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枭雄 正文 掠夺枭雄(第一至八章)

大铁锤1 收藏 0 35
导读:掠夺枭雄 正文 掠夺枭雄(第一至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5/




第一章

初秋的阳光撒在人股票交易厅外的人行道上,让人觉得暖暖的,王彪却觉的浑身一阵冰凉.他倾注全部家当的一只股票中止上市了,这只股票自从一家民营企业接手后,用借款,担保等手段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掏了个精光,让王彪这个小股东变得一无所有.王彪今年二十五,一米七五的个子,宽宽胖胖的脸.显得比较威武.实际上是书生一个.


”抢劫,全他妈一帮抢劫犯!”,路过的几个股民被从王彪嘴里发出的怒骂吓了一大跳,不过他们马上醒过味来,又一个血本无归的,这种事多了.”多保重吧,兄弟.”一个满脸晦色的胖子丢过来一句,行色匆匆的走进交易大厅.没错,就是抢,又怎么样,我们这些老百姓,天生就是猎物,王彪露出了一丝苦笑,向家的方向走去.


五年的功夫,就这结局,真他妈倒霉.王彪一边走一边摇着脑袋,还是出去散心吧,呆在家里也是看家人的白眼.去哪呢,名山大川,凭身上的几百块?想都别想.哦,李军那小子在陕西当兵,去那玩几天吧.反正他管后勤,白吃百喝一阵也不错啊.


六天后,秦岭山区的一座军用后勤仓库前,胡子拉扎的王彪喘着粗气,腿一阵阵的发软.这地方离最近的车站竟然有五座山头的距离.哨兵在问明来意后一个电话打进去,几分钟后,李军走拉出来,几年不见他还是老样子,又黑又胖.笑起来还是那么奸.”老王啊,什么风把你吹到这个穷山沟里来啦?俺们这是和尚营,没有花花草草的.”,”我靠,你别一见面就揭我老底行不.”李军这小子,还是那么大嘴巴.到里面坐下之后,我王彪把这几年的遭遇说了一遍,李军听了唏嘘不已,告诉王彪,尽管在这住,这里风景比起那些名山来,一点也不差,还有一座历史很久的道观,现在还有道士,是个散心的好地方.


晚上王彪享受一番热情招待不提,觉得第二天先去道冠看看吧,毕竟自己练过几天道家内功,对这个感兴趣.


清晨,战士贺辉带着王彪走在前往道观的小路上,”王哥,这道观旁的风景特别好,走这觉得特别舒服.”他兴致勃勃地向王彪介绍.王彪觉得也是,这里充满生气,让人觉的特别清爽.道观到了,这道观不大,样式很古,墙面斑斑驳驳,牌匾上入云观三个大字已不可辨认.贺辉刚想敲门,门就打开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微笑这稽手:”小贺啊,好久没来啦,带什么朋友来啦?”贺辉忙给双方作介绍,这个道士法号青云,是主持的弟子.青云听说王彪是李军的同乡,热情的微笑马上堆在脸上,看来李军对他们照顾不少啊,王彪有些嫉妒地想到.把游览的来意说了一遍之后,青云满口答应,并且介绍说道观后面还有一个山洞,是以前祖师潜修之地的,碰巧今天主持出去采药去拉,他可以带王彪去看看.”那太谢谢青云大师啦.”王彪作出一脸感激状,这点样子还是要做的吗.贺辉先回去了,这个道观对他来说已经是审美疲劳.


第二章


这个道观布局很普通,供桌,座椅什么的倒是很古老,这些古董拿出去能卖不少钱吧,面临破产的王彪贪心地想到.道观很快看完了,山洞离道观二里左右,青云子对王彪说,自从两百多年前祖师爷潜修之后,留下一句:留待有缘.祖师爷就不见踪影啦,因有祖师的这句话,这个洞并不禁止外人参观.青云子把王彪带到洞口后就先回道观了.王彪进洞之后左看右看,这洞不太深,只有8米多长,两壁长满了青苔,只有洞底刻了一个巨大的八卦.王彪一看,大感兴趣,这东西很少见,雕得很精细啊,不对,这好像是铜的,近来文物古董行情高涨,把它弄到外面应该能卖不少钱吧.仔细看看,这个八卦由铜片插在石壁上组成的.啊,本以为发啦,没想到插在墙壁上我也取不下啊,王彪刚鼓起的热情象破了的气球泻了下去.先数数铜片有多少吧,”….四十九,五十.”


