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十四卷 南京保卫战 第一百六十八章南京保卫战(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15.html


第一百六十八章南京保卫战(五)


作者:漫步云端


日军隆隆的枪炮声日日近逼南京。日军统帅部原先曾规定华中方面军作战地域为苏州——嘉兴一线以东,并未授权日军继续西进。但是,当日军势如破竹于11月19日各部队进抵该线时,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对这纸命令却置之不理。淞沪之战大胜中国军队,使这个骄横的日军统帅更加不可一世。他要让日军统帅部和整个世界大吃一惊,他要亲率部队把太阳旗一举插到敌国的首都南京城头,到时候,全日本都会为他而骄傲的。于是,松井石根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命令部队乘中国军队溃败混乱之机向西追击。松井石根挺直了腰板,一双小眼睛,像发现了猎物的野兽一样闪闪发光,大声地对着他的部下们吼道:“你们的目标就是攻击!攻击!把大日本帝国的旗帜插上南京城头!”


11月20日,日本参谋部接到华中方面军关于决定向南京追击的报告后非常震惊,在日本军人看来,胆敢违抗军令是罪不能恕的。松井石根身为大将统帅,违抗军令该当何罪呢?然而,结果却出人意料,日本参谋部4E但没有丝毫指责,反而迅速认可了松井石根的决定。


参谋部原先没想到战局进展如此顺利,深谙中国兵法的日军参谋部的高官们当然知道“擒贼擒王”、“一鼓作气”对战争胜败所起的关键作用。何况日军侵略中国的初衷就是希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一举消灭中国军队主力,占领中国。于是,日军参谋部于11月24日正式废除原作战地域的规定。


12月1日,日军大本营下达新的华中方面军战斗序列命令,命令新的华中方面军由原华中方面军、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组成,方面军司令官仍然是松井石根。大本营同时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占敌国首都南京。”和谈的希望破灭了,日军重兵已经突破了中国军队的最后一道防线——锡澄线,眼看就是兵临南京城下,这下,蒋介石可真慌了手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12月7日凌晨5点多钟,趁敌机尚未出动的间隙,从城内明故宫机场乘上美龄号专机。蒋介石要专机在南京城上空盘旋一圈。望着下面若隐若现的南京城垣,蒋介石黯然神伤,他挥了挥手,飞机穿过云层向西飞去。美龄号在一小分队飞机的保护下,飞往江西庐山,经湖南衡山到达武汉。


“司令员!南京急电!”陈其生拿着电报冲进了我的办公室并大声的喊道。


“哦?南京方面又有什么最新的进展吗?”我一听到是南京发来的电报,立刻就起身接过来,并随口问道。


“陈军长在电报上说,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上将公开会见国内外新闻记者,并在会上宣读了保卫南京两件非常有把握的事:第一,即他本人所属部队替与南京共存亡,不惜牺牲于南京保卫战中;第二,此种牺牲将使敌人付出莫大之代价。”


“哦?这个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还真不简单啊,这样一来,民众对固守南京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了啊!”


“另外陈军长在电报里还向我们汇报了一个重要的情况。为了表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必死决心,唐生智要交通部长俞飞鹏把下关到浦口之间的渡轮停开,并下令所有军用民用大小船只一律交由宋希濂的36师严加看管。包括长官部在内,不准留有一条船,违令者以军法论处。伺时,还命令驻防江北的胡宗南的第1军,凡由南京向北方渡江的任何部队或者军人,一律制止,如不听从制止者,格杀勿论。此令一出,守城官兵一看退路已绝,只有抱定必死决心。唐生智的这道命令一下,顿时江面上空空荡荡,看不见一条船影,守城官兵个个坚守岗位不敢懈怠。这让您命令他寻找船只架设浮桥的计划严重受阻,陈军长请示您,这个计划可否暂时停止进行!”


