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把三个鬼子押送到司令部操场上,韩文德进里面找参谋长汇报。看热闹的人就把三个鬼子围了。有群众,也有军人。密密实实的一大圈子,游击队里很少抓到活的日本鬼子,所以他们都很希奇,像看街道上耍猴子耍老虎狗熊一样。这时只见三个鬼子低着头,也没戴护脸,看起来和中国人差不多,不知怎么会那么凶恶。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当兵的挤进人群,走到三个鬼子跟前,拉着一个鬼子,“啪啪”就是两个大耳光子,又一个扫堂腿把鬼子扫倒了。然后又拉住第二个要打的时候,被押解的班长罗大运拦住了。这个当兵的是司令部特务队的一位班长,叫张富贵,周围的军人都认得。

罗大运个子大,身体好,又有武功,把张富贵拉开后挡在外面,张富贵急得大叫,你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打鬼子。

罗大运说,我们韩分队长说要优待俘虏,不能随便打骂俘虏。

张富贵喊道,什么不能随便打骂俘虏,什么韩分队长,就是小韩。小韩在也不能不让我打鬼子,你保护鬼子你就是汉奸。

罗大运听他说汉奸,心里有气,嘴里说,你一会和我们韩分队长说,韩分队长让你打你就打。

张富贵喊道,我不和他说,我就要打鬼子。

又向前扑。罗大运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加了一点劲,就见那班长的身子矮下去,疼得“哎哟哎哟”,嘴里喊道,龟儿子,你把老子的肩膀压断了。

就在这时候,韩文德同参谋长从屋里出来,见罗大运正把那个班长的身子按得往下矮,班长嘴里正骂龟儿子,就把罗大运喝止住。

罗大运松了手,对韩文德说,这个当兵的打俘虏,我不让打,他还骂人。

韩文德说,那你也不能打他。

罗大运说,我没打他,我就是拦他,不让他打俘虏。

就在这时候,张富贵趁罗大运和韩文德说话,没拦的功夫,又踢了俘虏两脚。韩文德上前说,你怎么打俘虏,你不知道对待俘虏的政策?

那班长横眉立目的说,不让打鬼子,我听见了。

听见了还打?

班长没吭声。

韩文德说那班长,你张富贵当兵也五年了。你打仗见过鬼子没有?

见过。

你知道日本鬼子有多少?你抓到过几个鬼子。

班长脖子一梗说,我要是抓到就把他杀了。

韩文德说,没抓到的可以杀,抓到的就不能杀。我们经常和鬼子打交道,活鬼子也不好抓,我们既然抓到这几个鬼子,难道我们自己不会杀,何必送来叫你杀,你有本事去捉两个叫大家看看。

那班长低头不吭声。

韩文德又说,你以为抓几个活鬼子容易,鬼子比老虎还难抓,他是宁死也不让你抓住。以后不要再打俘虏了,记住没有。

那个班长咬着牙说,我恨日本鬼子,我一家子八口人就剩了我一个,他们都被日本鬼子打死了,我媳妇妹妹都被日本人糟蹋杀害了,日本人是畜牲。

韩文德听张富贵这样说,也觉得日本鬼子可恨,就不忍心说重话了,口气就缓和了,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好了,不说了,你回去吧。

张富贵低头走后,接交人员也来了,韩文德走到那几个日本人跟前,对那个日本汗九氏说,我们奉上级太久之名,要送你三个希山到我们的大后方去。那里生活条件比这里好。

那个日本汗九氏向韩文德举手敬礼,说,九太九,我们不去的顶好,我们愿意和你生活在一起,我们给你当勤务兵。

韩文德说,你们应该到后方去,我们抓到你们日本人,都集中在后方,等战争结束以后再送你们回日本国的开路。你们可以再和你媳妇儿女团圆,过和平日子。

那个汗九氏说,我们现在回不去,就是回去也要被他们杀掉。他们说我们对天皇不忠,但是,我们现在才懂得要和平不要战争。

韩文德叮咛,你们要跟这几个押送你们的人去后方,你们不要反抗,也不要逃跑,以后咱们还有机会见面。

那个日本汗九氏和其他两个日本兵都抱着韩文德哭出了声,韩文德也流了眼泪。他想不到这几个日本人和他们生活了一段时间,竟然能有这种感情。韩文德和押送人员一一握手,让他们送这几个日本人时不要打骂。