五十?王彪记得周易之数为四十九,怎么会有五十呢?再数一遍,没错,是五十.“大衍之数五十,留一不用”这句话从王彪脑海里蹦了出来.也就是说大衍之数五十是满的,只有留出其中一个,于是有了流通有了可移动的空间.那干脆把这铜片移动一个不知怎么样,于是王彪的手伸向了墙上,企图把一只铜片移到自己的兜里.移那只呢,还是移最短的那只吧,这样短时间也发现不了.


说干就干,王彪把手伸向最短的铜片,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扯,只听见啪的一声,王彪重重底座在地上,”怎么这么松啊,”王彪大呼上当,揉着生痛的屁股刚要爬起来,随着轰隆隆的响声,石壁从中间裂开了一道一人宽的大缝.不会吧,王彪的嘴张的老大,竟然有机关,进去看看先,搞不好有宝贝.王彪的屁股一下子不痛了,站起来就从缝里挤进去.里面的空间不大,只有一张灰色石头桌子,上面放着一个似玉非玉葫芦,桌子上刻着两行字:大衍奇数,破一者得.王彪凑巧把那个一抽出来,八卦变成四十九之数,这个门才打开.真是赚到了,王彪美滋滋地把那个葫芦拿起,打开瓶赛一看,葫芦里有一颗黑色的丸子,又象液态又象固态,是不是仙丹啊,不过古代道士常用汞来炼丹,也许可能有毒.这丸子黑乎乎的,倒像有毒.到底吃不吃呢,这可不是武侠小说,小说里得猪脚吃了会成神,我王彪吃了可能会成鬼.,怎么办?


第三章


王彪痛苦地想,自己现在一无所有了,一屁股债也很难翻本,就赌一次吧.


王彪一仰脖子,把黑色的丸子吞了下去,只觉得腹内一阵剧痛,紧接着剧痛扩撒到全身,全身的肌肉过电流一样一阵麻和痛.完了,这宝押错了,这是王彪晕过去之前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念头.半个小时之后,王彪睁开了眼睛,石桌映入他的眼帘,我还没死,太好了.,王彪以前练过几天道家内功,赶紧一运气,丹田感到一股强大的热流,哈哈,这一宝押对了,在看看石桌,怎么上面多了不少花纹,和外面墙壁上的八卦阵一样,有个花纹很像阴阳鱼,阴阳鱼的眼睛大小和葫芦口倒是一样大,王彪赶紧把葫芦口对着花纹用力一按,石桌忽然裂开,露出一个正方形的空间,里面有一个蓝色水晶体和一张纸,把纸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小子,算你运气好,葫芦离开桌子半柱香之内你不服用丹丸,丹丸就将失效,桌子里的东西也将华为乌有,天大的好处也将离你而去了,凡事怕东怕西之人,是不能享有这非凡的好处的.你看到纸条之后赶紧把水晶握在手上,然后凝神静思排除杂念.王彪赶紧把水晶握在手里,刚一闭目凝神,大脑中就蹦出一个人,四十岁左右的道士,他的语言应该说是信息直接传到了王彪的脑子里,原来他叫风云道长,两百多年前游历大别山时碰到了一个怪人,给了他一个能存储能量和信息的水晶.并给了他修练和炼丹的法门.他当时搞不清能量是什么东西,过了好久才明白,这绝非当时之物.加上当时满清入关后大肆屠杀有骨气的汉人,把剩下的汉人都强制性的变成了只知道说是的奴才.风云他从水晶里获得不少信息,感到中国正被满人印象愚昧和封闭,就到这个山中隐居起来,在临死前,把这个山洞的机关布置成只有冒险和叛逆精神的人才能打开.紧接者一股强大的能量和各种修炼法门和信息象潮水涌进王彪的脑子,又练功的,炼丹的,搏击术,协震波,光速会导致时间压缩......不对,一个道士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没等王彪想明白,传输已经结束了.睁开眼睛一看,水晶已经变成绿色.王彪只觉的浑身轻飘飘的,身体于以前不同了,到底哪里不同,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不管如何,好处总算得了,王彪象石桌做了三个揖:风云老头,你还真有个性,有好处不私藏,我王彪谢过你啦.王彪一转身,石墙已经合拢,啊,那怎么出去?忽然一段文字出现在脑海里:把身体振荡频率调至当前物体相同,即可穿越.那就调吧,王彪感觉眼前景物象水波一样荡漾起来,不由自主地一脚向前迈去,只觉得眼前一花,象穿过了一段水,眼前一亮,人已到了外洞.王彪转过身,张着老大的嘴巴望着这眼前得铜八卦,那上面还留有一道极细的缝,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除此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王彪一个耳光打在自己左脸,好痛,不是在做梦.自己刚才干了什么?穿墙术?!天啦,先回去睡下休息,要是道士发现异常,那打死也不承认.


