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四章 绝密底牌(上)

江南疯子 收藏 2 84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四章 绝密底牌(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王忠、丁松、孙天浪三人见“王爷”陷入了一种迷茫的回忆状态,不禁互相看了看,没有打断他的冥想,任由他靠在椅子上微闭着眼,脸色时青时白地陷入了回忆中。

审讯室里一时间显得安静极了,王忠、丁松二人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王爷”终于从回忆中醒转过来,神色恢复了正常,看了王忠等三人一眼,目光又转向了一边去。

“从你刚才的神色变化中,可以猜出回忆时并不完全是件愉快的事情”王忠说道,见林正丰毫无反应,玲了道:“我想,如果你只是甘心于当一个市长或者说当一个黑道盟主吧,可能不会有刚才的情绪了,但你却想黑白两道兼顾,野心不可谓不小嘛!”

“哈哈,哈哈”,林正丰再次狂笑起来,扫了王忠等三人一眼,满脸地“道不同不相与谋”的神态。“你不用和我说教,你别忘记了吧,市长我当了六年多了,如果要讲大道理,我想你可能也会承认我肯定比你讲的好。黑道?白道?我想问的是何谓白道,何谓黑道?有纯粹的白道和完全的黑道吗?”林正丰用戴着手拷的双手指了指王忠、丁松、孙天浪三人,不等他们回答,情绪激动地叫道:“你以为你们是白道,我这样的就是黑道?我告诉你,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什么黑道白道之分,有的只是强者和弱者之分。别说我们国家,即使整个人类社会,虽然经历了千万年的进化,但决定人的生存状态的依然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不错,人是万物之灵,是高级动物,但人却依然是动物,只不过自我标榜是‘高级动物’而已。但既然是动物,即使是高级动物,也依然逃脱不了动物的生存原则,遵循的也依然是丛林法则,也只能是丛林法则!只不过现在这弱肉强食的方式比原来隐蔽多了而已。嘿嘿,你们不用和我讲大道理,也不用发什么脾气,如果你们能冷静下来回顾一下人类历史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哦,我说的是冷静地面对历史,客观公正、不抱任何成见地看待历史,看整个人类社会的进化过程。”

冷冷地看着林正丰情绪激动地说完了,王忠没立即接他的话,让整个场面冷了好几分钟后,才“嘿嘿”地冷笑几声,“人类历史?好,那我告诉你,整个人类社会虽然在原始社会和动物们为伍,没有太多的理智、理性和智慧,确实是弱肉强食;但随着人的进化和社会的出现以及文化的发展,人必须成为而且也已经成为有自制力和约束力的人,同时也建立起了道德规范和社会约束力。我问你,既然你熟悉历史,那么请你告诉我历史上有哪个国家的哪个朝代是由黑道创立的?所有国家的黑暗势力,最终的结果都是灭亡一途,因为它以暴力手段侵犯他人的生存、生活权利,扰乱了社会次序,干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形态。就拿你来说吧,我先不说你建造别墅、私养大批杀手的非法资金从哪儿来的,仅你为实现自己的野心清扫道路上的障碍,利用手中的权力干了多少违法乱纪的事?又伤害了多少人、杀害了多少无辜生命?”

“哈哈,你真是妇人之仁!”林正丰不屑一顾地斜睨着王忠,“你看看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纵观历史上所有成大业者,甚至彪垂千秋的所谓英雄人物,哪一个不是踏着累累白骨、踩着芸芸众生的尸体爬上去的?成大业者怎可有妇人之仁?!一将功成万骨枯,历朝历代都是如此,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代价。”见王忠等人定定地看着自己没有太多的反应,林正丰的情绪又激动起来,仿佛回到了市长位置上正在发表演说般,“我告诉你们,所谓的黑道与白道只是当权者为了维持既得利益而硬性定义的而已。历史上很多朝代更迭都是由老百姓或盲流造反起家的,这些造反者在成功前不也是被当时的统治者称为盲流吗?而盲流用当今的话来说那就是黑道了。当盲流们造反成功获得政权后,谁又记得他们的出身呢?一获得政权,盲流们也就从黑道自动变成白道了。所以说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黑道、白道,只是生存方式的不同而已。你说的扰乱社会次序,哈哈,那就更可笑了,所谓的社会次序,那只是当权者制定的游戏规则而已,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的目的而制定的。”

“是吗?如此说来,你是对朝代的更迭有过研究了?”王忠不咸不淡地问道,也不等林正丰回答,接着说道:“不可否认,历史上的朝代更迭确实大多是通过战争手段实现的,有战争就有伤亡,这很正常。但你却忘记了最根本的一点,起义是在什么样的社会状况下发生的。民众的起义,大多是在民不聊生、官逼民反而民不得不反的时候发生的,百姓们无法生活下去了才会揭竿而起的。”说到这,王忠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历史上也的确曾出现过侠盗或劫富济贫的组织,他们虽然被当时的统治阶层称为流氓或匪,但大多是被逼不奈占山为王或劫财物散给疾苦的百姓的,这和你的杀手组织、创建的黑道是截然不同的性质,有着本质的区别,你不要和我来个逻辑转移。至于现在的社会状态,我告诉你,虽然远远没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理想境界,虽然有着贫富差距、有着各种阴暗面、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不容否认的是,人们都在安居乐业,都心态平稳地为了自己的生活目标而努力奋斗着,政府也在千方百计地大力发展经济,努力使百姓们的日子过得更好,这和你说的起义或造反所处的社会状况根本不一样。你以为凭你网罗的几百个杀手就能实现你的野心吗?哼哼,枉你炫耀自己熟读历史,竟然有此可笑而愚蠢至极的野心?真是痴人说梦了。我现在知道的就是你自以为比别人聪明,自以为生命比别人尊贵而危害社会安定,草菅人命,妄图以广大民众的生命铺就一条根本不可能达到目的地的路而已!”

