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九章 闹鱼(下)

丁老大 收藏 16 43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九章 闹鱼(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与妇女分手后来到山口油坊,见到油坊老板,老板关切地说,我听你下去的地方打枪,知道你遇到了鬼子,没事吧?

韩文德说,没事,连我一根毫毛也没撞着。

蒋老板说,我估计你去找老柯了,你这人心细,是个办大事的材料。我已经与老柯说好了,老柯说,没问题,有的是油渣。用多少担多少。不要大家拿现钱,等闹好鱼后把鱼卖了再付油渣钱。老柯还说,把十股分为三段,每段都有负责人,捞鱼的人工具自备,闹鱼后把鱼捞出放十一堆,每股一堆,多余的一堆按劳力分,你说对吗?

韩文德说,我服了你们南方人细心,比我们北方人水平要高得多。

蒋老板说,我看你们北方人水平也不算低。

大家笑了笑,韩文德严肃地说,你们啥时候准备好了闹?下河前通知我。我立即带队行动。我今天回去就派人到前面打探。安排前哨警戒,敌人如果有什么行动,我立刻就知道。阻挡敌人的事我绝对负责。

眨眼一个礼拜过了,这天油坊老板亲自来通知,今晚下河。

韩文德说,我们现在就行动。看你们还派人和我们联络不?

老板说,我派一个人跟你们一块去,这个人腿快,一旦有情况,叫他跑腿送信。

韩文德是白天带队过的河,前进到离敌人约二里路,然后分两边暗藏起来,既不让敌人发现他们,也不叫老百姓知道。这背水作战很危险,如果万一遇到大队鬼子,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但是,韩文德胆大,几年的游击队生涯经验和他掌握的敌情情况,鬼子不可能有大部队行动,更何况是天黑,鬼子已不像前几年那么肆无忌惮,把中国军队不放在眼里,现在他们也非常怕游击队,天黑了就不大敢出来。所以,韩文德才敢冒险,背河监视鬼子的行动。

黄昏的时候,油坊蒋老板派的人来了,这是一位年约四十的老表,韩文德让他爬在自己身边,问闹鱼的详细闹法。这位老表说,河边安十个烧锅烧开水,靠近河水的地方备几口缸,把担来的茶库倒在缸内,用烧开的水化开,用棍子搅拌,然后选水性好的人在河中间,手拿筐子,把搅拌好的库用脸盆端到筐内,摇动,让茶库末顺水流走,鱼吞食后小鱼当时漂上来,不会动了,大鱼食后在水面上乱窜,用棍子捶一下就漂上来。捞鱼的人用船或打稻子的木箱,推在水中,大家用捞兜捞,男女老少都下河,按时按劳力量给他们分鱼。谁也不会吃亏。这次捞鱼是十股,捞的鱼放十一堆,其中一堆按劳力分。鱼捕捞完后,有人专门分鱼,各拿各的。然后河内开放,谁捞归谁。三天后还有鱼捞,这河是石底。不深,六年都没闹过啦,鱼多得很。过去鬼子没来,我们每年闹,但都是小闹,没有像咱这一回大闹三十里。到时候五十里外都有死鱼。这一下百姓可以以鱼当粮,山区多少人没粮,到处买借,经常饿得人心里发慌。我们山里人都说,咱们黄家有个好女婿小韩,给我们放哨,保护百姓捞鱼活命。原来我们只听说山上有个小韩队长,是个小孩,爱说爱笑,这北面的鬼子也听说过你们有个叫小韩的,小太九,大大的坏,听汉奸伪军说,捉到小韩交给皇军,金票的五万的钦久。

士兵们听完都笑了。

韩文德心想,我当个小太九,就值五万日元呀。好家伙!

他对那老表说,好吧,叫老百姓把我送给鬼子,如果鬼子说话算数,五万日元百姓该买多少米吃。

老表说,鬼子说话能算数,狗日的算说话着就杀人。

队伍中午过来,士兵们都是自带炒米,每人再弄一缸水,倒些米充饥。老表也一样吃韩文德背的炒米。一直第二天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柯老板、油坊老伴和永银派人来通知,说,鱼已经捞完了,而且都运回去了。现在河里边的都是捞野鱼的,如果有情况,他们跑也来得及。请队长放心把队伍撤回。

