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37节 欢乐时光

不笑生 收藏 0 5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37节 欢乐时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刚刚把我开始写作到现在的书评全看了一遍,是的非常感动。真的,或许我的文笔或是有些什么让大家不满意,但看到大家对于我的支持我非常感动。我想说的是,没有你们的支持,这部书可能写不到现在!几乎应验了个别人的话,会太监了。现在我终于坚持了下来,能够向大家呈现这一部不能说写得很好,但很努力去写的书,希望大家在后面的故事中继续支持我,而我也向大家贡献我的热情、我的努力。祝所有的弟兄、姐妹们在新的一年当中万事如意,龙马精神!

经过甘浩文几个月精心调养,李香君身体基本康复。她谢绝了宇文绣月请她担任教师的邀请,而是随着甘浩文学医,将来打算做一名医生。

深秋的夜里,医院的宿舍之中同样显得那样安静、祥和。美丽的医生、护士们大多都不在。因为那些碰到周日休假的海军和陆战队的官兵们是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经过海军方面和陆战队的联合邀请,今夜就有了一台联合晚会。

李香君经过白天的学习稍稍感到有些疲惫,所以谢绝了参加晚会的邀请,自己独自一人呆在宿舍之中。桌子上摊开了一些零食之后,暂时没有胃口的她先提起笔来写下一篇日记。现在她已经比较少作诗或是写曲,因为在神州城半年以来她才真正感到生命的跳动和对于明天的向往。

这里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那种明快的湛蓝,每一天的每一个清晨她都感到了生命的那种奋发、努力追求的快乐。现在她已经完完全全爱上了这里,相信自己永远也不想想到要离开这个城市。至于候方域,偶尔想起只会激起她一些淡淡的哀愁,她不愿多想。因为他已经带着他那个即将逝去的时代,走进落日之中最后一络余晖之中。

“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在这样的夜里显得稍稍有一点沉闷,停下心中痴想的她有些懒懒的开了门。

“是你!”

门外站着是正是慕容卓,身上的军服依然没有换去,甚至那上面依然还带着一些征尘的味道,手中大束的鲜花几乎遮住了他显得有些妖异的眸子。

“是我!你好吗?”慕容卓微微点点头,他得眼睛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已经完全回复他往日容光的李香君。

面对慕容卓,李香君有一种复杂情怀。面前这个男人是个优秀的男人,做为神州军的高层的他同样是仁爱医院当中那些女人心中最为理想的丈夫。平时大家在一起说笑的时候,也不时听到有人谈起他。

每次听到慕容卓的名字,都会使她回想起上次自己吐血之后,元气大伤得时候,慕容卓看她的眼神。是得,此生她从没见过一个男人绝望时那种愤怒、痛惜、怜爱的复杂眼神,唯一可以断定得是那一腔得真诚,绝不容人置疑的真诚!这也是她为何拖着病体强撑着为出征的他送行的原因。

可是,现在他回来了,那双眼睛此时透出无限的灼热倒使她有一点点害怕,因为现在她还没有办法完全的接受,她静静的看着那双经常回想起来的眸子。

“怎么,你还没有吃饭吗?”看着桌上的零食,慕容卓又问了一句。

这次李香君轻轻点点头。

“天哪,你太不懂得照顾自己!不知道……不知道我有没荣幸邀请李小姐参加一个聚会呢!”

“聚会?”

李香君稍稍有些意外,难道他要去那什联欢会吗?那姐妹们怎么想,天哪她们一定会审我到明天早晨。

看到她眼中的迟疑,慕容卓有点担心的解释“哦,我和方以智方兄、华兄、天华他们在听涛轩有个私人聚会没有外人的。”

听到熟人的声音,令李香君想起了几个月前和候方域的争吵。也是因为那件事才会导致最后分手,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不过她还是点了占头“我去换件衣服”说着借转身的时候,眼泪悄悄洒落。

“花插在哪里!”慕容卓一向是个会关心人的人,看到李香君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使她又再想起候方域,一边暗骂自己笨蛋,一边稍稍手忙脚乱的把花插了起来。

“可以走了吗?”

还在慕容卓在精心的把花插成一个别致造型的时候,换了衣服的李香君从里间走了出来。新款的丽人坊的风衣,更强强调她原本就纤侬合度的身段,脸上重又匀过了粉,硬是把慕容卓这也算见过些世面的人看得愣了一愣,直到人家发问才回过神来。

陈天华稍稍感到有些气闷,前些时岳效飞发来指令,要求所有重点企事业单位随时做好搬迁准备,搞得商人们表面上怨声载道可是提起搬家的原因暗地里个个兴高采烈。谁不知道可爱的城主一直在打台湾的主意,到了那儿生意就再也不会受到战火的影响了。

每天他这个议长快要被那些家伙烦死了,据他猜测这岳城主就快要向台湾动手了。虽然他还猜不透怎么打,可有这些动静看来就是快了。

这又带了他新的烦恼,一句话,如果神州城迁向台湾,他怎么办?如果赶走台湾的红毛鬼,那里显然比岸上安全得多,而且也方便和南洋那边做生意。不用问神州城的人大约都会跟着去的,可是自己难道也跟着去吗?之所以今天要来和慕容卓聚会,探听点消息是他的主要目的。

反观方以智和华夏两个人对于这件事倒没有多想,一个是跟着报社走,一个是跟着检查院走,无论神州城到了哪里,他们都是一定会跟着去的。所以,两个人手里端着高脚杯,正在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

“不是吧,天华没了月娇就这么不高兴,要不要我找人去请她来?”

不知为何时,来到神州城没几个月的华夏变得如此爱开玩笑,大约他的性格就是如此,以前只是被局势压抑造成的吧!

“来了,来了他带的是……真没想到,他居然带着香君一起来的。”

随着方以智的话,大家向门口看去。那边在侍应的指点之下,来得正是慕容卓和李香君,慕容卓此时正在殷勤的帮要香君脱下风衣交到侍应手中。

方以智有些纳闷,倒不是觉得他们不般配,只是这心里怎么就觉得怪怪的。

“几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侍应拿菜单来。”慕容卓一边向几个人打着招呼,一边就手招过侍应来,对于李香君实在是一付爱护备至的模样。

而他的举动,换来的不单是方以智的吃惊,同样华夏和陈天华也感到吃惊。尤其是陈天华,他的心中似有所动,心中痛苦的问自己:“难道神州城就真得所向无敌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