“恩!同意陈军长的请求,命令部队暂时不要架设浮桥,以免浮动军心,另外命令陈军长让部队加强正面防御工事,同时偷偷派人潜过江北收集船只,以备不时之需。”


“陈军长电报里还提到了什么?”我又接着问道。


“陈军长在电报中还提到,唐生智决定固守南京以后,一改他过去只派少量部队守南京的主张,一再要求增加兵力。对此,蒋介石尽力满足,几乎把一切可以调动的兵力,包括从淞沪会战撤下来尚未休整补充的部队,都调去防守南京。南京防守的兵力越来越多,最后包括我军第九军在内的多达16万余人。”


“呵呵!老蒋这一下子也省得投入了,看来日军进攻南京这步棋,可是落在了蒋介石的死穴是啊啊!”我感慨的说道。


“是啊!南京是蒋家王朝的发源地,也是他们四大家族财富的聚集地,虽然蒋介石有些舍不得,但是却不得不这么做。看这次老蒋的兵力部署就不难看出,他对南京还是很看重的,否则不会将他的王牌桂永清的教导总队以及三个德械师全部留在南京。依照现在的样子看来,守住南京应该不成问题。我想我们原先制定的支援南京的突击计划可以不用实施了,司令员你说对不对?”


“你真的这么认为?虽然表面上看上去,防守南京的部队空前强大,但是你却忘了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陈其生有些吃惊的问道:“什么原因?”


“难道你忘了,现在防守南京的16万军队,除了我们的第九军与桂永清的教导总队损失比较小外,还有那支部队损失很少呢?”


“答案是没有?除了了上述的那两支部队外,现在防守南京的几支部队,那支部队不是在凇沪会战中被打得千创百孔,只是撤退到南京后才补充了一部分新兵。然而即便是这样,防守南京的守军多是从上海败退的残缺部队,老兵很少,新兵大都尚未受过训练,战斗力很差。有的新兵刚刚学会放枪没两天就上了战场,手榴弹不拉火就扔了出去,要不就是扔在阵地上,反倒炸伤了自己人。你想想看,这样的军队怎么能够抵御住十多万训练有素,士气如宏的日本兵呢?”


“那司令员你的意思是突击计划……”


“支援南京的突击计划即刻启动,命令参战的地面部队和空军随时听候命令,随时随地支援南京方面的作战!”


“明白!我马上就去办。”


“另外,命令空降兵部队组织一到两个团的兵力随时在机场待命,准备随时空降到南京支援第九军作战。”


“司令员,你真的打算不昔一切代价,要知道现在南京可以说是死城一座,我们已经投入一个步兵军的兵力进去,难道你还打算再继续投入更多的兵力进去?”


“是的!如果形式需要,我会继续投入更多的兵力!好了,你马上去下命令吧!”


就在我军部队进行调整的时候,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日作战大本营也发布南京卫戍部队战斗序列。


11月16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日作战大本营发布南京卫戍部队战斗序列。


长官部下辖防守南京的部队为:桂永清的教导总队,第78军宋希濂的36师,第三战区第九军,第10军徐源泉的41、48师,第71军王敬久的87师、傈72军孙元良的8了师,以及宪兵的两个团,炮兵第8团的一个营。淞沪担任掩护撤退的第74军、第66军、第83军还有第2军团的徐源泉部也先后秦令参加防守南京。

自此,中国军队重兵集结,兵力超过16万,并准备拼死固守,而日军华中方面军则昼夜兼程气势汹汹的兵分五路合围南京。第1路是第11、第13、第16师团沿京沪铁路经丹阳、镇江、句容西进;第2路是第3、第9师团由金坛直扑南京;第3路是第10军第114师团沿宜兴、溧阳、溧水公路前进;第4路第6、第18师团沿宁国、芜湖公路进攻芜湖,包抄中国军队沿江西去的后路;第5路国琦支队从广德经朗溪、太平渡江,攻占浦口,切断南京守军渡江北去的退路。南京已处在日军四面包围之中。


而南京这边,担任南京卫戍部队司令官的唐生智也在积极调兵遣将,加紧设防。他把南京的防守阵地分为复廊阵地与外围阵地。复廊阵地在城外一线。唐生智把装备粮良战斗力强、号称蒋介石的“铁卫队”的教导总队放在中央;防守紫金山及城垣东部。左边是宋希濂的36师,防守红山、幕府山及城北地区;右边是孙元良的第88师,第三战区的第九步兵军负责防守雨花台及城南中华门地区。宪兵部队守卫清凉山。外围阵地由第2军团,第74军、第66军占领乌龙山炮台、栖霞山、句容、淳化、牛首山一线,构成半环形外围防御阵地。


