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丹破婴生

江南疯子 收藏 6 28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丹破婴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送走了青明、青叶二位老道,王忠刚把护士送来的早点吃完,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起身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一米七左右的披着长发的年轻女孩,手上提着一大筐营养品和水果,漂亮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请问您是王先生吗?杜明是在这里吗?”女孩见到王忠问道。

“哦,你好,我是王忠。你是田静吧?”王忠伸出了手。

“他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象在休息,而象……?”田静进房后来到杜明跟前,看了一会,疑惑地侧身面向王忠。

“哦,你先坐下来吧。”见田静也看出了杜明不是普通的受伤,更不象自己电话里和她说的什么休息,王忠在急速地考虑着,斟酌着该怎么告诉她杜明受伤的原因。很显然,这女孩还不知道杜明的真实身份,但对杜明又非常关心,而杜明好象对这女孩也有点喜欢,王忠以过来人的经验敏感到了这一点。见田静坐在沙发上眼里满是问号地看着自己,王忠决定还是告诉她一些真实情况,反正自己曾调查过她的家庭背景和社会背景,是个出身很清白的女孩。

“田静,女,二十二岁,未婚,原籍天京。生于一九九六年,出身在一个教育世家。爷爷是我国已故的著名天体物理学家田坊教授;父亲田联是我国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田华,现任职天京大学物理系主任,同时也是国家‘210’工程的天体物理组组长;母亲张兰芳现任职于天京大学计算机系副主任,我国著名的软件专家。田静17岁时以天京市第九名的成绩进入天京大学历史系学习。大学期间,表现出色,在二年级时竞争上了校学生会主席。为了帮助大学期间就一直资助的一个孤儿,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出国留学升造的机会,也自愿放弃了留在天京的机会,来到了河城,现受聘于河城中学,教高中历史课。那个在孤儿院里呆了六年的孤儿,在田静来到河城后被田静收养,以姐弟相称,孤儿取名田峰,现在河城市东花区中心小学六年级上学。田静,性情柔中有刚,性格好静不好动,爱好文学和历史学,在一些比较有名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一些散文,在河城晚报上发表过一些针贬时弊的杂文,同时,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小网站‘青春飞扬’;而对历史学尤其是中华国近代史有一定的研究,在国家级学术刊物上总计发表过32篇论文,其中有一篇获得国家历史学会的一等奖,二篇获得二等奖。”王忠把自己曾看到的资料一口气地背了出来,见田静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你很奇怪我怎么会对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吗?好,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国家安全部鹰队队长王忠。”

田静满脸惊讶,“那么杜明也是你们国家安全部的了?”

“杜明不是我们国安部的。他根本不是世俗中人,严格意义上说也算不上中华国的普通公民——没有身份证。他是个从小生活在山上的修真者,二十几年来从未下过山。杜明这次下山是因为我们国家几个著名人士遭到了暗杀。在我们国安部介入调查后,发觉这不是普通的暗杀,也不是普通人的能力或特工的能力可以做到的,所以部长请了黄龙派掌门派人来协助我们调查。杜明就是奉他师傅之命来帮助我们国安部的。”王忠说到这,又把何谓修真按自己理解的意思解释了一遍给田静听。

过了好半晌,田静才觉得自己恢复了正常的思维。哦,难怪他很多地方不懂世俗人情了,原来是这样的情况啊。田静终于明白了几次见面中杜明表现出来的那些让人惊讶的行为了。“那他这次受伤是怎么回事呢?很严重吗?”

“哦,昨晚杜明和日本的修真者对敌而受伤的。”王忠把昨晚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具体来说我也不知道严重不严重,虽然昨晚他的二师兄说他暂无性命之忧了,但他的状态还是很危险的;而且昨晚送到这里来以后,专家们经过会诊,也说不出所以然来。”说到这,王忠眼里掠过一抹悲伤。

正在这时,房门被敲了几声随后就开了,只见王长亮、省委张书记、省军区司令、河城市长李刚、丁松等几人走了进来。“王忠,这位小姑娘是……”王长亮的话还没说完,田静就对省委张书记笑了一下,招呼着:“张叔叔你也来了。”

“哦,是小静呀,你怎么也在这?”张书记问道。看到王长亮惊讶地望着自己,张书记说:“哦,这小姑娘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女儿,河城中学历史教师。”

旁边的王忠见几个人都看着自己,慌忙把田静介绍了一下。“哦,原来杜明那晚在街上救的小男孩是你的弟弟啊。”王长亮笑了笑。

“小静,你竟然比我还先认识杜明啊,呵呵,原来大家全是一家人哦。”张书记笑道。

听到“一家人”这三个字,田静的脸没来由地掠过一抹红晕。

“杜明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咦,那两位道长呢?”王长亮走到了床边。于是王忠把青明、青松两人的事情说了一遍。“怎么回事呢?什么事这么急,难道黄龙派遭遇了强敌入侵?不会啊,凭黄鹤真人的修为,应该不会的啊。”王长亮自言自语着。

“王部长,你看我们是不是把杜明受伤的情况汇报上去,请军委‘467’研究所的专家们再来诊断一下?”军区李司令员问王长亮。

“这倒是个办法。只是‘467’研究所可从来没有对一般人开放过的。我们呆在这里也于事无补,这样吧,我们马上去国安局,用视频通道一起向最高层和军委汇报。”王长亮说到这,看了一下王忠“你一个人一直在这里身体也吃不消,排一下班,让你们鹰队的人每三人一组轮流值班,我等会告诉胡震,叫他联系一下公安厅,让他们也派几个人来值班,主要负责这里的外围警戒。”