王彪向入云观走去,总得向青云告别一下吗,不告而别更让人起疑.到了道观,推门一看,人影都不见一个,厢房里放着一些军用罐头,没想到道士也吃这个.没人更好,先回军营.


走在路上,王彪只觉得身轻如燕,路边的花呀草呀好像都比来时缤纷艳丽了许多,耳朵里多了不少小虫子的声音,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自己获得了不少能量,但具体修炼还差了一些,这里安静,是个修行的好地方,就先在李军这里骚扰两个月吧.到了仓库门口,发现哨兵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一进李军的办公室,李军大吃一惊:”王彪你怎么啦,怎么全身发黑的?”王彪一摸身上,是有一层淡黑色的物质,一想可能是昏迷时体内排出的,不禁苦笑着说:”没啥,运动过度.粘了一身灰,老同学,我想在你这学学军事,练练武,你看怎么样.”


“好啊,你早该锻炼锻炼啦,明天就开始吧.”


夜里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王彪仔细思考,那石壁上的铜八卦因为是那些道士的祖师留下的,所以那些道士一动也不敢动,有天大的便宜也占不到到,白白便宜了自己这个落魄浪人,看样子死守成规也真害死人.自己吞下丹丸得到的应该师俗称的内气,那从水晶中的到的,又是什么呢?应该是能量吧.这水晶中竟然有协震波,光速会导致时间压缩这些东西,两百年前的地球不可能有这玩意,外星人?道士?这两样东西怎么可能扯在一起呢?想不通,还是把白天获得的修炼法门练一下吧.修炼法诀分为练精化无,练无化神,练神还虚,练虚合道四个阶段.王彪盘腿入定,只觉的恬静虚无,静若止水,轻飘飘如屡屡清烟,游荡荡似腾云架雾.如蝉蜕出尘埃,虚极静无.直到感觉外界有些响动才收功醒来,原来已是早晨,军营正在吹号.马上想起自己要随队训练,赶快一跃而起,把被子折好—不好意思要勤务兵折啊.


第四章


王彪跑到操场上,一个排的士兵已列队完毕,李军站在队列前,看见王彪准时到来,露出一丝赞赏的笑容,在李军心里我已变成废物懒虫了吧,王彪心里偷笑道.随着:”向右转,齐步走”口令,晨操开始了.这里四面都是山,晨操的路线也是上山,下山,运动量比平地大得多.李军想王彪肯定受不了,就是从训练营出来得新兵,最多跑完一半得路程就得掉队.所以他特意留意王彪,一旦支持不住就要他停下,跑出毛病来可不是好玩得.没想到跑完一半路时,王彪脸不红,气不喘,好像在散步,不像在跑步.怪了,这小子出名的懒,怎么体力这么好?李军心里纳闷之极..又一个上坡到了,士兵们已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可王彪越跑越觉得舒服,他吧那些关于练功的法诀运上,整个人好像在天上飞,一种力量好象潮水漫过了水闸,不断的向外涌着.


“停-----“随着一声口令,队伍在仓库门口停下来,就跑完啦,我还没爽够呢?王彪不满地想.至于几十道惊讶.羡慕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王彪觉得这是理所当然,至于昨天那种倒霉劲,哼哼,没听过往事如风吗?


