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321

新加坡石立达机场。

中国第15空降军特种兵大队大队长“带头大哥”,正在50米的远处看着特别试飞小组摆弄美国人的舰载机。

没有任何征兆,幽灵般的3条身影一闪,随即是几乎难以察觉的噗噗轻响,

“不好!敌军特种兵!无声手枪在射击!”

带头大哥像条豹子一样猛扑过去,左右不规则跳跃前进,中间是一马平川的机场,敌人可以开枪射击。

带头大哥跳跃了3步,掣枪在手开始射击,第一枪瞄准右方敌人那个黑大个子的持枪手腕,

就在此时,奇怪的情景出现了,随着幽灵身影噗噗的连射,先是几个美军飞行员腰配的手枪落地,再就是我方试飞员腰间手枪落地,最后的两把手枪连套还没落地,带头大哥手腕一抬,噗一声打掉了右边黑大个子的帽子,

几乎是同时,“噗”地一声,大队长手枪被打飞,

“噗”,身后传来无声手枪的轻响,左边那个幽灵人影的手枪侧飞,跟班小弟开枪了,

“噗”,大队长左手一刹那操枪在手射出子弹,打飞了右边黑大个子闪电般投来的匕首,右手匕首从袖管翻出,纯用腕力,一道寒光射向中间那人,

“嘭”的一声,弯腰捡枪的美国飞行员被中间那人踢出3丈开外,

“啪”,几乎同时,中间那人右手外缘横击打飞匕首,“通”,连环脚把我军扑起的试飞员踢倒,“噗”左手掣枪打飞大队长的左手枪,

“当”的一声,跟班小弟的匕首将中间那人的左手枪打飞,声音未落,大队长已到,一伸手抓下那把飞出的手枪,顶在中间那人的额头上,

“啪啪”右边的黑大个子踢飞地面2把我军飞行员待捡的手枪,一个肘击把我军一位试飞组专家打的踉跄倒退撞在跟班小弟身上,右手枪顶住了跟班小弟胸膛,

几乎是同时,左边幽灵人影一闪,左手枪顶住大队长左侧太阳穴,

“啪啪啪”,手枪匕首落地,中间五人呆立不动如雕像,周围的飞行员或站或倒,一下子惊呆了。

322

大队长最先反应过来。

“俄国人?”大队长用俄语发问。

“你耗!”中间那人用汉语问好,一笑。

周围所有人都垂下了手中的枪。

大队长倒退一步,举手敬礼。

双方都没有穿军装佩军衔。但是没办法,特种兵讲究辈分。

中国最早的特种兵是上个世纪50年代苏联人训练的我军侦察部队,准备用来当作解放台湾的先遣分队。苏联人是中国特种兵的老师。

虽然,中国特种兵后来居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从那以后,不成文的规矩,中国特种兵见了俄国特种兵,在不知道对方军衔的情形下,往往先举手敬礼。

中间那人是俄罗斯特种部队的一位分队长,军衔和大队长一样,都是上校。右边那黑大汉帽子已飞,露出光头,军衔上尉。

左边幽灵自报姓名,父性太长,跟班小弟虽然一字不差记了下来,但是混了没一会就简称他扎采罗夫。

扎采罗夫伸出右手,叫跟班小弟看他被掀开的食指指甲,用汉语说:“直差衣点”。

跟班小弟拍了拍扎采罗夫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行啊你,能用枪顶到我们带头大哥太阳穴的,你是头一个”。

“那使,从你们搭飞帽紫,大家就没有玩真底”,扎采罗夫说。

323

俄国人坐进大队长的临时指挥所,新加坡袋茶茶水一端,就讲出重要情况,并提出一个大难题。

重要情况是:

1你们从新加坡各通讯端口接入的东西,包括石立达机场通讯端口的,都已经被美国人的预设措施隔绝,但是俄国方面已经将你们著名的“强迫收视”转发;

2美军著名的三角粥特种部队在马来西亚的反恐分队,已经赶到新加坡,他们很可能先控制新加坡领导人,并会到这里解救飞行员和舰载机;

3美军驻澳大利亚的一个混编伞兵旅,将在15分钟后在新加坡机降,很可能使用新加坡国际机场;美军南线机群掉头后,部分兵力转向这里飞来;

4美军驻印尼和菲律宾基地部队和印、菲军一起,将在几个小时内控制整个南沙群岛;

5美军的反潜机中队到达新加坡外海海战地区搜索,没有发现你们那艘神奇的潜舰,现在那里正在就美军残余舰队通过问题举行谈判,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已掉头南下加速驰来增援;

