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七)

royf22 收藏 24 242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9月27日,中秋节。

傍晚时分,周家大宅举行了宴会。受邀参加晚宴的有三岛健一、刘诚、刘远、曹莹和最近风头正劲的苏州市便衣侦缉队副队长高学忠。

晚宴的风格完全是家庭式的,这一点尤其令三岛健一感到满意。

周老太爷敬过酒后,晚宴正式开始。

晚宴开始不久,曹莹就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微笑着对三岛健一说道:“小女子的第一杯酒敬三岛先生。苏州城虽经战乱,仍然繁荣稳定,百姓亦安居乐业,三岛先生当居首功!”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此次晚宴周老太爷是主,她没有敬周老太爷这位“主”却先敬三岛健一这位“客”,既表明了她对三岛健一的尊重,又显出她和周老太爷的关系不一般,隐隐以女主人自居,就连刘远都不禁暗暗佩服这女人的心机!

三岛健一假意谦虚道:“曹小姐过奖了!说到对苏州繁荣稳定的贡献,周老先生才是当之无愧的首功之臣啊!”

周老太爷淡淡一笑,说:“三岛先生如此谦虚,莫不是怕喝醉不敢饮这杯酒?”

三岛健一哈哈笑道:“老先生眼光真是犀利,竟然看穿了三岛的心思!俗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面对着曹小姐,三岛不需饮酒也醉了!只是既然老先生说话了,三岛自然不敢不给面子!”

说完,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并倒转酒杯向席上诸人示意自己并无作假。

曹莹笑道:“三岛先生真是爽快!”

随后又倒了一杯酒,转向高学忠,说道:“最近一段时间,苏州城内要论名气,恐怕无人能及屡立大功的高队长!高队长弃暗投明以来,对皇军忠心耿耿,又有真本事,他日必定前途无量!小女子这第二杯酒,就敬高队长!”

刘远心中暗自警觉,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放着自己大哥这位便衣侦缉队队长不敬却敬副队长,表面上看似乎是摆明看不起自己大哥,而且她既有这么做的资本,也的确符合她一贯的做法!但往深处想,却也未必不是为了离间自己大哥和高学忠的关系!要知道,自己大哥虽然对高学忠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大抢自己风头隐隐有取自己而代之势头的前军统特工深怀戒心,表面上却一直和高学忠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甚至表现得配合无间,外人自然不明就里!只是在刘远眼中,曹莹的这一番作为不免显得有些多余!

高学忠赶紧端着酒杯站起,连声说道:“曹小姐过奖!过奖!高某弃暗投明以来,全仗三岛太君和刘队长栽培,才立了一些小小功劳!高某不才,唯有粉身碎骨以报答三岛太君和刘队长的知遇之恩!不敢再有其他奢望!高某此心,可昭日月!”

说完,一仰脖,将杯中酒饮尽。

刘远心中不由暗叹,这个高学忠举止得体,颇懂得收敛锋芒,倒也是个人物,只是可惜做了汉奸!

曹莹对高学忠浅浅一笑,只把高学忠笑得骨头也酥了,这才把杯中酒缓缓喝下。

见曹莹又斟了第三杯酒,刘远心中不由暗想,不知她这第三杯酒又是要敬谁的?

曹莹这回却是面朝刘远举起了酒杯,微笑道:“这第三杯酒小女子要敬刘老板!”

刘远微笑着端着酒杯站起,等着听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曹莹继续说道:“‘福’记货栈开张仅仅一年时间,生意就已遍及江浙沪!刘老板的才能,小女子佩服之至!”

刘远笑笑,说:“曹小姐过奖了!这一年以来,多亏了三岛先生和周伯父的照应,‘福’记货栈的生意才能小有所成。小子因人成事,未有寸功,不敢自得!”

曹莹委屈地看向三岛健一,说:“三岛先生,你给评评理,为何今晚小女子夸的每一个人都不领情?难道是小女子嘴拙?既如此,小女子再不敢多言,先干为敬!”