这里叙述一下闹鱼的情况。

从昨天中午韩文德的分队运动到河对岸埋伏开始,这边闹鱼的就开始行动了。由油坊老板和老柯、黄世银在现场指挥,兵分几路,一路在河边挖简单的锅灶,然后支上大铁锅,一路运来十个大水缸,放在河边,其他的人就挑担子运茶库。江西老表们担子都挑得很好,他们排着长长的队,从西山蒋老板的地方把茶库一担担挑到河边,倒在水缸里,有人就在那些简单的锅灶边点着了火,烧那一锅锅的水。水烧开以后,就倒在水缸里烫茶库,把茶库烫熟。河边还有十多个小船,把烫熟的茶库往船上搬。天快黑的时候,四乡的百姓都一溜一串的来了,大概有几千人,黑压压的沿河边站着,等着捞鱼。

这时候,十缸茶库全部烫好了,而且都搬上了小船,每只小船上都停着好几个人,西山老柯一声令下,他们就把船驶向河中心,横着一溜儿排开,一个人手里持筐,一个人用脸盆舀船上的茶库,往框子里面倒,持筐子的人把框子浸在水里,摇晃着,框子里的茶库就随着水漂走了。鱼吃了茶库以后开始在水面上翻腾,河边站着看的人就开始下河了,他们有的坐在船里,有的坐在木头箱子里,手里都拿着木棍,这时候,只见河面上到处都是小木船、木头箱子和黑压压的人。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星星的光芒照射在河面上,随着水的波动一闪一闪的。月亮还没有出来一前,捞鱼的人就看的不大清,但是,他们凭着经验,依然在不停的捕捞。水是流着的,如果不捕捞,鱼就顺水冲走了。月亮也很快出来了,月色有点发红,河面上随着月光的升起,渐渐的亮了。这时候,就能清清楚楚地看见鱼儿在水面上翻腾,捕捞的进度就加快了。小船和箱子里满了的,他们就划到岸边来,把鱼运上岸,然后又下河去。

英和凤子芳芳都没有随部队去,她们三个就站在河边,看老百姓捕鱼。桂英的那个嫂子也来参加捞鱼,她见了桂英,拉着桂英的手,把韩文德夸得天花乱坠,说桂英找了个好女婿,把桂英夸得脸红红的不好意思。那个嫂子下河捞鱼去以后,他们继续在岸边看。三个女人自幼生长在江南,不但会捕鱼,也喜欢吃鱼,她们几个当初还想下河去捞鱼,老柯、蒋老板、桂英的二哥世银都不许她们下去,就是下去也没有小船和木箱,只能站在岸边看。见有的鱼很大,有七八斤,就用手摸,有的鱼还活着,在鱼堆里扑腾。这么多的人下河,开始又是烧火又是搬运的,现在又这么多人下河,动静很大,桂英真怕被日本人发现,如果日本人来,他们的分队一开枪,这里的人就要撤,满河被闹的鱼就要顺水漂走,那就太可惜了。

这一晚上,她们一直没睡,就在岸边看着捕鱼,因为担心过河分队的安全,也睡不着。

幸运的是,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河里的鱼都捞得差不多了,鬼子也没有出动,韩文德带着全分队队员顺利的撤了回来。其实,闹鱼的事日本人知道,日本人是在闹鱼开始的时候知道的,闹鱼那么大的动静,日本人也不可能不知道,但是,日本人没有出动,日本人听说小韩在这儿闹事,就存了戒心。日本人吃小韩的亏不少了,在十个县境内,日本人只要一提起小韩,就和那个村民说的一样,小太九,大大的坏,悬赏的事也是真的。现在闹鱼闹得那么大动静,只怕是个诱敌之计,所以也不敢出动,让这次闹鱼闹得很圆满。

然后就是分鱼。

分给韩文德分队的鱼有两千斤,当地的老百姓已经用挑子把鱼给他们送到了驻地的山上。部队回到山上,全体士兵们一齐动手,用快刀剖开鱼肚子,把内脏掏出来扔掉,然后用竹签挂上鱼,晒鱼干,这样一来,不但部队驻地满山坡的地上和树上尽都是晒的鱼干,村里村外都是鱼干,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鱼腥味。六月天的大太阳很毒,三天后鱼就晒干了,晒干的鱼储藏起来就坏不了了,可以慢慢的吃。

韩文德他们没有回来之前,汪中队长也带人来,还有民夫,把他们入股的鱼担走了。因为鱼多,他们还给后方的大队支队送去不少,最后,大队支队还按市面上卖鱼的价格给韩文德分队送来一百多元,韩文德自从参加游击队以来,还没见过国家一分饷钱,士兵们也一样。所以,士兵们都很高兴。韩文德把这一百多元全部分给了士兵,士兵们就用这些钱吹黄烟,推牌九,推牌九是机枪手牌九王最喜欢的,他有钱的时候最喜欢聚集人推牌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