6美军事先集结在亚太地区的5个航母特混编队将很快赶到中国东海;

7美军远东空军在台湾北部机场降落了一个伞兵营和1个中队的F15;

8俄罗斯的一个航母特混编队已经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启程南下,但是穿越朝鲜海峡时,受到日本海空军的阻挠;

9印度的一个航母特混编队已经启程赶来,目前位置已越过安达满群岛。

大难题是:俄国专家要立即解剖这里的美军舰载机,并带走一些东西。

324

留下六中队的两个兵陪俄国人盘道,15军特种兵大队大队长“带头大哥”,带着跟班小弟去了塔台。说是去请示国内。

俄国人的大难题当然要请示,很可能直达中央。

到了塔台,中心通讯小组早已把他们的宝贝疙瘩架弄好工作多时了,马上给他作了报告。

一中队报告,已经完全控制新加坡国际机场,在新加坡方面的积极配合下,以大队美军即将降落为理由,疏散了机场内所有群众;

新加坡派了国防部次长带着一个装甲营赶到机场。新加坡总理公署电话要求我们给美国人的降落提供方便。中国大使馆武官到了现场,正在与国防部次长商谈;

我军已经做好了布置。请放心。

二中队报告:已经实际控制了新加坡两个重要港口。

三中队1小队报告:已控制T岛枢纽雷达站,遇到轻微抵抗,没有伤亡。

三中队主力报告:已控制达旦岛炼油厂和大油库。

四中队1小队报告:已控制新加坡卫星地面站;第一信息战小组已经完成输入全套数据。

四中队2小队报告:基本控制新加坡总理公署,我军故意稍晚一步动手。共击毙美军特种部队和间谍9人,剩下2人被我们堵在1间屋子里。我军亡1人,伤2人,新加坡总理公署卫队伤亡共33人,都已得到妥善救治。我军2人给小李总理贴身警卫。所有行动注意了政策。小李总理对危急中救他一命的我军一位战士表示个人的感谢(神情有些激动),但是代表新加坡政府对我们未经同意就派遣武装力量进入新加坡表示强烈抗议(无表情)。第三小组带单兵防空导弹上了五几只马山顶。.

四中队2小队第3小组报告:美国、日本、马来西亚、台湾省、印度共5支特种部队都已经冲进李资政官邸动手,新加坡卫队与各方伤亡惨重,我军已经找到官邸通讯线路并完成物理插入,即将按预案动手。

四中队3小队报告:已控制新山大堤新马交通关卡和通讯中继站,得到新加坡方面的配合;第二信息战小组已经物理掌控通讯中继站。

五中队1小队报告:已控制新加坡中心湖水库和马来西亚输水管枢纽站,遇轻微抵抗,无伤亡;第一防生化小组已完成部署。

五中队2小队报告:已控制新加坡中央电讯大楼,遇轻微抵抗,无伤亡;第三信息战小组已完成对中央电话电视枢纽的物理控制。

五中队3小队报告:尚未控制S-1号目标。目标戒备森严,正在按第二预案行动。

六中队3小队报告:已基本控制S-2号目标,无伤亡,但我军被新加坡军队反包围,按预案对策处置。

这些情况,早已同步显示在大队长的专用行动电话视屏上,必要的指示已经发出。中心通讯小组的详细报告多了一些新东西,要结合大环境处理。

中心通讯小组报告的大环境与俄国人提供的基本相符,要注意的是:

1我太平岛特别行动小组在周特派员登岛后开始行动,太平岛驻军已按计划派出战机威慑飞行。

2菲律宾方面在最后关头表示暂停参加美军控制南沙群岛的行动,理由是补给没准备好;随后印尼方面也做了类似表示;美军已单独行动。

3美军南下的克来星敦号航母特混编队将受到我军潜艇攻击,赶往东海的5个航母特混编队受到“不明方面”的严厉警告;

4美军远东空军在台湾北部机场降落了部队,但一落地就受到台湾军队的控制;

5俄罗斯的一个航母特混编队在穿越朝鲜海峡时,仅受到日本一艘海洋调查船的轻微阻挠,就已原地停止;

6印度的一个航母特混编队已越过安达满群岛,印度政府正面与我政府联络,询问我们需要何种救援帮助;据情报显示,印度人同样的问话也发给美国方面和日本方面;

7马来西亚总理已经对我总理表示将给予我方一些人道主义协助;

8东线、北线的美日大机群似乎已受到“不明方面”的严厉警告;

