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二十三章、沈阳沦陷

dontbb 收藏 3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从追杀何峰伞兵将种部队那,得到何峰不在沈阳的确切消息后。日军一方面大量空投伞兵加紧对何峰等人的追杀。一边遣兵调将大举向沈阳增兵。


1932年7月12日9点,日方炮兵突然向沈阳发起猛轰,这次指挥日军攻击的是总指挥林铣十郎大将,督战的是天皇叔父朝香宫。


林铣十郎大将同时下令日机轰炸沈阳所有重要目标。他决心趁守军主将何峰不在。一举拿下沈阳。


天上的日本飞机遮天蔽日,小鬼子不顾安全区日侨的生死,对沈阳实施大规模的空袭。枪声、炮声、炸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城内房屋陆陆续续倒塌起了大火,沈阳城内一片火海。


1号安全区内守卫班长看见战友张小康在炮弹爆炸声中倒下了,便扑在他身上为他合上跟睛,大喊:“为张小康报仇!杀光所有日本人,”不过当他带领战友们刚冲进安全区时,十几颗炸弹从天而降。顿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盖过了杀声,守卫班长与一群日本女人也被一颗颗炸弹炸得尸骨无存。毫无防范的日侨和一部分沈阳安全区守军伤亡惨重。到处是残肢断腿。不少中外战地记者也在空袭中因公殉职。枪声、炮声、炸弹爆炸声越来越大,城中火势也越来越猛。沈阳城内一遍混乱。


轰炸和炮击了三个小时后,林铣十郎大将命日军从东南西三方同时总攻沈阳城。


从东面进攻的全是清一色的训练有素的日本关东军。日本关东军从去年9.18起,吃尽了何峰部的苦头,从司令到各级佐官心中都憋着一口闷气,欲雪前辱。关东军打前锋的是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现调任日本关东军第四联队长晋升大佐),日机轰炸和炮击刚一停,坂垣征四郎马上命第四联队第一步兵大队向67军和68军结合部猛攻。


面对关东军第四联队第一步兵大队的是;于芷山师的一个连,于芷山师几经分流。激战老兵甚少,该连情况也如此。老兵不到四分之一。


坂垣征四郎出人预料在67军和68军结合部杀入。67军和68军都没有心里准备,密密麻麻的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冲了上去。顿时,杀声盖过了枪炮声,到下午1点结合部防线被日军撕开了口子,67军一些刚露头的守军在日突击队员的枪口下惨叫着倒了下去,多数守军虽然看形势不妙,仍然倚靠工事拚命抵抗﹙因何峰军令临阵退缩者死。﹚,一个连守军伤亡惨重。坚持不到一刻钟几乎全部阵亡。


坂垣征四郎突破结合部67军第一道堑壕后,日军突击队员们迅速抢占有利地形,与67军和68军守军展开激战。便迅速向阵地两边扩大战果。关东军司令三宅光治见坂垣征四郎得手后,命石原莞尔大佐火力压制67军阵地。坂垣征四郎马上对68军发起强攻。


飞机呼啸着在天空盘旋,炸弹密集地轰炸着68军的防守阵地。漫天尘土飞扬,掀起的泥土盖地,守军个个是灰头土脸。在68军防区第一道堑壕中有四个与下水道相通的屯兵洞,该陣地由68军667团一营防守,一营留在第一道堑壕中仅一个加强排,只是不断地向第一道堑壕补充有生力量,加上有15个明暗火力点。让坂垣征四郎部吃尽了苦头。阵地前小鬼子尸横遍野。


按照战前协同,67军和68军相互火力支援,但67军受到日军火力压制后,火力支援越来越弱。日军付出了三百多人的代价后,失去火力支援的68军防区第一道堑壕表面陣地终于被日军占领。


坂垣征四郎第四联队第二步兵大队横渡中队长带援兵来到堑壕后,马上命本部第二小队负责打掉一、二号两个屯兵洞和8个火力点。


第二小队队长马上命令;一个准尉带领半个小队,封锁68军667团一营的一号洞口,并搜剿残敌。他自己带领半个小队迅速向守军二号洞发展进攻。他们刚冲到二号洞口右下方,洞里守军重机枪向他们猛烈开火。三个小鬼子当场陣亡,一个曹长抱起炸药包刚要上去,不料左侧lO多米处暗火力点突然复活,子弹擦着鬼子曹长的头顶飞过,他身边一个鬼子打成了筛子,机枪压得他抬不起头。鬼子曹长看正面上去已经不可能,便命令这组仅存的二个鬼子掩护,用机枪吸引守军火力,他从侧面爬了过去。爬到距这个火力点五米左右时,只见他一甩手,两枚手雷同时飞了出去,守军的机枪哑巴了。鬼子曹长趁机一跃而起,突然对面射孔就是一梭子,30发仇恨的子弹灌进了鬼子曹长胸前。但另一鬼子接着又扑上去塞进了一枚手雷,守军的尸体飞上了天,一条血肉模糊的腿还掉在了鬼子的身边,这个火力点变成一堆废墟。


