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一部:混在黑社会的边缘 第二章:密谋

渡梦河 收藏 4 12
导读:裸奔 第一部:混在黑社会的边缘 第二章:密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第二章:密谋

找江苏佬开刀是赵卫的主意,他的理由很简单:擒贼先擒王,干掉这个吊毛,就不怕那些小老板们不屈服!这个被赵卫叫作吊毛的人,姓单,四十来岁,镇里见过没见过的,都知道这么个人物,生意做得最大,一个人有十多个小煤窖,四五个保镖寸步不离,算是这个镇里最牛逼的人了。

周飞接到“组织”的通知后,连夜赶到钱守国的那个小饭店里,五个人围坐在一起,赵卫激动的面红耳赤,连声音都有些发抖:这个吊毛现在很怕死,前年被人砍了几刀后,听说就很少在镇里露面,几个矿都是他妹夫在打理,我跟他一个小马仔很熟,搞清楚了他住在湖畔花园,有个儿子在三中读书,前些天李家村的小煤窑坍塌,差点就死了好多人,这吊毛肯定会过来呆几天亲自处理,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等他来了我们直接去找他。

洪胖子吞了口口水有点紧张的说:这家伙有好几个保镖,要是不卖我们的帐,就有点麻烦哦?

周大虎冷笑一声说道:就他那几个保镖?全是银样蜡枪头,还不够老大一个人收拾的!

钱守国笑道:老三讲得不错,这几个保镖就块头大,没一个中用的,对付他们是小菜一碟。

周大虎狠声道:明天我再去搞几把军刺,带上家伙心里踏实点。

周飞赶紧接了周大虎的话说道:带军刺要是干起来出了事,我们就是持械行凶,性质就不一样了!

赵卫面露不悦,大声说:你不要磨磨叽叽,大家都有分寸,我心里有底。

对付单老板所谓的两套方案都是赵卫和钱守国事先商量好的,众人在一起,发挥了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以部队搞政治教育的形式,由赵卫主讲,带领哥几个详细学习了方案,直到大家一一表示领悟,确定了天亮后的行程,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多了。洪胖子在回家睡觉之前突然想起,问了句:老大,我们是不是要设计好一些台词?赵卫插嘴回复道:吊,到时候自由发挥!

这一次周飞话很少,对哥哥们的方案和意见基本上没有表示过反对,他从头到尾都在思考几个问题,最后在周大虎的脚臭味和赵卫的呼噜声中,他狠狠的骂了句:妈个逼,是你们逼着我这样干的!后来周飞在回忆这件事时,把这一夜的性质定义成:彻底完成了一个军人到黑社会马仔的蜕变!

钱守国和赵卫在部队里时是出了名的狠人,钱守国天生神力,一脚能把50公斤的沙包踢到飞起来再荡几十个圈,当年带病之身在公交车上一人勇斗五名小偷并生擒了三个,一战成名,荣立三等功一次,他还是支队五公里武装越野记录的保持人;赵卫从小习武,身手敏捷,要不是有些底子凭他的身材根本进不了陆战队,一双铁拳挥起来是虎虎生风,在教导队就是散打的助理教员,要不是正赶上部队对直接提干的士兵有了学历的硬性规定,这两个也许就成了人民军队里一名骄傲的军官。哎,人生就是如此,造化弄人,恍惚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赵卫生性多疑,心黑手辣,在部队隐藏很深或者说是被教育改造的不错,一旦脱了禁锢,好似野马脱缰再加上艺高胆大,根本就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不会甘于平庸,所以在五兄弟中间虽然按年龄排辈屈居第二,可凡事他都想充当老大,他对钱守国虽然表面上为了维系这个组织的严谨,基本上还算尊敬。钱守国是个有作人格魅力的人,表面看起来忠厚、粗线条,内心却细如毛发,而且宽宏大量,最为难得的是头脑清醒,敢作敢当。要不是冲着他的存在,周飞是决计不屑与赵卫共舞的!周大虎是个典型的粗人,一根筋,要他动脑子不如让他去拼命。周飞和洪胖子的性格相佐,所以,他们一直悻悻相惜。性格决定命运,周飞和洪胖子私下里就沟通过,这个组织并无长久的可能,只是没想到不久几兄弟就差点反目成仇,而赵卫几年后会落到个极度悲惨的下场……

拉煤的破车子是周大虎哥哥周大龙花二万多块钱买的二手车,原来就是专门给单老板的煤窑拉煤到电厂的,后来听说是因为管不住自己嘴巴被那个单老板的妹夫给咔嚓了,为了这个事周大龙还去单老板妹夫家讨公道,结果被一帮外地的工人给哄了出来,那时,周大虎还在部队,回来后周大龙已经远走温州去开公交车,这个破煤车就成了周大虎的专车,有一趟没一趟的给一些很小的煤窑跑跑短途,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周大虎决心干这个事最主要的就是想替哥哥出这口鸟气,然后再夺回本属于自己的权力。

