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六十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9 29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六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傍晚的时候,我终于赶上了队伍。老洪他们已经在这距封锁线前

缘不足一里的地方等了我近两个小时。

我想,大概是前两次林默那胆大包天,却效果显著的作风影响了

老洪,这一次行动计划,竟然更是大胆。

老洪指着地图上那表示步兵封锁线的红线对我们说,其实主要是

对后到的我说的,他们几个早就了解整个方案了。老洪说,我们这次

不打算偷偷摸摸,准备光明正大地从这里走过去。

顺着老洪的手指,我看到了那条用铅笔画出的粗线。那是翻越这

道山岭最好走的路线,同时也是步兵们防范最为严密的一条路。

看出了我的疑惑,老洪示意林默接着给我解释。林默对着我嘿嘿

笑了两声,那笑甚是奸诈,跟个狐狸没多大区别。

从他详细的解释里,我终于清楚了整个计划,听完之后的第一感

觉就是,这个计划太大胆了,甚至是太嚣张了,比林默和袁笑大摇大

摆地从雷老虎的营地里走出来还要胆大妄为。我敢打赌,这么嚣张的

法子绝对出自林默的脑子。因为老洪属于那种外粗内细的人,所以他

的作风也属于谨慎的那一类,因此,他绝没有这样的指挥风格。

在林默的计划里,我们将借用一下已经“阵亡”的“峡谷”们的

身份来骗过封锁线上的步兵,穿过他们的防线。我不得不佩服林默这

小子的脑子,在与“峡谷”交手之余,这小子还没忘记将他们的通信

器材给弄到了手里,并冒充“峡谷”的人与步兵的指挥所联系了一次。

告诉他们,我们已经与“敌人”特种兵交手了,“击毙”两人,俘虏

两人,还有两人逃跑,同时,我们也牺牲了两个兄弟。至于别的,比

如说请通知步兵兄弟们接应啊,或者是告诉他们不要太过紧张,自己

人打自己人什么的,这小子却没说。他对我解释说,要知道“峡谷”

的人都是那种生人勿近的类型,话说多了反而有可能露馅,咱们也不

能把人家山地步兵的兄弟都当傻子看是吧?虚虚实实,才叫人难辨真

假嘛!

那怎么步兵们会派出那么多的搜索队?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提出

了我的疑问。既然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已经将“敌人”的特种兵小队打

残了,为什么还会派出那么多的搜捕分队,而且,防守还更加严密。

林默还是嘿嘿笑,他说,墨尘啊,你再好好想想,嘿嘿!林默的

奸笑让我心里没来由地为步兵兄弟的指挥官感到一阵胆寒,这小子,

现在越来越混蛋了。

你小子真行!我丢给了他一个白眼,同时又不得不佩服这小子算

计人的本事。经过简单思考,我算是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林默故意

告诉步兵们,“敌人”的特战小队还有两个漏网之鱼,请求他们派出

搜捕分队进行搜索,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对残余特种兵的搜捕上

来,而降低对我们的戒心。至于步兵们会加强防范,那只不过是条件

反射的习惯罢了。加强防范和警戒,自然能降低“敌人”残余对防线

渗透的可能。毕竟都是老打交道的对手了,他们知道,哪怕我们只剩

下一个人,也会想法设法去完成任务的。所以,把防范加强,这是个

良好的习惯。

那你们留消息给我说,避过了好几个步兵的搜捕分队,是怕我被

他们当做“敌人”特种兵的残留分子给逮咯?

“当然,当然。”林默持续着他那奸诈的笑容。“不过,我们确实

没有和他们照面,因为我们也怕被看穿不是,所以,能躲就躲咯。”

“算你行!”我恨恨地照他膀子上擂了一拳。“连我都被你小子给

骗了,还害得我担心的不行,真该把你拉出去嘣了!”

“可别!我这脑子转得再快也躲不过你这家伙的子弹!兄弟我家

三代单传啊,你这一拳就够了啊,可别让我家断了香火啊。我妈会找

你拼命的。”揉着被我打痛的肩膀,林默知趣地讨饶。

“你是不是还想说,兄弟我青春正艾,年华大好,还没来得及好

好享受生活,就这么被你一枪嘣了,那太亏了是吧?”我被他的样子

逗乐了,可又觉得就这么放过他太便宜他了,谁叫连我也一起骗呢?

不拿话刺激他一下,我还真咽不下这口气去。

“是是是!老大你说的一点没错。”林默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

样子。“兄弟我的确是青春年少嘛,人生还长着呢,美丽的日子还等

着我呢,可不能就这么断送在你手里了。别说我老妈找你拼命,我未

来的媳妇儿也得跟你急了。”

“刚才是老妈,现在连媳妇儿都搬出来了,林默你小子越来越没

出息了,以后别说我认识你!”大概是被他感染了吧,我也跟他开起

了玩笑。这让战友们都瞪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一样地打量着我。这倒

让我很纳闷,难不成,我开个玩笑还有问题了?

