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第二天,韩文德带着罗大运上西山,去找那个认识的油坊老板。

韩文德认识这个油坊老板是在前年,那时候,山上盘踞着一伙土匪,匪首是当地有名的九头蛇牛大膀子,这牛大膀子手下有一百多名悍匪,谁的门也不认,不但打共产党、打国民党,对日本人也不客气,同时还祸害百姓。油坊老板姓蒋,五百年前可能和蒋介石是一家子,现在人家蒋介石是国家的首脑,他只是个油坊老板。不过,他这个油坊老板干了几十年,手里倒是有钱。在这乱世,有钱不是个好事,最容易惹起别人注意。牛大膀子就盯上了他,派人把他绑架了,索要五万个大洋赎人。蒋老板辛辛苦苦经营几十年,也没有攒下五万个大洋,一时拿不出来,土匪威胁要撕票。恰巧在这时,康司令派人上山联络,想把牛大膀子的队伍收编进挺进纵队,因为几句话说得不好,牛大膀子把康司令派去的人杀了,康司令生了气,命黄大队去剿灭这股土匪,那时候还是韩魂的二中队长,韩文德是尖刀分队,他们用奇袭的方法偷了牛大膀子的营,把那伙土匪一举歼灭,油坊老板被救了出来。是韩文德亲自把蒋老板从监牢里扶出来的。因为这件事,蒋老板和韩文德有了交情。

蒋老板见韩文德带人进门,非常热情,催促吩咐老婆给他们炸油饼吃。韩文德对老板说了黄老的的闹鱼方案。老板说,这是个好事,我们这儿茶库多得很,你得去找西山的老柯。老柯住在西山北段,离鬼子据点只有二里多路。山口外边,东西山的鬼子一溜有三个碉堡。共住了二百多个鬼子和伪军。我们这个地方缺盐,日本人把盐把得很紧,老百姓没有盐吃,就拿着鸡蛋去找伪保长给换盐,每次都是都是老柯给双方接头,进行交易。老柯这人好,不害人,年龄有五十多岁,我给你写个信,你去找老柯。

韩文德说,我与他没见过面,怕他不愿见我。

老板说,你只要说山口油坊的蒋老板,他就给你办事。

韩文德说,你的名气很大呀。

蒋老板说,我只是个做油的,哪能跟你比,这儿的人谁不知道你小韩。日本人都怕你。

韩文德说,我不行,打仗还不如这位罗老兄。这位罗老兄拳术厉害,四五个日本兵近不了身。

罗大运说,队长你说笑话,我是一个武夫,哪能比得上你。

韩文德说,别扯蛋了,还是说闹鱼的事,蒋老板,闹鱼你入股不入股?

蒋老板说,我入一股,西山群众入股的事我去说,最重要的是你们队伍监视和挡住鬼子,老百姓就放心了。

韩文德说,没问题,蒋老板,请你转告群众,我们队伍把哨放到鬼子碉堡附近,只要鬼子出动我们就打,死也要保护群众撤离。到时候我们还要在山上设几个大火堆,如果大队敌人下山,我们来不及通知,立即放火为号,群众也来得及躲开。小股的敌人,我们就地就消灭了。

老板说,那好得很,干脆,我连老柯都给你联系了。

和老板把事商量完,吃过老板的油饼,天就快黑了,老板还让韩文德提了一大包油饼,回去给桂英吃。蒋老板也知道韩文德和桂英结婚的事。韩文德和罗大运回到住地,韩文德把各班长都通知来领油饼。各班领过以后只给桂英剩了两个,桂英吃得很香。韩文德对桂英说,分到各班是一人一个,你是韩分队长的太太,就多吃一个,占点便宜算了。

桂英吃了一个,把另一个包起来,对韩文德说,我把这个油饼送回去给大妈吃。韩文德就很后悔,说,我忘了,早知道你要给大妈,我多留两个。桂英说,你是忙人,只要你把这次闹鱼闹成了就办了大事,我大妈和二妹也有饭吃了。韩文德说,你真是我的好老婆。桂英说,我们江西叫堂客。韩文德笑着说,我忘了,我的好堂客,就要抱桂英亲嘴,桂英身子一闪,笑着跑出去了。