王忠的话犹如一记棒喝,把林正丰的说得哑口无言。虽然林正丰自恃研读历史,熟悉朝代更迭,但他一时间也找不出可以反驳王忠的道理,因为王忠的逻辑建立在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最基本的点上——民众的生活状态和社会心理。看着林正丰两眼不停地转动着,显然想找个理由为自己的话辩解,王忠心想得赶紧打开他的心理防线,不能再继续纠缠刚才毫无意义而且浪费时间的话题了,于是暗运功力于双眼,两眼锁定在了林正丰身上,“你不必再找什么理由为自己那可笑的野心辩解了,你膨胀的欲望导致了你建立了自己无法实现的野心,这毫无实现的可能。其实就象你刚才自言自语的那样,你当初之所以决定走黑道,也是被逼无奈,想摆脱受制于人的困境,是吗?其实凭你的智商,你自己也知道你的野心是不可能实现的,你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为摆脱自身困境而苦苦挣扎、既要在官场维持好市长的声誉,有要在洛阳黑道维持并扩大自己势力的双面人,是吗?”

在王忠的双眼锁定于林正丰身上的时候,林正丰感到了自己身体又不舒服起来,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住了自己,而王忠的话更象一把刀一样劈开了自己精心配戴的面具,于是愤怒、屈辱、绝望等诸多情绪包围了他,脸色一会红,一会白,一会青地交替变幻着。林正丰时而咬牙切齿地怒视着王忠等人,时而又沮丧地仰头望着房顶的天花板摇摇头。过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才终于一咬牙,两眼盯着王忠,“时也?命也!想我年少得志,自恃天资聪颍,澻立下雄心壮志。谁知十六年前一着错,导致日后步步错,而致今日败亡之局。真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胜者为王败者寇,好,我可以说出一切经过,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否则一切免谈!”

“放肆!你以为你是谁?现在还敢和我们谈条件?”孙天浪拍桌而起,怒视着林正丰,“你真的以为你不招供我们就没办法知道你的一切犯罪行径了吗?”

林正丰扫了一眼怒目瞪着自己的孙天浪,不温不火地说道:“孙局长,你不要吓我。凭你们国安的手段,我当然知道你有办法让我说出我不想说的话,但即使我不自觉地说了很多,恐怕最后还会让你失望的。因为除了关于洛阳黑道的事情是我一手精心策划的外,其他很多事情我也是一知半解,甚至很多是猜测的。”说完,林正丰使劲摇了摇头,想摆脱王忠施加于他身上的无形压力,而两眼却眨也不眨地盯着王忠。

王忠此时看到林正丰的双眼透出来的是一种凶狠而孤注一掷的目光。他知道以林正丰这样在短短十几年内成为洛阳黑白两道呼风唤雨的枭雄,行事向来果决而又深谋远虑的,这种人在大事上肯定会留一手的,所以还是让他甘心说出来一切好,这样自己掌握的情况才详细而全面。于是淡淡地笑了笑,王忠毫不犹豫地迎着林正丰的目光望去,“你先说一下什么要求吧。如果是法律、政策没有规定的东西,那我即使答复不了你也可以请示我的上级;如果是法律、政策许可的,那我可以立即答复你。”

“好!我这大半生阅人无数,相信这次我也没看错人,虽然你我现在的社会地位完全不同了,但我依然相信你!”林正丰看着王忠说道。顿了顿,继续道:“我的条件只有两个:一是不论我说出来的情况让你们多么震惊,那么即使在我死后,也不能在公众媒体上给我扣上卖国贼、汉奸之类的帽子!无论如何,当初我虽然答应了那些人,但从心底讲,我还是不甘心做个背叛国家和民族的罪人的,而且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怎么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就是创建洛阳的黑道,也只是我们自己的家事,与卖国根本不相干的。”说到这,林正丰眼里流露出一种坚定不移的意志。见王忠没接他的话而正等着听他的下文,于是继续道:“第二个条件就是,把我在政府工作这么多年所发的工资奖金等,全部转交给我唯一的儿子。虽然这么多年来,用于创建黑暗王国的资产已经有好几亿美元了,但却和我个人的工资奖金等毫不相干,我也没有把那几十亿美元转到我个人的帐户上来。”说完,林正丰双眼紧盯着王忠。

王忠表情严肃地看着林正丰,“你的第一个要求,我想先知道以下,你所说的那些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某些人或某个组织、机构?如果事关国外某些组织或机构的话,那我现在不能答复你,我需要请示上级后才能给你答复。第二个要求,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你当市长及普通公务员这么多年来的工资奖金等,我们不会没收上缴国库的,就按你说的留给你儿子。”

“嗯,你猜的有点边了。如果要从头说起,肯定与国外机构有关,而且我怀疑可能是某国政府的一个精心设计的大计划,你先去请示一下你的领导吧,当然,必须是能做得主、说话算话的领导。”林正丰回答道。

听到林正丰证实了自己的某些模糊猜想,王忠走出审讯室打电话给王长亮请示去了。十分钟后王忠走了进来,迎着林正丰追问的目光点了点头,“刚才我已经请示过领导,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涉及到了国外的某些组织或机构,那么在你的案件公布于媒体的时候,这一点不会公开的,而且至少三十年内不解密。但是关于你组建黑帮、洗黑钱、雇佣杀手、非法配备大量枪支等等罪行却必须公布的,而且你必须说出你组建黑帮的所有经过以及黑帮的一切情况,当然包含你那些秘密帐户。”

(本人新书<<龙腾疯战>>已经发表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17970


.请一直支持偶的读者朋友们去点击、推荐、收藏,疯子谢谢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