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六十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1 102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六十四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按照老洪的意思,我们将继续在密林的掩护下躲躲藏藏,在缓慢

潜行的同时,等着有没有随手可捡的便宜,而且还不需要付出太大代

价的机会。这对于一向在人们心目中,中国军队光明磊落,英勇无畏

的光辉形象来说,好像很失光彩,而且,还很有点逃避战斗的嫌疑。

但兵法上不就说过了嘛,两军交战,要避其锐气,击其惰归,说白了

就是要以逸待劳,干点落井下石,趁人病要人命的缺德事儿。这虽然

说不那么光彩,但战争从来都是只要结果而不需要过程的,所以,任

何阴谋诡计在战斗中都可以正大光明的使用。而且我们又不是讲究公

平决斗的骑士或剑客,所以,对自己的敌人做点损人利己的勾当那是

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我们还是专干这种阴损事情的特种兵。

我相信,在这片林子里的中国特种兵们,都应该抱着与我们同样

的心思。然而,任何事情都不会完全按照你的预想去发展的,哪怕只

是一个小小的变数,也足以将你所有的计划彻底打乱。因此,机关算

尽的最后结果,往往是算计了自己。也就是说,我们在等待捡顺手便

宜的同时,别人同样在等着捡我们的便宜。

说实话,那些想法与常人大不相同的“高参”们,这次确实给中

国的特种兵们出了个大大的难题。目前这复杂的局面,恐怕在中国特

种兵的历史上,还从来都没遇到过。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判断,更

需要坚韧的意志去抵抗这处处潜伏的危机给心理带来的强大压力。

这沉默中难言的压力会有多大呢?用灰熊的话来说就是,他宁愿

拎着家伙出去跟人对掐,也不愿意再趴在这儿忍受这种危机会随时降

临的感觉,这感觉,足以让人憋闷得想要发狂。

老洪的眉头皱得紧紧的,那眉间的皱折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深上

许多。林默的眉头也皱着,“凯夫拉”头盔在他的额间投下了一片深

沉的阴影,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陷入了一个难解的谜题中。

与他们一样,我也在心里揣度着现在面临的局势。要想保存自己,

首先就必须做到不暴露,否则,我们这支小队就会立刻变成所有人猎

杀的目标。毕竟,我们这次的任务,并不仅仅是在这余下的日子里“存

活”下来,那对于现在正潜藏在这丛林中的每一个人来说,并不困难。

难就难在,我们得消灭“敌人”,同时还得保证自己不被我们的特种

兵同行们消灭。

林默在嘴里轻轻地反复念叨着一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见我们都用一种疑惑的眼光望着他,我这

兄弟居然腼腆地笑了笑。他取下头盔挠了挠头发,很有些不好意思地

说,我想我们现在的情况真的和孙子的这句话差不多,我们熟知这些

同行们的思维习惯、作战方式,而他们也同样了解我们。

灰熊说,谁都知道谁,那还怎么有心算无心?还谈什么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

“对!就是有心算无心。”老洪一直紧皱的眉头“豁”地舒展开

来。“兄弟们,你们想想,我们和那些同行兄弟们对彼此都是如此的

了解和熟悉,因此,我们按常理去思考的东西,他们一定也能想到。

孙子同样说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

不竭如江海。回想一下我们前几天经历的战斗,又有哪一次不是超出

人思维的常规,以奇胜之?我想,这方面,林默比我更能胜任。林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心里已经有一套方案了吧?”

我们的目光又一次随着老洪的话聚焦到了林默身上。这小子嘿嘿

笑了两声,有点傻傻的样子。他说,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方案,只是有

一点想法罢了。我说了你们可别笑我异想天开啊!

我们笑骂,说你小子哪一次不是异想天开到胆大妄为?不过,我

们相信你的异想天开。

我们这变相的鼓励让他那带着些腼腆的神情减轻了不少,看来,

我这兄弟还没能习惯将自己彻底摆在一个指挥者的位置上,虽然他有

着极强的天赋,可他现在的身份,毕竟在一定程度上限定了他的思维。

他和我一样,只是一个士兵,而不是真正的指挥官。

“那……我就说了。”林默咬了咬嘴唇,将一个比先前更冒险、

更胆大的想法说了出来。“刚才头儿也说了,有心算无心嘛。我想,

既然我们和对手彼此都这么熟悉,那么,他们一定也知道不能按牌理

出牌这个道理。所以,他们的想法一定会打破常规,也就是说,同样

会想到以奇兵胜之这个道理。因此,我觉得如果大家都想到要出奇兵,

都在一个奇字上做文章,那么这奇反倒不奇了,更谈不上取得奇兵胜

之的效果。”

说完这些,林默望着我们,等着我们的反应。老洪把我们想说的

话都给说了出来。“说的好,接着说。”

吞了吞唾沫,林默接着说道:“孙子兵法上说,兵以诈立,以利

动,以分和为变。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难知如阴,动

如雷震……此军争之法也。换句话来说就是,兵者,诡道。所以,我

认为,我们是不是就在这个诈之上做文章,示敌以弱。”

老洪歪着头想了想说,林默,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去谈什么出奇

之胜,而是中规中矩局地去与人周旋,让他们觉得我们没什么威胁,

是个很好收拾的对象?

