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二卷 血溅赤壁(46)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二卷 血溅赤壁(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罗伊待张飞快到身前时,两臂的气己运到手上,他这一招对付过周瑜,周瑜接招时被震得金疮并发。

张飞挺矛,在接近罗伊时,矛向罗伊左脸剌去,如果罗伊向右躲闪,必中他计。因为矛虽然剌向左,那是虚显的一枪,在一刹那间会剌向右边。

罗伊在与周瑜交战时,己领教了周瑜的这一招。枪、矛同属一类兵器,万变不离其宗。罗伊看见长矛剌来,他并不躲闪,在矛尖划过他的鼻尖向右剌的时候,他用力举刀挺住长矛。只听“啪”的一声响,张飞的丈八长矛几乎脱手飞出。

张飞低头一看,双手十指的关节处,被震出的鲜血流了出来。处于惊愕之中的张飞,还来不及思索,罗伊的大刀己抵住他铠甲上的护心镜,只要刀一晃,往上一挑,就会要了他的命。

罗伊及时收了刀,他如果要了张飞的命,三国的历史,起码蜀汉的历史真的要改写了。

“张将军,”罗伊双拳向张飞一拱:“你我素不相识,何必自相残杀。虽然各为其主,也用不着以死相逼!承蒙将军手下留情,罗伊这里谢过了!”

张飞恨恨地望着罗伊,他打不过罗伊,只有无可奈何地看着他。

“穷寇莫追,我想将军明白这个道理。我以死相拼,就是请将军不要斩尽杀绝!”

其实,诸葛亮命张飞埋伏在此,只要他掳掠曹军的粮草,打散曹操的部队,给曹操以重创就行了。张飞想夺头功,才不按军师的吩咐,大开杀戒。

张飞知道对方在给他面子,但是,他不明白罗伊为什么这样做。既然如此,他命令蜀军撤兵,自己不但下了台阶,对方在面子上也过得去。

蜀军拿着缴获的军械、旗帜、少量的粮草,退走了。


罗伊战胜了张飞,心里没有胜利的喜悦。

满山遍野,都是曹军士兵的尸体,他们流出来的血,染红了黄土地,使塬上的青草,也改变了颜色。两千多人的一只部队,绝大部分将永远留在这里,成为孤魂野鬼。

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不会有人记住。

他们可曾取妻生子,家里还有什么亲人,也没有人会关心。

只有若干年后,从地里冒出的具具白骨,记载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这就是战争。


罗伊叫一直跟随他的几个亲兵,寻来几匹未被敌军掳走的战马,驮起几个受了重伤,还未毙命的士兵。

他们迎着血红的阳光,去追赶曹操。


曹操躲过张飞一劫,尤如惊弓之鸟,在张辽、许褚、徐晃等人的护卫之下,一口气跑出二三十里路。

在通往南郡的路中,连绵的群山起伏,山谷狭隘极多。

在进入一个深山峡谷之时,左边出现一条大道,曹操进退两难。

此时,探马来报。

“报丞相,大路离南郡二十里!”

“那峡谷中的小路?”

“此路名叫华容道,离南郡只有十里!”

“可有蜀军?”

“大路平静,峡谷中浓烟迷漫,人影幌动,疑有埋伏!”

“再探!”

“是!”

探马飞马而去。

曹操对张辽等人说:“传老夫的令,不走大路,进入峡谷!”

张辽疑惑不解:“丞相,探马报峡谷中烟雾迷漫、人影幌动……”

“张将军,用兵之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诸葛孔明不会在两条路上都设伏兵。将军请看,大路平坦,很难隐藏一支人数众多的军队;那峡谷山高崖陡,小路崎岖,是设伏兵的最佳之地。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考虑走小路,而走大道。殊不知,诸葛老贼埋伏的一支精兵,正在大道上等着我们!”

张辽半信半疑地看着曹操。

曹操自信地说:“老夫偏不上他的当,就要走疑有伏兵的小路!”

曹操命张辽清点人马,随同他从张飞的阻击中逃出的人,只剩下三百多人。这三百多个人,没有一人衣冠整齐,袍甲完好。

张辽将这三百余人编成三个小队,李典、徐晃带一百人充作前军;许褚带一百余人充作中军,保护曹操及众多谋士;他自己带罗伊的八十骠骑兵殿后。


队伍进入峡谷,山路不仅崎岖难行,有的地方根本就无路可走。昨夜一场大雨带来泥石流,小路被深可没膝的泥水淹没;更有被泥石流冲倒的树木、粗大的竹子挡住去路。

士兵们在泥水中挣扎,前进的速度非常缓慢。一些受了伤、带着病的士兵,倒在泥水里,就再也爬不起来。道路狭窄,士兵们不愿踩着同伴的尸体前行,都尽量绕开走,更加阻延了队伍的行军。

走出峡口,还有几里路就到了南郡,曹操回南郡心切,也真的怕峡谷中有伏兵,便令李典催赶队伍。

李典是个粗人,挥着马鞭抽向行动缓慢之人。还令跟随他的亲兵,也如法炮制。

一时间,峡谷中响彻皮鞭的呼呼声,士兵们绝望的号哭声。

曹操被哭声所恼,站在高处大声吼道:“行动缓慢者,斩!敢再恸哭者,斩!”

充作前军的一百多名士兵,被皮鞭、大刀驱赶前进。走了不到几里路,大部分人不是被刀砍死,被皮鞭抽打倒在水中淹死,就是被中军的马队踩死、踏死……

张辽带着八十名骠骑兵赶到中军,看到前军与中军只剩下二三十人,大部分人倒毙在泥石流里,惨不忍睹。混浊的泥水,被士兵们流出的血染成暗红的颜色。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正想问曹操,曹操却指着险峻的山峰,茂密的树林,问张辽。

“张将军,你说那诸葛孔明真的是缺智,还是少谋?”

张辽看见曹操似乎有些神经质了,想起他在此之前的两次大笑;一笑笑出赵云,二笑笑出张飞。曹军不仅损兵折将,还元气大伤。

难道他还要三笑?这第三笑,又会笑出何人?

“丞相,末将不知……”

曹操突然仰天大笑,他的笑声久久在空中回荡。

谋士程昱被曹操因笑带来的危险吓怕了,见他又笑,胆战心惊地问曹操。

“丞相,何故一而再,再而三的大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