说完,楚楚可怜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三岛健一哈哈大笑,说:“刘老板,你看看,惹我们美丽的曹小姐生气了不是?还不快快赔罪?”

刘远持杯向曹莹微一躬身,微笑道:“刘远不识好歹,得罪之处,还望曹小姐海涵!”

说完,一口饮尽杯中酒。

曹莹这才展颜笑道:“谢刘老板!”

眼波流转间,自然扫过刘诚和高学忠。她的这份媚态,看得刘诚和高学忠都是怦然心动。刘诚心动之后,自知无望,倒也很快收拾起情怀,但高学忠的心绪却久不能平复。

冷眼旁观的刘远不由心中暗叹,这女人真是好手段!


众人宴饮一阵后,三岛健一首先告辞,又过了一会儿,自觉无趣之极的刘诚也告罪离开。

刘诚离开后,曹莹举起酒杯对高学忠道:“高队长请!”

高学忠举起酒杯正要喝,曹莹却笑道:“且慢!高队长是英雄豪杰,所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怎么能像小女子这般小家子气?”

周老太爷笑道:“正是!周忠,给高队长换大碗,斟酒!”

周忠立刻给高学忠换了个大碗,又满满地斟上了酒。

美人当前,高学忠自然要表现出豪迈之情,立刻端起酒碗,大声说道:“曹小姐之命,高某自当遵从!”

说完,仰脖将满满一大碗酒“咕咚咕咚……”喝得干干净净!

高学忠放下酒碗后,曹莹吃吃笑道:“我又不是你的长官,你遵从我的命令做什么?”

高学忠心中一荡,说:“只要曹小姐愿意,高某愿为臣属!”

曹莹娇笑道:“谁要你做臣属了,我又不是皇帝!”

高学忠刚刚的这句话已有明显的调笑意味,见曹莹并不生气,不由更是意动,心痒难挠,接口道:“曹小姐就是高某心中的女王!这世上再没有一个女子能比得上!”

曹莹抿嘴笑道:“高队长嘴好甜啊!也不知骗过多少女子?”

高学忠立刻发誓道:“若叫高某有半句虚言,天诛地灭!”

周老太爷笑道:“如此良辰美景,高队长却说这种不吉之言,该当罚酒!”

高学忠赶紧说道:“高某失言,该罚!该罚!”

说完想要找酒杯,却发现自己面前只有斟得满满的大酒碗,只好将这碗酒喝完,心中还暗自庆幸周老太爷刚刚没有说“罚酒三杯!”

曹莹抚掌笑道:“高队长果然豪气干云!再陪小女子喝一杯如何?”

说完,又端起了酒杯。

高学忠见了曹莹的媚态,早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立刻将酒碗满上,又喝下了第三碗酒!

连续三大碗酒喝下去,高学忠已有些晕乎乎的,勉强将酒意压下,正见到曹莹巧笑嫣然的神态,顿觉纵然就此醉死也不枉了!

刘远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突然心中一动——周伯父和这位曹小姐似乎都有心要灌醉高学忠!略一思索,心中已有计较。立刻站起举杯对周老太爷道:“刘远敬伯父一杯,祝伯父身体安康!”

既然周老太爷和曹莹都想灌醉高学忠,刘远自然立刻决定帮忙,只是这忙却也不能帮得太着痕迹,所以刘远才先敬周老太爷。

周老太爷微笑着摆摆手,说:“阿远,坐下说话!都是自己人,不必拘礼!”

刘远依言坐下,将杯中酒缓缓喝尽。

周老太爷浅酌一口便将酒杯放下了,他年事已高,又不胜酒力,自然不必喝完一杯。

刘远又斟了一杯酒,对高学忠说道:“这一杯敬高队长,刘某人的生意今后还望高队长多多照应!”

高学忠陪笑道:“刘老板说笑了!连苏州皇军的部分后勤都由‘福’记货栈负责,又有三岛太君和刘队长照应,几时轮到我高学忠说话?”