“对!就是这个意思。”林默重重地点了点头。“头儿你刚才不是

也说过嘛,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一门心思地去算计,

去谋求出奇制胜,反倒落入了下乘。真正的出奇制胜,应该就是变化

无穷,在别人最用意忽略的地方去做文章,也只有这样,才能收到出

其不意的效果。有句话不叫做见怪不怪吗?不平凡的东西太多,反倒

成了平凡。而往往越是平凡和普通的东西,却越容易被人忽略。这就

好像我们每次出任务都要带一些看似没多大作用的零碎一样,在某些

关键的时候,往往是这些看起来没用的零碎能救我们的命。”

后来的一切,证明了林默对“出奇制胜”的理解的确是超越了大

多数人,也正是他这看似没有任何创意的法子,让所有小看我们的同

行在战斗结束后大呼上当,机关算尽,却忽略了最简单的往往却是最

实用的这个道理。然而,在老洪下决心同意采取这“示敌以弱”的计

划时,我们包括它的始作俑者林默,都高悬着一颗心。因为,这同样

是一场胆大妄为到极点的豪赌啊,稍有不慎,或是别人看穿了我们的

伎俩,那我们的结果是什么,不用说也能想到。打掉牙齿和血吞,从

某种意义上说是敢作敢当的男儿本色,但是,这和血吞的苦,却只有

自知。


22日11时07分,尖兵袁笑报告发现有人经过的痕迹。前进中

的小队立刻停了下来,六个人各自将枪口指向了预定位置进入警戒状

态。

虽然经过仔细地伪装,可树枝上犹新的断痕以及地面上残留的践

踏痕迹逃不过我们的眼睛。从那痕迹留下的时间来看,这支小队经过

这里的时间没有超过一小时。按照丛林里最大的行军速度来算,他们

离我们的距离,也不会超过5公里。

正当我们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咬着他们的尾巴追上去,消灭这支不

小心被我们发现踪迹的队伍时。拖后警戒的秦歌突然报告我们的后面

有些不对劲儿,很可能被人盯上了。

老洪低声笑骂说,想不到啊,这“示敌以弱”的计策这么快就出

效果了。想跟我们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哼哼,弟兄们,按计划展

开。让这些贪吃的家伙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黄雀。

老洪的话惹得我们一阵轻笑。他说人家贪吃,可我们刚才不还在

合计怎么摸上去,吃掉那支暴露行踪的小队吗?他这螳螂捕蝉,黄雀

在后的比喻还真是形象。不过,就算我们是螳螂,可也不是只会捕蝉

的那种,黄雀落到我们手上,也一样讨不了好去。还是那句老话,有

心算无心。跟在我们后面的兄弟想趁我们不备吃掉我们,可他们哪儿

知道,我们这“示敌以弱”的计划,本来就是准备给有这想法的人的。

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前面那支离我们顶多五公里的小队,会不会

在我们这边发生战斗时,折回来反咬我们一口。这种可能性是相当大

的,毕竟谁都不会放过捡现成便宜的机会。

“文墨尘、秦歌留下,其余人继续前进。”老洪轻轻地挥了挥手,

带着其他兄弟往前佯动,让我们身后的对手错觉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

的存在。

这对我和秦歌是个考验,因为我们得就地潜伏下来,等着身后想

要吃掉我们的兄弟经过,进入我们预留给他们的伏击圈。那个时候,

往前佯动的兄弟们会突然折回发起攻击,而我和秦歌自然是截断他们

的后路,将他们完完整整地包成一个肉馅饺子。因此,我和秦歌能否

完成潜伏,则成了整个反猎计划的关键。如果他们看穿了我们的意图,

或者说我和秦歌的潜伏露出了马脚,那么,我俩就会变成他们第一要

清除的对象。所以,这计划其实是相当冒险的,但话说回来,这世上

又哪有不担任何风险便能取得成功的事情?

