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六 剿灭土匪(2)

netflyhawk 收藏 3 77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六 剿灭土匪(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且说王飞等打下了帽儿山,第一件事就是处置被俘的土匪们。除去死了的李大麻子父子等20来个土匪,他们一共捉了56了俘虏,其中里面有13个女性。按照王宝堂的意思,干脆送到县里算了,恰好县里为了剿除这股土匪,早已发了悬赏令,还可以到县衙领赏。那可是一万两白花花的雪花银呀。

王飞却不这么想。在他看来,土匪,并不都是些不可救药之人。其实里面有很多是没有饭吃的穷苦人民,只有极少数是杀人放火穷凶极恶之徒。都一棍子打死,也不是个事。目前最要紧的,是找出那些确实罪恶累累的惯匪。至于怎么找,那实在是太简单了。王飞向他们布置了操作的方法,先从那些女人身上入手。那十三个女人总不会都是自愿到山上来的吧?好了,怎么来得山上?有那些人参与?这就有了目标了。再从土匪里面找些看来老实的,先对他们进行教育,不妨让他们忆忆苦,忆苦思甜可是一种优良的工作传统呀。虽然现在还没有,但早已经过“历史的检验了。”再鼓励他们互相检举揭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这样一来,肯定奏效。安排了这项工作之后,王飞又叫人去清点物资,察看地形。一一布置完毕,王飞方才松了一口气。看看缴获先。

这帽儿山真是个好地方呀。到处是山洞。李大麻子就是属老鼠的,满山洞里藏东西。如果没有反水的李赶驴,许多的东西还真难找到呢。这个李大麻子,可真是搜刮了不少东西。王飞看着那一堆堆的物资,还有一箱箱的金银,心里正盘算着怎么说动卢力克让他回国走一趟买些近代的机器来,什么蒸汽机呀,机床呀,钢材呀。中国现在都缺这个呢。如果能找些熟练的操作工匠就更好了。别的不敢说,在武器方面,王飞是不缺丰富的经验的。只是现在生产条件太差,只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改造,如果引进了先进的机器,搞出先进的武器装备,那还不是要在世界上大大领先,无敌于天下?现在在中国的那些洋人,除了在中国推销鸦片,谁也不肯卖这些东西,也不知是他们不卖还是在中国没有市场。不过从资本家对金钱的狂热来看,好像是只要有利可图,他们是什么也敢卖。十有八九是清朝政府的愚昧和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好处,因而在中国没有市场。

现在恰巧有卢力克这么一个活宝,而他看来也对中国印象不错。非常喜欢在中国做现在的教育工作,好像把他传教的天职给忘了似的。现在他在王家店主办的学校已经颇具规模,除了团练们必须参加听卢力克讲时政、学英语以外,在王飞的大力宣传下,村里也有几个少年跟着卢力克学习,王飞主要让他们学习英语和数学等课程,为此卢力克还大为不满,说德语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我跟着你们学习汉语,你们也应该学一学德语才是。王飞没辙,从团练中找了几个聪明伶俐的,叫跟着卢力克学习德语,卢力克这才不发牢骚了。干的欢式着呢。

王飞也曾经旁敲侧击的谈起卢力克为什么要这么卖力的在中国做事,卢力克大为感慨,说他在中国走了那么多的地方,还是第一次遇到向你这样通情达理的又明是非的人。简直就是天主赐给他最好的礼物,让他能够在中国做一番事业。卢力克早已经不止一次的在王飞的耳边吹风了,什么普鲁士的机器如何如何,普鲁士的步枪大炮如何如何。要王飞有可能的话最好从普鲁士引进最先进的技术和工艺,生产最先进的产品,到时在中国肯定能大大的赚上一笔,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

