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九章 闹鱼(上)

丁老大 收藏 13 10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部队经过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减员很厉害,回到武宁县,经过简单的休息,又返回武宁山,在朱家滩附近休整和补充兵员。

汪廉清的媳妇回汪廉清身边了,桂英和凤子、芳芳把半大子猪一卖,都归队了。桂英真的用卖猪的钱在武宁给自己买了一块手表。一共花了一万多元。

这是一块日本钢壳表,做得很精致,走时间也很准。桂英爱得很,时不时的把手腕抬起来看表。一分队的战士不知道时间就问她,嫂子,几点了?桂英把手腕一抬,看看时间,然后说,××点××分。有人问得多了,桂英就说,你也买一块表,不是知道时间了。人家逗她说,没有媳妇喂猪,没钱买。桂英就说,嫂子什么时候给你找个媳妇,我们江西姑娘漂亮。

桂英有一次真要给人说媳妇,请示韩文德,韩文德说,扯淡,凤子跟芳芳是没办法才留到部队上的,你到队伍上因为我是当官的,分队里再多几个女的不但大队不批准,也麻烦,仗就打不成了。桂英说,怎么打不成,我们女的就不能打仗了?韩文德说,女人跟男人就是不一样,跑不动路,打仗也不行,有女人我们男人也不方便。桂英听韩文德不赞成,就不说了。

队伍住在朱家滩,桂英的娘家也正好在朱家滩。可怜桂英的父母都被鬼子杀害了,只剩了她和一个妹妹,大哥黄世金被队伍上抓壮丁抓走了,二哥黄世银在家,妹妹和她大妈一起生活着。桂英抽空回了一趟大妈家,见大妈因为生活的煎熬,显得更老了,头发都白完了,二妹也是面黄肌瘦的。桂英背着个小马枪回来是这一家子的喜事,大妈高兴得直擦眼泪,二妹不但要看她的小马枪,还扒她的手腕看她的手表,听手表铮铮铮的响,就问桂英,姐,你的手表是文德哥给你买的吧?桂英说,不是,是我喂猪的钱买的。二妹问,队伍上还喂猪?桂英说,上一次打大仗,把姐姐和队伍上凤子、芳芳,还有你文德哥的结义兄弟汪中队长的媳妇留在武宁,姐姐本来不去,你文德哥说我是他的太太,让我带头,我没有办法,就去了。我在武宁喂了四个多月猪,把猪卖了才买了块手表。二妹问,手表又不是人,不吃饭怎么还走。桂英说,你是个小傻瓜,手表上有发条,一上发条手表就走了。二妹问,发条是什么东西?桂英回答不上来了,她也不知道发条是什么东西,就在二妹头上拍了一下说,你不问行不行,发条就是发条,能是什么东西。

桂英问大妈的生活情况,大妈说,你走了,少了一张口,我和你二妹两个往前混,这年头,谁也吃不饱,饿肚子是常事。桂英在屋前屋后转转,见大妈把这个小地方拾掇得很干净,就是少粮食。大妈的面缸里还有一点黑面,墙上挂着一小袋薯干。桂英看大妈日子过的艰难,没有啥办法解决。

下山以后,桂英又到了黄老的家,见了黄老叫了一声大伯,黄老见桂英背着枪,穿着军装,精精神神的,就对桂英说,看大伯给你找的这个姑爷怎么样。桂英有些害羞的说,你看你大伯。

这时候黄老的儿媳出来了,她见了桂英,拉着桂英的手说,我妹妹当了兵,既英俊又漂亮。

桂英问黄老的生活情况,黄老叹了一口气说,都被日本鬼子抢光了,六月天没有吃的,说出去人都不信,全村人每一家都缺粮,吃不饱,往后的日子没法过,非饿死人不可。桂英问,有啥办法能让人吃饱,不饿肚子。黄老说,世道太乱,能有啥办法,除非把日本鬼子打跑,没有人抢粮了,百姓的日子才能过的安宁。

桂英看看大伯,见他摇头晃脑,很有学问的样子,忽然想起韩文德爱动脑子,到哪儿都向一些老人请教,这些老人往往就有主意,灵机一动,对大伯说,你年龄大,经的世面多,能不能想一个好办法让全村人吃饱饭,我怕把我大妈和二妹都饿死了。

