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231-240

中悦 收藏 11 41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231-2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231

当美军的战机一架架从“巨网”枢纽机的显示屏上显现出来时,空6师参谋长看清楚了美军的阵势。



雷达反射面很大的6架B52是美军不打算保密的,还有430多公里远,B52前上方有美军2架预警指挥机,B52的前面,距我330公里处有9架B1隐形战略轰炸机,下方有58架F22,最前面离巨网270公里处,是美军的空优机群主力——234架F22。



显然,美军用B52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把隐身性能极为优良的最新一代主力制空战机“猛禽”F22机群悄悄前伸160公里,准备对我机群发起突然袭击,在摧毁我歼击机群后,在B52前方100公里的B1隐身战略轰炸机就完成突破。



B1轰炸机携带的机载战斧巡航导弹的数量少、速度低,相对易于拦截,但是B1机群必定还携带有大量区外撒布炸弹,这些炸弹体积相对小而且数量众多,是很难完全拦截住的,区外撒布炸弹的水平飞行距离可达35公里,使美机在我12海里领海外就可以投射攻击,因此最后一道死守防线是上海东40公里处,最前面的第一道防线则距上海200公里,就在这里。



我军的高空前突机群是巨网前60公里的40架J12,此时距美军的隐蔽前锋突击机群只有210公里,已经处在美军最新型的AIM250远程空空导弹射程之内!



参谋长立即变更部署,发出了按2号作战预案执行的命令。此时参谋长看见,美军前锋机群射出了80发导弹!


双方飞机的速度与导弹的速度叠加,标识导弹的80个小亮点以8马赫的相对速度与我前突机群急遽接近。


232

空6师1团团长接到巨网的告警,就命令全团的40架J12打开主动雷达。按照战前情报,以美军冲绳纳守嘉基地为主的美军东亚各基地已经驻进近千架战机,而对面敌机只有300余架,美军要做多波次突击,师指命令转入第二预案。


233

美军的双机联网预警机的军官们看到了令人心旷神怡的图像:隐蔽前锋机群F22发射出第一批导弹后,中国机群仍然照直前飞,还懵懵懂懂打开主动雷达想找到些什么。



找吧找吧,找到了也晚了。



美空军有3项压倒优势,一是飞机隐身,二是导弹射程远,三是信息战优势,现在就是三大优势一起拿中国人开刀。



美军的80发AIM250飞到距空六师一团机群150公里,就遇到了强大的电磁干扰,干扰功率异常强大,阻塞了导弹群的电磁制导数据链。美军立即切换制导模式到机载激光制导,F22发出的制导激光束象线控导弹光纤那样完全控制了导弹群,电磁干扰失效了。


234

空六师参谋长看到沿海岛屿地面雷达站、巨网和一团的J12机群联合发出的如此强大的电磁波竟然不能压制导弹群的制导数据链,心中暗暗吃惊。


而且,没有一发导弹的路径有所改变,说明干扰电磁波丝毫未起作用。原因是什么?计算机已经根据所有已知资料作出分析给出了报告,有十几个可能的原因,参谋长锐利的目光停留在最新激光制导模式一项上。还有50秒。参谋长在急遽地思考对策。



计算机已经在预设的对策论软件驱使下给出了多个可供选择的对策,参谋长扫了一眼,就知道只有两项沾边,但两项对策都不对。


F22机群要隐身就没有开主动雷达,它不是直接看见AIM250导弹群的,而是预警机看见并转告F22的,然后由F22据此制导AIM250,那么只要切断预警机看导弹群、预警机对F22的激光通讯(现在不可能是电磁通讯)、F22到导弹群的激光制导这3条串联的通道中的任一个,就打破了美军的现行导弹制导方式。



