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36节 小绣月

不笑生 收藏 0 5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36节 小绣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地点:神州城。时间:1646年9月26日夜。

宇文绣月来到了仁爱医院。仁爱医院不但是中西医研究的总部,同样也是护士和医生们学习的地方,由于人数太多,所以这里和神州城大多数企业一样也是四班倒。永不熄灭的瓦斯灯外面罩着一层绿色的灯罩,使这里光线虽然明亮但却不会使人感到刺眼。

每次来这里,宇文绣月都会有些紧张。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有个愿望,那就是要为自己的爱人生个儿子。

一面哼着自己喜欢的那一首曲子,一面进到诊断楼的大厅之中。迎面的透明框之中,是医生、护士们的工笔画。由于经常来见得惯了,也没有多看,只是向“今日新秀”栏中扫了一眼。

“嗯!”绣月奇怪的发现“怎么那么像……”仔细看时,才发现人家是个小姑娘的模样。中是眉宇之间似乎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罢了,心下半是奇怪半是好笑。“天下居然也有和自己如此想像之人”顺便看了一下她的名字——林玥儿。

夜里的医院远没有白天那么热闹,“大约所有的人都习惯白天吧!”值夜班的林玥儿做在自己的守望台后。办公桌为什么叫守望台呢?因为人家城主说了,医者父母心,也是最为神圣的永远守望相助的人。

清静的大厅之中,回荡着一曲《绒花》那悠扬的曲调。同样这也是她最喜欢的歌曲,“这是谁唱的?唱得真好啊!”林玥儿从守望台后站起身来。

如今的林玥儿已经不是刚来神州时的那个林玥儿了,已经不是那个爱脸红的小姑娘。或许是在这医院之中,或许是太多接触了那么来自前线的士兵们。那一双双可爱的眼睛,或在昏迷之中的朦胧,或在清醒后的悲伤,虽然他们很少流泪。

记得那天,城主夫人宇文绣月来到这里慰问演出,一曲悠美的《绒花》回荡在医院的礼堂之中,士兵们更是齐声朗诵起他们的誓词:

“我是中华的勇士,我以保家卫国为自己的责任。为了中华的安康,为了中华的崛起,我情愿以我的身体或者生命作为祭品,我们将在火焰中燃烧,我们将在熊熊烈火中浴火重生。我们发誓,为了中华安康、为了中华的崛起,我……”

那一份壮美,引得全场全场皆哭。

也是那天,医院当中时常向她行注目礼的人们发现林玥儿居然和宇文绣月有七八分相似,以至于从此后时常有人称她为“小绣月”。

而自己她亦有一副不俗的嗓子。虽然没有正经调理过,一曲《绒花》居然亦能唱得荡气回肠。曲子的确是悠美的,尤其当她知道那是出于谁人的手笔之时,就更加喜欢。如今听到了“原版”的声音,自然免不了要去看上一看。

“您是……您是绣月夫人!”林玥儿几乎要惊呼出声。

令宇文绣月没想到的在这儿居然遇到了那个“今日新秀”,只不过为了大楼中的安静,她还是低声“嘘!你不想影响其她美人休息的吧”。接着,上前拉住林玥儿的手,仔细的打量她。

“呀!我有些失态了。”林玥儿稍稍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要知道这可是绣月夫人呢!神州城中大家最喜欢的演员、歌手,无论哪一次全城庆典或各处的慰问演出总是少不了她。

“我和你真得有点像呢!……冒昧的问一句,你有没有从小丢掉的姐姐?”自己的身世不清,一直是宇文绣月最为遗憾的事情。

“我爹过去是将军,我也从来没有姐姐!”聪慧的林玥儿当然知道宇文绣月的意思,可是很清楚,自己是独养女儿要本没有一个姐弟或是兄妹。

“原来是这样”宇文绣月稍稍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摆脱这件事。亲热得拉着林玥儿的手道:“我可是真希望有你这么个妹妹呢!”

“如果……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看你说得,真要有你这么个妹妹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两个长相相似的女人,暂时都放下手中的事,聊了起来。谁知一聊之下居然越聊越投机,最后干脆也就真得认了姐妹。

正聊着,突然宇文绣月手中扶着胸口,接着又一阵干呕这才使她想起来来的目的。

林玥儿扶着宇文绣月,来她这里的女人,十个有九个都这个原因,因为林玥儿的部门被称为妇产部。林玥儿为她把了把脉,又问了问她近期的身体状总,脸上呈现出一丝笑容。

“姐姐,妹妹可要恭喜你了呢……”

“真的!”

林玥儿肯定的点点头。

“我终于……终于……”

看着喜极而泣的宇文绣月,林玥儿突然有了一种非常羡慕的感觉。最少她看得出来他们夫妻之间的恩爱。

眼前浮现起平湖前进基地门前那个拉着楚楚手的绿色身影“那个人……可怜楚楚……”

走出仁爱医院大门的宇文绣月感觉自己快乐的像要飞起来一般。忍不住嘴里哼着悠美的曲子,人也欢快得旋转起来。

同样美丽的王婧雯才从浴室里出来,脸上还有激情之后未退的红晕,手中拿着一柄梳子,才在梳理着长发。而浴室之中纪敏萱亦在一声长长的呻吟之后沉静了下来。她看着不远处的浴袍,想着要不要给他们送进去,可是又怕……。

正在她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欢快得如同一只小云雀一般的宇文绣月闯进了家门,一把揽住王婧雯一个劲直叫。

“姐姐……姐姐……我有了,这次我真得有了!”

“真得?真得?真谢谢天了!”王婧雯也高兴的一个劲不断问着。

“哐”一声,浴室的门被猛得拉开,“真得?我作爸爸了?!”某祼男激动的喊着冲了出来。

宇文绣月扭着一看,先羞得尖叫一声倒把自己眼睛捂了个严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