老洪的一句话打消了我的纳闷,但也让我开玩笑的心情瞬间消

失。他说,墨尘,我们很久都没看到你笑了啊!他的话让我心里“咯

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艰难的维持。

是啊,我好像真的很久都没笑过了呵!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呢?靠在树上,仰起头,我的思绪又一次不合适宜地陷入了对往事的

回忆里。同样是丛林,同样是熟悉的迷彩身影,同样是年轻的富有朝

气的脸,可是我却再也见不着了,而那张脸上最后的微笑,是我永远

也无法抹去的自责和心痛。然后,是另一张脸,一张哭泣的美丽的脸,

还有那一记重重地打在我脸上的耳光,以及那滚满了一地的水果……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忘记了什么叫做笑,什么叫做快乐。

“墨尘!”混乱的思绪被林默的呼唤拉了回来,茫然地转动目光,

战友们担心的样子尽现眼前,而老洪脸上的自责更让我感到惭愧,这

都是什么时候了,我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深深地吐了口气,脸上露出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刚才有

点走神!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

一只有力的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回头,正好撞见林默关切的目

光,那目光中除了对兄弟的关心外,还有深深的无奈。

老洪也长长地叹了口气,语调难得的轻缓。他说,墨尘,不管有

什么事,回去之后再处理。就算你一个人无法解决,别忘了还有我们

这些兄弟在。

我说放心吧,只此一次,以后绝不会有。头儿,你就分配任务吧,

是不是要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没错!老洪点头说道,你和灰熊现在就是那两个漏网的特种兵,

应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我摇头说不用,要是连这么点事还办不好,还用在你手底下混

么?

老洪笑骂了一声你小子,然后宣布行动开始。林默这小子大概是

闲得无聊,居然还像模像样地给这次行动取了个代号,叫什么“浑水

摸鱼”。意思倒是有那么点贴切,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要把步兵们这潭

水给搅浑、浑浊不堪了才有便宜可捞。贴切归贴切,只是这名字在我

看来,怎么都有点不伦不类的味道。

既然是浑水摸鱼,那自然得有人去把水潭里的泥浆给搅动起来,

担任这苦差事的人就是我和灰熊。至于趁机摸鱼这样的好事,可就没

我俩的份儿了。

灰熊一个劲儿地在我耳边哀叹咱哥俩命苦,体力活都让我们来

做,捡便宜的好事儿全让那群混蛋给抢去了。嘿,不过,他们那便宜

也不是那么好捡的,万一露馅穿帮了,那可真变成锅里的饺子,跑都

跑不了了。

灰熊说的没错,林默他们这便宜也不是好捡的。他们现在还有四

个人,其中有两个得扮成俘虏,不知道谁会摊上这倒霉的差事。不过

那不是我操心的事情,因为我和灰熊现在得忙着逃命,步兵们的搜捕

分队已经瞄上我们了。

按照计划,我和灰熊在行动之初扮演“敌人”特种兵残余的两个

漏网之鱼向步兵的封锁线运动,并有意无意地留下点痕迹给步兵的搜

捕分队,让我们牵着他们的鼻子跑。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搜捕人

员既然发现了我们的行踪,自然就会立刻上报,那么,整个封锁线都

会动起来,注意力也自然而然地集中到了我们两个人身上。这样一来,

老洪他们四个人的队伍就会被步兵们忽视,可以较为顺利地蒙混过

关。如果步兵们问起怎么只有两个人押送俘虏回来,那老洪他们就可

以说,另两个兄弟去追踪“敌人”残余去了,因为“敌人”还有个狙

击手,他们完全可以组成一个狙击小组,因此我们也只能派一个狙击

小组去对付他们。

等老洪他们蒙混过关后,我和灰熊则可以立刻改变身份,摇身一

变成为追击“敌人”残余的人。这样的话,就算不小心被步兵们给围

了,也可以借助老洪他们在步兵指挥部内的证实过关。仅从计划本身

上看,整个计划似乎是很完美的,但这世上从来就不会有完美的东西

存在。这个看似完美的计划其实也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时间。还

是那句老话,千万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而我们即将面对的山地步兵,

更不会是那么好骗的傻子。他们的搜捕分队如果从我们与“峡谷”部

队交手的现场发现什么端倪,那我们整个计划就完了。因此,我们必

须赶在这之前越过他们的防线,混进基地内将人质救出。所以说,这

个计划用胆大包天来形容毫不为过。用老洪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他

妈的根本就是在赌博,而且还是那种孤注一掷的豪赌。

按照老洪的说法,那么我们现在都已经变成了赌徒,正在这个叫

做战场的赌桌上,进行一场关于时间的赌博。其实,战争本就是场赌

博,赢了就万事大吉、功成名就,而一旦输了,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血本无归。

对于我们来说,赢了虽然谈不上什么万事大吉,但至少我们的任

务就算完成了一半,可如果输了,那可就真是血本无归了。这可不是

我们想要的,所以我们得抢时间,这玩意儿现在比什么东西都金贵。

后来,当整个演习结束之后,我碰到了那个“峡谷”的狙击手。

他对我说,其实当我们突袭他们成功之后,他们就已经猜到了我们将

怎样通过步兵们的封锁线了。因为我们对付他们的方法太大胆,太超

出常规了,所以,他们很想看看我们的表现。因此,他们在撤出战场

的时候顺便帮了我们一个小忙,清理掉了一些痕迹。

看着我诧异的样子,他笑得贼开心,和林默那笑容说不出的相似。

他说,你们还真没让我们失望呢,呵呵!把人家步兵的兄弟们耍得团

团转。

我摇头苦笑,我是说怎么直到我们把人质给带走,也没发现步兵

们对我们产生怀疑呢,原来是他们在帮忙。只是,这算不算作弊啊?

