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八章 追击(中)

丁老大 收藏 11 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他们的追击是第三次。

日本人虽然往下退,但是战斗力依然强大。康景濂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一挺进纵队虽然是一个军的编制,但是部队最满员的时候只有三个团。也就是三个支队。三个团分布在大山中各自独立作战,与敌人遭遇战斗频繁,时有伤亡,有时候人数加起来还不到两个团。正规部队的伤亡经常有全国各地的新兵补充,挺进纵队不在补充之列,兵员要靠自己解决,如果凭几千人的队伍要挡住潮水般退下来的鬼子,等于鸡蛋碰石头,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所以,当康景濂和他的参谋人员站在山顶上看着大批敌人由湖南退向端昌,左右权衡,不敢拿士兵们的生命开玩笑,让部队下山正面迎战鬼子,最后下了道命令,让各支队各自为战,想办法消灭敌人,最好白天休息,晚上突袭。不要让鬼子睡安宁觉。

二支队支队长刘挺勋得到命令后,也同样命令黄大队每晚下山,袭击鬼子,白天在山上休息。黄大队长考虑到如果每晚出动全体士兵,不但太辛苦,白天也休息不好,队伍要出问题,最后决定每晚从一个分队抽出一个班,天黑了出动,四点天快明时回山。汪廉清的中队是黄大队的主力,自然担负的担子重,特别是韩文德分队,全大队都知道这个分队是个善打硬仗的分队,分队长小韩经常抱挺机枪,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又有勇有谋,本来应该由中队长以上的官领这支队伍晚上突袭,却把韩文德也算了一个。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他们的粮食开始紧张了。康景濂估计鬼子的大部队走得差不多了,便命令部队全部出动,开始追击,打日本人的屁股。他们也只能打日本人的屁股,在日本人败退时,连正规军也是追着屁股打,更何况他们一支小小的游击队。

韩文德依然领着他的一分队,担任二中队的尖兵,突在前面。他们的作战方针是敌走我进,敌停我歇,每天都在打仗,直追到高安谭铺北,离谭铺只有五里多地,发现有一股鬼子进了楼房,韩文德带一分队把楼包围了,然后冲进楼,与日本人在楼梯口展开了对射,敌人的子弹打完后,他们冲上楼梯,只见楼上只剩了三个鬼子,有一个鬼子正用一把匕首自杀,冲在前面的罗大运一个箭步上去把匕首夺下来,然后把两个身体强壮的鬼子用绳绑起来,其中有一个病病歪歪的站都站不住,就没有绑。但是,那个日本兵把手背过去让他们绑,嘴里还说着日本话夹杂的中国话,我的和汗九氏一样的顶好,不然面子的没有。

韩文德听懂了,意思是必须像那个汗九氏一样把他也绑起来,不然,只绑了那两个不绑他,他没有面子。韩文德笑着对罗大运说,狗日的当了俘虏还要面子,你把他绑上,照顾他一点面子。


绑好后押下楼正要走时,刘挺勋支队长的勤务兵冲进门,对韩文德说,刘支队长被敌人包围了,命令你赶快带人救援他。勤务兵告诉韩文德,刘支队长遭遇了大股敌人,被敌人的火力压在一个土坎下,不敢抬头,敌人正在渡河。韩文德带人跑步到河边,发现一个坟堆上架着一挺机枪,一个鬼子正握着机枪向刘支队长他们射击,就把手里的机枪平端着,对准坟堆上的鬼子机枪手一个点射过去,眼看着那鬼子爬那儿不动了,然后带人冲到河边,子弹像刮风一样射过去,先消灭了岸上的鬼子,然后趴在河边射击渡河中的鬼子,鬼子船少,不少人凫水过去,河水深,鬼子凫水慢,不过,凫水再快也快不过枪子,他们像用枪点名一样,中枪的鬼子冒出一股血水,就顺水漂走了,没有打死的鬼子都上了对岸。

他们从山边草中出来,与刘支队长的队伍见面。只见刘支队长一身都是硝烟,显见得刚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刘支队长问,你的分队刚才在那里?

韩文德说,一座楼上有敌人,我们刚把楼上敌人消灭,你的勤务兵就来了。我们一点也没有耽搁,就赶过来支援。

刘支队长说,你们继续追击敌人。忽然看见了韩文德分队抓的三个俘虏,又问韩文德,你们还抓了三个鬼子。

韩文德说,是,有一个有病了,狗日的还要让我们把他捆起来,说捆其他两个不捆他,他没面子。

刘支队长说,日本鬼子就这德性。你打算把他们三个怎么办?