9台湾参加新加坡外海演习的一架舰载F22电子战机已经接受我军空中加油机加油,飞行员表示要直接回台湾;

10我方正在对美军高能激光武器系统展开人力攻击,初次攻击效果不大;

11俄罗斯战略火箭军和战略潜艇部队的通讯量急遽增加,部分被我破译,俄军进入二级战备;

12欧洲方面……

……

15国际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美元先对东盟货币大幅升值,然后又对日元欧元大幅贬值,目前又在急遽回升…

325

日本长崎。日军大本营,空军总部。


空军在日本来说是首次建立的新军种,以前只有陆、海军的。虽然建军了,但是习惯势力使然,只有陆相和海相,没有设空军大臣,空军负责人只是幕僚长而已。


新建空军的中将幕僚长是日本军中少有的几位战略家之一,被日本军界誉为“明日之星”。此刻,日本政界少壮派的后起之秀一森佑元已来到空军总部,2位高中同学急切交换了看法。


原定的战略计划要立即改变了。


到现在为止,预判的中国人的总体计划看来还没有变化。他们仍然是力图在南线吸引美日海空军主力,而意图在东海春潮油田方向发动主要突击。出人意料的是,中国海军在南线打得极其高明,不仅取得在战术上全歼美日舰队的令人震惊的胜利,而且在战略上,把日美突然置于相互之间大打出手的局面,这个局面不扭转的话,无论后面日本采取什么战术动作,都无法逃脱战略上的惨败。

政府和大本营已经向美方发去详尽的核对情况的通报,热线还是未能修复。即使修复也没有根本的作用。在新加坡外海已经发生的事不是仅仅语言就能解释的。

在两位少壮派精英看来,美军突然向日本舰队发起导弹和鱼雷攻击,决不是蓄谋已久的行动。在政治上不可能。在战略利益上没有必要。

美国人已经扼住了日本的一切,还要怎么样?日本已经是被美国栓上锁链关进笼子的狗,对这样一条忠狗,或说是无可奈何不得不忠实的狗,还要拳打脚踢置于死地吗?


大本营手里有春汛级潜舰最后发来的核对电文。关键在于是谁发出超长波伪电,让春汛向新加坡发射导弹?

一森佑元本人是可能的唯一知情人。在吉隆坡双峰塔上的密谈,他认为已经把中方代表——那个异常精明但是在最后关头财迷心窍利令智昏的官商——诱入圈套。在中国人看来,日本要用导弹打击达旦岛炼油厂,一举做掉美太石油这个商业宿敌。中国方面会怎样反应呢?

从今天清晨的事实来看,那位周北岳先生回去后一定做了全盘汇报,他所在的中共内部的亲日力量会把这个诱饵看作“联日抗美”的难得的契机,并且,被中国军方的新锐力量接了过来,悄悄地改头换面,变成挑动日美冲突的手段。他们久等那枚射向达旦岛炼油厂的导弹而不至,就迫不及待跳了出来,直接向春汛潜舰发出密令伪电。


空军幕僚长补充了一森佑元的政治分析。他认为,中方看到那枚误射的战斧真正要打击的是青岛号驱逐舰,就认定日本的吉隆坡双峰塔方案是个圈套,他们认为在中方演习区浮起的春汛是要制导美国人的这枚误射导弹击中青岛号,由此挑起美中冲突,由此下决心启动计划中的另一套备用方案,那就是因势利导,挑起日美冲突。因此,他们竭尽全力破坏了春汛级潜舰的全部高频通讯能力,只把超长波电台留给春汛,然后就向春汛发送超长波伪电。但是是通过阴险的俄国人发送的。

绝密情报表明,中国已经建成潜舰的全球超长波通讯系统,拥有前苏联制式的置地天线和峡谷天线,但是,没有在新加坡海战中使用。原因很简单,从时间上分析,超长波伪电的发送要和现场那架转播春汛发射导弹现场录像的中国海军直升机相配合,这对于接近声频频谱的超低频波是做不到、来不及的。

冲突现场的边缘有俄国人的车而尼雪夫斯基号巡洋舰。日本演习舰队司令官池边少将认为,发伪电的不应该是中国人,在政治上,中国在新加坡的战略利益是力求这个区域和平稳定,发射导弹打击达旦岛炼油厂与中国人的战略目标恰恰相反;在技术方面,中国舰队和南海基地也没有超长波发送能力;俄国人在演习区边缘观察的巡洋舰不会有发射超长波的巨型天线,俄国人可能使用的最近的超长波天线在俄印的安达满联合基地,那里到这里距离近1700公里,那座超长波天线最低可以发出不到3000HZ的高音频波,与春汛的超长波通带重合,但是超长波伪电只可能在得知春汛受命上浮后发出,春汛接收深度不能深于20米,在那段上浮时间里,安达满基地的超长波是来不及跑到的!——因此,发送超长波伪电的是美国人!

