印度驶往中国南京港。船上有船长郭林以下34名船员。据该轮今天正午的报告:海面气象良好,船况正常。按正午船位推算现在应航至胡志明市以南海域。

我迅速的按规定向总公司及公司在家值班的领导汇报了情况,老总当即从家中向这赶来。

郭林船长我再熟悉不过了,他比我低一届,在校时就是好学生,四年一直是区队长,英语也好,拿过全校英语口语大赛的名次,我和他最熟的是在他上我们船实习的时侯。

那是1983年的春天,我们明海轮从加拿大回来,刚刚靠上码头,就听见有人叫我,回头一看。郭林站在码头上,他是来我们船毕业实习的。

卸完货后,我们开航去美国东岸的萨凡那港装小麦,一路上郭林和水手们一起工作,值班,晚上就在房间里查资料,写论文。不过,水手们给他起了个外号:“童子“,水手们在枯躁的航行中,聊天未免聊些黄笑话和粗话,一聊到这种话题,郭林就满脸通红,一言不发。大家知道他在这方面腼腆。就更拿他开心,于是就得了这么一个外号。

到了美国,我们一起下地游玩,在一个书店前,一个水手拿起一本“花花公子“杂志翻了起来,他看到郭林在一旁,故意翻到中间有全裸女郎照片的一页,引着郭林看,还冷不防抓住他那穿着短袖的胳膊,

“哈哈!抖啥呀?害怕啦?真是个童子!“

众人看着郭林脸红到了耳根,不由的哈哈大笑。

别看水手们给他起那么个外号,他实际上有个女朋友,那是他高中的同学,叫燕子,考上了济南医科大学。在船上时他悄悄的给我看过那姑娘的照片和信,那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女孩,白白胖胖,一头齐耳短发,大大的圆眼睛。信纸上扬溢着对学习,对生活的美好理想和对爱情的热烈。那时我好羡慕郭林,青梅竹马,未来的白衣天使,又对他的专业很热心。

四个月后,郭林带着船长写着好评的论文和实习鉴定离开我们船,因为是定向实习,他回校后领到毕业证书就回我们公司报到,我们分手时恋恋不舍,希望还能再次同船。

一年后,我在大街上意外的碰到了他,久别重逢自然是好一通握手拍肩,

“你在这干吗?“我问郭林。

“我刚从船上下来,干了一年,这次来找公司要求派船。”郭林回答道。

“去你的吧,人家干了一年都巴不得休五个八个月的,你有毛病?”我笑着说他。

那时侯,一个学生毕业后都要先上船从实习水手做起,然后提驾助(助理驾驶员),我们从学校出来时都有了二付证书,有些工作得到好评的,三个月就当了助理驾驶员。一年后就提了三付。最快的出校门一年就做二付了,进步的快,就意味着有面子,干的好。

“你不知道,我这条船干实习水手,一年了,大付就是顶着不提我驾助。”郭林有些沮丧地说。

“是你没好好干吧?“

“你看我是那种人么?大付公开对我说:别看你大学毕业,在我这个没文凭的人手里,就是不提你!我也没客气,我下船时对他说: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做你的船长。“越说他越气愤。

我劝解着:“得了,别生气了,先回家休息一段,和燕子这么久不见了,你不想她?“

“别提这出了,燕子飞走啦!“郭林低下了头。

“为啥?“我很奇怪。

“还不是我上远洋船,为以后老是劳燕分飞,不想过等待的日子。“郭林眼中无神地望着远处。

“既然志不同就道不和嘛,别赌气,休息一段再说,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我想用轻松冲淡他的失意。

