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深度追查深圳白领丽人卖淫真相

OfficeLady(简称OL),也即白领丽人,顾名思义,打扮衣着入时,且具备一定办事能力,美丽与智慧兼备,正因如此,惹来一批行政人

员或老板级嫖客的垂涎。在深圳,有卖淫集团看中OL有市场,积极向职业女性招手,引诱她们招待一些经常穿梭两地的老 板,除可赚取丰厚的“肉金”外,一旦钓得金龟婿,便可脱离朝九晚五的打工生涯。


在深圳,我们直击接触一个专门安排“OL速递”的卖淫集团,追查白领丽人卖淫的真相。


三十岁出头的阿Dick,在香港湾仔一间纸品公司当采购主任,因为工作关系,每个星期有数天,要北上深圳一些制纸工场开会及检定 样办;本来对深圳感陌生的他,认识不少内地中产阶级的朋友,开始对当地有较深入的了解。


熟客介绍淫媒牵线


在一次约会中,阿Dick无意中接触到“OL速递”,自此之后,生性风流的阿Dick便好像上了瘾一样,乐此不疲地爱上了这个玩 意。


“这个‘OL速递’约会,在深圳不是很多人知道,因为要有熟人安排,而且客人一定要斯文,有一定经济条件,女孩才会和客人见面。 ”阿Dick向我们透露。


其实,阿Dick所说的“OL速递”约会,是国内的卖淫集团,为了吸引一批想与白领丽人交朋结友的嫖客,以中间人身份(淫媒)联 络在深圳打写字楼工的年轻女性,在预定时间、地点进行约会,过夜价为一千三百元,另付三百元“台费”予淫媒。


先培养感情后上床


为了追查这个活跃于深圳的“OL速递”真伪,上周我们随同阿Dick,在深圳先接触到安排“OL速递”的卖淫集团,再与一名“白 领丽人”会面,后来更证实女郎果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OL。


据阿Dick所述,每次为他安排白领丽人的淫媒,姓蒲,山东人,自称开办职业介绍中心,声称拥有过百名白领丽人在手。“我有个客 同他(淫媒)一向好熟,大家一块出去吃过几次饭,几个男人不是谈赚钱就是谈玩女人啦!我这种人好挑剔,不喜欢随便叫个女孩上酒店 开房,没有情调没有感情,因为我每个礼拜上深圳公干起码两、三日,他就可以给我安排一个固定的OL,可以先讲感情,如果有感觉才 上房,他还说一定是正经女孩,不是“三陪”。女孩有学识,大家沟通都容易!”

时尚打扮态度可人

上周三,阿Dick在深圳与客人谈毕公事后,时间接近四时半,他返回下榻的五星级酒店大堂咖啡厅坐下,悠闲地呷了一口香浓爱尔兰 咖啡,然后开始打电话给淫媒,要求安排“OL速递”。


只见阿Dick一连拨了几个电话,略略记下对方的打扮后,便期待佳人前来;时间约过

了一小时,一名身穿粉红色针织衬衣、黑色短裙 、短皮靴及手挽名牌手袋,作 OL打扮的妙龄女郎,步入酒店,阿Dick向她示意一个眼神,长长头发容貌成熟的女郎微笑地欣然坐下,两人的约会正式开始。


藉词送花查探身份


晚上,两人先在的士高及酒吧消遣,最后在酒店房间谈谈情跳跳舞,共同度过一个温馨浪漫的晚上,女郎以明早上班为由要求回家休息, 在凌晨二时离开酒店,完全没有与阿Dick谈到性交易的事。


翌日,为了证实女郎的身份,我们请阿Dick致电女郎的手机,说要送花到她公司以表爱意,藉此打探对方之公司地址,女郎起初不愿 告知公司位置,但阿Dick费尽唇舌,女郎最终说出福田区一间公司所在。“OL速递”的真相,渐见眉目。


大学生深圳寻找机会


阿Dick透露,陪了他两天的女孩叫Sandy,二十三岁,家乡在广西南宁,一年前在广州完成大学课程后,在深圳发展事业,是个 典型的白领丽人。


“她说自己当文员,之前在一间外贸公司做过,现在在福田区一间微电子公司工作。我看她走路挺有仪态,讲话柔声细语,挺有内涵,找 这种女孩陪逛街吃饭,我喜欢。”阿Dick语带陶醉地说。


