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诱敌约战

江南疯子 收藏 4 6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诱敌约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杜明,1号让我们马上过去,部里发来了加密传真。”上午九点钟,王忠敲开了杜明的房门。

“那走吧。”杜明有点精神不太集中。

“你怎么了?”

“没什么,还是赶紧过去看看传真的内容吧。”杜明说着,加快了脚步。原来昨晚从“铁塔”回来后,杜明一直在考虑怎么对付那七个日本人。即使一百年后的知信和当年的知一不相上下,那二师兄现在能否与当年的大师兄身手相当呢?如果二师兄能敌住知信,虽然那六个中年僧人身手看似不弱,但凭七师兄、九师兄和自己,还可以与他们放手一博的,但假使二师兄不敌知信的话,那这次可就麻烦大了,甚至自己师兄弟四人这次可能就再也回不了师门了……越想心头越难平静,杜明整晚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挨到了天亮。

到了国安局,王长亮手上拿着几张纸已经在等着了,脸色一如往常,看不出情绪是好是坏。果然不愧是1号,要是我,肯定做不到他这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王忠暗想。

“快坐下吧,刚刚收到的情报。”王长亮扬了扬手上的几张纸。

“1号,是好的消息还是坏的消息?”丁松是个急性人。

“有好的消息,也有相对来说不是很好的吧。”王长亮说到这顿了一下,“为了探听心草寺僧人这次入境的情况,我们付出了一名优秀特工的生命。”王长亮眼里掠过了一抹悲伤,随即继续道:“这次心草寺之所以派出九大长老之一的知信和其他六个僧人入境,是由于中田石油公司和山野财团通过日本政府的关系请动的。知信在九大长老中排名第五,而六个中年僧人则是心草寺第二代弟子,也是心草寺六个长老的弟子,自小就入寺,迄今已有三十年了。他们一行七人是用了化名入境的,所以昨晚林山市案件发生后,我们虽然紧急调阅了出入境登记表,但却没找到他们的名字。”

“等等,1号,他们既然用了化名入境的,我们是否可以依据这点驱逐他们出境呢?”王忠问道。

“没用的,他们虽然用了化名,但这化名是他们出家前的俗家名字,如果我们用这种理由驱逐他们,那日本政府肯定就会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这会影响我们的国际声誉。”王长亮回答,“你说的这点,昨晚我已经和相关部门讨论过了,行不通。”

“不过我们从昨晚小区的录像中却有了一个意外收获,昨晚带领他们进入小区的那个青年男子是河城汽车集团公司的部门经理,叫刘银,是刘环生的堂弟。”王长亮说到这,喝了一口水,“这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今早发来的传真的可靠性。据我们内线情报,刘环生在日本留学的那几年确实是被日本情报机关收买,接受了日本情报机关的训练。这次让他的堂弟出面与心草寺僧人打交道,估计是接到了日本相关机构的指示。而至于他怎么也成了修道之人,我们的人还正在查。”

“用对付那两个日本忍者的方法把他抓来就是了。”丁松突然说道。

“不行的。根据以往我们和他这样的间谍交手的经验,他们一被抓,肯定会服毒自杀的,不会给你对他们进行审讯的任何机会。刘环生暂时可以不动他,也不用担心他跑了,我们早已对他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了,而且对他的办公电话和手机等也进行了监听”王长亮回道,“从今天凌晨开始,我们已安排人对七个日本僧人的住地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每半小时汇报一次情况。十分钟前收到的消息,他们七人现在还呆在别墅里,没有外出的迹象。”

“关于心草寺僧人的身手排名情况,你们的人知道吗?”丁松问王长亮。

“情报中没有说这个,只说了知信是心草寺九大长老之一,排名第五。而且对心草寺这几年的情况也作了个详细汇报。”顿了顿,王长亮继续说道:“我们以前只知道心草寺是皇家祭祀之庙和皇宫侍卫训练之地,但三年前,心草寺增设了一座心武院,主要为日本政府和情报机关培训保镖或特工。并不是所有的政府保镖或特工都能进入心武院的,而是比较重要部门的才能送进去培训。修炼的不仅有武功,而且还有超能力,也就是杜明你说的修真吧。据初步统计,这三年来,心武院一共培养了这方面的保镖或特工有300多人了,基本每年一百人。至于这些人的超能力究竟有多强,那就不知道了。”

“修真不是几年的短时间就能达到一定境界的,顶多也只是会一些最基本的五行之术而已。”杜明接道。

“啊?1号,如此一来我们今后与他们打交道不就要吃亏了吗?”丁松跳了起来。

“是啊,我也在考虑这方面,很头疼的事啊……”王长亮有点无奈,“对了,杜明,关于对付那七个日本人,你有什么想法吗?”

“还没想好,但我想用我们修真人的通用办法——公开约战他们。昨晚我也和三位师兄说过这事了,但我想先行试探他们一下的实力。”杜明沉思着,“你们能不用什么办法把一个或两个日本和尚诱出来,我来试探一下他们的身手。”

“哦,这还不太好办呢,随便我们这边哪个人出面,他们肯定要怀疑的,不好办哦……”丁松边说边喃喃自语,“对了,我们可以让那个什么刘银给我们代劳哦,哈哈……”

杜明等三人的眼睛一亮,是啊,可以让刘银代劳嘛。“倒不担心那小子不干,只是我们要先设计好方案,能把他们一、两个人诱出来。”王忠点头,“松子,这事情你去办吧。今晚能行吗?”