“不行!咱啥时侯落后过,我非加劲干出个样子来“郭林转回刚才的话题。

我好歹劝不住他,他还是找公司去了。

后来他一路进步很快,五年就做到了船长,在他的同级中是比较早的一位船长,而且这几年对他的出色工作,公司通报表扬过几次,看来这次对他又是一次考验。

公司大大小小各位领导都来了,船上也报来了他们的情况,他们是天快黑时,木匠在例行的量水时发现各压载水舱都有不明来路的海水。他们开启排水泵排水,但不仅压载水没有减少,反而在货舱也发现了海水。他们正全力排水,但天黑很难发现进水原因。

一条远洋货轮,通常是平底的,为了在空载航行时,保持船的稳性和一定的吃水以利航速,得灌一些海水压载,在船货舱底部和两边都设有压载舱,这些舱彼此都是隔开的,当船底擦碰到破坏物而受损时,这双层的底部压载舱也可以起一个缓和作用,而船装货物时,压载舱中就应是空的,船上有一个船员职务叫木匠,他的工作中有一项很重要的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测量一次压载舱的情况,照他们报来的情况来看,如果船没有遭到碰撞。那就是船体某处出现了裂痕,而且本该隔开的压载舱钢板也说不定都烂穿了,不然不会各舱都有海水。

翡翠海已经25年船龄了,早就应该列入报废船拆了卖废钢了。可这几年,航运不景气,为了低成本经营,我们一直用这些老船,报废船跑,拉的也都是些矿砂等不怕水湿的货。但如果碰上这种情况,只靠船上的排水设备的排出量是无法超过进水量的。我不尽为郭林捏了一把冷汗。

又有电话来了,老总接听了。

“郭船长你好!请报一下情况,进水还在增多!查出原因了么?天黑看不清?采取了什么措施?好好好!郭船长!公司对你是信任的!党员在这关健时刻要拿出模范带头作用来!你们一定要坚持到天明,在你们后面的长海轮,已经加速赶上来援助你们!公司时刻在关注着你们!请随时和我们联络!“

不错!作为业务水平高的船长,郭林无疑是称职的,但人们对他的信任来的容易么?

1989年夏,北京发生了“6。4“事件,事发时,公司下达了紧急通知,各船都加强了政治保卫措施,防止船在国外出现外逃事件。偏巧,郭林所在的那条船从国内出发去美国西岸的奥克兰港装小麦。

船到美国,政委采取了不发海员证,不办登陆证,不发现金,除有美国人在船工作时外,梯子不放下,更不准下地。可尽管这样,当船装货快要完毕时,由于吃水深了,甲板和码头平了。一天半夜,船上一下子有五名船员跑了,他们中有三位党员,其中轮机长,电机员俩人还是支部委员,转业军人。由于技术干部缺员不能苻合开航规定。公司不得不从在美国就近的港口调兄弟船的人补岗并从国内派人飞来接那条船的空缺。

消息传来,很多人说:这下这条船的政委和各位回来可有好果子吃了。

在回航的船上,船上的人们也是垂头丧气,往日的欢笑和娱乐没有了。大家都在想着回国后的日子。

一天晚上,一帮人凑在郭林房间聊天,他那时已是大付,说起这次跑人的事,大家都觉得回去我们也没啥好检查的,两条腿长在人家自己身上,拽也拽不住,再说该做的都做了还能咋样。

郭林说话了:“跑到外面有啥好,金窝银窝不如咱家的穷窝,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咱是干这行的,到了外面咱还能干啥?我要是想去外国,我就考留学生,这么不干不净的走,丢人!”

说到这,突然在坐的一个老水手哭了起来,

大家愣了!