黄老说,让我想想,过去,咱们这儿的人除过吃粮食,就是吃鱼,日本鬼子一来,没有人敢下河捞鱼了。有人偷偷捞鱼,被日本鬼子打死了,现在谁也不敢下河,如果敢下河捞鱼,就把吃的问题解决了。现在日本鬼子就在跟前,谁敢下河,我说了这话等于没说。

桂英眼睛一亮说,这是个好办法,我回去和文德说一下,如果能行,咱就捞鱼。

黄老说,难呀,闹鱼规模大,人山人海的,不可能不被鬼子发现,如果被鬼子发现,人在水里上不了岸,一个也活不了。

桂英想想,确实也不行,和嫂子和黄老说了些队伍上的事,就回部队了。

到晚上韩文德回来,桂英与韩文德说闲话,把这个事说出来了。桂英说,六月天百姓都没粮吃,我黄大伯说可以闹鱼,解决老百姓的饥饿问题。

韩文德问桂英,啥是闹鱼?桂英说,我也不大清楚,就是捞鱼的意思,你可以去问问黄老。

韩文德说,你就是不用心,将来让你当了分队长,看你用心不用心。

桂英说,我当不了,也不想当,咱两个有一个分队长就行了。

韩文德说,不当分队长也应该用心,战争年代,一点马虎也不行。

桂英说,好,好,我听你的。

第二天,韩文德还没顾得去找黄老,桂英的二哥黄世银就来队伍上了,世银见了韩文德,对韩文德说,是黄老让我来的,是说闹鱼的事。桂英昨天和黄老说了捞鱼的事,黄老想了一晚上,觉得应该闹鱼,咱这三十里河湾过去经常闹鱼,鬼子来了六年了,六年没闹过鱼。鱼都长大长肥了。因为鬼子伪军离这儿不到十里路,经常出没,百姓捞鱼都是偷偷的,不敢大规模的闹鱼,被鬼子逮住就不得了。

韩文德问他,啥叫闹鱼?

黄世银说,闹鱼就是用菜籽茶库洒在河里,鱼吃了茶库以后就昏了,在水面上乱窜,捞鱼的人只要用木棒一打,就能打死。

韩文德又问,啥叫茶库?

黄世银说,茶库就是菜籽油渣,你们北方人叫油渣,我们江西人叫茶库。

韩文德“噢”了一声,说,你继续说。

黄世银说,黄老叫我和你商量,我们这个丁子川道大面积种菜子,油坊多,既产菜油,又产茶库(油渣),茶库是闹鱼的好原料,得派人去求西山百姓,请他们入股,每股十元。需要十大股,我们村一股,你小韩一股,其他八股就靠西山百姓,用这些钱买茶库,然后再组织人闹,这找茶库要你去,联系人入股也要你去,这些事弄好以后开始闹鱼,咱们山上的兵得推向河北岸,靠近敌人,给群众放哨,如果敌人出动,咱们知道了,百姓好逃好躲。队伍不出动放哨,这鱼就闹不成。

韩文德想了一下,说,放哨的事,我马上向中队汇报,让中队长批准,也叫中队搭股,如果中队批准,我马上到山口找一个油坊老板,他和我熟。他是做油的,知道那个沟道百姓茶库多。也让他搭股。你们缺粮,他们山区也不例外。这样好吧。

世银说,好,我回去组织村上群众准备闹鱼用具和捞鱼用具,分组分段,你把其他事办好。

韩文德去找中队长汪廉清汇报的时候,知道黄老是把一个千斤重担压到他头上了。

他先向汪中队长说了闹鱼的事,汪中队长说,百姓的肚子饿也确实是个事,这闹鱼的事能行,你先办,需要中队帮忙的你就说,能办当然好,不能办你也不要勉强,要以队伍不受损失为原则。韩文德说,我知道。然后问,我们分队有一股,中队也入一股吧,听说鱼会捞得很多。汪廉清问,一股多少钱,韩文德说,十个大洋。汪廉清说,那就入一股。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