刘远笑道:“高队长是不愿给小弟这个薄面了?”

高学忠赶紧说道:“刘老板言重了!在苏州的地面上谁敢不给刘老板面子?”

刘远微笑道:“高队长给面子就好!刘某先干为敬!”

说完,自己先喝干了杯中酒。

高学忠看了眼面前周忠刚斟上的满满一碗酒,只好硬着头皮端起,大口大口喝了下去。眼前这人既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亲弟弟,又是日本人跟前的红人,他自然不敢慢待。

高学忠喝完后,刘远立刻一竖拇指,赞道:“高队长好酒量!”

高学忠心中苦笑,这桌上的几人自己都得罪不起,他除了老老实实喝酒,还能怎样?


到最后筵席散时,高学忠已经头晕脑涨。

三人向周老太爷辞别后,曹莹有意无意地瞟了高学忠几眼,又故意走在最后。高学忠心中一动,也放慢了脚步,和曹莹并行向门外。

两人的小动作刘远全瞧在眼里,却假装没看见。

三人走至大门时,曹莹突然身体一晃,眼看就要倒地,高学忠赶紧扶住。

待曹莹稳住身形后,高学忠关切地问道:“曹小姐没事吧?”

曹莹以手抚头,低声说道:“可能是刚刚喝多了。”

高学忠眼珠一转,立刻对等在门口负责保护他的两个侦缉队便衣说道:“你们两个先走,晚些时候我自己回去!”

那两个便衣见了高学忠和曹莹的神态,哪里还猜不出高学忠的心思,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那两个便衣走后,高学忠又看似随意地看了眼刘远,刘远自然看出了他眼中希望自己成全他护花美举的意思,也有心想看看曹莹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便向两人一拱手,说道:“今晚月色甚美,小子突然来了兴致,想要独自赏月!就不打扰两位了!”

高学忠心中立刻暗赞刘远识大体,嘴上却假装惋惜地说道:“高某与刘老板一见投缘,本想与刘老板长谈,但高某乃是粗人,不敢有扰刘老板雅兴!他日如有机会,还望刘老板不吝赐教!”

刘远笑道:“不敢当不敢当!高队长曹小姐请自便!”

说完,大步出了门。

刘远走后,高学忠柔声对曹莹说道:“曹小姐身体不适,不如就由高某送你回住处如何?”

曹莹没有说话,却脸色绯红地点了点头,高学忠心里立刻乐开了花,试探着伸手碰了碰曹莹的腰,见曹莹没有反对的意思,立刻大着胆子扶住曹莹的腰。

两人就这样并行出门,又在曹莹的指引下,往东走去。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后,他们身后的一条小巷里突然闪出了一个人影,悄悄跟在两人身后。

跟在他们身后的这人正是刘远,今天曹莹花了这么大心思在高学忠身上,不弄清楚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远实在不放心!


让刘远有些惊讶的是,两人竟然越走越偏僻!

过了好一会儿,高学忠突然停下了脚步,说:“曹小姐,这似乎不是往你住处的路吧?”

曹莹媚笑道:“高队长难道还怕我一个小女子会吃了你不成?”

高学忠嘿嘿笑道:“曹小姐就算要吃了我,我也认了!”

说着,突然一把抱住曹莹,双手不老实地动了起来。

曹莹心中大惊!她和周老太爷商定的计划是将高学忠诱至偏僻处,再由预先埋伏的几名军统特工扮作劫匪对高学忠下手,得手后再有意惊动巡逻的日伪军,让日伪军充当“证人”,将罪责推在劫匪身上!计划本来并无破绽,也一直进行得很顺利,却没想到现在突然出了这个变故!这里离预定下手的地方还有三四条街,她一个人可没有把握对付得了这个身强体壮的前军统特工!

但曹莹脸上自然不动声色,还是娇笑道:“地方还没到,高队长也太心急了吧?”

高学忠酒意上涌,淫笑道:“面对着曹小姐这样的可人儿,任谁也等不及!我现在就要吃了你!”