“大付呀!你真是想不到吧?“老水手抽泣着说。

““怎么了?”郭林很惊讶。

“你就没想想到回航前,我为啥有事没事都跟着你?”老水手抹抹眼泪。

“你不就是想提木匠,想在我这表现表现?”郭林轻松地说。

“不是呀!我是组织上安排监视你的小组成员呀!”老水手更加委屈了。

郭林更惊讶了:“监视我?监视我干啥?“

“因为你不是党员,因为你会英语,因为你是大学生。“

回国后经调查,这条船上的人都没啥事,不久郭林就入了党,提了船长。

我回想着这些往事时,主管派船员的船员调配科长凑过来叹息到:“哎!郭船长本来这次春节前已经在船干了一年该休假了,可春节前派谁去接班谁都不愿去,我电话里请他再坚持一个航次,他就留下来了。等他回来,再没人也得派人换他下来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午夜21点20左右,距上次和船上通话已经半个小时了,他们没有拨电话过来,老总就拨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郭林的声音:“报告领导,情况很不妙,所有的大舱都已进水,排水情况不佳,前半部船体已没入水中,但主机运转正常,只是船速降下来了。我们还有信心,全体船员都在各自位置。”

“知道了!密切注意情况。”

离天亮还有几个多小时,只要天一亮,情况就会好转,在他们后面的其他船就会赶上来,翡翠海呀!发挥一下你的最后的能量吧,只要几小时,这些船员们就有希望了。

难熬的长夜,滴滴达达的钟表声在刺激着我们的心,又过了二十分钟,老总坐不住了,

“再叫他们,这次不挂断电话了,一直和他们联着!”

可话筒里传来的是忙音!

再拨!再拨!我的手有点抖了,老天!快接通呀!

可我们动用了所有手段,再也没有和他们联络上。只要有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我们一面不停的用电话,电台呼叫他们,一面将情况通知有关部门,即使是他们来不急通知我们弃船了,只要他们上了救生艇,救生筏,那怕是穿了救生衣,有过往的船发现了他们也是好的呀!

但最后的绝望消息来临了,第二天,我们的另一艘船经过他们失踪的海区,来回反复寻找,只看到了水面上的片片油污,只捞上来了几件救生衣,而且,从救生衣上的痕迹看,他们是突然没入水中的,可能连SOS都没来得及发,就是说在最后的一刻,他们还没放弃救船。

我疼苦的拿起电话,打给一个和郭林非常要好的同学,那天他正好是生日。和家人正在乐着。听完我的话,电话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上面的这些叙述是为了纪念郭林,我这位同学,优秀的远洋船长,我的好朋友,愿他的灵魂永远安息!

这些文字写出来前,我也忧郁再三,要不要把郭林的这些事写出来,因为发生了惨祸,必须有人对此事负责,于是说什么的都有。上面的叙述为了方便读者了解事情的经过,我用了一点文字手法,在值班室的不是我,我是那个听到郭林出事后痛哭的人。

关于这次船毁人亡的事件,事后面对各种说法,我和一些与我观点不同的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我和申从大学时代就是无话不说的铁哥们,毕业后都分到了一个公司,不同的是他的专业是留在机关,而我上了船。我们哥们多年经常争论问题,尽管有时争得面红耳赤但都不往心里去,但有一次我真和他急了,我向他拍桌子了!

当我听到有人告诉我翡翠海轮没了,郭林船长走了时,我躲开在春节欢乐中的人们大哭了一场,在海上的那些日子里,我经历过生死,面对过很多叫人打冷颤的情况,也见过很多催人泪下的场面。我都没流过泪,没有这么激动,因为我知道一切泪水对解决问题一点帮助没有,反而是软弱的表现。

从船上下来后,我了解了机关的运做,也了解了陆地上人们对海员们的一些看法,当我在这春节之际听到正直的有些愚忠的郭林如此走了,苍老的翡翠海是这样地结束了她的航程时我止不住的流泪了,为那些不堪重负还在海上为国家海运航行的旧船报废船,为那些一个心思多拉快跑的血性男儿痛哭!

半年后我有事到公司去办,在公司的大楼里与我一块办事的人指着一对母女对我说:“看,那就是郭船长的老婆和女儿。“

我本能的偏转头去不想注视那母女俩,我真不知道如果我上前去怎么对郭林的妻子说,说什么,我怎么对他的女儿讲,讲什么?