与此同时,另一小队鬼子中也有人已经抱着炸药包,朝三号洞口扑了上去,但没冲出几步就被守军子弹击中受伤倒下了。另一年轻的小鬼子又抱起另一个炸药包要上,一个年长鬼子曹长一把抢过炸药包说:“桑田君掩护,让我来。” 年长鬼子曹长很狡猾,仔细观察这个洞:是守军构筑在这个坡地上的一个主要工事,洞口全部用钢筋水泥筑成,下面有一直径约为50厘米的小洞供人员进出,上面有三个射孔成三角形。要炸掉这个屯兵洞,也只有把炸药包放在射孔下的洞口才能彻底摧毁。可要接近这个洞口,十分困难,洞的两侧是四、五米高的石墙,人员无法上去,只有通过正面的坡脊才能达到洞口。年长鬼子曹长顺手拉燃了导火索,在小鬼子们密集火力的掩护下,凭借坡脊上的石头、树桩,弹坑连滚带爬地扑了上去,竟然被他安全接近了洞口,把的炸药包投进了洞里。正要闪身离开,就听一声巨响,气浪把他掀出三米多远,土石埋了一身,脑桨四溢。但洞里的中国守军全部壮烈牺牲。


这时,右翼日军突击队打掉了二、四号洞,四个屯兵洞全部被炸毁。


坂垣征四郎第四联队迅速占领了表面阵地。坂垣征四郎躲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准备抗击守军的疯狂反扑。可失去67军火力支援的守军哪有反扑的能力,只是躲在下水道里顽强抵抗,加上鬼子关东军火力太猛,只是盲目地向外投弹射击。中队长横渡意识到,这样长时间相持下去,一旦67军反应过来倾力火力支援,68军趁机反攻自己必然将会腹背受敌,因此,必须迅速解决战斗。横渡大喊:“贴近敌人,搜剿打洞,消灭残敌”。喊声一落,无数鬼子象饿狼一样嗷嗷叫着扑向守军工事、洞穴,哪里有守军就冲向哪里。过了一会,这个阵地相对平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远处的枪声、炮声。阵地上的守军已经全部消灭,67军和68军被日军彻底分割开来。


等小鬼子完全占领68军前沿阵地,周围67军几个陣地上几个愚蠢的军官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68军这个陣地失守,将危及自己左翼。便将一排排炮弹朝陣地覆盖过来,炸起的泥土、石块砸在鬼子钢盔上乒乓乱响。但鬼子已在原68军守军陣地和残破屯兵洞下水道中坚守起来。


横渡考虑要检查一下战场是否有残敌,马上命一个鬼子准尉帶二个小鬼子一个工事一个工事搜索,看看有没有中国的伤员和残存的士兵。当鬼子准尉把整个阵地查看了一遍后,确信没有中国人后,才拣起一支守军的冲锋枪准备撤往屯兵洞.突然听到左侧乱石废砖中有呻吟声,他摸过去一看,是守军的一个伤兵,满身是血,躺在哪里哭喊。这时,鬼子准尉想抓活的,就端着枪走过去,在离守军这个兵两三米的时候,这个中国兵突然翻身坐了起来,伸手就去抓身边的枪,鬼子准尉一惊,就扣动了冲锋枪的扳机,给了他一梭子。心想:给你个活的机会,你还不领情,那就让你见阎王去。


陣地左侧另一个山坡的67军守军,好象发现了鬼子准尉和二个鬼子,“哒哒哒”重机枪追着打,二个鬼子被当场击毙。一发子弹从鬼子准尉背后穿过,把他掀翻在一个炮弹坑里,血从右胸前往外涌,有点喘不过气,鬼子准尉认为自己不行啦.万一昏过去,被反扑上来的守军抓走,成了俘虏,不好向天皇交代啊。他拿出王八枪准备效忠天皇。就在要动手时,一声巨响67军守军的重机枪哑火了,日军又开始了大规模进攻,鬼子准尉突然意识到生的希望,他活动了一下手脚,感到还可以动,又检查了一下子弹,还有满满两梭子60发子弹,还可以应付一些突然情况。他撕下衣服,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把一支冲锋枪挂在右臂上,左手按着伤口爬出弹坑,挣扎着站起身来,象喝醉酒一样,踉踉跄跄地朝山坡下走去,走出不多远,“哒哒哒”一窜子弹射入了他的后背他眼前一黑,便一头栽到在地上魂回日本去了。