预警机看到导弹群的模式有多个可能,暂时无法判定,不能冒险。


预警机到F22的激光通讯,由于预警机到F22的距离较远因而这条激光通道的偏转角较小,相对易于实现。


而且其它武器暂时够不到美军预警机,现在打F22机群还都困难。师长机群现在还没到位置。



三条通道中,最弱的一条是F22对导弹的激光制导。导弹的激光接收器在尾部,F22头部的激光通讯器要时刻保持对准导弹的激光接收器,这是最新前沿技术——被动激光制导的难点所在。对激光本身还不能凭借电磁场使之偏转,偏转对准是凭借电-机跟踪瞄准系统实现的。上个世纪90年代初,美国为了发展强激光打击低轨卫星武器系统,面临激光器力矩电机响应角速度不能适应的问题。卫星过顶时的角速度最大,力矩电机系统还能勉强适应,到90年代中,卫星小动量变轨技术发展超过了强激光的力矩电机跟瞄系统响应速度,力矩电机过大的回转直径引起的转动惯量过大和机械精度下降、磁滞后、反向纠正脉冲控制的不确定性,使跟瞄误差角过大了,多了几秒误差,激光就抓不住卫星了。上世纪末,美国尝试使用直径、转动惯量和磁路体积都很小的新型电-机传动系统,使电系统误差角被减小到1/100以下,跟瞄精度和响应速度产生质的飞跃。但末端位置检测-计算机负反馈-电机纠正回转数的闭环系统在每次回转调整跟踪瞄准动作的末尾都出现一个以e负正弦指数函数做减幅收敛振荡的尾巴,这个尾部又严重制约了跟瞄响应速度。本世纪初,ZY研究机构的最新技术使跟瞄精度和响应速度都再提高了2个数量级,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也同时解决了火炮的高低机和方向机、各种雷达天线、飞机和导弹的翼、舵精确控制的同类问题,但是情报表明,美国尝试获得这项技术转让的努力没有成功。


那么,如果美国人把其现有技术水平应用到导弹的激光被动制导上,高速高机动跟瞄就是其薄弱环节,只要设法让导弹或飞机二者之一急遽变向,激光制导就很可能因跟瞄脱节而被切断。


我军的J12故意提前打开主动雷达,在电磁压制的同时,就把辐射源暴露给美军,让美国人轻松地找到目标座标,不过它找到的是电磁虚拟座标的目标。


决策产生了,虽然有3分冒险,但这是唯一破解之法,必须一试。


235

美军的双机联网预警机。



看到中国人发出的有指向电磁压制功率达到战区空域信号密度每秒2000万个标准矩形脉冲当量,军官们都暗暗吃惊。这个密度相当于一架战机受到近3万部大功率雷达的集中照射,场强达到了电子战有史以来的空前程度。


这个场强可以让空气中的一个线圈点亮一个小灯泡,可以让一副耳机连上一个二极管就能收听调幅检波信号而无需任何调谐器无需任何放大器,幸亏机载和弹载的线路都处在严密的金属屏蔽下得以保存,场强已经接近硬烧伤的边缘。这说明中国人拥有极其强大的机载电磁波发射系统和超大功率的地面雷达站,这是战前情报没有显示的,需要尽快查明。


但是随着AIM250导弹群不受任何影响,依然对准中国机群高速前进,军官们大大释然了。三位一体的被动激光制导模式成功了!导弹群离中国人的前突机群只有60公里了!弹载多模主动导引头马上就可以打开了!下面就看中国人怎么抵挡2对1的交叉导弹攻击吧!军官们一个个心痒难挠起来。



就在这时,军官们看到1500×1200大型液晶显示屏上给出了无法相信的数据:中国机群的位置在2秒钟内向左下方骤然挪移了9600米!


怎么可能!中国人研究出空速16马赫以上的战机了?


即便如此,这么短的加速时间,数百G的加速重力也会把机体内的一切生物压成肉泥!


这-不-可-能!



军官们张大的惊讶的嘴巴还没来得及闭上,导弹群已经向左下方含提前量急遽转向,导弹尾巴转过角度,机载激光通讯器机-电开环跟瞄系统反应了一个过大的偏转角,随即受到负反馈系统的闭环纠正回转,又反偏转过头,来回几次偏转,虽然振幅迅速收敛,但是数十公里的距离可谓差之毫厘失之几个厘米,激光接受器与F22制导激光束一瞬间脱离了接触!弹载电脑立即切换到原来的多模合成制导,但是可见光以下频率的电磁波信号都被空前强大的压制电磁波湮灭,导弹收不到制导指令,轨迹不变,向左下方直冲了下去!



几秒钟的慌乱后,预警指挥机里面的人们恢复了镇定。


中国人的瞬间挪移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没有神迹发生。


可能的只是电磁波虚拟合成场座标挪移。虽然不愿相信中国人解决了如此高难度的课题,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必须要相信。



必须在AIM250冲入海面前恢复激光制导。来不及更多思考。


美军F22隐蔽突击机群一齐向左下方调整方向,努力让飞机轴线尽量重新对准导弹的尾部,使存在尾段收敛振荡的跟瞄系统能够再次抓住导弹。


236

空六师巨网枢纽机。



参谋长在预先故意暴露给美国人的J12前锋机群的主动雷达辐射电磁座标的条件下,依靠等效直径近10千米的巨网相控阵天线对电磁场远距相位合成的非凡能力,加上与前锋机群的足够距离,冒险使用刚刚装机尚未完成合成演练程序的电磁场虚拟目标挪移技术,放手一博,一出手就粉碎了美军最新技术的三位一体被动激光制导技术,不仅掩护了我前锋机群的真实位置,而且迫使美军F22隐蔽突击机群急遽转向,将高温尾焰暴露出来,在一瞬间就被我巨网点阵合成相控阵红外成像雷达抓住,超高速计算机在瞬间完成了对40架转向美机的锁定,


机会转瞬既逝,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参谋长的命令暴喝出口:


“1团机群导弹攻击!”