匆匆擦身而过时,我只是感觉到那是一个很单薄很腼腆的女人,那小女孩也只有几岁大。

办完事后晚上自然是和申一起就喝酒聊天,喝着喝着就说起了郭林的事。

申说:“公司上上下下对这件事都很不满,今年的安全全被这事泡了汤,现在船上的管理太差,木匠三天不量水,大付船长都干什么去了,发现大舱进水了也不仔细观察,如果说几个小时就进水进得船下去了那就表明船已无可挽回了,早就应该弃船。再有,后面赶上来的船只捞上了几件救生衣,那些救生衣上的死扣都被拉断了,说明船上的人根本就没上救生艇,完全是被大船下去时产生的旋涡带下去的,说来说去,郭林是个好人,但这事处置不当。”

也许是喝了酒,也许是下午那母女俩的身影刺激了我,我重重的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我可不这么看!25年的船了!还跑远洋?那个司机敢开上一辆报废的卡车满载货物爬青藏高原?用这样的该报废的船跑远洋本身就是不拿船员的命当回事!船太旧是造成这事故的第一大因素。”

“还有,就说船上的管理,我们刚上船时那些”八路“专业水平是低,可责任心强,部队训练出来的作风就是有作用。现在呢?只有利润是硬指标,用些合同工,人事上裙带关系横行,船长怎么管?又能管得了多少?整天讲货运吨海哩,讲资产增长率,不是用报废船挣的?不是用船员的命换的?”

我们远洋最值钱的不是那些资产是这支素质过硬的海员队伍,可这些年对船员们是怎么评论的?

申争辩道:“船长有权决定弃船,人的生命比船更重要!”

啪!我红着脸重重地拍起了桌子:“有权!逃出来了是英雄好汉,逃不出来还不让人家在海底下安宁?事后评论决定对与错轻松,设身处地的想想决定岂船是那么容易么?”

申也急了:“照你这么说都是机关指挥失误,船上就没一点责任?我们是在踹寡妇门?”

我们俩人红着眼对视着,不一会,俩人都低下了头,各自端着酒杯一杯杯的往喉咙里灌。

1979年夏,广州远洋的“广水”轮满载货物在马尔马拉海的大雾中被一艘外轮撞出一大洞,偏巧那撞破的货舱里装着四百桶电石,电石一泡水就产生乙炔气,那是见火星就爆炸的气体,船员们在土耳其当局的要求下弃船,但他们舍不得载他们渡过大洋的航船,舍不得几千万的国家财产就这么丢失,船员们分乘两艘救生艇远远地飘泊在离船不远的安全地带,几十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发现船不下沉了,于是,大付胡冠雄要求回船上去看看,如果有一线希望还是想救船。船长犹豫再三同意了,还有两个水手也自告奋勇和胡大付一起去,他们小心谨慎地爬上船,经过检查船果然是不进水了,泡在水中的电石也停止了放乙炔气,另外的船员们也回到了船上,大家冒着生命危险奋战了几天,终于清除了进水的电石,堵上了破洞,把船开进了修船厂,最后安全地回到了国内。回来后等待他们的是红花和奖励。

可是如果胡大付他们这次冒险登船没有成功,作业时发生了爆炸,那会是怎样的评说呢?

八十年代末,一艘满载重晶石的远洋轮从湛江出发航向美国西岸,在太平洋的中心处船体突然不明原因地开裂,情况报回总公司,总经理亲自在调度室直接指挥,四天四夜老总没和眼,第三天时我在走廊里碰上老总,他本来是白净脸,但此时他的脸色我只能说与青砖没什么差别。不仅仅是不睡觉的疲乏而是还有沉重的心理压力,老总的心累比身累重万倍。

从船一出事,公司就调集了四条附近的船前去救援,但出事船离最近的美国夏威夷还有四天的路程,尽管公司通过有关方面向美国求助,美国的救助船也要有一段时间才能赶到。而船体开裂越来越大,大舱里灌入的海水已快到了极限。