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想法,笑得更是灿烂。兄弟,“死人”还能

帮人作弊吗?说出去谁信?嘿嘿!这次可算是让我们开眼界了,所以

啊,是你们帮了我们知道不?从你们身上,我们可学到了不少呢,下

次交手,谁输谁赢那可就是个大问号咯。

和他的交谈结束后,我把得来的消息告诉了老洪他们。老洪听完

之后第一反应是跳起来狠狠地说了个“靠!”字。然后,他才说,没

想到,真没想到。兄弟们,你们知道不?当时我心里那个悬啊?尤其

是在与那个在营地里坐镇指挥的步兵副参谋长见面的时候,生怕那老

狐狸看出点什么破绽来。林默你也知道的,他们的电台就在旁边的桌

子上放着,里面每次有信息过来,我心里都得“咯噔”一下。后来听

电台里传来消息说,发现了一个“峡谷”的狙击小组正在协助他们搜

捕“敌人”的漏网之鱼。

嘿嘿,墨尘,你和灰熊不知道,当时那个副参谋长立刻就向我们

证实这消息的可靠程度。你们那时候肯定是撑不过去了,所以才故意

暴露的吧。听说,灰熊你这小子还把人家步兵的兄弟给凶了一顿。骂

人家是白痴,正主儿没找着,反倒把帮手的给抓住了。哈哈,把人家

先前还因为抓住了两特种兵兴奋得不行的步兵小伙子给唬得一愣一

愣的。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以及灰熊那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我也忍

不住呵呵直乐。那帮步兵兄弟被灰熊一吼,立刻就和营地联络,正在

营地内和他们的头头们打交道的老洪几个,自然就证实了我们是“如

假包换”的自己人。

整个“浑水摸鱼”行动到这时,基本上就成功了一半。然后,老

洪就给那个副参谋长出了个很阴损的主意。由我们协助将人质和俘虏

转走,这样一来,就算那两个“敌人”能摸过防线,任务也失败了。

听完老洪的主意,那个副参谋长大叹你们这些特种兵阴险,幸好

这次你们不是敌人,不然,我手底下那些梗直的兄弟可玩不过你们啊。

老洪自然是陪着嘿嘿笑,说什么哪里,哪里,步兵兄弟们的素质

可是顶呱呱啊,连我手里最好的狙击手都被他们给抓住了。一通马屁

将副参谋长拍得很是高兴,立刻就同意让我们帮助他们将人质转移到

下一个营地。

当我们与一个排的步兵押着人质和“俘虏”走出营地的大门时,

我们知道,行动已经结束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就只剩下最

后的收尾工作,这尾巴就是那一个排的步兵兄弟。这些步兵兄弟对不

但我们毫无防范,反而羡慕得不行。这很正常,每一个士兵对于我们

这些披着神秘面纱的特种兵,都有着发自内心的羡慕。所以,在“押

解”的路途上,他们不断向我们打听对他们来说显得神秘的特种部队

的种种,尤其是那些刚当兵不久的新兵们,眼神里更是充满了对我们

的崇拜。

这崇拜的眼神让我们都有种无法下手的感觉,可我们必须得完成

这个任务。所以,我们不得不对这些对我们毫无防备的步兵兄弟们下

“毒手”。一边是对我们毫无戒心的步兵,而另一边却是蓄谋已久的

我们,这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可言的。

终于明白自己上当的步兵兄弟们对我们破口大骂,什么恶毒骂什

么。望着这些躺在地上冒红烟,嘴里面唾沫星子喷个不停的步兵兄弟,

我们无奈地摇头。诚然,我们欺骗了他们,可谁叫咱们干的就是这个

行当呢?不过,如果当有一天我们真的并肩作战的时候,我敢用我的

生命起誓,我们绝对不会欺骗与自己一起浴血奋战的兄弟,绝对不会。

在心里向仍旧骂个不停的步兵兄弟们说了声抱歉,我们又一次钻

进了浓郁的林木里,这个看似难以完成的任务,就这么完成了,虽然

有点惊险,可总的来说还是轻松的。当时,我们都还以为老天爷终于

开了眼,知道照顾一下我们这群苦哈哈的弟兄,谁能想到,帮了我们

忙的人,竟然是前一刻还与我们斗得你死我活的“峡谷”部队的兄弟。

这个结果让我们哭笑不得,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感慨,怪物处处有,“峡

谷”特别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