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章

霍刚 收藏 1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七章

司机在霍刚的指引下慢慢腾腾地开着,路上还碰到了两辆估计是驶往同一目的地的轿车,一辆奥迪,一辆帕萨特,都开得飞快,迅速超越了他们,霍刚暗骂了一句:开这么急干什么,赶着去赌钱像赶着去投胎一样。霍刚猜想司机恐怕也在纳闷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还有这么些人来。

终于到了,时间已经是九点过了。只见这里已停了两排车,果不其然,奥迪和帕萨特也停在那里。司机忍不住说了句:“我操,这么热闹呀。”司机也不是傻瓜,见到这种情形大致也能猜到个七八成,这么偏僻的地方聚这么多人,不是赌窝才怪。

霍刚付了车费,下了车,他注意观察了一下停的车辆,没发现太高档次的车。有两名男子拿着步话机站在小路入口,见从出租车上下来个生面孔,便上前问霍刚道:“兄弟,好像没见过吔?是来玩的吗?”霍刚回答:“余天浩介绍我来的。”听说是自己人介绍的,这两人没再多问便让霍刚进去了。

霍刚到了院子门口,看见余天浩拿着一根电棍在守门,双方打了个招呼。霍刚道:“怎么当起门神了?”余天浩道:“今天安排我守门,守到半夜一点再换班。怎么来这么晚,里面都已经开战了。”霍刚笑着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感觉现在手气最旺。”

余天浩领着霍刚进了屋子,让霍刚慢慢玩,自己又出去守门了。

室内的装修其实很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不过没关系,人们到这来反正也不是为了享受高级会所的待遇,能够痛痛快快地赌就行了。赌场里没有世界通行的百家乐等玩意,赌的全部是中国特色的麻将、地主、金花,真有点像街边的麻将馆。唯一感觉像个赌场样的是钱都要先换成筹码才能赌,筹码不知哪儿去弄的,还做得挺漂亮。几十个赌客正在各自的战场搏杀正酣。

霍刚到处看了看,赌场的几名“保安”在不停巡视,墙上还装着摄像头。一楼有一间房间是专供赌累了的客人休息或者饿了吃点东西的,但据霍刚后来多次观察,从来没见人在那间房里睡过,无不是进去匆匆忙忙吃点东西后立刻再出来投入战斗。赌博已使人处于亢奋状态,谁还有功夫休息呢。吃的东西也很简单,霍刚后来也吃过,只有方便面、火腿肠,没有别的,喝的只有矿泉水,而且卖得奇贵,一碗方便面就要十元,矿泉水五元一瓶,餐饮服务确实不咋地。不知道大户室伙食是否好点。连这点小钱也要赚,霍刚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平时好吃好喝的赌客,为了赌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毕竟赢钱才是硬道理。二楼是大户室和赌场内部人员的房间。

霍刚不是为赌而来,但既然来了,不能不装个样子。霍刚摸出一千元,对换筹码的马仔说换十个一百元的筹码,那马仔的目光好象在说也太少了吧,而后面已经有人掏了两万元出来准备换筹码,搞得霍刚很不好意思,只得又摸了一千元出来说再加十个,不管怎样也不能显得太寒酸了。要知道霍刚以前打得最大的麻将也只是十元一局,四十封顶,他最多的一次输了约五百元,让他心疼不已。现在赌注突然翻了十倍,连他都觉得心惊肉跳,这还是最小的筹码。杨庆说得对,这种赌法,就像个无底洞,再多的钱都可以扔进去。

霍刚自认为近期斗地主的水平练得还不错,遂加入了一桌斗地主的战局。这张桌子是他刻意挑选的,因为这里打得最小,打大了他压力太大,也没多少钱可输,关键是这张桌子离换筹码的地方比较近,他一边打牌一边可以暗中关注别人换筹码的情况。

斗了十多局,霍刚赢了五个筹码,这就是五百元钱哪,霍刚心想。他还从来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挣过或者赢过这么多钱,这就是赌博的魅力,确实能令很多人神魂颠倒、欲罢不能。霍刚头脑还是清醒的,知道靠赌是发不了财的,多少人为此倾家荡产、跳楼自杀。霍刚告诫自己决不能陷进去。

这时霍刚注意到有个穿着红体恤的略显臃肿的中年男子提着一个小型密码箱进了赌场,换筹码的马仔对他特别殷勤,满脸堆笑地说“张老板好”。这人打开密码箱,从箱里拿出厚厚一叠钱交给马仔,马仔说:“希望张老板你今天手气好点,不用再来换了。”张老板说:“我就不信我每天都输,今天说不定我一个筹码都不需要动,光赢钱呢。”马仔数了二十个五千元的筹码递给了他。好家伙,这是目前为止霍刚见到的最大手笔了,那箱子里还有钱,虽看不清有多少,但估计不少于十万。霍刚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大约十点半。

张老板换了筹码径直上了二楼,到大户室赌去了。霍刚一直赌到凌晨五点赌场关门,其实他想提前走也走不了,因为他没车。他手气还算过得去,最终他还赢了十三个筹码。张老板上去之后直到关门才和三个人一起下来,今天手气想必不算太差,至少没有输光那十万元筹码。张老板上去之后,霍刚再没看见出手这么大的人。大户室下来的另三个人在霍刚来赌场之前就到了,他们换了多少霍刚无从知晓。

赌场的规矩是按百分之五抽头,不论你是输是赢,结帐时一律要抽掉百分之五,也就是一百元的筹码只退你九十五元。当然如果你输得精光了也就不存在被抽头了。如果你平局收场,扣掉抽头其实你还是输了点。对输家,这岂不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霍刚这样认为。算下来,霍刚当晚赢了一千二百三十五元,相当于以往一个月的工资了,他不禁这样比较。

霍刚在留意着其他人换钱,尤其是张老板那几个大户。张老板还真赢了钱,不过只赢了可怜的两个筹码,也就是一万元,今天打牌没输,张老板已经很满意了,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其他三名大户中筹码退得最多的有四十多个,也就是二十多万,算上本钱(赌场规定进大户室至少得买十万),今天的输赢并不太大。另两个大户都输了,有个人只剩下一个筹码了。一楼的赌客即便赢了,手中的钱也不是太多,经济实力跟这几个大户有差距。看着换筹码的马仔手里大把大把的钞票,霍刚心都在颤抖,这些钱要是是我的就好了。霍刚在张老板装钱进箱子时瞅了一眼,除了拿出来的十万,箱子里大概还有二十万。

这四名大户,再加上以后可能还会出现的大户,都将纳入霍刚的视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