偏在此时,船上的政委代表党支部要求弃船,老总难啊!下命令吧,上亿的财产就这样放弃了,而从船上报来的情况看还没到最后的时刻,不下令吧,一旦船员们失去信心可能就会出乱子。如果真是错过了弃船的时刻,一但没了一位船员,怎么向大家交代?正在老总左右为难之际船长通过电话向老总表示:船长个人认为还没到弃船的最后时刻,船长愿意留下来与船共存亡,救下了船是好事,救不下船船长不后悔。

有这位船长的信心,加上船上还有一些与船长一致看法的船员,老总下决心先不弃船。

在这位船长的组织下,船员们拼命补救,终于在救助船的帮助下将船开进了夏威夷的修船厂。

船回来后,那位船长自不用说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而政委会被怎样对待就不用说了。

我另一位同学几年前当上了一个船公司的老总,一次,一艘船在海南岛以南海域出事了,船碰上了不明物体开裂进水了,他在调度室指挥处理,开始他命令船长向海南岛靠近,我们的海军舰艇也紧急出航前去救助,但在海军舰艇到达之前,从船上报来的情况看船已经很危险了,这位老总果断地命令船长弃船。

船长一边安排船员们登上救生艇一边还在电话里和老总磨,希望自己晚一点撤离,船长不想就这样放弃自己的船。

老总语重心长地对船长说:“好兄弟!我也做过船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平日里说责任重于生命,那是平时,现在你不能啊!我命令你不许做傻事,我要你和你的弟兄们一个不少地回来,回来后不管有什么我一人承担!”

其他的船员们都回来了,只有船长一人没回来,回来的船员告诉老总:大家都上了救生艇,船长说他要回驾驶台取事情发生过程中录下的录像带,可他去了久久不回,而此时船开始下沉,为了不被旋涡卷入水下,船员不得不启动马达离开了。

对于船长们在此时不愿离开船,宁可与船一起消失,我只能这样说:一个船长当手握着几十号人的生命和一艘价值不菲的船的命运时,他就背上了一具沉重的十字架,不论什么原因,船没了,这位船长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而一个有着强烈的责任心和很高专业素质的人一旦职业生涯结束了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这对于一汉子来说不如魂归大海!

具体到郭林船长,我理解他在最后的一刻还率领全体船员试图救船,只能说他希望尽职尽责,而天不留他,他的命运就是魂归大海!

如果没有一种强烈的责任心,没有一种对国家财产视为自己的生命的人群,一遇到困难,一遭遇危险首先想到的是解脱自己的责任,保住自己的命,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共和国,就不会有从一穷二白起家建设成世界瞩目的中国经济。后人对中共军队能用小米加步枪打败日本人,国民党军,美国人感到敬佩和不可思议,我认为能用落后的甚至是非常规的装备打赢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把胜利和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有了这种人,有了这种精神,他们可以战胜一切比他们强大得多的敌人。在和平时期的建设中,同样要有献身,要有付出生命,我们是赞赏他们的职业责任心,提倡他们的献身精神还是无视或者是不提倡甚至是贬低这种精神?

中国远洋从几艘旧船发展到现在的世界第二大船队,从普通的杂货船发展到拥有世界上最大型的超级油轮,最先进的集装箱船,从主要是旧船,报废船发展到大部分是新船,现代化船,这四十多年的历程中聚集了多少海员们的血汗和生命,不是因为有着视船为命的精神行么?

朋友们,请你设想一下,二十年前我站在锈迹般般的甲板上看着人家崭新的大船气势汹汹的从我船旁边驶过,那种刺激自尊的痛是什么滋味?二十年后,飘扬着五星红旗的最现代化的集装箱船雄居在码头上,她身边一艘艘日本的,德国的,法国的船如同陪衬一样衬托着中国船的壮丽是什么样的快感?

这世上没有白来的东西,任何的骄傲都是用血,用汗,用泪,用命换来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