接下来是射击训练,王彪又造出了一个奇迹.开始连枪的保险都不知道在哪,经过一番射击基础的讲解之后,他的第五发子弹就打了九环。第一,二枪王彪熟悉了后座力,第三四枪王彪熟悉了风速,角度,第五枪王彪集中精神,觉得靶子在一刹那和自己的枪口连在了一起,清晰感到子弹将要打中九环,一扣扳机,还真有了!看着当兵的把自己当怪物看的眼神,王彪猛然惊醒过来,表现得太突出,被那些道士知道就不好了.干脆自己不打十环,就把四环,五环相交的那个环线做为目标好了.于是在接下来的训练中,王彪枪枪都是四点九环,五点一环,士兵们都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个菜鸟打九环是梦的,他要是枪枪打九环,那我们还怎么活?


下午是搏击训练,王彪对于普通的拳脚架子也还懂一些,但实战没有什么经验,就先看战士们打.对打不是太激烈,但对于王彪来说,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一场是贺辉和一个外号叫”公鸡”的战士对打,那公鸡到有点功夫,卖了个破绽引贺辉一拳攻来,公鸡一侧身,一个箭步就要发出肘击,这一重击发出,贺辉必会受伤.王彪看的一急,但又不好喊,只好在脑海里大喊一声公鸡停住!旁边的人诡异的场景出现了,公鸡真的停住了,没有发出重击,这下他自己成了靶子,贺辉一个膝盖顶击,击在公鸡护甲上,公鸡当场仰面朝天.兵们哄笑起来,“公鸡,你发什么呆,在想哪个小妹妹?给别人当靶子打.”公鸡满脸通红的下了场,问他怎么回事,公鸡一脸茫然的说“: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在要打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好像我不应该打似的.”


兵们只当笑话听,王彪听了,却心里一惊!


第五章


吃过晚饭之后,王彪躺在床上,连功都不想练了,下午的那幕场景象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放过来,放过去.公鸡在攻击中的停滞和自己在脑海里的大喝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要是有关系的话------精神控制这个魔鬼般的字眼从天而降,那自己岂不是变成超能者了.回想起前天在洞里穿墙而过,自己以前在杂志上看到过类似故事,在重修西藏布达拉宫时,发现三米厚的石头墙里有几具喇嘛的白骨,他们好像天生就长在石头里一样,石头也没有任何被劈开,或者被凿的痕迹.用现代科技完全无法解释那些穿喇嘛衣服的人骨会长在石头里.现在想起来,应该是那些喇嘛在穿墙的过程中,因为墙太厚,能量不足,导致自己在穿了两米左右再也支持不住和千年城墙长在了一起.好像自己在穿墙之后也感到很疲劳,应该也是因为如此吧.看样子下次穿墙时一定不能穿太厚的墙,免得和那些喇嘛一样,死了连棺材都都不用.


至于自己能发出精神控制波的事,这太恐怖,不能随便试,等过几天找个老实一点的人试试.人老实有什么状况也不会乱说,有利于保密.柿子专捡软的捏,别人不也这样对待自己的吗?就这么办.不知试过之后会不会有后遗症,这两天看看公鸡的情况再说吧.


仔细回想了一编脑子里的信息,并没有关于精神控制波的事,爬起来修炼了一阵,还是睡下了.,以前练功的日子短,又没什么成就,不知道长期不睡觉有付作用没有,还是保险一点好啊.


后来两天操练继续,王彪的表现平常了许多,每天猛练军事基本功,训练场上也没出现什么怪事.在王彪的仔细观察下,公鸡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这使王彪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以继续拿他们做试验了.王彪看了看,比较老实的,有三个兵,贺辉一个,一个外号叫排骨的,


还有一个外号叫娃娃鱼的.王彪打定注意,趁着没人的时候就拿这三个兵做试验,这也是为科学光荣献身的事业吗.


这天排骨正在打军体拳,他太瘦了,顶着排骨这个外号以后怎么泡美眉,只好加紧苦练,争取早日让身上的肌肉隆起来.排骨看见王彪站在他身后冲王彪点了点头,继续打他的军体拳.