67军和68军结合部被日军突破后。特别是面对强敌危情,沈阳守军主力67军和68军之间所有矛盾就显露出来了。


关东军司令三宅光治对分割包围中背叛自己的68军恨之入骨,不断向68军发起强攻。67军各部援救不力,68军伤亡惨重,阵地越来越小,古力见67军各部大都见死不救大怒,1932年7月14日晚上9点古力突然率68军擅自向西突围。


68军不辞而別,沒有收到突围命令的67军各部很快被日军重重包围,于芷山和张春台二个师长先后战死,暂编师师长洪春见势不妙马上下令;炸毁包括沈阳兵工廠在内的所有重要设施。天黑后命;141坦克团团长張栩亲率28辆坦克营救67军各部,自己帶20辆坦克和二十几辆汽车率暂编师余部和临时武装起来的沈阳兵工廠工人共约15000多人向四平突围。而王以哲中将的67军在張栩的坦克部队邦助下终于奋力向东北方向突围。


1932年7月15日,守军官兵虽然浴血奋战,但由于守军各部不同心,日军出人预料的胜利占领了沈阳。望着被自己人炸得伤亡惨重的日侨,日军将气全撒在来不及撤离的被俘守军官兵和少数没有撤离的平民身上。林铣十郎大将和关东军司令三宅光治于1932年7月 16日联合发出“沈阳城攻略要领”之作战命令∶即使守军和平开城,日军入城后也要分别“扫荡”。对战俘问题未提只字。在“扫荡”的名义下,不仅可屠杀战俘和散兵 (日军称之为“败残兵”或“便衣兵”),亦可屠杀平民。沈阳沦陷第三日(7 月19日),林铣十郎大将再次发出作战命令∶“两军(朝鲜军和关东军)在各自警备地 区内,应扫荡败残兵,收集隐匿之武器与军需器材,扫除战场。”所谓“扫荡败残 兵”,意即屠杀战俘与散兵。


1932年7月20日11时,沈阳城内枪炮声渐稀,3万多3萬多战俘和中国无辜的平民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近十亿美元的财产遭到日军 的破坏和掠夺,沈阳城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在林铣十郎大将和关东军司令三宅光治的陪同下督战的天皇叔父朝香宫站在67军和68军曾经坚守的沈阳阵地之上,双手平放在拄着地上的天皇裕仁亲授的军刀刀柄上,哈哈大笑道:“发电稟告天皇,我大日本帝国军队的攻占了沈阳,全歼支那67军和68军,暂编师,共击毙俘虏歼支军队8萬多人,击毁坦克21辆。沈阳大捷。”



日本上海总领事馆获悉日军在沈阳的暴行,并报告东京外交部。该部东亚局长石射猪太郎在其1932年7月20日的日记中写着∶ “上海来信,它详报日军在沈阳的暴行、掠夺、强奸,惨不忍睹。呜呼!这就 是皇军?”“这就是‘圣战’和‘皇军’的真面目!” 石射自那时起便称之谓“沈阳大屠杀”,并提出于三省(陆、海省及外务省) 事务局长会议,警告陆相和外相予以制止。


“沈阳大屠杀”当然不可避免地在1932年7月22日设立的“大本营”会议上讨论。大本营的联席会议,首相、陆 相、法相、外相、参谋总长等及各部门次长和局长都出席的,会议内容由首相亲奏天皇。


裕仁对进攻沈阳极为重视,支持军部及内阁之主战派,扩大对华侵略战争,密切注意沈阳战事之进展,何况十天前他才派他的叔父朝香宫到沈阳督战。


到8月22日,裕仁亲自召见朝香宫及林铣十郎大将和关东军司令三宅光治对于他们之攻克沈阳,予以嘉勉,并各赠一对镶皇家菊花的银瓶为奖。毋庸置疑裕仁对沈阳大屠杀的责任远超过这三位受奖的现行战犯。这是后话


沈阳地区之东北国民党军队撤退时秩序紊乱,67军和68军实际各损失高达70%,重兵器全部丧失,基本上都打残了,67军退入长春,68军退入农村乡镇和东北原始森林中。沈阳沦陷不到三天,日军又兵临四平城下,但日军受到陈明仁部和沈阳撤退下来的洪春余部顽强抵抗。此时141坦克团团长張栩部27辆坦克也被洪春下令;退入了长春。四平和长春中日军队大战又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