第二天去市里聚餐还是赵卫的主意,为了庆祝五兄弟结义顺便再去湖畔花园踩踩点,为第二套方案作好准备。周大虎坚持开自己的车去,赵卫说:坐你这个破车老子一点面子都没有!钱守国在老婆那里申请了一千块钱,五个人上了路,洪胖子来了精神卷起袖子走在最前面,他一退役回家就在胳膊上雕了头飞龙,洪胖子跟兄弟们打赌:我等会坐车一分钱不花,保证人家屁都不会放一个!周飞知道洪胖子想干什么,笑着说:今天哥几个都跟着你混了!一行人上了一辆送客的回头出租车,洪胖子坐在了前面,司机坚持要谈好价格,洪胖子潇洒的说道:打表就好了,然后再次把衣袖往上卷了卷扭头冲着后面几个兄弟自言自语说:妈的个逼的,你们要是不拉着我,我那一刀下去他绝对死定了,下次再碰到这个狗日的不砍死他老子就不姓洪!周飞忍住笑,看了一眼那个开车的司机,这家伙脸都吓白了!周大虎笨头笨脑莫名奇妙的张嘴想问洪胖子说什么,被钱守国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痛得嘴巴咝咝响。到了天江宾馆计价器上显示的是三十八元,司机坐在那里头都不敢抬,洪胖子开了门丢给司机一块钱硬币然后说:兄弟,对不起了,今天哥们把钱花光了,改天再给你啊。司机忙不迭的堆着苦笑说:没关系了!周飞下车后跑到前面冲司机招了招手,本想掏出钱包埋单,没想到那个司机像见了鬼一样,一加油门,赛车一样没命的飚了出去。

湖畔花园是这个城市最牛逼的住宅小区,里面住的几乎都是外地来的老板和本地企事业单位及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不久前一个挑着担子进小区卖菜的老农被小区保安群欧,这件事情还上了省电台的“视点聚集”栏目,政府撤了几个不相干的小官僚们并赔了老农几千块钱,才算平息下来。赵卫他们五个人是从大门大摇大摆进去的,新换的保安没有一个上前盘问,小区不大,里面只有二三十栋六层的欧式风格建筑,通往各楼的水泥路两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车,五个人在里面走了一圈就确定了第二套方案的具体实施办法。周飞后来想起这个事就忍不住想笑,那套方案简直就是劫狱或者抢银行,说起来过瘾、听起来来劲,不要说大家没那个胆子那样大张旗鼓的干,就是有那个胆子,为了吓唬人家这样干,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的是大家都心照不宣,一本正径的样子,这也是那个年代的一种悲哀:电视、录像和电影上充斥的全是“古惑仔”、“过江龙”这样的港产片;特种兵部队演练的多是无厘头的反劫机、解救人质的实战训练!


找江苏佬开刀是赵卫的主意,他的理由很简单:擒贼先擒王,干掉这个吊毛,就不怕那些小老板们不屈服!这个被赵卫叫作吊毛的人,姓单,四十来岁,镇里见过没见过的,都知道这么个人物,生意做得最大,一个人有十多个小煤窖,四五个保镖寸步不离,算是这个镇里最牛逼的人了。

周飞接到“组织”的通知后,连夜赶到钱守国的那个小饭店里,五个人围坐在一起,赵卫激动的面红耳赤,连声音都有些发抖:这个吊毛现在很怕死,前年被人砍了几刀后,听说就很少在镇里露面,几个矿都是他妹夫在打理,我跟他一个小马仔很熟,搞清楚了他住在湖畔花园,有个儿子在三中读书,前些天李家村的小煤窑坍塌,差点就死了好多人,这吊毛肯定会过来呆几天亲自处理,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等他来了我们直接去找他。

洪胖子吞了口口水有点紧张的说:这家伙有好几个保镖,要是不卖我们的帐,就有点麻烦哦?

周大虎冷笑一声说道:就他那几个保镖?全是银样蜡枪头,还不够老大一个人收拾的!

钱守国笑道:老三讲得不错,这几个保镖就块头大,没一个中用的,对付他们是小菜一碟。

周大虎狠声道:明天我再去搞几把军刺,带上家伙心里踏实点。

周飞赶紧接了周大虎的话说道:带军刺要是干起来出了事,我们就是持械行凶,性质就不一样了!

赵卫面露不悦,大声说:你不要磨磨叽叽,大家都有分寸,我心里有底。

对付单老板所谓的两套方案都是赵卫和钱守国事先商量好的,众人在一起,发挥了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以部队搞政治教育的形式,由赵卫主讲,带领哥几个详细学习了方案,直到大家一一表示领悟,确定了天亮后的行程,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多了。洪胖子在回家睡觉之前突然想起,问了句:老大,我们是不是要设计好一些台词?赵卫插嘴回复道:吊,到时候自由发挥!

这一次周飞话很少,对哥哥们的方案和意见基本上没有表示过反对,他从头到尾都在思考几个问题,最后在周大虎的脚臭味和赵卫的呼噜声中,他狠狠的骂了句:妈个逼,是你们逼着我这样干的!后来周飞在回忆这件事时,把这一夜的性质定义成:彻底完成了一个军人到黑社会马仔的蜕变!