红外线超脱地悬浮在一片混乱的电磁频谱之上,80发R79导弹依靠红外成像导引,疾风骤雨般地扑向美军F22隐蔽突击机群。


237

R79导弹一发出,一团的J12机群就重新暴露了位置。



美军预警机知道左下方的中国机群是虚拟成像的假座标,但是真的在哪里?



雷达按照中国前锋机群原方位、原速度下的最大出现概率区间搜索,但是在接近硬烧伤场强的电磁压制下,全频谱的雷达搜索异常艰难,计算机不能给出可以确定的辨析结果。



要打破中国人的虚拟成像的电磁假座标,除非再有一架预警机飞临中国机群可能存在空域的上空,与双机联网预警机进行搜索波束接近正交的交叉联网搜索,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没有预警机来得及飞到那里,即使飞到那里也会被中国人击落。同步卫星太远。低轨卫星太快,经过的有效时间太短。



F22机群已经重新抓住导弹群并使之改平。但是真目标在哪里?



就在这时,苦苦搜索的红外雷达发现中国真机群最大出现概率空域的边缘有一群红外亮点一闪即逝。这就够了。



预警机计算机立即给出中国机群的瞬时真实位置,


F22机群立即发出指令让AIM250导弹群打开弹载红外成像主动雷达搜索,导弹群红外雷达的搜索信息立即传回:


40架中国J12战机赫然重新出现在显示屏上。


AIM250导弹群距中国机群只有不到10公里距离,正在飞速向上仰攻J12战机,


同时—中国人发射了80发R79导弹,已经逼进F22机群不到30公里的近处,以接近9马赫的相对速度,泰山压顶般地向F22隐蔽突击机群扑来!


238

无锡。东南军区空军指挥部。



上海东空战的战况即时标示在战区敌我态势图上,主显示屏周围,16个分显示屏分别同步显示各个重点局部的信息。



空六师战场上,朝鲜战争结束以来中美之间的首次大规模空战已经无法避免。双方的首批导弹都已经进入刺刀见红的距离。


虽然美军的导弹群有领先20公里的距离优势,但是这个战术优势已经不是战局的关键。美军的三大优势—飞机隐身、导弹射程远、信息战技术领先—都已经被我军打破。空六师阻击机群的战斗到达了决定胜负的分水岭。



空军第二集团军的6个师1400余架战机全部投入,3个师已升空作战。关键在于空六师,空六师要顶住。


如果空六师顶不住,那么集团军就顶不住。



空六师1团的后面,是缓慢前飞的巨网。


集团军就靠这面巨网担纲这场现代信息空战的枢纽。巨网在战役第二阶段到来前,要一直保持缓慢前飞。保卫巨网是整个集团军胜败的第一个关键。


保卫巨网的任务由空六师2团的40架J12空优战机和刚成军的3团担任。


3团只有3架战机:用运输机改装的化学硬杀伤激光战机,拥有在120公里内击落任何敌方飞行器的能力,但是受化学能提供速度的限制,激光射击频率较低,且机载总化学能一定的条件下,总射击次数有限。



空六师真正的主力是此时正由师长亲自率领的第61低空突击团。这个团是战役胜败的第二个关键。


如果第61低空突击团能够在巨网阻击机群垮掉前对敌战略轰炸机群发起攻击,战役就胜券在握。


低空突击团是先行出发的,但由于飞行速度低,目前位置距离发起攻击,还需要至少12分钟。



巨网阻击机群是由清一色的国产机组成的,这是我军第一个完全不依赖外力的空中作战群。


世界领先的巨网技术如果也与外界武力结合,还是会有一些后遗症。



国产J12从诸项性能指标来看,优于美军以往所有的空优战机,唯有对美军的最新一代主力战机F22的虚实不摸底细,情报部门尽了最大努力,但是得到的资料还是很模糊。


今天J12与F22迎头相撞,实际上是新加坡外海中美日舰队“误击”突发事件之下连锁反应,美军将“共同防御”行动时间提早了10个小时,主战场也从春潮油田搬到上海东海域;我军遂将3号预案第二阶段的空军主力提前转用于上海方向,这对中美双方都是一场没有充分准备之下的遭遇战。



仗打到目前,初步看出,美军的AIM250远程空空导弹的优势仍在,但是在失去信息战优势之后,射程远的光芒被掩盖了。



到目前为止也可以看出我军的两项弱点:


巨网阻击机群要坚持12分钟,J12战机的数量仍嫌太少,但是绝大部分刚造出来的J12都给空六师了;


另外,美国人的高能激光战略武器系统不能恢复,一旦恢复,我军的巨网机群的25架点阵合成相控阵战机和3架大型化学激光战机会被击落,巨网一失,阻击立即失败。



美国人的高能激光战略武器系统正被我“强迫收视”计算机病毒压制。初战胜负取决于我军少量的J12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取决于美军能不能在12分钟内修复他们的战略激光武器。