王飞便问,我成了中国最富的,那你呢?卢力克洋洋得意的大为显摆,说真要到了那么一天,那自然是全普鲁士,全德国最富有的贵族,说不定还能从德皇那里封个伯爵、大公什么的。王飞打趣说,你现在是一个传教士,不一心传教,普度众生,就不怕耶稣怪罪吗?卢力克竟然说,如果要做这些,跟传教并不矛盾,再者宣扬教义也需要金钱铺路呀,总不成一直让你出钱吧?你也不会这么傻吧?倒把王飞说的哑口无言。看来卢力克传教是假,在中国淘金倒是真。想想也是,那些到中国来的,哪一个不是盯紧了中国黄橙橙的金子和白灿灿的银子?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论是中西都是一个样呀。而且他们在攫取金银上,更是比含蓄的中国人更加贪婪和直接。翻开近现代世界史,西方世界财富积累的过程哪个不是建立在亚非美洲那些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血泪苦难上?

现在打下了这帽儿山,真没有想到这小小的山寨竟然储存了这么多的金条和银子,粗略估来也得值那么十几万两吧?李大麻子可真是个搂钱的主,他是怎么搜刮来的呢?王飞想了一阵,也没有头绪。又转到卢力克身上来。似乎可以让卢力克回去一趟,看能不能从普鲁士买些急用东西来。这些日子,王飞也渐渐的知道家里是怎么一个境况,大约也有个百八十万两吧。可是老爷子看的太紧,虽然对自己办团练挺支持的,也跑前跑后出了不少的力,投了不少的银子。但对自己办学校,办工厂却没有多大的兴趣,尤其是自己办的新式学校,更是不屑一顾。而且最近舒城告急,说是太平军马上就要打过来,官府向各个富豪大商募捐,说要各家“乐于捐输”,老爷子一次就出了10万两,弄得王飞心里疼的慌。真是便宜了清廷那些狗东西了。还是自己的力量太弱呀。看来要是老让老爷子出钱也不是一个办法。还得自己想办法弄钱。而最好的,莫过于尽快的发展壮大力量,建立一个根据地,这是明目张胆的造反了,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不能一蹴而就。打帽儿山缴获的倒可以救救急。这李大麻子怎么就弄了这么多银子呢?

心里正想着呢,王宝堂匆匆赶了过来,说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几十箱大烟土。而且他们一个族兄弟叫做王宝坤的,在俘虏里找到了一个熟人,是他的一个远房表哥,现在沈家集沈渊那里做管家。这次在山上出现,肯定有问题。叫王飞过去看看。王宝坤?王飞是相当赞赏的。也是相当自豪的。因为他就是王飞刚到时见到的那几个油里油气的几个人中最油滑的一个。也是那晚上堵在厨房里的一个。把他弄到教导队之后,王飞略施手段,拿出以前对付油子兵不到二成的功夫,王宝坤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一改以前的拖沓拉撒,竟然变得能吃苦能受累。人也积极上进,在教导队里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不仅军事技术学的好,思想也追求上进,对王飞所提倡的自由呀,平等呀,还有科学呀,都是那么的信服,人也能钻研,很快又在教导队做一个排长,还担任士兵委员会主要委员呢。他的表哥在山上?一定有问题。得过去看看。

王飞到时,那管家已经被带到了山洞外。王飞先去看了大烟,一箱箱在里面码着,有的已经打开,是乌溜溜的一个个大圆球。王飞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东西,鸦片听说多了,实物倒是第一次见。好像从雍正的时候,鸦片就已经流入中国了。到了道光,那更是猖獗泛滥。道光这个人,实在是平庸之极。偌大的一个中国,愣是在他手里让聊聊几千英军给打得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说来伤心呀。

王飞出去盯着那管家,并不发话。那管家胖墩墩的,一张肥脸好似能淌出油来。见王飞冷冷的盯着自己,心里不由十分忙乱,那汗珠是一片片密密的渗出,又不敢擦,不一会便淋漓的在脸上淌了。