幕僚长却不赞同池边少将来自第一线的权威见解。他认同一森佑元的政治分析,美国人不会处心积虑地让日本打破东南亚地区的稳定。美国作为这个稳定的最大受益人,应该力图保持这个地区的稳定。保持稳定第一重要,在此前提下多获取一些利益是第二重要。幕僚长曾经访问过中国,了解中国高层对美国的战略分析,他们认为美国那些要打仗的军火商是支流,而要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大小资产阶级们才是主流。对这个论断,幕僚长一开始还不太信服,直到2005年春天,美国支持中国抵制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又明确表态支持随后的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俞的访问大陆,此后又给台湾海峡两岸的政府施加压力,推动所谓“政府间对话”,幕僚长才相信了中国高层的基本判断,也进一步看透美国政策制订者的思考,那是一种力图保持现状稳定不被破坏的政策,保持某个状态的稳定只利于该状态下的最大利益获得者,现行状态下的最大利益获得者是美国,所以美国政策的基石是保持现状的稳定。

那次访华,对于幕僚长来说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可惜,他只学到了这个重点,却还没有学会重点论是建立在两点论的基础之上的。幕僚长的战略分析还没有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这个差异,使此时日本两位优秀人物的分析虽然摸到了脉络,却未能更进一步,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翻地覆的大国战略对抗中挽救日本。

站在这个战略分析的高度向下洞察俯视,幕僚长运用他精深的军事分析穿透迷雾,否定了池边少将的第一手见解。

“不是美国人在搞鬼”,幕僚长说,美国人战前发来的情报表明,车而尼雪夫斯基号巡洋舰是一艘电子巡洋舰,曾在拥有超长波置地天线潜舰通讯站的印度海军安达满岛基地做了6个月的秘密改造;而日本海军的最新研究表明,大型水面军舰有可能安置足够规模的超长波天线。因此,很有可能是中国舰艇通过俄国巡洋舰发出的那封超长波伪电。


高中同学的军事分析让一森佑元一惊,随即两人思路合流,沿着一条接近真实的路线分析下去,却离真实越来越远。


中俄事先精心策划的合谋。中俄合谋,主要针对的一定是日本。中国的利益在于拿下东海春潮油田,能源在今天是压倒一切的问题。俄国的利益不仅在于北方四岛的日本领土,还在于锁住日本牵制美国。

美国人把俄罗斯压迫得太厉害了。本来苏联自行瓦解就给美国提供了一个大和解的历史契机,可是美国还是变本加厉,把已经自废武功的对手肢解到底。美国先是瓦解了东欧原华约国家,把他们拉入北约,武力打垮了南斯拉夫塞尔维亚这个俄国小兄弟,再把原属于苏联本土加盟共和国的波罗的海三国划入北约版图,还不休止,鼓动车臣伊斯兰反叛势力,继以别斯兰的伊斯兰恐怖份子大屠杀,2005年始发动颜色革命,肢解了上海五国的中亚盟兄弟之后,美国势力策反了乌克兰,又推动了白俄罗斯变色。美国人步步紧逼,大概不把势力范围伸到克里姆林宫的墙根是不会罢休的。俄罗斯空有强大的核武库却不能使用,而美国之所以要彻底瓦解俄罗斯,就是因为要消除那个巨大的核武库对美国的威胁,那个摧毁美国20次的能力始终让美国寝食难安。

这就难怪俄罗斯要联合中国,锁住日本,俄国人无力在西边与美国势力直接对抗,就来了一个战略东移,一手与中国相握,一手抓紧日本西伯利亚石油管的龙头开关,还怂恿北朝鲜发展核武器,在东线以中制日,以日制美,让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巨大战略利益受到威胁,最终无暇在西边继续蚕食俄罗斯。


今天的突发事变就是中俄战略合谋的惊人爆发。俄国人只是暗中推动,让中国人打头阵,所以他们的航母特混编队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启程南下穿越朝鲜海峡时,仅遇到日本一艘海上警视厅调查船,就停步不前。


那么,日本在这场中俄对日美的战略对抗中如果与美国大打出手就全盘皆错。日本必须用实际行动向美国人解释,并且获取东海石油,得到那个至关重要的大油田,在政治战略上和实质利益上,此时此刻的日本都必须明朗地打击中国人,而且,动作要快!