查底细放长线钓“金龟”


我们按阿Dick告知的地址,上去Sandy的公司,在接待处报上她的名字后,这天换上运动服的Sandy步出正门,一脸诧异地 望着我们,我们佯称是阿Dick的朋友,表示欲邀请她一起外出吃饭,她更礼貌地请我们入会议室稍坐,可见她待人接物有一定的修养 。


其后两天,阿Dick继续与Sandy约会,两人“感情”突飞猛进,最后自然发展到床上,期间Sandy没有向阿Dick提及“ 交友”的金额,反而很关心他在香港做什么生意,住在那里,以及坐什么牌子的汽车出入,似乎很想与阿Dick发展长远的友谊,不过 阿Dick绝不会吝啬“交际费”,三天约会给了 Sandy三千元作为“车马费”。


接客标准高粗鲁莫问


“其实,她不是为赚千几块而陪你睡一晚的那种女孩,而是贪慕虚荣,想着靠中间人(淫媒)介绍老板给她认识,放长线钓大鱼,但又舍 不得放弃文员工作,因此她接客都好挑剔,粗鲁或年纪大的客一定不接,她觉得我为人斯文又会搞气氛,所以才不介意告诉我她工作的地 方。”阿Dick于上周末公干后回香港,坦言十分满意这次与深圳白领丽人的约会。


“下个礼拜如果再上去,肯定再认识第二个OL啦,‘过夜’可以,但千万不能长久。”阿Dick意犹未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浑水摸鱼三陪扮白领

除了卖淫集团安排深圳白领丽人接客外,也有OL在深圳及蛇口等地“单干”,有熟悉她们行踪的男士,晚上便到一些清吧找这些白领丽 人,希望能进一步发展关系;那些爱留连夜店的女郎,也对那些外表斯文、出手阔绰的男士甚感兴趣,从而产生很多纠缠不清的男女问题 。



我们在深圳罗湖区一间出名多白领留连的酒吧外,遇上两个自称在银行工作的女郎,两杯下肚后,我们试探地邀请她俩上酒店房谈心,她 们竟然爽快答应,可见这两个深圳“丽人”都是有备而来。


无词以对谎言自破


不过,也有人趁“OL速递”在深圳日渐普及,乘机浑水摸鱼,我们接触过另一个深圳淫媒小李,他便表示可以为我们安排这类服务,更 夸口旗下有过百名深圳白领丽人。我们问他怕不怕公安?他信心十足说:“因为我们只是留下传呼机跟储值卡手机号码,别说是公安,我 想连国安局也查不到我们,这方面你不用管啦,你认识我大可放心,一定可以安排合适的(白领丽人)女郎介绍给你。”


其后,小李找来十多个自称是深圳的白领丽人,介绍给我们认识。小李喋喋不休吹嘘面前的女郎是白领丽人,但当我们查问她们在什么地 方上班时,却全都无言以对。


另类出路变凤凰


近年,深圳经济发展迅速,大公司相继在深圳的甲级写字楼设立基地,全国各地的人才也纷纷进驻金融区;事实上,罗湖及福田写字楼区 的公司,聘请职员有一定的条件,例如必须是有相当学历的女大学生,其中以懂广东话、英语、电脑,并略有工作经验的应征者,获得工 作的机会较大,当中自然不乏希望钓得金龟婿,以图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子。


女职员卖淫难防范


把生意从香港北移到深圳,在罗湖区经营零售电脑软件公司的叶先生表示,公司三十多名白领丽人,过半是在深圳聘请。


“一般来讲,在深圳请一个有一定学历和经验的大学生,大概三、四千元人民币一个月,由于是文职工作,好像接待员、秘书、文员,都 是聘请女孩为主,内地女孩做事细心,又肯学,不怕吃亏,事业心又强,当然成本(工资)比较低是一个最重要原因。”


我们问叶先生会否担心女职员被淫媒利用,以白领丽人的“真身”从事不道德交易,他认为防不胜防,“都好难避免,始终这些是她们的 私人事,如果公司有女同事做这种事(卖淫),她会很怕被人知道,但万一有职员的私生活影响工作,或影响公司名誉,我想她都好难面对公司和同事。”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