等王长亮一行人走了之后,特护病房里又只剩下王忠和田静二人了。“看来你们对他真的很重视,想尽了办法让他康复啊。”田静看到刚才的一番情形,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那是应该的。杜明下山半个月来,为我们做了很多事。如果不是他,我们不能找出那几起暗杀事件的凶手不说,可能现在又有更多的人被暗杀,国家遭受更大的损失了。”王忠想起杜明下山以来所做的事情——扫河城黑帮、灭山田次郎、揪出刘环生、挫败山野财团阴谋、对决心草寺和尚,不禁心有所感地说。

“哦,竟然这么伟大啊?”田静奇道。

“或许说不上伟大,但绝对是为了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可惜有些事限于纪律我不能告诉你,否则你也会如此看的。我们鹰队的人可从来不轻易夸奖一个人的”王忠回道。

在王忠和田静讨论杜明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杜明此时的体内正在发生着重大的变化。这要从杜明十九岁那年误入“小宇天”而吃了姜子牙留下的一颗灵丹说起。这棵灵丹不是普通修真人淬炼的灵丹,而是姜太公灭商立周封神之前,特意留下的一颗仙级极品灵丹。灵丹也是有等级的,大致来说最上乘的莫过于神级极品了,然后是神级一品、神级二品、仙级极品、仙级一品、仙级二品、仙级三品及修真人采天材地宝升炉淬炼的灵丹了。这仙级极品灵丹普通人吃下去会延年益寿,而修真者吃下去后那好处就更大了,但它又不象一仙级一品灵丹等那样会让修真者立时增强百年或更多的真元,而是会让修真者吃下后能比原来高数十倍的速度修炼自身的道法,增强真元,这比简单地提升数百年或更多的真元要好多了。就犹如人在穷困潦倒时,是希望得到一种快速聚集财富的有效办法还是得到一定数量的财富更有益处呢?毫无疑问,肯定是前者。

姜子牙留下的这颗仙级极品灵丹除了具备仙级极品灵丹的上述功效外,还把关于天道的一些神识输了进去,也即一些对天道的领悟法诀和一缕仙家真元。所以杜明在十九岁吃下这颗灵丹后,除了黄龙派创派祖师黄龙太祖外,他修炼黄龙心法的速度比其他黄龙派历代祖师都快多了,在短短的二十几年就达到了黄龙功的第四层“云祥龙跃”。而随着杜明功力的不断提升,那缕藏于灵丹内的真元开始慢慢地成长起来。这颗灵丹在“小宇天”一放就是三千年,自然地受到了“小宇天”之灵气沾染,对道的领悟就更敏感了。那晚在西郊海滨杜明沉浸在对大海的无限遐思了,心里是最纯粹的感情,充实快乐,这正符合了道法自然的天道原理,所以这股真元疯狂地成长着,最后竟然形成了一颗内丹。而这颗内丹又刚刚形成犹如一个刚出世的婴儿一样,极需营养的。昨晚当青叶等人把自己的真元输进去后,因为黄龙派虽然是由武入道的,但还是属于道家,姜子牙当年也是道家的,所以真元一入杜明丹田内,这颗内丹哪里还有不大肆吸收的呢。

这颗内丹因为最初是由一仙级真元慢慢成长形成的,所以有自己的一定神识,虽然这神识还是比较朦胧的,但也意识到了因为自己成长而吸收了本该让杜明本命内丹吸收的真元造成了杜明内腑依然支离破碎,元体悬于一线时,它的内核本能地开始旋转起来。而随着内核的旋转,这颗内丹开始慢慢地靠近杜明的本命内丹。两颗内丹慢慢地靠近在了一起,随着那内核的继续旋转,杜明的本命内丹也开始旋转起来,渐渐地一缕缕白色气体出现了,一层层地包裹着那越来越快速旋转的两颗内丹,而随着白色气体的越来越浓,杜明支离破碎的内腑也在快速地修复着,心脏的跳动也越来越快,突然间“轰”的一声,白色气体象一股水流被什么吸收着一样,朝刚才包裹着的中心位置飞去,渐渐地变得稀薄了,而等气体完全没了后,丹田内竟然只剩下了一颗内丹,原本的两颗内丹竟然完全融为一体了。再看这颗内丹,并没有因白色气体的消散而停止旋转,反而犹如流星般越来越快地在丹田内继续旋转着,紧接着又是“碰”的一声响,内丹竟然破裂了,一个一尺左右通体白色的小孩出现了。小孩茫然地看了看四周,闭眼睡了过去。

天地造化确实奇妙,杜明因祸得福——即使按他超于常人的修炼速度,也起码还要五十年才能丹破婴生。而且他这元婴并不是纯粹的修真人的元婴,而是具备了一定仙级意识的元婴,对今后道的追求和领悟比一般的要快多了。

“咦,他好象醒过来了哦”正在和王忠说话的田静看到杜明的脚好象动了一下。

“杜明,杜明,你醒了吗?好些了吗?”王忠和田静站在床边看急切地叫道。

好象从一片黑暗的世界终于挣扎了出来,又象是经过长时间的昏睡后醒了过来,杜明的大脑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王忠和田静神色急切的脸庞。

“哦,你们怎么来了?”杜明坐了起来,只感觉到身体充满了力量,意识无比清明。“咦,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里呢?”

王忠一看杜明清醒过来了,而且看起来好象完全康复了,竟然高兴地裂开大嘴笑了起来:“哈哈,你都差点吓死我们了。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你的三个师兄回山了,我马上告诉1号,说你康复了……”王忠高兴地语无伦次了。

十分钟后,杜明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立即运功探查丹田,竟然发觉自己因祸得福,丹破婴生,达到了黄龙心法的第五层“龙游四海”。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