第二天,韩文德怕油坊蒋老板把事情办不好,再说,他心里也不踏实,就只对毕副队长说了一声,一个人单枪匹马去了西山,只见西山满山都是七零八落的住户。这儿的人大多数认得韩文德,不少人就与他打招呼,韩文德一说闹鱼,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基本上都知道了,韩文德问他们愿意不愿意参加闹鱼,他们说,自然都愿意参加。韩文德在山上碰到了油坊蒋老板,问他,联系老柯的事办得怎么样?蒋老板说,都说好了,老柯把茶库运到山口油坊的事都安排好了。韩文德对蒋老板说,你先回去,我再到北面转转。蒋老板说,北边离鬼子近,比较危险,你最好不要去。韩文德说,没事,你先回去,我会很小心的。

韩文德是听说老柯在北边,他想从北边下山去找老柯,把老柯再问一下,闹鱼是个大事,一点也不能马虎,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是大问题,几千人的生命攥在他手里,一定要把工作做细。

他刚下山走了不到二里路,只见前面跑来一位年轻妇女,手里提一包鸡蛋,气喘吁吁的到他面前,说,鬼子一百多人在我后面上来了,快跟我上山。

韩文德和那妇女急忙跑上山梁子,到有几户人家处停住了,然后往山下看,见鬼子的队伍正在集结。那妇女有些害怕,说,官长,咱走吧。韩文德说,你先往西走,我和鬼子玩玩再走。

韩文德在一个突出的山梁卧倒往下看,见有穿便衣的汉奸,穿黄军衣的鬼子,带小黄帽的伪军,骂了一声,他奶奶的,便把腰里的枪掏出来,对准人群,“啪啪啪”打了三发子弹,鬼子和伪军“哗“的一下散开了,霎时间炮弹机枪开始向山上打来。

这是一道长百余米的山梁,韩文德先转到东边打三枪,刚引得鬼子向东边打枪打炮,他又猫腰转到中间打三枪,鬼子就又向中间打枪打炮。就在鬼子打炮的功夫,他又转到西边,依然打三枪。引逗得鬼子乱打枪炮。韩文德打了一会,以为那妇女害怕,已经跑走了,回头一看,那妇女还没走,而且还知道卧倒,看他打敌人。韩文德老是三发三发的打,大约两个小时,鬼子也不知道虚实,再乱打了几炮,就跑了。

那妇女叫韩文德说,回吧,鬼子走啦。

韩文德说,我以为你走了,你还没走。

妇女说,我看你这人是个顽皮,一点都不害怕,一个人敢和一百多鬼子玩,还是笑眯眯的,面不改色。就是累得头上有汗水。我给你擦。

韩文德没让他擦,自己擦了一把说,我习惯了,走吧。

他们俩下山,走在大路上,那妇女问他说,你认得黄世银吗。

韩文德说,认得。

妇女说,我有个妹妹叫黄桂英,嫁给你们队伍上的小韩啦,你认得吗?

韩文德看了她一眼说,认得。

那妇女说,听说那个小韩长得很英俊,年轻轻的就当了官,打仗不怕死,鬼子都害怕他。

韩文德说,你听谁说的?我看那个小韩也就是普普通通一个人。

那妇女不乐意了,说,你这个小伙子不会说话,看你也年轻轻的,咋看不起人,你要有小韩那么大的名气就好了

韩文德点点头说,是,是。然后问那妇女,你家在哪儿?

妇女说,就在前面半山腰坡,你看不见,要拐几道弯,才能上去。我也姓黄,桂英是我门中的妹妹,

韩文德一听妇女是桂英的嫂子,就不敢开玩笑了,说,我没见过你,我就叫韩文德。因为我年龄小,他们都叫我小韩。

那妇女很惊奇,转过头问,你就是我的妹夫韩文德?

韩文德说,就是。

妇女拉住韩文德的手,说,呀!我的好妹弟,你好顽皮,你好可爱,你好胆大哟。走,到我家去,我给你炒鸡蛋吃,我本来是想到北山口用鸡蛋换盐,鬼子把我赶回来了。正好遇到妹弟。走,我到家给你打荷包鸡蛋,把鸡蛋吃了再走。

韩文德说,天不早了,我还有事,一两天后你同大家下山捞鱼,我让你妹妹给你做好饭菜吃。

说着话,就到了前面三岔路口上,妇女拉韩文德,非让韩文德去她家吃鸡蛋不可。韩文德推托说,不行,我不吃,这几天要闹鱼,还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以后有时间了去吃。最后见请不动,那妇女才失望的恋恋不舍的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