12月7日凌晨,蒋介石的飞机飞走以后不久,天一大亮,涂着血红的太阳旗的日军飞机就出现在南京上空,一时间南京城炸弹横飞,火光冲天。敌机越来越猛烈的轰炸告诉人们,一场血战就要来临了。


唐生智的卫戍司令长官部就设在他自己百子亭的公馆里。昔日幽静的公馆现在充满了战时气氛,院子里挖了许多防空洞,四五门高射炮的炮口黑洞洞的直指天空。


白天,敌机整日狂轰滥炸,唐公馆的高射炮和全城各点的高炮一样不停地对空射击。长官部官兵简直分不清哪是炮声哪是炸弹爆炸声。人人都在紧张忙碌,大战来临之前的工作千头万绪,谁也顾不上管头上的敌机了。唐生智站在诺大的卫戍司令长官部作战会议市里,正在召开战前的紧急会议,负责防守南京的各个军、师以及宪兵团的高级将领们都已经座在会议室里商讨着作战方案。


而此时,日军已经接近了南京地区,外围阵地已经和日军先头部队接上了火,南京城内都可以远远地听到激烈的枪炮声。


“他妈的,参谋部这帮家伙简直是白痴!”担任南京卫戍副司令长官的绥远第三战区第九步兵军军长的陈昌浩一拳锤在桌子上,指着地图上的防御阵地破口大骂道。


原来南京附近的外围工事,战前就已经由参谋部城塞组在外围沿大胜关——牛首山一方山——淳化镇——汤山——龙潭一线构筑有钢筋混凝土永久工事,并设有轻重机枪掩体和观察所、指挥所、掩蔽部。淞沪会战开始后,日军侵略中国的野心毕露。于是,蒋介石赶紧责成南京警备司令部拟定南京防御计划,以备万一。南京管备司令由宪兵司令谷正伦兼任。司令部没几个人,手底下实际能够指挥的只有两个宪兵团。接受任务以后,就以决战防御的目的,选定原参谋本部城塞组既设永久工事一线作为主阵地,也就是外围阵地。以雨花台、紫金山、银孔山、杨坊山、红土山、幕府山、乌龙山一线作为预备阵地,也称为复廊阵地。计划使用的兵力为5个军,其中一线阵地为3个军,预备队1个军,江北岸浦口1个军,总兵力为5个军共15个师。这个计划经过军委会执行部请示大本营核准后,即由南京警备司令部制定阵地编成、火力配置及工事构筑计划。在制定计划时,才发现原来参谋本部城塞组构筑的既设永久工事,大部分根本没按纵深配备和侧射、斜射的火网要求构筑的。工事位置未注意隐蔽,大都选在山顶部或棱线部分,也没有一个阵地编成计划和要图,仅有一个工事位置图供参考。没办法,这些花费巨大建成的钢筋混凝土永久工事成了摆设。除部分工事可作为观测、指挥所使用外,大多数都用不上,只好重新选定位置,另行构筑。但参谋处人手太少,派不出人到现地普遍侦察,只由主管作战的参谋凭着五万分之一的地图标定位置。结果,这个事关南京存亡的南京防御计划中的阵地编成和火力配置,成了名符其实的纸上谈兵。


 因此当陈昌浩得知道这个情况之后,立刻火冒三张,破口大骂道。由于他的部队不属于参谋本部直接管辖,也不在国民军队的序列,也不属于黄浦系,所以对于他的话在座的十几位将领虽然表面上感觉不怎么好受,但是心里上还是感觉他说的非常的对,同时也很赞同他的话。但是由于他们属于国民党高级将领,因此不能出言批评。虽然他们对于参谋部的这些作法很不满,但是却没有办法开口。正好今天陈昌浩的一番话替他们出了这口气。


“陈军长!我知道对于外围工事的阵地编成和火力配置有些不满,但是现在事已至此,在说多余的话也没有用了,我想我们现在最首要的目标就是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局势?”