出发的时候,几个日本人给他敬礼,手不往下放,流着眼泪走了好长一段路还在回头看。几个班里的战士就议论说,日本也通情理,战争是日本政府决定的,日本兵也不愿意打仗,日本鬼子虽然侵略他国,杀别国的人,他们的人民也不会太平。

参谋长看着韩文德与那几个日本人的依依不舍,心里也深有感触,他对韩文德说,你们的俘虏政策执行得好,就应该这样。日本人也有好的,他们已经组织起一个反战同盟,成了抗日的一支重要力量,这几个俘虏将来说不定能在反战同盟中发挥重要作用。

送走俘虏后,韩文德带队返回武宁县,快到武宁县的时候,韩文德想起了桂英,桂英和凤子、芳芳、汪大哥的堂客都在武宁,现在不知怎么样了,遇到鬼子没有。

韩文德不知道,四个女人在武宁生活得很好,桂英拿韩文德给的钱买了两个猪娃子养,桂英对她们说想把猪娃子养大卖了,买个手表戴。凤子和芳芳一听,也想买手表戴,就也一个人也买了两个猪娃子,院子里就有了六个小猪崽,哼哼哼地叫唤。汪廉清的媳妇没有养,他嫌麻烦。虽然嫌麻烦,却帮着桂英养,也是一个乐趣。

这段时间,四个女人就用养小猪打发日子。

后来战况最激烈的时候,四个女人都有些担心,就上附近山上的庙宇里去求神问卦,实际上是抽签,他们抽的签也不懂是什么意思,就求老和尚给他们解释。老和尚听他们问的是与日本人打仗的事,先看了看签,又闭着眼想了一阵,然后说,战争虽然不利,人还活着,没事。

老和尚虽然这样说,她们还是有些不放心。后来听说把日本人都赶走完了,部队陆陆续续往回走,就打听一分队的情况。队伍乱七八糟的,也问不出来啥。这天,她们正在院子里议论,高志成推门进来了。

他们一见高志成,连忙询问队伍的情况,当听说韩文德,芳芳丈夫、汪廉清都在时,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桂英背着他那个小马枪抢先跑了出去,芳芳和汪廉清媳妇也随后跑了出去。就剩了凤子和她丈夫高志成。

韩文德他们回来,在一个院子准备换衣服,桂英跑来了。有士兵指引她到韩文德队上,桂英背着枪进院子一看,怎么满院子都是黄呼呼的日本鬼子,把她吓了一跳。想往后退,仔细一看,原来确实是韩文德的部队,都穿着日本人的衣服,还有两匹日本人的大洋马在院子里拴着。

一班长罗大运引她到韩文德正换衣裳的房子里,韩文德正在脱衣裳,见桂英脸蛋红扑扑的进来,上面挂着晶莹的汗珠,就开玩笑说,你把猪喂大没有,我们等着吃猪肉哩。

桂英轻轻打了他一下说,你就知道吃。

韩文德说,那我还应该记得啥,

桂英又打了他一下,红着脸说,不跟你说了,没正经。

院子外的士兵们关心屋子里的事,听见韩文德和桂英的对话,都在外面笑了。

桂英说,听说你们都被鬼子打死完啦,你又不写信给我们。我们担心死了。有一次,我们几个上山求神问卦抽签,签上说你人还活着。我们才有些放心。

韩文德说,我是打不死的程咬金。

在武宁县城住了两天,韩文德去看桂英她们的住处,见桂英她们虽然住着一个小院子,但是收拾得干干净净,院子里还垒了一个猪圈,养了六头猪。

桂英对韩文德说,我把猪养大卖了马上就给我买个手表。

韩文德有些内疚的说,你看我当一个队长还不能给你买块手表。

桂英说,你好好打你的仗,只要你平安,啥都好。

韩文德忍不住抱着桂英亲了一下,说,我找了个好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