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六章

霍刚 收藏 1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六章

三月底,霍刚找假证贩子办了一张假身份证,化名为张勇,1977年出生,家住重庆渝中区大坪。这是他的第一个假身份,这个身份他也只准备用一次,一旦作案得手这张身份证将被他烧掉。

他买了一本全国地图册,选择第一个目的地。为了分散警方的视线,不引起一个地区警察过多的注意,各种线索联系不起来,他限定在一个省只作案一次,无论得手与否,收获多少,都必须转移阵地。第一站,他不想走太远,最终决定去贵阳。

这时一件偶然的事推迟了霍刚的起程计划,他本打算四月初动身,结果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呈愈演愈厉之势,本来发病主要在广东,后来波及到了全国,到了四月份,逐渐达到了最高潮,掀起了一场全民抗非运动。各个车站均要检查体温,车开到半路上还要检查,搞不好一车人都得隔离。平时坐得满满的火车上现在人少得可怜,很多商场空空荡荡,宾馆、餐馆冷冷清清。

霍刚觉得在这种情形下行动风险势必大增,因此他决定等非典过去之后再出发。这段时间他继续锻炼着身体,练他的武艺,并在熟悉全国地图,重点看贵阳地图。

五月下旬,非典的影响基本已烟消云散,霍刚准备起程了。他对家人说要去云南开辟新的销售渠道,可能要多待一段时间才回来。

霍刚只身来到贵阳,在贵阳火车站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他对房东很客气,房东还认为他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安顿下来后,霍刚整天东游西荡,寻找目标,并且很快结识了贵阳的一些黑道上的朋友。他在贵阳用的张勇的身份,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底细。

一天,霍刚与一个叫杨庆的混混喝酒聊天,聊着聊着聊到赌这方面了。杨庆说他有个兄弟伙在一个赌场当保安,也就是看场子,去赌的人不乏大老板,很多是开着高级轿车去赌的,赌注也很大,赌场按百分之五抽头,还放高利贷,一天的进帐都很可观。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霍刚当时没说什么,过了两天,他告诉杨庆他也想到赌场一试身手,希望杨庆带他去。杨庆人还算够义气,反而劝他别去赌,十赌九输,他自己都不敢去那种地方。霍刚说他去玩点小的,运气不好的话就撤。杨庆说他也没去过,而且赌场不在贵阳市内,在偏僻农村,不好找,他得找他兄弟伙带路。

两天后,三个人碰了面,霍刚请他们吃中饭。杨庆的兄弟伙叫余天浩,身高一米七六,长得膀大腰圆,满脸横肉,右手臂上还有两条长长的刀疤,确有看场子的架势。余天浩看霍刚很强壮,有意试一下,与霍刚握手时使了点劲,却发觉霍刚的手像钢铁一样硬,霍刚稍一用力,余天浩就吃不消了,但霍刚力一发即收,一边的杨庆丝毫看不出两人较过劲。余天浩心想恐怕他们会两下子的保安头头也不是霍刚的对手。余天浩后来还半开玩笑说如果霍刚到他们那去当保安,他们的头位置都将不保,殊不知保安正是霍刚干剩下的活。

余天浩说他们赌场白天关门,晚上营业,每天有车接送他和其他赌场内部人员。他晚上不方便带霍刚去,要去现在就去。霍刚连说麻烦人家了。

吃完中饭,霍刚与余天浩坐上了到修文县的长途车,杨庆没有陪着去。赌场其实还没到修文县城,但因为半路上不好搭车,他们到了修文县城后又坐了个面包车倒回去一截。面包车在余天浩的指引下离开大道上了一条小路,七弯八拐,经过几个路口,路况也变得很差,停车的时候霍刚朝四周一看,这里连农舍都看不到几家,而且还分布在很远的地方。余天浩让面包车不要走,等会还要坐回修文县城。

两人下了车,余天浩带着霍刚踏上一条人行小道,走了约五分钟,绕过了两座小山包,在小道的分岔处霍刚看见了一座农家小院,院里是一间两层楼的房子,面积还比较大,余天浩告诉霍刚这就是他们的场子。余天浩说他们赌场非常安全,晚上在这条小道的入口处有人把风和接待客人,一有风吹草动,把风的人会立即通知赌场,赌场里的人可以马上从两条岔路逃跑。两条岔路直通山上,上了山,又是晚上,警察想追就难了。

霍刚问他们赌场开了多久了,每天来多少人赌,一般赌多大。余天浩说赌场开了近一个月了,他们在此最多只会开三个月,然后就得换地方。现在每晚都有几十个客人,人数还在增多,主要是贵阳人来赌,也有修文县的有钱人。他们分四种筹码,分别代表一百、五百、两千、五千元,赌两千的都是大老板了,他们还专设了个大户室,赌五千的都在这里面。据他所知有人一晚上最多输了四十几万。霍刚说那赌场肯定赚了不少钱吧,余天浩说那当然,但具体数额,他也说不清,这些敏感事情,老板也不会对他这样的人讲。余天浩说到这里来赌的没有穷光蛋,看不出兄弟你还有这个经济实力。霍刚说其实他也没多少钱,但钱就应该拿来花嘛,有钱不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喜欢赌博那种刺激的感觉,他也不想赌大了,赌一百的碰碰运气就行了。

霍刚与余天浩坐面包车又到了修文县城,余天浩说赌场规定他们必须坐赌场的专车到赌场,所以他告别霍刚独自回贵阳了。他问霍刚记不记得路,霍刚记性很好,说没问题。余天浩说赌场晚上八点半开始营业,凌晨五点关门,服务也很周到,如果客人没有车回去,赌场还有车送客,但绝大多数客人都是自己开车来的。余天浩最后祝霍刚好运,晚上见!

霍刚下午在县城闲逛,还看了场电影消磨时间,因为大城市里电影票价太贵,他好几年没进过电影院了。

吃了晚饭,霍刚不想第一次去得太早,在网吧上了会儿网,才准备去赌场。别人开轿车,自己至少也该坐出租车吧,坐面包车也太不像样了,虽然面包车是黑车要便宜些。让霍刚冒火的是,听他说要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一连三个出租车司机都拒载,说实在的,哪个司机见了霍刚这么大的块头,又是晚上,都生怕霍刚打他的歪主意,到了没人的地方抢劫杀人,不是没有可能。

霍刚拦的第四辆车,司机犹豫了半天终于答应载他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