“是啊!唐长官说的没有错!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局势,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逼近南京外围了,并与我军在外围的阵地交上火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的主力就向南京围拢过来。”担任南京卫戍副司令长官的桂永清也开口说道。


“陈军长!不知道你现在对目前的局势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吗?如果有的话,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也在座的各位将领参考一下!”唐生智轻声的对着刚才发脾气的陈昌浩问道。因为他知道,就是这个刚才还在会议乱发脾气大骂参谋部军官是一群笨蛋的将军,他手里的部队是自己手中战斗机最强的,甚至比老头子给自己留下的教导总队的档次还要高一个级别。一天前自己以南京卫戍司令长官的身份走访了部署在雨花台、中华门一带第九步兵军的防御阵地,结果一到他们的防区,自己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因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情节让他怎么也不相信,几天前这里还是一马平川的空地和丘陵,可是今天自己却看到了一幅异常壮观的场面,一队队士兵军容整齐、士气高昂的从自己面前走过,一条条步兵战壕、反坦克壕纵横交错,一座座机枪掩体、炮兵掩体成交叉状态布置在阵地上,远处的铁丝网三道更将阵地与前沿分割开。更让自己感到惊奇是,自己竟然在第九军的阵地看到了三十多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坦克正在整齐的停放在阵地,还有几辆苏联制造的T—26轻型坦克正在开进各自的掩体。天!一时间唐生智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弯来?那么多的坦克还有大炮,难道这些都是第九军的装备?


“陈……陈军长啊!这些……这些都是你的部队?”唐生智舌头有些打弯的问道。因为眼前的这一幕实在让自己太震撼了,坦克、重型火炮,这些只能在委员长嫡系部队里甚至敌人的部队才能看到的装备,但是在这里竟然拥有了如此庞大的数量。虽然自己只是一个步兵将领,对坦克和火炮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是深知一门火炮在发挥最大威力并且弹药充足的时候,可是要比一个步兵连的战斗力还要大。至于坦克,那就更不用说了,那个浑身都是钢铁的铁家伙,所有的子弹对他都无效,甚至连一些口径小的火炮都拿它没有办法,所以对于坦克,唐生智的心中还是充满恐惧的。


“是的!这里是我军第26步兵师的防御阵地!左翼那个小丘陵是我第九独立炮兵旅一个装备75毫米山炮的山炮营,右翼的树林和山包里有我独立第九坦克旅的一个坦克连在潜伏。”


“陈军长!兄弟我这次真的不需此行啊!来之前就听说贵军的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力更是我们国军序列的中的佼佼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真是叫兄弟我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唐生智羡慕的说道。


“呵呵!司令严重了!说起来我等都只是蒋委员长手下的兵,更何况我的兵都只是山野村夫,怎比得上委员长的精兵良将啊!先看桂将军的教导总队,再看看孙元良将军的第88师,都是全部德械装备的德械师,那么战斗力可以说是相当的强悍,否则日本人不会在上海会战中吃了他们的大亏啊!”陈昌浩急忙转移话题道。


“呵呵!陈军长谦虚了!从陈军长的排兵布阵和火力配置,兄弟我就可以看出陈军长一定是下了一番苦工夫了!”


“那里,那里!这都是应该的!应该的!”陈昌浩谦虚的说道。


“呵呵!看陈军长的布置如此严密,兄弟我也放心了。另外兄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陈军长可以答应!”


“司令客气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全力去办!”


“好!有将军这句话就好!我的请求很简单,就是希望在前线困难的时候,可以请陈军长可以伸出援助之手,支援一下周围友军的防线!”原来唐生智在视察了第九军的防御阵地,见识过了对方数量庞大的坦克群,以及数量不少的重型火炮之后,自己当初的轻视之心已经荡然无存了,有的只是震惊和恐惧。这样的装备即便是在国民党最精锐的部队中也不曾见过,可是那个远在穷乡僻壤的绥远军队就拥有了这样精良的装备,这怎么能不让自己震惊和恐惧呢!所以自己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好好利用这支战斗力超强的军队为防守南京做出最大的贡献。


现在会议陷入僵局,因此唐生智迫切的想听听陈昌浩的意见,所以才有刚才的那一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