第六章


王彪将体内的真气集中到脑子里,在大脑里锁定排骨,狂吼侧踢,侧踢,侧踢.排骨真的连续作出了一组侧踢动作.王彪正吼得高兴,排骨也正在不知疲倦地侧踢,王彪突然觉得大脑一阵剧痛,赶快停止发送指令,这时只觉得疲倦之极.排骨也停下来了,一脸茫然的.表情.王彪赶快冲上去,奉承之词如潮水般蜂拥而出:“排骨啊,你可真行,做了这么多超强动作,泰拳冠军也远远不如你啊.我这个作大哥的,远远不如里啊,看样子我要拜你为师,向你学习才行啊.”排骨这个新兵入伍以来一直被别人当做笑料,何曾听到这么多恭维话,顿时神采飞扬,把自己刚才明明准备打勾拳却为什么做了几十个侧踢的疑惑忘到九宵云外去了,心想自己肯定是想在王彪这个菜鸟眼前露两手,所以才那么威风的.


王彪长嘘一口气,看样子要想控制别人就要不断发送指令,一停下就不行了.不过发射脑波好像很累,自己才运了几十秒就感到类极了.最重要的一点,受术会清醒过来,看来这玩意不能随便乱用,


这两天道士那边没任何消息看样子是过关了,也是,他们那洞壁几百年没人动,平时也没多少人来,谁会关心有没有裂开过的缝罗.


一晃二十来天过去了,王彪终于能够熟练的驾御新获的能量,使它和身体同步,对于他这个能量爆发户来说,这可不是容易的事.能量和身一但变同步,那些军事科目都变得很容易,王彪自信一个人打到这里三十个兵没问题.不过拳脚再厉害也比不上子弹,王彪现在在快速跑动中打天上的小鸟是百发百中了.现在他对移动物体的判断能力和计算机差不多了.


下山的时候到了,男子汉是应该干一番自己的事业.在最困难的时候,还是朋友帮助了自己,再见李军,我一定混出个人样来!当然,从军营理顺一些小刀具一类的也无所谓了,反正国家的,放在那也是发霉.


第七章


王彪走在凤翔市的街道上,这里名义上是市,实际上象个小城,经济不发达啊.该干什么呢,正行,靠,现在的中国你要是没有关系没后台去干正行,能不饿死就不错了.搞高科技?自己一没本钱,水晶体输入的那些知识百分之九十都是无法理解的基础理论,剩下的只能提高自身能量运用水平,怎么拿出去卖钱啊?看样子白道行不通,不禁想起一句古话”不抢不夺,不英不雄”,说得对极了.


前面好像是一个古董市场,古董?!当年王彪可是在古董上下过一番功夫,去那看看,陕西这地方说不定有什么值钱的好货色.


陕西的古董市场就是湖南的不同啊!1不愧是六朝古都,随便拿出一些小玩意都比家乡的强很多.这边发达的时候,湖南那边还被人称为蛮夷之地.值得仔细鉴赏一下.一路慢慢看过去,还真让王彪开了眼界,王彪发现那些假的古董和真的比起来在感觉上明显不同.王彪能感到它们有不同的能量场,正沉浸于这种感觉之中,王彪突然听见“日本人,龟田行四,银胎唐三彩”等词语.日本人?这个让王彪极其敏感的词.王彪向声音的来源一看,是一个角落里两个人在交头接耳,对于平常人来说这声音和细不可闻,对于王彪来说,这点距离,只要他想听,就和一辆拖拉机的喘气声那么清楚.这两人讲了几句就一起离开了古董市场走了,看样子他们想和日本人进行某种交易.该死的日本佬,又在中国收买珍贵文物.王彪心里一动,日本人,有钱啊,这是个机会,跟上去.


王彪跟在两人后面,觉得心砰砰直跳,他以前可是标准好青年,最多调戏一下美眉,大不了打打架,干这种勾当还是第一次.王彪深吸一口气,运行心法,让自己进入一种水井无波的境界.他的视力感觉远超常人,跟踪的距离也比较远,不愁被发现.这两人在路上一言不发,不时回头,可惜每当他们的脖颈开始转动时,王彪已经躲在掩蔽物的后面.看样子是桩大买卖啊.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次小心.


绕来绕去,两人确定身后没尾巴,一闪,进了一家夜总会的后门.后门还站着一个马崽..


糟糕,他们在老窝里谈事,怎么混进去呢?白天也没人进夜总会啊.