韩文德说,带着,打完仗交给司令部去。

刘支队长说,那你带着,可别让他们跑了。

韩文德说,跑不了,他跑得再快,还能跑得过枪子,他敢跑我们就敢开枪。

把话说完,韩文德就带队离开刘支队长,看见鬼子大队沿着河西北进,他们就沿着河东北进,到傍晚时敌人登山,在离他们约一里多地的山上驻扎防范。

直到第二天,司令部七八个便衣上来,要韩文德他们跟随追击敌人。

韩文德说,敌人的大队人马在山上,又不散开,部队如果前进到山边,鬼子机枪扫射,一个也活不了。

那伙便衣不听,刚渡过河就遭到敌人机枪扫射,只逃回来两个人,一个腿上中了两颗子弹,一个胳膊受伤。

后来对岸敌人退走后又有敌人渡河,并向韩文德驻扎的山上猛攻,他们的两挺机枪和几十支步枪打得敌人前进不了一步。正打着,忽然一挺机枪不响了,韩文德抬头一看,只见机枪手牌九王爬到他前,对他说,队长,我的机枪打不响了。退吧。

韩文德说,不能退,你用我的枪打,我把你的机枪检查一下。

韩文德爬到牌九王那挺机枪跟前,一检查,原来是调整气轻了,一个零件有问题。他用牙咬,把那个零件装好,试射了下,成功了。这时候敌人已经跑了。牌九王端起机枪跳出战壕要追,韩文德喊他,快回来,不要追。

晚上敌人上山走了,他们就睡在山上,三个俘虏与他们一起也睡在山上。那个得了病的日本兵是重感冒,发热发冷的说胡话,士兵们都恨日本兵,但是那个日本兵有病发烧,看着怪可怜的,韩文德身上还有几片在谭铺街买的西药片,说是治感冒的,他就掏出两片让那俘虏喝了。战争年代,特别是在这个艰苦的战争年代,人的忍耐能力都很强,那个日本兵喝了两片药,第二天就强多了,第三天居然就没事了。

虽然那三个日本兵都没有再反抗的意识,韩文德依然让人把他们捆着,不让解开。他们毕竟与日本人面对面打交道少,光知道日本的兵很凶,不知道日本兵也有不愿意打仗的。但是,韩文德没有打骂那几个日本兵,也不让分队的士兵打骂,韩文德看过三国演义,知道各为其主的话,他对士兵们说,打仗是两个国家的事,日本兵是为天皇打仗,我们是为国民政府打仗,也不能怪他们。我们抓住了他们,他们就是俘虏,他们抓住了我们,我们也是俘虏,还是不打骂最好,让他们知道中国兵也是讲道理的。

韩文德讲的这个道理很浅显,各为其主的观点也不对头,但是,那时候的士兵文化程度都不高,多数是文盲,也听不懂这些道理,不过,他们倒是听韩文德的话,没有人打骂那几个日本兵,他们吃什么也给那几个日本兵吃什么。

那几个日本兵跟了韩文德分队一些日子,看见这些中国兵很能吃苦,常常好几天才吃一顿饭,而且吃不饱,碰见炸死打死的死马、死狗、死猪,就用刀子每人割一些,有空了煮着吃,没空了烧着吃,常常烧得半生不熟的就下了肚,还有饿极了生吃的,有些吃了以后拉肚子,还有拉死了的。但是,这些中国兵一刻也没有停止追击,几个月不洗澡,不换衣服,每个人身上都臭的闻不得。他们想不到中国兵也与他们一样能吃苦,后来韩文德听那个有病的俘虏说,他们的官长对他们说,支那兵的都不行,打仗怕死大大的,一个日本兵能顶五个支那兵,现在他亲眼见支那兵并不是像官长所说的那样。支那兵都很能打仗。

韩文德心里却想,这俘虏说得对,中国兵打仗确实不如日本兵,什么时候中国兵也能像日本兵那样打仗,就没有哪个国家敢欺负了。

追击战打得很艰苦,他们的衣服本来很烂,很快就穿不成了,没有办法,牌九王个子大,抱着机枪摸爬滚打的,衣服烂得更快。有一天,牌九王看衣服实在穿不成了,就把一个死了的日本兵的衣服扒下来穿在身上,分队的士兵看着不错,纷纷仿效,没有几天,全分队的人都穿上了日本人的军服,鞋子烂了也从日本人的脚上扒下来穿。到后来,他们身上都成了鬼子的衣裳,如果戴上护脸,就是一个十足的日本鬼子。因为一天要打好几次仗,部队伤亡很大,再加上拉肚子也有拉死的,,一个分队剩了不到二十人。战争年代,见血与伤和死亡惯了,好像人的思想都麻木了。他们就在这敌我纵横交错之中,不但杀敌,还要自己求生存。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意识上时刻还要高度警觉,不然就会被敌人打死。能从那种艰难中挺过来的人都是人中的佼佼者。韩文德带部队一直追击到沽罗江,看到那滔滔的江水,敌人都到了江对岸,江这边已经没有一个敌人,这才退回来,

分队里还有三个鬼子兵,就在他准备往下退的时候,刘挺勋支队长也带队伍上来了。

韩文德请示刘支队长,三个俘虏怎么办?

刘支队长说,你们直接把俘虏押送到司令部。

韩文德吩咐其他两个班返回武宁县。他带了罗大运的一个班押送三个鬼子到司令部去。

路上,一个鬼子兵问韩文德,你们司令部会不会枪毙我们,把我们的肉喂狗?

日本人经常枪杀和用刺刀捅中国人,把中国人的尸首喂狗,所以那个日本兵提出了这个问题。

韩文德说,我们中国军队优待俘虏,不像你们日本人那么残忍。

那个有病的日本兵说,我不到你们司令部去,就在你手下当个兵,给你喂马。

韩文德笑着说,我也没有马,就是有马,也不能让你们日本人给我喂马,我把你们送到司令部,司令部把你们送到关你们日本人的地方,等把仗打完后就送你们回国,娶媳妇生娃,大大的幸福。

有病的日本兵说,你是个好人,好长官。韩文德说,好是好,不过打起你们日本鬼子来也够狠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