“对付这小子,当然行了,晚上我肯定能办好。”丁松说完就跑出了会议室。

“唉,这小家伙永远是急性子哦,呵呵……”王长亮笑着摇了摇头。

************

************

“不知道松子用了什么办法,还真的让刘银这家伙死心塌地的把日本人诱出来了。”通过掌中的卫星定位仪,看着刘银和一个日本僧人坐在车里往这边驶来,王忠不禁叹道。

盘膝坐在海边沙滩上的杜明,没听到王忠的话,他此时的所有精神都被面前一浪接一浪的大海震住了。目力所及处,海水和天空连为了一体,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仿佛天空的云一样翻滚着,无止无境,哪里是海,哪里是天空——没有海也没有天,都是自然……突然间杜明感觉到体内那股怪异的气体又从丹田里冒出来了,沿着四肢百脉在快速地游走着,只是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懒得去理会了,此刻杜明已沉浸在自己漫无边际的精神世界里,只觉得精神充实而快乐,好象又有了幼童时刚被师傅带到山上,师兄们为了逗自己高兴而一个个变着花样,给自己展示各种神奇道法时那种快乐惊奇而兴奋的感觉。因为心神全沉浸在这种最纯粹的情绪里,所以杜明根本没感觉到那种怪异气体正疯狂的在他体内循环着,慢慢地形成了一个鸟蛋大小的晶莹小球,他只是觉得精神无比欢愉……

“嘎”的一声刹车声音,杜明从刚才的境界中醒了过来。只见在他前面二十米处的汽车里走下来刘银和昨晚用“心魂内视”看到的那个圆脸中年僧人。有点恼火他们迟不来早不来,打断了自己那美妙的感觉。他不知道就是刚才短短的一段时间,他的黄龙心法已经又上了一个境界,达到了第四层“云祥龙跃”的后期,快要丹破婴生,从而自然地进入到第五层“龙游四海”了;当然也没来得及感应到丹田内除了修炼黄龙心法形成的内丹,又多了一个鸟蛋大小的晶莹小球。

“啊?杜明,你的脸怎么突然变白了许多?皮肤好象也光滑了?”王忠本来是想把杜明从入定状态叫醒过来的,但转头一看杜明,叫了起来。

“是吗?不会吧?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杜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光滑了很多,象羊脂玉一般地光滑了。

“你们两人谁是刘环生?”只见那个圆脸中年和尚慢慢走到了杜明两人跟前五米处站定了。(他说的是日语,王忠在边上翻译给杜明听)

“你是心草寺二代弟子?叫什么?”杜明不答反问道。(也由王忠翻译给那个圆脸和尚)

“八嘎!你难道没听说过我心草寺的规律?怎可对我如此无礼?”圆脸和尚怒道。

“是吗?我两人没谁是刘环生,我叫杜明,一个普通的中华国人。”

“八嘎!你……?”和尚转身去找刘银,却发觉他已经上了汽车,发动着跑远了。

“今天把你找来,只想问你几件事情。当然,你可以不承认,如果你不把心草寺的声誉当回事的话。”王忠插嘴道。

“八嘎!今晚你两人死定了。”和尚大怒。

“是吗?就象你们对付林山市国安局胡易他们和柳义文夫妇一样?”杜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他们几人是我们做的,那又怎样?记住我的名字——桥二大师,今晚我就送你俩去陪他们的,哈哈……”和尚狂笑起来,随即一掌拍向杜明和王忠,掌风起处带起一团蓝色火焰。

“到我身后去”杜明向王忠叫道,抬手也是一掌,一团白色气体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好象火遇到了水一样,蓝色火焰灭了,而白色气体竟然依然向着桥二飞去。

桥二吃了一惊,好似没料到杜明也是修道之人,见白色气体依然向自己飞来,仓促之下大喝一声,手掌一扬,一团比刚才亮得多的蓝色火焰飞向白色气体。

“僻啪”一声响,火焰灭了,白色气体虽然暗淡了一些,但依然扑在了桥二的脸上。“啊……”的一声惨叫,桥二倒飞十丈,边飞嘴里边“哇、哇”地吐出几大口鲜血,显然受伤不轻了。

本来以二人的实力而论,虽然杜明高了一筹,但也没这么容易一招之间就让桥二内腑受此重伤的。桥二太大意了,根本没料到杜明也是修道之人,刚才一掌只用了三成之力,而杜明用了五成功力,所以桥二的所发蓝色火焰迅即被灭了;等到桥二发觉杜明也是修道之人,白色气体向自己飞来时候,仓促之间也只能运起五层成功力抵挡了,他本来就比杜明低了一筹,如此一来哪有不受伤之理呢。

看着跌倒在地的桥二,杜明冷冷道:“今日我不想要你的性命,但要你代话给你们知信长老,问他是否记得百年前你们知一长老的少林之役?明晚此时,我等将在此与你们一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