239

空六师1团团长知道全团要熬过最初的10秒钟。



R79导弹的主动导引头先不能开。


与美军最新型的F22战机初次交战,不摸对方底细,如果打开导弹群的主动导引头,而导弹又被美军用什么办法防御成功,那么我军费尽心机赢得的这一次出手机会就会前功尽弃。要坚持,让导弹群离美军近一些,再近一些。



导弹群现在也无法使用目标信息的被动制导,所有目标信息都被我方空前强大的电磁压制湮没。



导弹只能由载机制导。我军强大的压制电磁波并不妨碍我载机对导弹的电磁制导。高场强的电磁波是由我军发出的,这些电磁波的能量频谱、相位变化和幅度变化都已经巨细无遗地灌进机载计算机和弹载计算机;战区电磁环境,大到上百座电视台、广播电台和商业电台的能量频谱,小到经过的定期轮船甚至日照、潮汐、风力和空气湿度、云层放电、太阳黑子变化规律等等一系列海洋气象因素和天文气象因素的干扰变动规律,都被预设置在机载计算机内,这是数十年来上千名各有关岗位的工作人员长期积累默默工作的结果。我方的人工电磁波和战区环境电磁波是已知的,可以被预置—比对后轻易剥离,电磁制导信号就可以清晰无误地传递到导弹。至于敌方发射的电磁波当然是不可预知的,但是功率场强差了数量级,频谱曲线下的能量面积分的数值低到计算机可以轻易分离的下限阈值之下,就被弱信号干扰对抗模式排除掉了。



1团长对战场资料了然于胸,他清醒地把握住当前团作战的关键问题:


战场的制电磁权在我军手里,但是这个制电磁权是暂时的。


制电磁权的存在是由于巨网存在,巨网存在是因为美军未能找到巨网,未找到的原因是我军以巨网为枢纽造成的压制电磁场,但是这个压制电磁场的前置网络节点是1团机群的40部机载雷达,由于发射R79导弹,转瞬即逝的红外发射特征被美军抓住,团机群暴露了。


敌机数量至少5倍于我。继续发射导弹攻击,不被机载计算机容量所允许。在如此强大的广谱电磁波压制下以比对分离方法制导2发导弹,就已经达到了机载计算机运算速度的极限。不继续发射导弹,在美军如此大的数量优势面前,一团机群很难保全。


1团一旦垮掉,前置网络节点立失,虚拟成像座标一撤,巨网立即暴露,暴露的巨网在当面美军力量的攻击下难以持久。



团机群必须尽可能持久地坚持,必须在制导R79导弹群的同时躲避美军的红外成像主动制导模式的AIM250导弹攻击,


最初的10秒钟很难熬,但是必须挺过去。


240

在进入混战前,1团团长还要作出最后一个决策:机群是下推机头,迎着导弹群飞行,还是拉高让导弹追尾。



如果迎着导弹飞,双方的正面投影面积都是最小,飞机与导弹交错而过的时间最短,AIM250这样超远射程的导弹要储存大量的推进剂因此体积庞大,机动力应该较差,对穿后折返调头费时长,很可能被团机群就此甩掉。并且,飞机的尾焰被最大限度地隐蔽,而美军的AIM250此时是仅能依靠红外单模制导的。这是防御的最好方式,但是迎着导弹飞会大大缩短接触前的时间,一旦穿越导弹群未能甩掉导弹,必然陷于缠斗,为此,在穿越导弹群时一定要启动我R79导弹群的自动红外成像寻的导引头,让我飞机的缠斗和损失不致影响相应导弹的攻击,就是说,R79的主动寻的要早些打开,弹载主动寻的打开后战机对导弹就失去控制,面对与F22猛禽的遭遇战,这会使导弹攻击效果充满变数;


另一方案,机群约35度爬升前飞,与目前导弹群的方向垂直,导弹群必然被飞机尾焰吸引而追尾,导弹速度矢量的水平分量方向要反转180度,AIM250的庞大身体的反转半径不会很小,因此会被我机群甩开一段距离,AIM250的短时最大速度约5.8马赫,而J12的短时最大速度可达3.7马赫,从目前的2马赫速度加到3.7马赫需要几秒钟时间,随后导弹群就会追上机群,被导弹咬上尾巴是飞行员的大忌,但是这样做会大大延后R79打开主动导引头的时间,使攻击效果可靠,并且我军战机性能利于近身格斗,快速缩短双方机群的距离无疑对我方是有利的。


前一方案利于防御,后一方案利于进攻,但风险很大。


但是J12空优战机拥有一项伟大发明的独有技术优势。1团长决定凭借这一点,冒险一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