王宝坤厉声道:“这是我们千总,待会问你,不要隐瞒,一定要实话实说。”王飞皱了皱眉头,心说:“千总这名字还真难听,这些日子只顾着忙别的了,竟还没有给自己按照现代的制度加个称谓,以后得和他们说开,不要再叫这么难听的东西了。”那管家见王飞只是皱着眉头不语,更是害怕,抖抖的趴在了地上,“大老爷,我,小人一定老实……交代。”

王飞道:“宝坤,你慢着和他说,不要吓着他,毕竟是你的远房亲戚嘛。”说到这里,王飞挤了挤眼睛,接着问道:“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和土匪混在一起。若实话说了,说不定还饶一条命,不然,”王飞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重声道:“和那些土匪一样,统统杀头!”

那人哭叫道:“我说,我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呀。”

王飞朝王宝坤递了个颜色,王宝坤一边往起里拉他,一边道:“表哥,你不要急,也不要怕。我们千总说了,只要你说出来,自然不会伤你分毫。”

那人道:“是我们老爷叫我来的,不干我的事。”

“教你来做什么?”

“就是和李寨主商议拿货的。”

“什么货?”

“就是那些烟土。我们老爷一直从李寨主这里拿货。”

“这么说,乡里那些烟馆,都是你们老爷开的了?”

“不止是乡里,就是县里,也是我们老爷开的。”

“李大麻子和你们老板什么关系?”

“他一直给我们老板供货,其实咱们这里的烟土,大都是李大麻子从外地弄来的。他有路子。我们只是下家,只管来提货。”

“哦,这么说,你说上山来提货了?你们一直都到山上提货?”

“不是的,李大麻子怎么能让我们上山提货?都是事先联系好地点,由他送到地头,再交接。”

“那,你来山上干什么?”

“这个,”看到周围的人都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管家咽了口唾沫,道,“李大麻子最近提了价,我们老爷让我,让我交涉来着。”

王飞看了看四周,道:“你先下去,把你知道的如实写出来,画个押。”

看着押他走了,沉思片刻,先向王宝坤道:“宝坤,看来你的这个表哥在沈家很吃香呀,希望你好好看管呀。”

王宝坤愣了愣,说:“我应当避嫌的,还是另外安排的好。”

王飞笑道:“你我们还不相信?尽管按照吩咐去做。”王宝坤心底一阵激动。身体笔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答应道:“是。”转身去了。

王宝堂皱眉道:“万一要是宝坤徇私呢?也太大意了吧?”

王飞道:“如果要徇私,就不会指证他了。如果宝坤不说?我们能知道这鸦片和沈家有联系?放心好了。”又笑道:“怪不得李大麻子这么有钱,原来是做这等勾当。可惜李家父子都死了,不然问出他的上家来,我们一并捣毁了才好。”

王宝堂道:“这次我们大发了,兄弟,真有你的。好计策。哥哥服你了。”

王飞笑道:“有钱就服我了?你别逗我了。关键是这次行动,我们众兄弟上下齐心。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好山场呀。呵呵,我们可以大大的扩充我们的队伍,你看这周围,山连山,树连树,放上个几千人,你找都找不到。哈哈。李大麻子,就知道搂钱,放着这么个好地方,白白糟蹋了。”

王宝堂道:“怎么?看中了?你也想做山大王呀?”

“做山大王有什么不好?天高皇帝远,谁能管着到?先不开玩笑了。你把在山上排以上的干部召集起来,我要开个会。当然,在开会之前,先集合霍山等人咱们先谋划一下。”

王宝堂笑了,“你不是打这些鸦片的主意吧?这些东西,害了多少人呀,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呀。”

王飞道:“你说的对,也不全对。主要还是我们下一步如何发展的问题。不过不义之财,取之有道。我要让沈渊先赔了银子,再折上……”王宝堂右手重重一划。两人相视而笑。王飞忽然觉得,他这个兄长,倒也可爱的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