钱守国和赵卫在部队里时是出了名的狠人,钱守国天生神力,一脚能把50公斤的沙包踢到飞起来再荡几十个圈,当年带病之身在公交车上一人勇斗五名小偷并生擒了三个,一战成名,荣立三等功一次,他还是支队五公里武装越野记录的保持人;赵卫从小习武,身手敏捷,要不是有些底子凭他的身材根本进不了陆战队,一双铁拳挥起来是虎虎生风,在教导队就是散打的助理教员,要不是正赶上部队对直接提干的士兵有了学历的硬性规定,这两个也许就成了人民军队里一名骄傲的军官。哎,人生就是如此,造化弄人,恍惚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赵卫生性多疑,心黑手辣,在部队隐藏很深或者说是被教育改造的不错,一旦脱了禁锢,好似野马脱缰再加上艺高胆大,根本就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不会甘于平庸,所以在五兄弟中间虽然按年龄排辈屈居第二,可凡事他都想充当老大,他对钱守国虽然表面上为了维系这个组织的严谨,基本上还算尊敬。钱守国是个有作人格魅力的人,表面看起来忠厚、粗线条,内心却细如毛发,而且宽宏大量,最为难得的是头脑清醒,敢作敢当。要不是冲着他的存在,周飞是决计不屑与赵卫共舞的!周大虎是个典型的粗人,一根筋,要他动脑子不如让他去拼命。周飞和洪胖子的性格相佐,所以,他们一直悻悻相惜。性格决定命运,周飞和洪胖子私下里就沟通过,这个组织并无长久的可能,只是没想到不久几兄弟就差点反目成仇,而赵卫几年后会落到个极度悲惨的下场……

拉煤的破车子是周大虎哥哥周大龙花二万多块钱买的二手车,原来就是专门给单老板的煤窑拉煤到电厂的,后来听说是因为管不住自己嘴巴被那个单老板的妹夫给咔嚓了,为了这个事周大龙还去单老板妹夫家讨公道,结果被一帮外地的工人给哄了出来,那时,周大虎还在部队,回来后周大龙已经远走温州去开公交车,这个破煤车就成了周大虎的专车,有一趟没一趟的给一些很小的煤窑跑跑短途,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周大虎决心干这个事最主要的就是想替哥哥出这口鸟气,然后再夺回本属于自己的权力。

第二天去市里聚餐还是赵卫的主意,为了庆祝五兄弟结义顺便再去湖畔花园踩踩点,为第二套方案作好准备。周大虎坚持开自己的车去,赵卫说:坐你这个破车老子一点面子都没有!钱守国在老婆那里申请了一千块钱,五个人上了路,洪胖子来了精神卷起袖子走在最前面,他一退役回家就在胳膊上雕了头飞龙,洪胖子跟兄弟们打赌:我等会坐车一分钱不花,保证人家屁都不会放一个!周飞知道洪胖子想干什么,笑着说:今天哥几个都跟着你混了!一行人上了一辆送客的回头出租车,洪胖子坐在了前面,司机坚持要谈好价格,洪胖子潇洒的说道:打表就好了,然后再次把衣袖往上卷了卷扭头冲着后面几个兄弟自言自语说:妈的个逼的,你们要是不拉着我,我那一刀下去他绝对死定了,下次再碰到这个狗日的不砍死他老子就不姓洪!周飞忍住笑,看了一眼那个开车的司机,这家伙脸都吓白了!周大虎笨头笨脑莫名奇妙的张嘴想问洪胖子说什么,被钱守国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痛得嘴巴咝咝响。到了天江宾馆计价器上显示的是三十八元,司机坐在那里头都不敢抬,洪胖子开了门丢给司机一块钱硬币然后说:兄弟,对不起了,今天哥们把钱花光了,改天再给你啊。司机忙不迭的堆着苦笑说:没关系了!周飞下车后跑到前面冲司机招了招手,本想掏出钱包埋单,没想到那个司机像见了鬼一样,一加油门,赛车一样没命的飚了出去。

湖畔花园是这个城市最牛逼的住宅小区,里面住的几乎都是外地来的老板和本地企事业单位及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不久前一个挑着担子进小区卖菜的老农被小区保安群欧,这件事情还上了省电台的“视点聚集”栏目,政府撤了几个不相干的小官僚们并赔了老农几千块钱,才算平息下来。赵卫他们五个人是从大门大摇大摆进去的,新换的保安没有一个上前盘问,小区不大,里面只有二三十栋六层的欧式风格建筑,通往各楼的水泥路两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车,五个人在里面走了一圈就确定了第二套方案的具体实施办法。周飞后来想起这个事就忍不住想笑,那套方案简直就是劫狱或者抢银行,说起来过瘾、听起来来劲,不要说大家没那个胆子那样大张旗鼓的干,就是有那个胆子,为了吓唬人家这样干,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的是大家都心照不宣,一本正径的样子,这也是那个年代的一种悲哀:电视、录像和电影上充斥的全是“古惑仔”、“过江龙”这样的港产片;特种兵部队演练的多是无厘头的反劫机、解救人质的实战训练!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