说着,就把曹莹按在小巷一边的墙上,开始解曹莹的衣扣。

曹莹暗中用力将高学忠往外推,却是纹丝不动,心中不由有些慌乱,她就是再智机百出,面对着这么一个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的人却也是全无办法!

曹莹“欲据还迎”的动作却更加激起了高学忠的欲望,高学忠的动作愈加快了!

曹莹惊慌中伸手摸进自己的手袋,刚从手袋中取出手枪,就被高学忠抓住了手腕!

高学忠从曹莹手中夺下手枪后,眯着眼笑道:“曹小姐,两个人亲热还需要用这个东西助兴吗?”

曹莹心中着急,却仍然强作笑容,说:“高队长,你吓着人家了!”

高学忠看了眼从曹莹手中夺过的手枪后,突然脸色一变,酒顿时醒了一半,沉声说道:“曹小姐,你究竟是什么人?”

曹莹假作不解,说:“高队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高学忠冷笑道:“勃朗宁袖珍手枪!特工必备!曹小姐,难道你不应该解释一下这支手枪的来历吗?”

曹莹娇笑道:“原来你是说这支手枪啊!枪是我干爹送给我的!我想你也知道,我干爹是日本人跟前的大红人,有这么一支手枪有什么好奇怪的?”

高学忠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他现在虽然对曹莹的身份大为怀疑,但曹莹的话却也提醒了他,曹莹毕竟是周老太爷的干女儿,外间传闻两人还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如果自己贸然行事,恐怕会后患无穷!

曹莹笑道:“怎么?高队长不相信?要不要我们到我干爹或者是宪兵队三岛队长面前当面对质?”

高学忠脸色阴沉地想了想,突然伸手在曹莹的衣领处摸了摸,却没有什么发现。

曹莹淡淡地说道:“高队长,希望你能明白你正在做什么!”

高学忠冷冷地说道:“我自然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事已至此,高学忠也没了顾忌,干脆一把抢过曹莹的手袋,在里面翻找一阵后,还是没有什么发现!高学忠仔细想了想,突然心中一动,重新开始在曹莹的手袋里翻找,每取出一样东西,都放在鼻下嗅一嗅。当嗅至一小盒胭脂时,高学忠终于笑了。

曹莹的脸色也终于变了。

高学忠举起那盒胭脂,微笑道:“曹小姐,不知你听说过氰化物没有?”

曹莹冷冷地说道:“没有!”

高学忠笑道:“曹小姐既然不愿说,就让高某替你说了吧!氰化物,毒性剧烈,致死量小,毒性发作快,可作行动失败被捕时成仁之用!行动手册上的这句话曹小姐应该还记得吧?对了,我还忘了一句,氰化物具有刺鼻的杏仁味!这盒胭脂你恐怕也是花了很大心思吧?不过可惜,还是有杏仁味!问题来了,请问曹小姐,你的手袋里为什么要藏有特工用的手枪和氰化物?”

曹莹镇定地说道:“高队长,你说的我怎么都听不懂?”

高学忠微笑道:“当然,这里面究竟是不是氰化物还要等我将这盒胭脂送到宪兵队化验过后才能明确!不过我想,既然迟早都要解释,曹小姐为什么不能先对我解释一下呢?比如说,你在军统里的级别?你对军统苏南情报网的了解?还有,今天这个晚宴是怎么回事?”

曹莹淡淡地说道:“可惜这些我都不知道!”

高学忠皱眉道:“你今晚的所作所为,恐怕归根结底就是为了找机会除掉我高学忠这个军统叛徒吧?只是可惜,没有让你如愿!”

说到这里,高学忠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声说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周老太爷也是军统的人!我早该想到了!他是民国元老,如果不是别有所图,又怎么会为日本人做事?原来军统苏南情报网的核心就是周老太爷!难怪情报如此精准!今晚这个酒宴,恐怕也是你和周老太爷联手设下的局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