或许真是有心算无心的缘故,身后的那只小队显然没能识破我们

的意图。也许,在他们的意识里,我们这支小队这时候的想法和他们

是一样的,都属于那种见猎心喜的范畴,都在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去

吃掉前面毫不知情的猎物。而他们这想法,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将整个人埋在厚厚的腐败枝叶下,只余一个可供换气和观察的小

孔。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当时那个“峡谷”狙击手的感受。这下面的

味道确实很让人难受,光是那股腐烂的味道就足以让人的胃不停地翻

动,更何况,这下满腐烂的有机物还是各种细小生物的温床。虽然扎

紧了领口、袖口,裤脚也被丛林靴扎在里面,可暴露在外的手和脸仍

能感受到那种如同有跳蚤在上面活动的感觉。好在预先涂抹了驱虫的

药剂,不然的话,很难说这些天天靠吃腐烂物质生存的小东西不会把

我没有遮挡的皮肤当做一顿从天而降的免费大餐。

这麻痒难当,能让人头皮一阵阵发麻的感觉得一直持续到潜伏结

束。虽然我现在看不到秦歌的表情,可我相信,这小子现在的感受绝

不会比我好到哪儿去。

我的第一目标仍是他们的狙击手,在敌我两者之间,狙击手都是

不能共存的存在。这,大概也是每一个狙击手不可改变的宿命吧。也

许,这也是命运跟人类开的一个玩笑,把这些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中

潜藏的同行,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摆在了死对头的位置上,针锋相

对,不死不休。

我已经发现了我那个同行,他坠在整支队伍的最后面,手里面抱

着我熟悉的88狙击步。曾经有人问我,他说,88狙给人的感觉更像

是一支“傻瓜”狙击步枪,它良好的人机性能和简单便捷的瞄准击发

几乎能让任何一个懂得射击的人都变成“一枪一命”的神射手。因此,

它应该更适合那些兼职的或业余的狙击手使用,而像你这样优秀的专

业狙击手,为什么不选用一款专业的狙击步枪,反而钟情于这种“菜

鸟”都会使用的枪呢?

他的问题让我很开心地笑了,我说,你大概忘了邓小平同志曾经

说过的那句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逮到耗子就是好猫的名言了。对于

一个战士来说,他要做的是如何去适应武器,而不是挑剔地去选择武

器或是让武器来适应他。你所说的所谓“专业”的狙击步,大概是指

的那种威力大,射程远射击精度比较高,采用旋转后拉式枪机,手工

装填的狙击步吧?比如说前苏联的SVD、法国的FR—F2,美国的M24、

M40A1、巴雷特M82A1,德国的PSG—1,以及国产的85等等对吧?

他说是的,这都是比较专业的狙击步枪啊,无论是在射程还是射

击精度都高于88,要知道,距离既是狙击手的法宝,同样也是狙击

手的软肋啊!所以,能在更远的距离上击杀目标,对于狙击手来说,

不是更安全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你这种说法是比较片面的,当然,专业有专

业的好处,业余也有业余长处。虽然说半自动狙击步枪在射击精度上

与旋转后拉式枪机狙击步枪相比是差了一点儿,但却具有射速高,反

应时间短的优势,因此,它在复杂情况下更适用。换句话来说就是各

有各的长处,也各有各的优点,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

不是?你说我偏爱88狙,这话不假,因为我从干这一行的那天起,

就开始接触它,说句煽情点的话,那就是我和它已经有感情了,就好

像,我们的血脉联系在一起一样。还是那句老话,不管黑猫白猫,能

逮到耗子就是好猫。我个人感觉,在战争中,你所说的这种像“傻瓜”

一样的狙击步枪,或许比那些专业的枪械更实用一些。因为战场不是

靶场,它不会片面地追求射程与精度,它需要的是实际的杀伤效果。

尤其对于特种作战来说,面临的战场情况比之普通的战争更加复杂多

变。所以,一款性能良好,不需要过多射击反应时间,精度和射程又

能达到作战要求的狙击步枪更是狙击手的首选装备。我们的中医有句

话叫对症下药,这句话放到战场上同样适用。说白了,就是什么样的

战场情况,选用什么样的装备。只要能杀人夺命,完成任务,那它就

是一把好枪,没有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虽然我向他解释了不少,可很遗憾,他似乎还是执著于专业和业

余的区别。我想,他或许对那些口径比得上重机枪的反器材步枪更中

意些。因为那玩意儿的威力确实很大,只要被打中的人,基本上没有

活命的机会。这就好像一款叫做“反恐精英”的游戏里,许多人都喜

欢使用AWP一样。不过,如果在真实的战斗中,你选择用这种声响赶

得上小炮的家伙来杀敌,那你基本上也离死不远了。那粗长的家伙不

但不利于狙击手的快速转移和隐蔽,而且射速其慢无比,如果你的对

手是个有经验的狙击手,那他完全可以利用你那相对来说超长的射击

反应时间,一枪干掉你。

轻轻地在喉头送话器上划拉了两下,通知老洪他们猎物已经入

网,该是收网的时候了。

片刻,耳机里传来了三声连续的轻微扣击,那是准备攻击的信号。

随着从落叶下缓缓伸出的枪管,冷笑又一次浮起在我的嘴角,而那个

尚不知情的同行,已经被我牢牢地锁在了黑色的十字线下。现在,只

等老洪攻击的命令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