两人分析到此,得出了结论。幕僚长立即拟定了总体军事计划的修改方案,立即上报了大本营。

很快就得到了大本营的批准令:“修正案核准,立即实施!”

326

美国国防部地下指挥中心。


袋鼠受总统之命组织对日本人的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


已经查证无误,日本海军在新加坡外海大演习中对美军突然开火——行驶在美军航母阵列中心的春汛级潜舰突然向美军舰队接连射出24发重型鱼雷,一举击沉了小鹰号航空母舰重创里根号航母,使3艘巡洋舰两沉一伤,驱逐舰护卫舰损失大半,在此基础上,日本的那几条驱逐舰的后续攻击的大群导弹才能打到了美国军舰。这就够了。

不管日本是为了自己的石油咽喉不被扼制,还是为了挑拨美中冲突好火中取栗,事情已经发生,本届政府在政治上就不能再退。没有哪届美国政府能够忍受如此惨重的伤亡,还去讲什么政治策略。政治策略向来就是为了弥补实力的不足的,实力足够的时候就没有政治策略可讲。总统有一次在APEC的酒会上酒后吐真言,讲出了一句流传很广的心里话:

“美国不需要外交”

那次是APEC首脑会议期间的一次晚宴,中国外长在主人的游泳池边的棕榈树下端着一杯红酒,向高脚杯举了举,说了句“向我们尊敬的同行致意”,那时自己也喝了几杯下肚,就势在旁边接过话头来说:“美国只有国防部,没有外交部”,中国外长登时就要拉下脸来,旁边高脚杯急忙打圆场,说美国国务院惯例上代行外交部职能,他本人的确是尊敬的中国外长的同行,自己听了也觉得刚才那句话有些失言了,就在这时,旁边正与中国主席说话的牛仔总统——那天晚上他穿着家乡的绣花牛仔靴——转过头来,一边朗声大笑,一边说了那句名言:“袋鼠讲对啦,美国只需要实力,不需要外交!”这话一出口,中国主席就勃然变色。作为回答,晚一些的即兴节目中,中国主席用主人家的钢琴演奏了那首著名的《保卫黄河》钢琴曲。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首相,小犬那家伙也听到了总统那句话,当时面无表情,在玩即兴节目的时候,在中国主席演奏完毕之后,却拿出一把木剑,问总统有没有兴趣下场玩玩,说着,隔着十米远,木剑一甩,那把剑鞘直飞到总统脚下!

总统当时正在大嚼饼干,木剑鞘甩到了脚下,总统一紧张,一下子被饼干卡住了喉咙,被医生们好一阵抢救才缓过气来。

那天晚上散会后,总统私下里又和自己谈了很久,核心题目就是后石油时代到来后,美日之间还能维持多长时间的盟友关系,一旦翻脸,美国的军事准备怎么样。

那天深夜,本人的结论性回答是:如果有第二个珍珠港,那么就一定有第二个中途岛。


今夜,第二个珍珠港在新加坡外海出现了,美国的第二个中途岛也就随之到来。


参谋长联席会议已经拟好了外科手术打击计划,代号是“杜立特中校”,那是中途岛海战后奉命从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东京的英雄。代号恰当,是时候起飞了。


国防部长正要在众位参谋长的目光下发布命令,一位参谋匆匆走了进来,呈给国防部长一份最新情报,文件的右上角上标明了是“最急件直送国防部长”,打开一看,国防部长猛然一惊,毫不犹豫地发布命令;

“杜立特中校行动暂停执行!”

327

日本第一航空联队是拥有300多架世界顶级的FC1战机的日本最精锐的航空联队,此刻从韩国木浦和济州岛之间海域穿过,向北折转20度,锋芒所向,直扑中国渤海京津地区!

328

北京西山军委指挥中心。

总参谋长声音低沉地命令:“空一师起飞!”

329

京津地区二十几个军用机场上,

330架J12,3架电战指挥机,带着由25架电子战机组成的中国空军最后一面巨网,腾空而起,在空中组成了壮观的编队后,向东南方向疾飞而去,迎头扑向日本空军的来犯机群。

330

美国国防部地下指挥中心。

国防部长袋鼠直接接过了落基山峰顶高能激光发射站的指挥权,连续发布命令:

“打掉中国空一师的电子战机!

射击!射击!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