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八章

霍刚 收藏 1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八章

真的是人以群分,出了赌场后,几名大户走在一起,好像就是要显得比别人高一个档次。霍刚离得不远不近跟在他们之后,到了马路口,注意看他们开的什么车。因为来得晚,张老板的车也停得较远,张老板上了车,掉转车头一溜烟开走了。五点多钟,天基本亮了,视线还可以,霍刚定睛一看,是辆奔驰500。另三位大户的车看来最贵的也就是一辆凌志,其它再没看见什么好车了。贵州经济不发达,有钱人还是不多。

几十个赌客纷纷开着自己的车走了,最后只有霍刚与另四名赌客坐着赌场的车回了贵阳。而这四名赌客中,有两个就是与他斗了一夜地主之人。看来他们在赌客中属于贫下中农。霍刚在车上向几个同伴套话:“坐大户室的就是不一样,开的车都是奔驰。”另一人接过去道:“那个张老板很有钱,其他人钱都没他多,我看他前几次都在输,每次都输了不下十万,今天运气还算好的了。”再一人道:“别人有钱,输几十万不当回事,我们输赢这点渣渣钱,别人看都看不起。”霍刚问道:“他是干什么的哟,这么有钱?”一人道:“那次听二楼那几个跟张老板谈起修房子什么的,估计不是开发房地产的就是个包工头。”霍刚又问:“他常来赌吗?”一人答道:“他来得多哟。我不是每天都来,都见过他不下五次了。”

霍刚回到出租屋,人也疲倦了,好好睡了一大觉。下午五点多钟他起床,有些饿了,就独自去吃火锅。他边吃边开始计划以后的行动。两瓶啤酒下肚,他脑子里已经有了一幅蓝图,也有了些酒意。他再喝了一瓶,头开始犯晕,回去后倒头又睡了。

第二天,霍刚在网吧查到了贵阳市的几家租车公司,打电话去询问租车的价格和手续条件。比较后,他选择了一家价格便宜并且条件要求低的公司,桑塔纳2000,租期一个月,租金4000,只要身份证和驾照,而且让霍刚喜出望外的是居然不收押金。他都没搞懂为什么这家公司的车如此容易租,可能是公司不太正规吧。当他到了这家公司看到车时才明白,原来这家公司的车都已经很旧了,就算拿去卖也值不了几个钱,难怪连押金也不要。

霍刚租车用的是真身份证和真驾照,在这个环节上他不需要作假。付了4000元钱之后,霍刚开走了桑塔纳2000。

有了车,就方便多了。霍刚每晚开着车去赌场,那种感觉真是不摆了,似乎自己已变成个大老板。

霍刚每晚都在留意着赌客的情况,一周以后,他对一楼的赌客已完全失去了兴趣,只关注大户室的人。两周以后,大户室的情况他基本摸清了。除了第一天见到的四个大户外,他还见过三个赌客出入过大户室,这七人中张老板去的次数最多,达到九次,带的钱也数他最多,每次来的时候箱子里不会少于三十万。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张老板每次都是很晚了才来,在他之后就很少有人来了。霍刚把目标锁定在了张老板身上。

霍刚暗中开车跟踪了张老板,调查了他的一些情况。张老板名叫张万春,是贵阳远达建筑安装公司的老板,这家公司生意相当不错,张万春赚了不少钱。张万春这人喜欢热闹,不喜欢住郊区别墅,平时住在中天广场的一座跃层式房子里。霍刚还看到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和他住在一起。他一般上午很晚了才到公司,下午离开公司也晚,而且经常有应酬,陪客人吃饭喝酒,没应酬时也要先回家才去赌场,所以到赌场的时间都很晚。如果要抢劫张万春,最好的动手地点就是在去赌场的路上,在那里作案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这段时间霍刚还在打听另一件事,就是贵阳的黑道人物中谁手里有枪。霍刚套别人话时都装成随便问问的样子,不经意间将话题转到那个方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打听到一个叫夏泽海的人手里有枪。夏泽海二十九岁,高中辍学后一直在道上混,在蟠桃宫一带名头响亮,平时枪不离。人也很好认,留了一头长发,还染成了黄色。

霍刚跟踪了夏泽海几天,观察他的活动规律,看有无可乘之机。一天,机会来了,夏泽海与一帮哥们吃晚饭,吃完都九点多了,还喝了不少酒,夏泽海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不知夏泽海还要去会什么人,打了个的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霍刚开车跟着。的士停了,霍刚也离了一段距离停下。夏泽海迷迷糊糊,完全没意识到有人跟着他。夏泽海下了车后向一条阴暗的小路走去,霍刚见四周无人,便悄悄跟了上去。霍刚走得很轻,没发出脚步声。

夏泽海平时威风凛凛,没想到有人敢暗算他,正走着走着,突然后颈窝挨了一掌,力道很猛,顿时昏了过去。后来他被人推醒了,摸了摸后颈窝,还在隐隐作痛,才知道自己被袭击了,一摸裤袋,发现身上钱、手机等都没少,单单枪不见了。他妈的,哪个敢整老子,被我找到了不打死他个狗日的,夏泽海心想。袭击他的人显然不是为劫财,他本来怀疑是跟他有过节的人报复他,但那人只一掌将他打晕,并没有再拳打脚踢,不像是刻意报复。看来是冲着他的枪来的,而且选择在这里动手,应该是一路跟着来的,夏泽海努力回忆今晚和这几天是否有人跟着他,但霍刚跟踪手法巧妙(这都是从书上学来的),夏泽海的回忆是白费力。

枪被人抢了,这多丢人,夏泽海没敢在兄弟们面前说,很快又去云南买了一把枪,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也没人知道他丢了枪。霍刚心里很清楚,夏泽海绝不至于笨到去向警察报案说自己枪被抢了。所以,霍刚抢的这把枪无论如何都不会查到霍刚的头上,顶多查到夏泽海,可惜夏泽海也不知道这把枪落到了谁手上。

霍刚有时候开着车到一些郊区偏僻路段转悠,观察车辆来往情况。他必须再弄一辆车,租的这辆桑塔纳是绝不能用来作案的。桑塔纳一个月租期到了,他退了车,他已经不需要它了,弄车的地点他已经选好了。这是霍刚的准则,任何可能被查出来历的作案工具他都是不会用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