第八章


王彪只觉得一阵冷汗流下来,如果这时不混进去探听到他们的交易地点,想要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下手就比较难了.正在这时,两个少妇向门口走去,长得丰姿卓越,楚楚动人,每人只穿了半件衣服.那个马崽一看,愣了,问都没问一句就让她们进了门.有了,王彪嘴边掠过一丝冷笑.王彪锁定马崽,脑子里狂吼:我是她们的马夫,这回马崽用一种藐视的目光看着王彪,也没盘问他,让他进去.马夫在江湖上地位是最低的,连一般的喽啰都看不起,懒得与其打交道.


一进门是一个通道直通大厅,白天大厅没开灯,显得黑乎乎的.听那两个女人的脚步正在上二搂的包厢.刚走上楼梯平台响起了一个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尖叫,包厢外还有一个马崽.王彪马上判断出了在哪个包厢有人,闪到了大厅对应的卡座里,一跃而起一手抓住吊灯,一手撑住隔断,整个人象壁虎一样贴在卡座的天花板上.,包厢里的声音一丝不漏的收入耳中.


里面有个人被成为刘哥刘哥的,大概是老大,在文物市场听过的男子声音真在代表那个叫龟田的日本人向刘哥讨价还价.他们要交易的文物好像包括一件银胎唐三彩,那个日本人只愿意出四百万,最后他们以总价五百万成交.五百万!这趟来得值.至于交易地点,日本人坚持要今晚就在郊外的李家坡上,说那里地势高,安全.刘哥也同意了.王彪听到这里,不再迟疑,象只猫一样无声落地,向门口潜去.


走到门口时,马崽正在发愣,王彪看看飞驰而来的一部桑塔那,全力向他发送了最后一个波束:向驰来的车冲过去!紧接着是”吱---“紧急刹车,然后是”彭”的一声,一个人体被撞出七八米远.王彪低头走远了,这才想起那个马崽的面容都来不及看清楚,切!那有什么关系呢?


第八章


王彪找当地人问明李家坡的方位,到那一看,这是一个独立的小山包,树少草多,周围几十米都是平地,一有人接近很快就会发现,看样子那个叫龟田的也蛮会选地方啊,只要不现场抓住他,警察拿他没办法的.看样子只有先埋伏在这里了.对了,从部队带出来的两把刀


不能随便用,警察会查的,毕竟有尊敬的日本客人撒,去买几把水果刀就够用了.对于王彪来说,现在用什么刀无所谓.他在军营读了一篇空气动力学文章,知道只要掌握好重心,以自己现在拥有的能力,甩出去的命中率接近百分之百.


下午四点,一切准备就绪的王彪换了一套迷彩服卧在山脚下一处茂密的草丛里.,两边的交易肯定在山顶上,山顶到时肯定会搜索一番的,还是暂时躲在山脚下保险一些.至于等待,拿更是王彪的拿手好戏了,二十多天的练习已经把王彪的心境上升到练无化神的阶段,


潜伏对他来说就是练功.随着呼吸变的越来越悠长,晚上遇到的种种可能的变化和应该采取的应对措施在王彪的脑海里一一闪过,王彪发现,如果来的人数太多,自己并没有比胜把握,可是如果错过今天,又到哪去找机会呢?抢银行?不可能!王彪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点原则他还是有的.再说他虽然有异力,也不能一看股票大厅显示班上的数字就知道这票会涨,那不是开玩笑吗?股票的涨跌在庄家的头脑里而不在电脑上,除非你连到庄家的脑袋里,才能真正把握股票的走势.嗨,先吧眼前的事搞定再说吧.


天已经一片漆黑,一阵汽车马达声由远而近,直到到山脚停下.车上下来四个人,两个人先用日文交谈了一下.其中一人用中文和白天听到的那个男子交谈了起来”小民君,你确定可靠吗?”那个男子用对亲爹的语气回答:“龟田君,请放心,你们身份是来投资的老板,没有中国人敢动你一根毫毛的.”是吗,王彪心想,待会就给你们一个惊喜.


十分钟后,那个叫刘哥的老大带着喽啰开了两部汽车来,王彪估计了一下,他们来了六个人,王彪长嘘了一口气,幸亏只有十人.王彪心中拼命祈祷,他们千万要带枪,不带枪就真不好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